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纠缠

龙人与仆 治嘉 4155 2019.06.19 21:45

  李浩把东西刚搬进屋,还没来得及说上话,黛西便急匆匆地把他轰走了。

  刚刚踏出门前,便听到背后大木门毫不客气“嘭”地一声关上,李浩丝毫不以为忤,反而三步一转头地回望黛茜家门,盼望着她能再次现身门前。

  此时在他的心里全是黛西的音容笑貌,至于他来这的目的,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来到摩托车旁,李浩再次回头张望,心中充满不舍,希望能再多看她两眼,或是再多说两句话,不管是什么内容。

  呆了一会,大木门仍是纹丝不动,李浩微叹了口气,只能开着摩托,惆怅而去。

  已解决所有烦恼并赶走李浩的黛西,满心欢喜上二楼把裙装换回睡装,重返大厅便把食材搬进厨房,既放好东西又搞卫生。等她收拾清洗完毕,已是午时。

  黛西随手拿起一瓶牛奶和一块火腿面包,边啃边回房间。

  可吃完手中食物,拿起笔正要做作业,窗外传来李浩的高呼声道:“王平!王平在吗?”

  黛西皱了皱眉,以假音-王平之音回道:“我在,什么事?”

  “你出来一下。”李浩中气十足,叫喊道:“有事。”

  黛西虽极不情愿更换装束,也只好叹气道:“你等一下。”扔下笔头,跑到梳妆间,快速换上王平模样的连体人体服,贴上眼瞳,又匆匆穿上男式校服,才推门而出。

  “怎么了?”黛西边走边道。

  李浩挠头道:“没什么,我没有你家的电话,所以来看看你现在身体怎样了。”

  “啊?”黛西有些恼火,让她大费周章地更换衣物,仅仅只为一句话?但念及李浩也是一片关怀之情,心软下来,敷衍道:“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

  李浩紧盯轻盈而来的黛西,不好意思道:“昨晚我并不知道你那位远房亲戚拿幻术水作弄你,不知你有无反应,反正我产生了幻觉幻听。昨夜里这么突然离开,感觉很不好,今早我本想再来看看你,却巧遇你那位远房亲戚,不知怎的就忘了向她问起你的事。呃,你现在身体好了没,昨晚看你好像痛得很厉害的样子。”

  李浩嘴上问着好,眼睛却尽往屋里瞧,似乎并没在意已来到他跟前的黛西。

  “嗯,刚开始是很痛,现在你看不是很好了吗?”黛西见李浩对自己似乎不是很在意,反而对着屋子左顾右盼,微嗔道:“你在看什么呢?”

  李浩脸上一红道:“哦,没。对了!”

  虽是10月底,但太阳仍旧火辣,酷热难当。李浩忙把黛西拉到一边的树底下,边打量边道:“你真没事吗?”

  黛西知道他在打量自己的眼睛,故意闭上眼睛道:“不是说没事了嘛,你看我现在不是龙精虎猛吗?”

  李浩当然知道她是故意闭眼的,也没发作,沉吟片刻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病?非得要连医院里也没有的特别药剂?昨晚瞧你痛成这样,正常人得进医院躺个两三天,而现在的你却像没事人似的,只是肤色浮白,很怪异啊。”

  如非必要,黛西并不想再对他撒谎,含糊道:“嗯,反正我现在很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无其它事情,我回去做功课了。”

  李浩见黛西不想再说,便从裤里掏出手机,划拔几下,递到她跟前道:“你看,肥强发过来的。”

  黛西好奇地接过手机,屏面是一张两人合照,林毅强一身西装,一副墨镜拉到鼻翼处,双手竖起胜利手势,正笑得合不拢嘴。

  旁边是一位同样西装挺挺,俊冷中带着少许忧愁的青年男子。

  黛西叹道:“昨晚那顿饭让他兴奋不已啊。”

  李浩收回手机,微笑道:“瞧他的表情该是如此,旁边那个定是他崇拜不已的外表哥周致远,以前听肥强说了许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尊。嗯,看起来确实蛮帅的,就是表情有些冷。对了,肥强昨天不是说关于猎龙机构的链接嘛,现在却说和我说没有了,你说他的话能信嘛,亏他昨天还说得有模有样的。”

  黛西也微微一笑,但在她的心里,却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具体是什么,她说不出来。

  “嗯。”李浩突然微红着脸道:“你、你那位远房亲戚,她在家里吗?”

  黛西奇道:“你找她干嘛?”

  “没什么。”李浩大窘道:“若没什么事,不如叫她出来一起玩吧,老待在家里不闷吗?要不我进屋里和你们玩也行。”说完便动身想进屋。

  一人饰扮两人的黛西怎么可能同时出现?为阻止李浩闯进屋子,她连忙拉住李浩,低头二度撒谎道:“她、她已经外出玩去了,不在家里。”

  李浩竟松了口气,又大失所望道:“哦,是这样啊。呵呵,我现在想起来了,昨天你一直说家里有事,原来就是要送吃的给她啊,我和肥强都误解你了,还以为你不想请客才编出来的理由呢。”

  黛西心道你这么想最好,口中却道:“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一堆作业还没写呢。”

  李浩一把扯住她道:“等一下,我也没写。只是,我只是随便地问一下,你那位远房亲戚,她、她叫啥名字?和你是什么关系?有什么喜好?什么时候回来?她有电话吗?”

