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三招

龙人与仆 治嘉 4500 2019.07.31 09:13

  大爆炸后的敌基地出现近半分钟的宁静。

  这种拼命三郎的打法,努木格与马涛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两人震骇地互相对望半晌,才拿起指挥话筒,吆喝着余下众人前往出事地点,自己也提起各自武器赶去。谁都知道,在威力如此巨大的爆炸中,绝不会有人活下来。

  率先到达的五名帮众,手提电筒,敷衍地在一片废墟中搜寻可能的生还者,骤然看见地上有一行爬行过的血迹。

  五人不寒而栗地互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胆较大的人咬了咬牙,打着电筒率先沿着血痕探走,其余四人也只得心惊胆战地跟随其后。走约十米,他们终于发现形如肉团,黑暗中在地上奋力往前爬行着的李浩。

  见电光射来,李浩停住爬行的动作,转头张嘴,发出动物威胁之声,样子十分的可怕渗人。

  “怪。。。怪物啊!”带头人吓得扔掉电筒,转身忘命逃走。胆大的尚是如此,其余人更是不堪,吓得屁滚尿流,带着哭腔,唯恐爹娘少生两条腿,一路跌跌撞撞地四散而逃,李浩严重残缺的身影又再消失在黑暗中。

  不多时,努木格与马涛率众赶到地下第三层塌方处,努木格抬头望了望贯穿的大洞,忧心道:“马秘书,来者确定只有李浩一人吗?”

  马涛点头道:“从监控视频上是这样。但刚收到在外围埋伏,翼待发来的报告,称发现十几个可疑的人,猜测极有可能是那群自称龙巢的家伙。按原来计划,本应放他们进来再一网打尽,可现在这情景,只能让他率部击散他们,不让他们再进一步。”

  努木格低头凝视大功率电筒照下,那行触目惊心,一直延伸至黑暗里的血痕,心中泛起一股不安,惭悸道:“通知文老了吗?”

  马涛也注视着那行不该存在的血迹,头皮发麻道:“人到第一层时已经让人通知文会长了。刚才想逃走的几人语无伦次地叫着见到怪物,是指这玩意吗?可李浩不是翼者吗,伤成这样怎可能会动?我们会不会搞错了?”

  “哼。”努木格提了提手中尾部带尖的铁长棍,打起精神道:“管他是什么,马上让人把龙女转到别处,我去会会这个伤成这样还能满地爬的死怪物,来人打灯引路!”

  马涛连忙道:“努领队请稍等片刻,我已嘱人打开后备电源,按理快行了。只要基地电源接通,这家伙就无所遁形。至于龙女,应该还在关押龙仆的牢房里,社长说已咐周致远看守,但我觉得还是把她转到冰库里更稳妥,我将亲自去办这事,爬地怪物的事有劳您了。”遂点了四名持枪人随行,绕路往黛西所在的牢房赶去。

  ****

  自被五名帮众发现后,李浩立即意识到现在的他没有任何攻击力与防御力,吓跑那伙人后,他不敢再往黛西所在方向爬行,改寻秘处养伤。

  冥者强大的再生力极好地发挥着,李浩全身又痛又痒,但伤势实在太重,短时间内无法重生四肢与身体。虽然救出黛西刻不容缓,但他目下的模样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尽快恢复过来才是正事。

  正边爬边寻找能藏身的地方,李浩在黑暗的过道里与神情沮丧,打着手表灯低头走路的周致远相遇。

  咋看下,李浩的样子也着实让周致远吃了一大惊,但细看下认出是前者,正踌躇要不要伸出援手时,通道的灯逐一亮开,表明基地后备电力终于接通了。

  周致远望了望地上,李浩在地上拖出来长长的一行血迹,暗骂道:“你当真不是冤家不相聚,这不明摆着引人来吗?还爬到这里来!”边骂边脱下上衣,蹲身包裹和抱起这怪异无比,并朝他咧嘴笑着的肉团,转身飞快离开。

  转了几个弯,周致远用脚踹开一扇房门,把怀中已达四十级伤残的李浩扔到铺满灰尘的木床上,低头瞧了瞧身上的血迹,满面嫌弃地扔下一句话道:你在此自生自灭吧。抽走包裹李浩身上的血衣后,转身冲冲离去。

  李浩静静地躺着,边感受冥者能力发挥下,身体修复时带来的痛痒,边打量这房间。显然,这是个放置废弃杂物的地方,各种破烂或过时不用的家具电器、用品布衣等乱堆乱放,上面均铺了一层厚厚的尘埃。

