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猎妖之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8)

猎妖之殇 执念无辰 2416 2017.01.13 20:56

  京华市郊一栋豪华的别墅中,一个少年听着手下的汇报,眼中闪过丝丝异样的光彩。挥挥手,示意手下先下去,少年陷入了沉思。

  “居然为了她不惜孤身闯入冰雪神殿夺取了冰雪神殿的至宝赫卡特之泪,真不愧是那种血脉呢。不过,计划也该施行了,希望到时候你不要怪我吧。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呢。”

  ————————————————————————

  沐家。推着慕冰瑶回到熟悉的小院,沐羽白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还是回到家里舒服呢。在医院呆的那几天,真不习惯呢。”

  微微白了沐羽白一眼,沐冰淡淡道:“如果不是你逞强,又怎么会住进医院?”

  自知理亏的沐羽白挠了挠头没有接话,而沐冰瑶也没有深究下去。

  进了屋子,沐冰瑶淡淡道:“今天刚出院,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不会再纵容你乱来了。今天好好休息,不准乱来。”

  听着沐冰瑶淡淡的话语,沐羽白脸色一苦。一但她用这种语气说话,那就代表事情没得商量。不过,自知是自己这次鲁莽的行为惹她生气了,而且昨晚还死皮赖脸的在医院就把她推到了,沐羽白心虚之下还是决定今天乖乖的听话了。

  “一切听姐姐的,姐姐这几天也累坏了,也要好好休息才是。”

  不过,沐羽白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又惹得沐冰瑶一阵白眼。

  “你还知道我累坏了?昨晚是谁欺负我一直到后半夜的?”说着,沐冰瑶冰山般的面孔上泛起一丝红晕。

  沐羽白被这绝美的景色弄得微微一呆,随即便赶紧收神。咳咳咳,差点又把持不住。今天如果再像昨天那样,估计姐姐真要翻脸了。

  和沐冰瑶稍稍聊了一会儿天,沐羽白还是下定决心顺从的听沐冰瑶的吩咐回去休息了——不过他心里另有打算——毕竟这女神之泪还需要找人做成挂坠才是。若论工艺,墨家应该说毫无疑问是当世巅峰吧?正好墨家那个老头欠自己一个人情,自己这好像还有他的一枚天玑子。这次就找他了。

  和沐冰瑶依依不舍的道别,出了沐冰瑶的小院,沐羽白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而是悄悄离开了沐家,前往他认识的那位墨家巨匠的隐居地——有关姐姐的事,他一刻都不愿意耽搁。

  魔都市,一个偏僻的院落外,沐羽白下了车。如果不是被亲口告知,沐羽白怎么也想不到昔日墨家大名鼎鼎的天玑老人会住在这里。要说他隐居了吧,这里虽然偏僻,却依然属于魔都市里,如果说他没隐居,这院落虽然仍可从种种迹象中看出当初的大气,却实实在在的已经破落了。

  摇摇头,自己是来找他帮忙的,这种老头子的思维自己猜不透,也无需去猜。

  “墨老头,我来找你帮忙了!”人未至门前,沐羽白就大声喊了一声。他知道这个老头虽然年纪大了,可修为却没有落下。自己喊这一声,他肯定听得到。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白发苍苍,衣着邋遢的老头没好气的打开了门。

  “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你这个臭小子。老头子我还没聋,用不着那么大声。我说你是不是成心想吓死老头子我啊?“

  听着老者的唠叨,沐羽白跟在老者后面走了进去,嘿嘿一笑:“墨老头,这次我可是有好事找你,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啊。”

  “好事?”老者一吹胡子瞪了沐羽白一眼:“你小子找我能有好事?不坑老头子我就千恩万谢了。”

  闻言,沐羽白尴尬一笑:“咳咳,这次真的是好事。我在外面得到了一件极为稀有的材料,想让你帮帮忙弄一下。对于你们墨家的人来说,这还不是天大的好事?”

  “稀有材料?”墨老头怀疑的看了沐羽白一眼,明显是有些不信:“有多稀有?”

  随着老者走进屋内,沐羽白随意的找把椅子坐下,微微压低了声音:“举世无双!”

  从未见过沐羽白如此严肃的表情,墨老头微微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我说沐小子,老头子我可是听说前一阵子你强闯冰雪神殿受了重伤,你说的,难道是?”

  沐羽白微微一笑,重重点头:“赫卡特之泪,传说中女神流下的泪水,其中蕴含着极为特殊的力量,世界上仅此一颗。”

  冷吸了一口气,墨老头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猜中了。郑重砍了沐羽白一眼,墨老头沉声道:“这件事有多少人知道?”

  沐羽白淡淡一笑:“我像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现在包括你我在内,只有三人知道。最后那个人绝对可信,你不用怀疑。我是信得过你才来找你,否则即使技艺再高我也不放心。”

  墨老头瞪了沐羽白一眼:“你知道干系重大就好。不过,你想用它来做什么?你应该知道,这东西虽然珍贵,但是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够明白它的真正用途,就连冰雪神殿也不例外。只知道里面似乎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特殊能量。”

  沐羽白微微一笑:“这个我自然早已经想好了。我也不求知道它的真正用途,我只想要你把它做成一个挂坠,在上面附上空间阵法,烙上我的印记,让我可以隔空借着里面的能量出手。这东西,做一个能量源即可,不需要有太多用途。”

  闻言,墨老头眉头一动:“你想把它送给谁?”

  “哦?”沐羽白微微一笑:“为什么这么说?”

  莫老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废话,这种设计,唯一的用途就是在你和挂坠的主人相隔过远来不及赶到时隔空出手保护挂坠的主人吧?”

  沐羽白淡淡一笑,也不解释:“反正是一个对于我十分重要的人就是了。怎么样,墨老头,能做到吗?”

  墨老头轻蔑的看了沐羽白一眼:“那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想当初老头子我闯出天玑老人的名头时,你小子还没出生呢。当初不知有多少人上门求我给他们打造各种东西。虽然这东西处理起来有点麻烦,但也难不倒我。不过,沐小子,你可清楚这东西的传说?”

  沐羽白微微一皱眉:“什么传说?”

  墨老头微微一叹:“赫卡特之泪,既然是泪,又怎么会有什么美好的意义呢?传说中象征着圣洁与冰雪的女神赫卡特为了冥王哈迪斯甘愿舍弃光明坠入黑暗,然而直到最后也没有得到哈迪斯的爱。女神即使最后为了拯救哈迪斯而死,却依然没有得到哈迪斯的爱。所以,这女神之泪从存在的那一天开始,就伴随着不幸啊。”

  沐羽白死死皱着眉,然而,墨老头却没有等他想明白便起身了:“把它给我吧。我会按照你的要求把它打造成挂坠。两个月后你来我这取吧。至于是否应该把它送人,又送给谁,在这期间你好好想想吧。”

  将女神之泪给了墨老头,看着他走出客厅的背影,沐羽白总感觉他还有什么话没有和自己说。

  摇了摇头,抛去心头的一抹不安。这件事,还是回去和姐姐讨论一下吧。

  打定主意,沐羽白起身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