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重围

龙人与仆 治嘉 4184 2019.07.04 12:51

  “嘶~”李浩眉头大皱,忍受着酒精带来的切肤之痛。

  黛西在美纱的指导下,正小心翼翼地帮李浩处理两臂上的伤口。

  美纱看得直摇头道:“今天你和老头子玩得太过火了,难道你没感觉吗?伤口都开裂成这样了。”

  李浩一面无辜状,今天彭宇教他的两套拳法,虽说是入门架式,但填补了以前他跆拳道上的空缺,兴奋不已的他不停与彭宇对练,浑然不知手上的伤口早已撕裂,直到饭后血水从纱布中渗透出来。

  美纱双手叉腰,气恼道:“下次比划时注意点,还要多喝水!又不是生死博斗,这么玩命干什么!若不是用餐时的汤水,我看你这血水一时关刻还出不来,等化脓时你就知道后悔了。”

  李浩点头诚恳道:“我知错了。”

  正当黛西扎好纱布,美纱竖起拇指赞赏时,饭后在屋子里踱步的彭宇突然来到他们跟前,脸色凝重道:“街上突然没车没人,情况不妙。我想我们已被发现了,得要尽快离开。”

  美纱二话没说,转身便进房里收拾。

  黛西慌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彭宇沉吟片刻,嘱咐道:“不管怎样,若有走散,就到昨晚我们换衣服的那家店里集合,注意尾随者,别把人带去了。还记得路吗?”

  李黛两人点头。

  彭宇转对李浩道:“万一情况危急,我和美纱会当诱饵吸引敌人,你负责带黛西尽快脱离险地,能办到吗?”

  李浩木然地点点头。上一刻还开开心心地玩笑着,下一刻便要紧张收拾东西逃命,这转变太快,他还没适应过来。

  黛西泪眼婆娑道:“不,我们一起走。”

  彭宇摸着黛西的头,怜爱道:“傻孩子,能一起离开当然是最好,但若有危险,你不先行一步,我和你妈又怎能舍得离开呢。”

  就这几句话的时间,美纱已背着小包,从房间出来道:“好了。”随手也给黛西一个小背包,李浩手机一台。

  但这是他原来的手机。

  李浩茫然接过手机,自沿着它的定位系统在废弃头找到林毅强后,便一直没用,快把这手机给忘了,更不知何时到了美纱的手里。

  彭宇朝李浩道:“你还有东西要带吗?”

  李浩摇了摇头,猛然想到早上彭宇给的银行卡,急忙道:“等等。”匆匆转身到房中把卡取出,想了想,插到黛西所扎的纱布中。

  等李浩回到餐厅,发现彭宇一行人已到了客厅大阳台处,正朝他招手。

  正当李浩朝他们奔去,刚到客厅茶几位置,屋门“砰”地一声被撞开,刹时冲进两个黑衣大汉。

  彭宇暴喝道:“快!”同时身体开始巨化。

  李浩疾步冲前几步,来到彭宇一行人旁,才敢转头回望这些撞进来的人。

  黑衣人并没进攻,只是往两边散开,让门外一个嘴叨雪茄,肥头肥脑的西装男人进来。

  眼见彭宇两只巨手抱起三人,欲要从这五层高的阳台跳下去,雪茄男忙把嘴里的雪茄拿下劝谏道:“路面已布下重兵,你从这下去只是飞蛾扑火,不如和我谈谈啊。”

  彭宇略为犹豫,不知此人所说真假,这时除他的头部外,其它已巨化为七成,不过也暂停了进一步的巨大化。

  雪茄男见彭宇停止动作,呼出一口气道:“我叫努木格。”他自我介绍续道:“青云社新晋第二领队,希望能和你们谈谈。其实咱们不必一见面就拼个你死我活,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坐下商量商量的嘛。”

  美纱冷笑道:“我们和你这些猎龙人有什么好谈的。”

  努木格肥脸上的小眼打量着众人,目光最后落到没有任何妆容的黛西身上,眼睛一亮,惋惜道:“和我当然有得谈,若谈得成,你们不单能平安无事,还可以安逸生活。假若换了下面杀人如麻的第三领队萧伟俊,你们自是凶多吉少,平白丢掉性命,多可惜啊。”