  木床上,几只或大或小的蜘蛛在各自的网上,警戒地盯着这个偌大的入侵者。

  李浩索性闭上眼睛,边感觉着黛西的位置,边思绪着已花掉的时间。虽然爆炸后曾一度失去意识,但从那五名发现他的帮众身上,他估算晕去的时间并不长。按照目前的恢复速度,再过七八分钟他该能下地行走了。

  李浩眉头大皱,对于争分夺秒的他来说,恢复时间还是太慢了。

  ****

  彭宇情真意切地望着漆黑中的牢屋天花,柔声道:“你们就是我幸福的源泉,所以你们不能有事,明白吗?你妈是个急性子,偶然还会钻牛角,你回去后,记得要好好陪傍在她身边。。。”

  黛西衔悲茹恨地听着,边流泪边点头。

  蓦然,牢屋灯闪了几下重新点亮,彭宇心头一紧道:“李浩在哪?”

  黛西试去脸上的泪珠,梗噎道:“已经在这附近,但我不知道他具体在哪。”

  彭宇沉吟片刻,叹道:“不久前的大爆炸该是他的作为,既在附近却仍未现身,必受了重伤,难为他了。”

  黛西幽叹道:“我亏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彭宇斜视黛西道:“孩子,他能这么做乃发自真心,是心甘情愿的,就像我对你妈妈一样,所以不存在亏欠与否,你不必对此带有愧欠感,只要好好对他就行了,明白吗?”

  黛西似懂非懂地望了望父亲,嚅嗫道:“可若不是我,他本来可以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也不用弄得现在似人非人,还要天天冒着生命危险。”

  彭宇哑笑道:“孩子,世上能让男儿无畏无惧,不惜一切代价的,除了负面的财富外,还有正面的爱。。。”话未说完,牢铁门哐哐作响,马涛率众而入。

  黛西张开双手,半蹲地护着身后的彭宇,紧张道:“你们想干嘛,不准再伤害我爸爸。”

  马涛上下打量黛西,带着一丝邪笑道:“别误会,我是来带你离开这里。”又向四下张望,奇道:“嗯?那个周致远不是作看守吗?人哪去了。”

  黛西使劲摇头道:“不要!我哪都不去!”

  马涛目光落到黛西身上,咭咭笑道:“请配合点好吗,知否你如此会让我很上火的。”

  黛西以为上火是发火的意思,但彭宇很明白这两字的另外含义,咬牙切齿道:“你们若敢动她分毫,小心文老头生剥你们的皮。”

  马涛脸色一沉,阴冷道:“你还不如小心自己吧,若不是为了限制和测探你的契主是否另立龙仆,我早把你宰了。让你活到现在,就该对我感恩带德,却这么多废话,是否觉得这皮肉之苦还不够多。”

  黛西赫然而怒,戟指道:“原来是你把我爸爸打成这样!你、你这大坏蛋!”低头想捡东西扔过去解气,可又脏又黑的地板除了污水,别无它物。

  马涛无心情说话,朝身后两人道:“还楞站着做什么,把龙女押去冰库!”

  两人满心高兴,把枪收到身后,摩拳擦掌地上前,笑嘻嘻道:“听话点啊,若让我们不小心弄伤你就不好了。”

  彭宇突然暴喝道:“昨天早上你妈教你的招数还记得吗,使出来!”

  马涛一行愕然,上前的两人马上停住脚步,警惕地盯着黛西。

  黛西也一面惊愕,不禁回头望了望彭宇,只见他急道:“我和李浩昨天早上切磋完后在二居餐桌聊天,美纱不是教过你吗?”

  黛西这才想起,当时美纱确是教了她三招,但那三招很简单,能对敌吗?她怀疑极了。可彭宇这么说,她也就照做,马上跳起立定,两眼平视前方,双手垂立不动。

  前方两人相觑,见黛西亭亭玉立,虽神情庄严,却看不出有丝毫的杀伤力。

  若是对着普通女孩子,他们自不会放在眼内,但对着龙人,自是打醒十二分精神。

  两人见马涛没吭声,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挪步上前。

  彭宇沉声道:“灵活运用,不必按顺序。关键是力要重,点要准,不用对他们客气。”黛西点头应是。

  两人见状,吓得退回去,赔笑道:“马秘书,这个。。。嘿嘿,这个。。。”

  马涛怒骂道:“真是一群废物,一点用都没有,滚开!”两人如获大赦,忙退回其身后。

  马涛踏步上前,恶声恶气道:“你这该死的老东西,等安顿好她后,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黛西柳眉剔竖道:“你敢!”

