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暂别

龙人与仆 治嘉 4147 2019.07.21 09:18

  阵中红光消失,李浩身上的伤不到二十秒已痊愈,让初见的林毅强大为惊叹。

  见到黛西,李浩跳起来,不由分说张开两手就想抱上去,吓得前者忙闪身躲开,羞窘道:“你这是干嘛呀。”

  美纱悄然前来,淡淡道:“你全听见了?”

  李浩停住想追抱黛西的动作,迟凝片刻,就地盘膝而坐,一拍大腿,愠道:“是的,一字不漏!”

  美纱也曲膝坐地,浅笑道:“你语带怒气,对我很不满吧。”

  黛林两人见气氛有异,有样学样地坐地而息,只是不敢发声打扰。

  说没有不满,自是骗人的话,李浩鼓起腮道:“在此以前,我以为多年熟习的跆拳道足可以应付一切,但现在我知道了,敌人是怪物,我不能以人技对之。所以我必须摒弃以往战技,忘记跆拳道,改以怪物的战斗模式与之周旋方有胜算。现在我缺的只是时间,假以时日,将是全新的我,新生的龙仆!希望美纱阿姨别再急功近利,乱借他人之手。我的黛西,只能由我来保护!”

  随即对不远处的佳人,送去秋波道:“对不对?黛媳。”

  黛西并不明白两人在说什么,茫然间见李浩突然朝她发话,还投来迷之眼神与笑容,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有林毅强半掩嘴哂道:“我的黛西吗?真不知臊。”

  美纱不以为然道:“你缺的时间,也正是我们最没有的东西。我已咐慧霞订下机票,并托人办理离境手续,我和黛西今晚六时便要离开。因为我很担心敌人攻关成功,万一有正式的武装人员封锁边界,届时谁都走不了。”

  “所以。”美纱幽幽续道:“图亚和沙巴,不管是谁,都是我不二的选择。”

  李浩黑脸道:“如果让他们之一取代了我,我会有什么下场?”

  “不知道。”美纱叹息道:“我真不知道。尽管知道你会很生气,但他们任何一人,对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毕竟他们的作战经验与阅历都是显赫有名的。”

  李浩惊愕道:“有那么厉害吗?他们是谁啊?”

  美纱正容道:“图亚和沙巴均为我祖辈的龙仆。你别小看他们,这两位都是让我家族在龙族中扬名立万,在当时也是家喻户晓的龙仆啊。”

  李浩惊得差点要跳起来道:“什么?他俩怎么会在我的脑子里?”

  “不知道。”美纱苦恼道:“我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作为人类,不可能有他们的意识存在的,难道。。。”眼睛飘到黛西身上。

  作为后代,唯一能传递的也只有黛西了。

  安静听着讲话的黛西突见美李两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集中到自己身上,不觉脸红道:“又、又怎么了?”

  美纱收回目光,苦笑道:“但我不明白,若是基因遗传或记忆传承,还可代代相传,可你身上出现的意识体并非龙人,而是龙人血统以外的龙仆啊。况且我家族成员的龙仆历代累计,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为何只有他俩的意识会留存到你的意识中,我并没听说过有哪个龙仆会拥有契主前代人所契立的龙仆意志,老彭亦然,难不成你。。。”

  说到此处,美纱仿佛意识到什么问题,没再说下去,而是拿眼重新上下打量李浩。

  李浩已习惯美纱有所保留的讲话,也不作声,按着她原话的意思自我脑补下去:难不成我什么?莫非不是黛西龙血的问题,而是我身上出问题了?可我一个人类无缘无故地怎可能继承龙仆意识?还连上两个相距数万年的古人?什么逻辑,开玩笑吧。

  又听美纱续道:“日后有时间再想这些吧。他俩是什么现状?能否常与你沟通?”