  美纱媚笑道:“哦?说来听听,如果真能保平安,我们又何苦冒险。”她当然不信此人的鬼话,只为彭宇思绪逃生路线争取更多的时间。

  彭宇和美纱同生共死百多年,也历经过多次战斗,早就培养出绝佳的默契,趁后者与努木格谈话,吸引注意力时,他迅速环视一周,盘算和调整着以前拟定的逃生路线。

  努木格见有转机,欣然道:“首先我保证不会像那些乡下粗人般没见识,只会野蛮粗鲁地从你们身上榨取那宝贵的龙血,我推崇的是双方合作,互利互惠方针,这样才是长久之计啊,作为回报,我代表组织尊四位为最重要的贵宾和客人,保证诸位每天都能得到最好的待遇,并赌上组织所有荣耀和其下所有人的性命,确保四位不会再受外界的威胁和干扰,从而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哦?”美纱一笑百媚生道:“还有这等好事,没有其它附属条件吗?”

  彭宇基本断定努木格所言不虚,毕竟他们都不会飞,不管怎么逃都要经过地面,故此地面必驻有重兵,恐怕整个小区的闲杂人等均已清空,一来方便他们的行事,二来也减少对外界的影响,这种操作模式对这样的机构来说已是娴熟致极。不过经过美纱的一番拖延,他心中已拟好路线,虽说不上万无一失,且难度颇大,但至少是目下最好的方案。

  努木格给美纱的音容笑貌弄得混身发酥,顺口道:“其实也算不上什么附属条件,既然我们保证诸位最好的衣食住行,那你们收藏起来的东西也没什么用处,不如告诉我地点,也好物尽所用。。。”

  “做梦!”彭宇暴喝打断,左手紧揽怀中三人,猛然往努木格方向冲去。

  努木格体形虽大,动作反应却十分快捷,彭宇一动,他亦随即退出屋内,口中冷哼道:“留下龙女!”

  其实屋中两名黑衣人见彭宇身形一动,没等呼唤早已暗自扎下注射器,体型开始变化。

  然而彭宇并非真的冲过去,仅仅只冲前一步,抬起左脚用力踢向背靠阳台的小沙发。

  小沙发受到巨脚撞击,顿时爆裂,大部份化成碎布碎木,携着破碎的海绵铺天盖地向敌人疾飞过去,小部份没被粉碎的残件,受力撞上茶几,并推着茶几,发着与地面磨擦而产生刺耳的“吱吱”声横扫过去,阻挡着欲扑过来的两名傀魔者。

  彭宇踢飞小沙发后,即全力往身后左方退却,以背撞破阳台最左边的不锈钢扶手及玻璃墙,他们来到屋子外的空虚中。

  就在往下堕落时,彭宇瞅准时机,右手抓住被撞得变形的不锈钢扶手。

  这扶手本就起着固定阳台玻璃墙的作用,中空无实,哪能承受起巨化后的彭宇及其怀中三人的重量,遂从左往右依次被拉得断钉脱臼,带着空中四人由左往右荡去,破碎的玻璃如雨般撒落楼下。

  两名傀魔者因没法控制体积大小,巨化后把挡道的茶几打到一边,半蹲半爬地穿过客厅,行至阳台处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彭宇撤开已拉扯至阳台最右方的扶手,顺着荡势穿墙而过,进入隔壁楼宇第三至四楼间的走火通道中,只得对空一阵乱吼。

  傀魔者的怒号让原本寂静无人的小区一时间变得人头攒动,喧哗不止。无数电筒的光线从彭宇所在及附近楼宇的各楼道中亮起并晃动起来,无人的小区通道及与学校间的马路上,也涌出大批手持各种电棍电枪与麻醉枪的人员与车辆。

  门外的努木格,眼看着仍在满客厅飞舞的海绵碎花,耳听着傀魔者的兽吼,肥胖至扭曲的脸变得更加狰狞。

  闯入走火通道里的彭宇当知还没脱脸,在黑暗中不单没沿梯而下,反拾阶而上。敌人显然已经过周密部署,连楼道中的应声灯也断了电源,更何况是他必到的地面?即使想走穿过学校运动场这条路也不行,过道中的通风窗户已把马路上的敌人尽现无遗,一个傀魔者领着大批持枪人守着。

  买下这套商品房前,彭宇就曾为逃生做过三四种方案,这是他能生存至今的好习惯。他边逃边估量着敌方主要战力的分布情况。在废弃码头里,敌人共有四魔一冥五人,现在可见的已有三人,剩下的一魔一冥估计就在楼下等着他。