  彭宇惊喝道:“别分神!”话音中,马涛已抢步上前,右手抓往黛西右肩。

  黛西忙沉身低腰,迅收右腿,同时右肘托起,借着左脚蹬力,对准后者右软肋奋力撞击。对着这憎恶到极点的人,她用尽全身力气。

  这招既快又狠,目标又是胸肋骨未端最软小的那条,万一打中非断不可,且十之八九重伤肝脾。马涛心下大凛,或逃或闪均已来不及,忙左手横举,迎上黛西的右肘。

  “卟”尽是如此,马涛仍被撞得往左踉跄数步,单手扶壁才收住势子。

  方才上前的两人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被文源骏悉心调教格斗术的马涛也被打成这样,若换回他们,恐只多出两个牺牲品尔儿,不觉对刚才虽被骂,却能换回无恙的身体暗自幸兴。

  彭宇畅怀大笑道:“做得好!哈哈,不愧是我的女儿!”

  黛西不敢相信自己也有把恶人打到一边去的本领,不由增添几分信心,傲然道:“你们再敢过来,休怪我不客气。”

  马涛往墙壁打了一拳,狠狠道:“这就得意了?待会被我抓到,看我怎么对付你。”遂又扑上前来。

  黛西见马涛手快将至,即抬右手外挡,与此同时,右脚迈出,以顺时针方猛扭腰转身,借着这股旋力,待前者身转至后者右后侧时,右肘已对着后者脑枕。

  这一招显然没有刚才的狠,但也不容小觑,万一打中恐要晕死过去。由于动作一气呵成,且连消带打,仅一个旋身的功夫便已袭至脑后,根本没时间容马涛细想,只得借着冲势扑往前方。

  黛西打空。

  虽是躲过一劫,但十分狼狈,马涛不禁怒火中烧。

  黛西学会的三招已去两招,还剩三招里最弱的第一式,见敌人还没被击倒,不由心虚起来,怯懦道:“别、别再过来,不、不然我、我手下不会留情的。”

  马涛见她面现惶恐,猜出大概,怒火略降,阴笑道:“是吗?那你尽管使出来,若是没招了,便轮到我施展擒拿功夫。”

  其余四帮众闻言兴奋起来,起哄道:“秘书老大快上!”

  黛西见状,越发心慌,想到李浩,她望向门口,多希望他能在此时出现。

  可惜门口处并无一人。

  马涛见她望向门口,也转头瞧了瞧,见无异状,才松了口气道:“你不会盼着那个爬地怪物来吧,哈哈,他能不能活着都成问题,你还是祈求一下自己的平安吧,哈哈。”再度踏步向前。

  黛西不能理解他的话,但见敌人再度前来,只好硬着头皮站定,准备施展最后未展的第一式。

  马涛认为黛西最多只是重施故技,心中已作好对策,不快也不慢地走过去,右手平伸,直抓往后者衣襟。

  黛西举起右手切绕,把马涛伸来的魔手绕至右侧外围,左脚前探,右脚猛蹬,借着前冲之势,左肘从后者右臂下方切入,狠击其胸骨。

  此招可谓不痛不痒,没什么至命杀着,充其量只是把对方打痛,让其知难而退。但面对行家,这招明显有所不及。

  马涛虽然为他的错误判断感到吃惊,右手也被黛西的右手切挡到外围,并露出右侧空档,但他已知此招用意,不慌不忙地身随后者动作而后退,同时翻过右手擒拿。

  黛西对过招打架毫无经验,当冲势已绝,左肘因对手的后撤而打不着时,竟呆住了,不知该怎么办时,只感右手腕突然收紧,已被马涛抓个正着。

  黛西大惊,欲想退身时,左手腕亦被牢牢抓住,随即整个人被推得不能自我,连连后退,直至两手被摁压到墙壁上。

  她奋力挣扎,却怎也摆脱不了,惊叫道:“你、你放开我!”

  马涛不理地上把铁链弄得哐哐作响,怒骂不止的彭宇,俯身笑道:“你挣扎的样子更让人赏心悦目啊,只叹你是龙女,注定要献出全身鲜血,实在可惜啊。”

  话音刚落,门口忽地有人放声嘲笑道:“这不是马秘书吗?社长前脚刚走,趁我更换衣物时便率众挠袭龙女。平时在老人家面前正气凛然,一本正经的你难道是装出来的?看来我是高估你的品行了。”

  四名帮众不约而同转身回望,即散往两边,让马涛与门口之人视线无阻。

  马涛的目光从黛西惊慌不已的玉容上慢慢转过来,移到立在门前,双手环合,正以轻蔑且不屑的神态瞅着他所为的人处。

  “周致远。”马涛一字一顿地狠狠道。

  然而当他刚喊出这三字,周致远的背后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