  李浩不作声,屏息内感后道:“没有反应,其实我和他们没有多少接触,因为他们只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成仆时,第二次是刚才阵中。”

  美纱恍然,总结道:“两次都是意识脱离肉身时出现的。”

  李浩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黛西忍不住插话道:“妈妈,你和李浩说了这么久,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会扯到古时的图亚和沙巴身上,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美纱朝黛西叹道:“有些事情我也没弄明白,暂时无法和你解释,所以你就别问了。”

  黛西转头望向李浩,见后者耸了耸肩,一脸无奈,再望向林毅强,却见他仅一个劲地看着自己,脸上一红,只得作罢。

  美纱思绪片刻,悄然盈立,朝黛林两人招手道:“你俩跟我离开吧。李浩听着,我本打算连夜离开这个国家,现因你而改,但最迟也只能推到明早八时,不能再拖延。在此期间,我希望你能最大程度地引导出最强的力量,把老彭救出来并赶至机场贵宾V10室与我们会合。若你在期限到达前仍不能完成承诺,我会毫不犹豫带走黛西,而把你俩留在此处自生自灭。你——好生把握吧。”说完拉着黛西转身便走。

  林毅强朝李浩眨眨眼,屁颠屁颠地跟着去了。

  李浩瞅着黛西被美纱拉着,边走边回头,眼内除了愧意和担忧,还有一丝不舍。他开心地笑了,扬手高呼道:“去吧,我定会带着彭叔叔和你会合,然后护着你们一起去旅行!”

  黛西的倩影终消失在水泥平台阴暗的通道中,李浩低声续道:“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听到吗?我生命中的至爱啊。”

  一行三人乔装完毕,刚踏出服装店门,虽四下无人,但伪装成中年妇女的美纱已嗅到危险的气息,她若无其事地拉起黛西走在前头。

  装扮成社会知识青年的林毅强兴高采烈地追上去,牵上黛西的纤手道:“噢!我的宝贝,你不是答应和我约会吗?怎么走得这么急啊。”

  乔成打工妹,涂得黑黝黝的脸上点着三颗大黑痣的黛西茫然道:“我没有。。。”手被美纱狠狠地抓了一把,余光见后者用古唇语示意危险,马上改口道:“呃,我、我不知道,我只听妈妈的。”

  美纱则板起脸道:“没车没房没钞票,凭什么让我的女儿和你好?约我们出来说买好衣服,害我在这破店里折腾了大半天,结果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既然没诚意,何必再纠缠。”

  林毅强赔笑恳求道:“阿姨误会,我怎会没诚意?为了她我死都愿意,只是手头一时有些紧张。求求阿姨,让我和您女儿走走看吧,您会发现其实我也是个不错的潜力股啊。”

  美纱差点想笑,这肥仔的心思,从他一来便已知道,但能在关键时刻注意到危险,配合之余挟来这半真半假的话,既让人感到其诚意之余,也让暗地里监听着的敌人生出疑惑,不得不对其急智生出赞赏。

  美纱故意黑脸道:“不行!像你这种人满大街都有,我这么优秀的女儿定要配优秀的男人才行,你这穷酸鬼最好识相离开,别在纠缠我女儿,否则我喊人来,告你骚挠!”她拉着黛西边说边疾走。

  林毅强哭丧着脸,不依不饶地跟在后头。

  拐了两个弯,林毅强忙把两人推到某角落,深深呼了口气道:“好了,离开监视范围了。”

  美纱屏息感应,那种给人暗盯着的感觉确实没了,惊讶道:“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啊。”

  林毅强得意道:“阿姨你忘了我出自哪了吗,他们那三板斧功夫,稍加注意便能知道。。。”

  黛西心系李浩安危,打断道:“毅强,你的手机呢?快打电话给李浩,让他尽快离开呀。”

  林毅强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有些醋意道:“看把你急得,这些监视的人刚来不久,暂时不会有事。”

  黛西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林毅强笑道:“刚说完你又问。虽说我才加入青云不久,但在外表哥有针对性的提点下,很会看门道,他们在树上偷听器和摄像机还没装好呢,若非担心有黑侍在,我不用等到现在才拉住你们啊。”

  黛西不想废话,催道:“不管怎样,快打呀,让李浩早些离开险地。”

  美纱想了想道:“刚来不久吗?难道杜元海真的叛变了?”旋又自我推翻道:“不对,若已确定敌人该立即发起攻击,监视出入口算什么?”

