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猎妖之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抉择

猎妖之殇 执念无辰 2277 2017.01.03 00:53

  “你在这里等我,有什么事吗?”

  叶清雪略有些局促不安的语气让沐羽白回过神来,他知道女孩可能有些误会了。尴尬的侧过头,沐羽白心里暗暗自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三番两次在这个女孩面前失态。虽然说她长得的确很美,但也不至于这样吧?

  平复了一下心情,沐羽白用尽量平静的语气淡淡道:“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告诉你点事。你也上高三吧,之前的学校你以后不要去了,为了方便我照顾你,我把你转到了我的学校。不过,你最好还是在家休息几天吧,这样也许会好一点。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什么时候感觉好一点了我再带你去学校。“说完,沐羽白便欲起身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这里的氛围,太微妙了,让他很不舒服。

  “等一下!”看着男孩逃跑似得背影,鬼使神差的,叶清雪开口叫住了他:“星期一,我和你一起去学校吧。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

  沐羽白身子微微一顿,停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转身,只丢下”可以“两个字就匆匆回屋了。

  看着沐羽白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叶清雪愣了片刻,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莞尔,原来这个男孩,是这么羞涩吗?说到底,他也只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罢了。然而,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沐羽白侵犯的同时,叶清雪又不由得泛起了一丝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这么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在那种时候,会那么冷血呢?年纪轻轻便双手沾满了鲜血——想到这里,叶清雪的眸子不由泛起一丝黯然,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以及,那个父亲叮嘱的,秘密。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叶清雪想自己的房间走去。不管怎么样,自己愿或是不愿,都要活下去,完成父亲的嘱托。不然,他们的死,便毫无意义了。沐羽白,其实我并不怪你,要怪,只怪这命运弄人罢了。

  ---------------------------------------------------------------------------------------------------------------------------

  沐羽白的房间里,没有丝毫灯光。男孩静静地躺在床上,平静的眸子即使在黑暗中也显得炯炯有神。他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似乎在出神,又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一阵嗡嗡的震动声从枕边的手机上传来,然而沐羽白好似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电话。伸手拿过手机,沐羽白淡淡道:“这个任务我已经完成了,下一个任务是什么时候?”

  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正当沐羽白感到奇怪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另一端响起:“羽白,是我。”

  男子的声音让沐羽白微微一愣,随即便是久久的沉默。而电话另一端的男子也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终于,沐羽白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开口道:“您亲自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父亲。”

  原来,电话另一端不是别人,正是沐羽白的父亲,沐家家主,也是限界之主,沐隐。

  沐隐听到自己儿子淡淡的声音,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不过嘴上却没有露出半分破绽:“你最近的任务都完成的不错,联盟内部对你也很满意。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你就没有任务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是,父亲。”沐羽白没有露出半分喜色,只是淡淡道。

  点话另一端,沐隐暗暗地叹了口气,挂断了电话。羽白,你还在怪我吗?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唉!

  电话挂断了,然而沐羽白的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却依然难以睡去。这次,你又想做什么呢,父亲?正如你那么了解我一般,我太了解你了,我的,父亲。阵阵精芒在沐羽白眼中反复闪烁,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内心到底在考虑些什么。然而,在内心剧烈的挣扎中,沐羽白渐渐地做出了一个决定。

  父亲,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任你摆布了。那一次我输了,输得一干二净。这一次,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们,重新来过。

  既然做出了选择,沐羽白便不再犹豫。迅捷的从床上起身,沐羽白穿上鞋子,走出了房间。

  ------------------------------------------------------------------------------------------------------------------------

  静静的一个人躺在巨大的床上,叶清雪久久难以入眠。一日之间人生的巨大变革让她身心俱疲。黑暗之中无尽的冰冷与恐惧在她心头萦绕,久久不散。无尽的寒冷一点点漫上她的心头。不由自主的,身子一点点,一点点的颤抖,蜷缩着,如同受伤的小兽一般蜷缩在被子的一角。久久,久久,终于,娇小的身躯剧烈的颤动着,泪水止不住的自眼角滑落——压抑了一天的悲痛在黑暗之中终于得到了毫无保留的释放。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父亲?

  泪,一点一点将床单打湿,却丝毫减轻不了女孩心中的痛苦。女孩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然而,无声的哀伤往往比有声的更加伤人。

  不是过了多久,也许是哭累了,女孩微微抽动的双肩终于平静了下来——虽然眼角依然噙着一丝眼泪,但是,身心均已经达到了极限的她,终于睡下。

  还是不能够理解你的做法呢,父亲。

  ---------------------------------------------------------------------------------------------------------------------------

  离开了自己房间的后,沐羽白来到了叶清雪的房间外。然而,几次抬手欲要敲门,却在最后关头又颓然放下。良久,沐羽白突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这件事,还是过一阵子之后再和她说吧。如果现在仓促行事,恐怕瞒不过那个男人。

  然而,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但是沐羽白内心的真正想法,恐怕他自己很清楚,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怎么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动情?

作者感言

执念无辰

执念无辰

看到书评有人说书不错,好高兴。不过我居然不能回复,要回复需要五百积分也是够了。

2017-01-03 00: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