  严格来说,他并不怕这些傀人,否则就没有昨夜一战,更何妨现在他们是分散的,麻烦的是在对付这些傀人时,旁边还有如此众多手持麻痹武器的人类,以及他怀中需要保护的三人。

  因此他只能执行逃生计划里难度最大的那个,窜上楼顶逃至小区另一头的边沿,再从七层高的楼顶跳下。某个深夜里他曾试验过,能直接跳出小区,但现在抱着三人来跳,怕是跳不出小区,但也能到达小区的边沿地带。

  才跨上两层楼梯,楼上迎面下来五六个敌人,或许都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遭遇彭宇,当看到那巨大的身影时,这些敌人顿时慌乱起来,有的想转身逃,有的想端枪射击。

  彭宇想也不想,两个斜跳便跨上十多级台阶,直接挤入人堆中。

  走火通道上的楼梯本就狭窄,彭宇巨大的块头也只能斜身勉强而过,如此冲上来,这群皮薄肉嫩的普通人如何抵挡,刹那间惨叫声,骨折声不断,等他再上一层楼时,这段楼梯已成了惨不能睹的地狱。

  好不容易蹬上顶层,穿过楼顶的进出口后,彭宇才身形全展,端整好怀中三人,撤腿往计划中的地点狂奔过去。

  这是蹦跳前的冲刺,可惜没跑上几步,拥有一双又大又白的翅磅,高约三米多的翼者从空中落下,在卷起满天的尘埃中挡住去路,他不得不停下来。

  “不可能。”彭宇难以置信道:“一个小小的青云社,怎么会有这么多傀人!如此大量的龙血哪来的?”

  李黛两人瞬间想起校内林毅强说的大虫,异口同声道:“他们的冰库中有一具黑龙遗体!”

  “什么?”彭宇震惊了。昨晚他本已发现自己掌握的情报有误,但万没想到对敌人实力低估程度竟严重至此。

  一名傀魔者以手打洞,从楼宇外墙爬上来。努木格就坐在他的肩上,刚上来便听闻李浩黛西的回答,吃惊道:“这么机密的事情,你们怎么会知道?是谁告诉你们的!”

  李黛两人怕连累林毅强,忙紧闭嘴巴,不敢再支声。

  再有一个傀魔者以同样的手法,从楼宇的另一边外墙爬上楼顶,即时把彭宇众人形成品字形包围。

  努木格觉得彭宇一行人已是瓮中之鳖,并不急于得到回答,反正抓到人后,他要知道的,早晚能知道,从傀魔者身上下来,索性退后几步,摸出雪茄,好整以暇地点燃吸上,静心等待他所期盼的结果。

  翼者的出现,消灭了彭宇所有的希望,他知道即使能侥幸起跳,也逃不过他的空中截击,毕竟翼者的速度比他快多了,更别论此时身后又来了两名虎视眈眈的傀魔者。

  不论天上地下,敌人均算无遗漏。

  彭宇万念俱灰,惨然低头,深情地看着美纱。

  美纱似有所感抬头,对上彭宇的眼神,俏脸血色尽褪,失声尖叫道:“不!。。。”

  彭宇一声暴喝打断道:“抱紧了!”把怀中三人改为右手承托,左手虚护,同时往翼者处狂呼疾奔。

  翼者一怔,立即弯腰扎步,作好应战准备,两名傀魔者亦怒号狂奔,从身后赶扑上来。

  快将到达翼者跟前,彭宇突然停顿,做出在场所有敌人出乎所料的动作,他像运动员扔铅球般,把右手中已抱作一团的三人往黑空扔了出去。

  趁敌人一片惊愕时,彭宇再一个疾冲,把翼者扑倒地上,轮起因过度膨胀而变形的巨拳,雨点般地砸落下去。

  半空中传来美纱撕心裂肺的哭叫声:“给我活着!你这个混蛋!”

  黛西虽然害怕,却心念父亲,睁眼望去,只见楼顶上的彭宇在暴打翼人,身后两名傀魔者扑上前,一人一边拉扯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与此同时从通往楼顶的出入口中,涌出大量的敌人。

  很快,被各种电击枪、休克枪、麻醉枪击中的彭宇,淹没在黑压压的人群中。

  黛西两眼一片模糊,放声大哭道:“爸爸!不要!”

  三人终于消失在黑空中,只留下四串随风飘荡开来的泪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