  林毅强极想在美纱面前好好表现,推了推眼镜,解释道:“因为他们想记下出入那里的人有多少,都长啥模样,并记录和捕获来往电话内容,以便掌握更多信息去抓人。”

  美纱瞅了他一眼,也不打话,掏出手机,打通高慧霞的电话说明情况。

  一边的林毅强也在黛西再三催促下拔通李浩手机,道:“痞子痞子,玩蚱蜢了,快呀!”刚说完,也没理会那边到底明白与否便啪地一声关掉。

  黛西愕然道:“你在说什么呀,李浩他。。。”

  林毅强眨眼道:“这是儿时约玩打仗的暗号,他会明白的。”

  正说着,美纱也挂了线,略为思索后道:“你叫林毅强对吧,如果我没记错,现在是你上课的时候,你却陪了我们半天,没问题吗?”

  林毅强摇头道:“和你们在一起已胜过读万卷书,还紧张刺激,人生的乐趣尽在此,还读什么书呢。”

  美纱斜眼看他,怀疑道:“你不会在背地里想谋害我母女俩吧。”

  林毅强吃惊道:“怎么会,绝对不会。坦白说,我现在只想做你的女婿。”

  黛西俏脸大红,娇嗔道:“又在胡诌。”

  林毅强一本正经道:“我是很认真的!”

  美纱无心说教,截断道:“现在没事了,谢谢你的帮忙,林毅强同学。黛西,我们走。”

  林毅强难过得想哭,道:“你们就这样把我撇下走啦?不信任我吗?”

  黛西有些心软,安慰道:“没有这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而且李浩很相信你,所以我也绝对相信你。”

  林毅强啼笑皆非道:“瞧你这话说的,我该高兴呢,还是伤心呢。”

  美纱盯着林毅强,沉声道:“你若再跟着我们,与进入龙人世界无异。看看李浩吧,他硬闯黛西不让他进的门,踏入我们龙人世界,结果与傀人战斗到现在仍未消停,既使他想退出已是不可能,傀人们绝不会放过他。你是否还要继续步李浩的后尘?”

  林毅强一怔,舌头顿在嘴里打结。

  黛西眼中含泪,悲道:“我只有你们两个好朋友,可我害了李浩,不能再害你!你对我的帮忙已经够多了,谢谢你。毅强快回去吧!”

  林毅强脸上的肥肉抽了一抽,推了推眼镜,勉笑道:“至少。。。至少让我和你多待会儿,不用多,就。。。就到晚饭结束,反正现在都快到晚饭时间了,可以吧。”

  美纱犹豫了一下,叹气道:“也好,我正好有事要去办,人多了也不好弄,暂且把黛西交给你,好生照料。若她有什么闪失,不管什么代价我都生剥了你!”不知不觉中,她学起李浩冲进龙巢时说的话。

  林毅强精神大作,敬了个礼道:“以性命起誓!必不负所托!”

  美纱失笑道:“现今的小子都怎么了,脑子一个比一个差。呶,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把你的号码给我,保持联系!”

  目送记下林毅强手机号后匆匆离去的美纱,黛西还没来得及生出失落的伤感,前者的背影很快给林毅强的胖脸取代,他开心道:“终于能和你单独在一起啊,真让人激动和期待啊。”

  黛西微怔,奇道:“有什么好激动期待的,这两个月来我们都在一起学习玩耍啊。”

  林毅强拉起黛西纤手道:“这不一样,很大的区别啊。来吧,不能老站在这里说话,咱到更好的地方约会去!”

  黛西甩掉他的手,提议道:“我们不如等李浩出来再一起走吧。”

  林毅强把五官聚拢到一起,苦着脸道:“他很忙啊,不正钻究着如何像怪物一样去打架吗?哪有空和我们一起哩,况且我们时间不多了,快来吧。嗯,别忘了,在小码头草丛堆里,你可答应过和我约会的!”

  当时只是林毅强匆匆一语,情急中要他帮忙协助李浩的黛西压根就没答应过,更没把它当过一回事,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印象,错愕道:“我?没有啊,什么时候。。。”

  愣然中已给林毅强拉着手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