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猎妖之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2)

猎妖之殇 执念无辰 2029 2017.01.07 01:34

  “如果只论画技,姐姐已经出神入化,这世上能说稳胜姐姐的可以说没有几位。可是若论意境,姐姐的画却是差强人意。”说话的同时,沐羽白的右手已经开始快速的挥洒。

  看着身侧目光低垂,面色平静,淡淡含笑的少年,沐冰瑶的神色略有一丝恍惚,竟没有出声呵斥,而是将目光放到了纸上。然而只是一眼,一双美目便被惊讶所充斥。

  少年的双手比一般的女子还要纤细白皙,此时因为下笔的速度太快,晃出道道白影。画笔在纸上肆意的挥洒着,没有半分犹疑,甚至都没有抬头看池中的清荷半眼,但是画纸之上,随着墨迹的挥洒,一株并蒂莲花却已悄然绽开。

  “好了。”轻轻一笑,沐羽白丢掉画笔,这一整幅画,他只用了短短不到一分钟!

  沐冰瑶细细打量着面前这幅画,如果硬要说,沐羽白的这幅并没有自己刚才作的那一幅清荷图形似,然而,却不知为何,一眼看上去,沐冰瑶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莲花。相比之下,自己那一幅画却是相形见绌了。微微蹙眉看着桌上的的两幅画,沐冰瑶似乎明白了什么。

  见状,沐羽白微微一笑:“想必以姐姐的聪慧一定是想明白了。国画重意而不重形,这水墨画,却是无需追求形似,意境才是最为关键的。姐姐之前却是过分的追求形似,以至于失了意境。姐姐却是着象了。”

  沐冰瑶目光流转,却是重新开始打量这个初次见面的弟弟。他虽然比自己小三岁,身材却十分修长,大概只比自己矮那么一点。白皙的面容十分清秀,却没有近乎女性化的阴柔,神态之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华贵高雅的气质,仿佛不曾将任何俗物放在眼中,却奇异的并不会让他人觉得反感。一双星眸深邃四海,四目相对之下竟让她有一种想要深陷其中的感觉。

  微微移开目光,沐冰瑶又看向了石桌上的那幅画,心中泛起阵阵涟漪——她自小与画为伴,又酷爱莲花,画莲足有近十年之久,然而此刻这幅只花了短短不到一分钟的话,竟让她觉得自己多年来画的莲皆难以入眼。不过,淡淡瞥了一眼身侧暗暗窃喜的沐羽白,沐冰瑶淡淡道:“今日姐姐却是受教了。不过,这并蒂莲,却不是你该画的。”她虽然极少与人接触,但这并蒂莲的含义却还是清楚地。

  闻言,沐羽白不由得有些尴尬,之前看沐冰瑶一副冰山般冷淡的样子,年轻气盛之下在作画之时就忍不住画了这并蒂莲想要调戏一下这个冰山一样的姐姐,不过眼下沐冰瑶点出来他却是感觉有些尴尬。不过好在沐冰瑶只是点了一句,也没有追究,接着便又沉浸到了沐羽白的那幅画中。见状,沐羽白便随便在一边的一个石凳上坐下,默默看着,而沐冰瑶也没有再开口让他出去。

  良久,看着依然沉浸在画中的沐冰瑶,沐羽白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姐姐,你是不是对于自己生于沐家很不满?”

  然而,看似没头没脑的话却让沐冰瑶微微一顿。深深看了沐羽白一眼,沐冰瑶又把目光移到了别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论是姐姐的院落还是居所,虽然十分清雅,但是却也未免太过简单。我想,以姐姐的身份,沐家恐怕还无人敢这般对待姐姐。这一切,想必是姐姐自己要求的吧?姐姐身上没有丝毫化妆的痕迹。甚至连一件首饰都没有,当然,姐姐天生丽质,不需要这些俗物,但是对于姐姐这个沐家长女来说却未免有些不太正常。而且,姐姐腿脚不便,但这偌大的院子里却连一个下人都没有,与其说是姐姐喜欢安静,不喜别人打搅,倒不如说姐姐是在排斥着些什么吧?而且面对第一次见面的弟弟,姐姐一开始却一点关心的意思都没有,倘若我没有误入这里,想必姐姐连我回家都不知道。姐姐一定很少和父亲交流吧?对亲人尚且如此冷漠,姐姐想必有着极重的心事吧?“

  顿了顿,沐羽白见沐冰瑶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反驳,便继续道:“这世上多少女子为了荣华富贵而不择手段,对于大部分女子来说,能成为沐家的丫鬟都是梦寐以求的事。而姐姐却生来就是沐家的长女,这是无数女子连奢求都不敢的位置,然而,姐姐却这般......我想,一定是有什么事触动了姐姐,让姐姐排斥这当今第一世家沐家,而向往那些简单平静的生活。只是姐姐的身份却注定无法改变,所以只能把这些闷在心里,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今天这样。”

  沐冰瑶双目轻闭,幽幽道:“没想到,最了解我的,居然会是你这个初次见面的弟弟。”

  沐羽白嘿嘿一笑:“我们毕竟是姐弟吗。不过......”说到这,沐羽白眼睛微眯:“让我来猜一下姐姐为何会这样如何?”说完说完也不管沐冰瑶有没有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姐姐自小便是如此,所以,让姐姐变成这样的事一定发生在很早以前。而沐家之主沐隐,也就是我们的父亲,自是为世人所知,但是,从小到大,我却从未听过有关沐夫人的任何消息,仿佛沐家不存在这个人一般。当然,也许是因为我从记事起一直在外修行,不曾归家,可是,当我回到沐家之后却依然找不到这个人,这就奇怪了。她,可是我们的母亲,沐家主母,怎么会不存在呢?然而,无论我怎么调查,却得不到丝毫信息。而父亲也似乎忽视了这个问题,从未和我提过,我的母亲。“说到这,沐羽白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而这时,姐姐,你进入了我的视野。仿佛从不存在的母亲,行为异常的姐姐,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我想,能给我一个答案的,只有姐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