  黛西无视他这一大串的问题,大讶道:“你不回去做作业吗?明天还要上学呢。”

  李浩怪责道:“先别跟我提作业。我的事都是你告诉她的吧,不然她怎么知道我叫李浩,还十分清楚我的状况,今早说起话来已经和我很熟络了,一点都不见外,而我却连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太可悲!太可怕了!所以你现在就该把她的事情一点不漏地告诉我,这才公平!”

  黛西歪头盯着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李浩,讪笑道:“女孩子的事情不提也罢,你一个大男人又何必计较这等小事。”

  李浩急了,发狠道:“还小事?对来我说是大事!不然以后我和她说什么?你快快说!”

  黛西不干,挣掉李浩的手,做个鬼脸,边往屋里走边回头道:“不说!我回去做功课了!”

  “王平!”

  “砰!”豪华大木门再一次被重重地关上。

  用过晚饭,黛西收下被挂起的人皮服,用手轻揉几下,判断着干爽程度。这东西不能晒,只能风干,否则会变形的。

  想起午时李浩的突然来访,迫得临急临忙穿上,被他发现浮白现象,黛西期望不要再出什么乱子。

  可世上总是越怕的东西越会出现,李浩的声音再度响起道:“王平!王平!”

  黛西暗道糟了,心惊肉跳回道:“怎么了?”

  “玩啊。”李浩高声道:“反正是周末,想好好放松一下,肥强在东部中心社区市里还没回来,找你们玩啊。”

  “你们?”黛西愕然,但很快明白过来,想必李浩认定屋子里有王平,还有她编出来的远房亲戚。

  至少不是为人皮服的事而来的,黛西略为放松,吁出一口气道:“你真闲啊,一天三次来这玩,没事做吗?”

  屋外的李浩干笑道:“瞧你说的,找你玩还嫌弃我吗?要么快出来!要么开门让我进去!不然我就不客气,自己开门进来了。”

  昨晚说出开门密码只是让他背进屋子里,本来她想换过另一组密码,但想到明天快将到家的父母才作罢,没想现在却成了李浩要胁她的工具。

  黛西虽是不情愿,却也怕他真的闯进来,发现真身的她,忙道:“等一下,我很快出来!”无奈下,只好再换服戴贴,忽忽赶到屋外与之会合。

  小区内,在白色节能路灯的照射下,黛西眼前一亮。

  高约一米八三的李浩身穿尽显其强壮肌肉和魁梧体型的黑色短袖紧身上衣,下着灰色紧身的牛仔裤,腰系带闪亮H字头的腰带,脚踏乌黑发亮的皮鞋,英姿飒爽的倚站在一辆崭新,颇有几分概念感的红色本田CBR500R摩托车边。

  “你?”黛西惊讶得合不上嘴道:“你这是怎么了?”

  李浩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的行头,喜孜孜道:“觉得怎样?帅不帅?酷不酷?”

  黛西上下端量,认真道:“好像古惑仔啊。”

  李浩气恼道:“认识我的人都说帅呆了,就你这呆子不会说话,到一边发你的呆去,我想。。。嗯,怎么不见你那位远房亲戚出来?叫她出来一下吧。”

  黛西眨眼道:“她不在家里。”她确实不在家里,而在屋外的李浩面前。

  李浩哦了一声,右手拿起黑色全盔,边跨上摩托,边装作若无其事道:“她在那?我去找她。”

  黛西这才留意到这台摩托车,惊呼道:“这摩托好漂亮啊,你新买的?”

  李浩失笑道:“不,我哪有这么多钱,问跆拳馆的师兄借用一晚。呃,你千万别和她说这个,对了。她、她到底在那?”

  黛西奇道:“你找她干嘛呀?”

  李浩脸红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懂了吗?都是你的错,她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现好歹得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顺道带她出去玩玩,然后我会亲自送她回来的。快说,她在那?”

  黛西来兴趣道:“去哪玩?”

  李浩随口道:“当然去海滩,或者是浪漫的。。。问这么多干嘛,又不关你事。”

  黛西意兴阑珊,耸肩道:“既然没我事,那我回去复习功课了。”转身便走。

  李浩一把拉住她道:“你还没告诉我她在哪啊,而且天都黑了,你就放心她这么一个。。。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乱跑,不危险吗?”

  黛西讶道:“我现在才发现你有这么细心的一面呢。放心吧,她又不是傻瓜,自会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

  李浩眉头大皱道:“瞧你还这么淡定!我来前听人说昨夜此小区对面路口发生一起械斗事件。一个女的让七个持械男人去打三人,那三人不敌,后唤来十多个帮手,结果那八人被打散了。”

  略作停顿后,续道:“这起械斗事件都发生在家门口了,你竟如此不负责地让她一个女孩子单独外出,太混帐了!快说她在哪,我好去接她啊!假若她有什么闪失,我唯你是问!”

  李浩道理一套套,说得黛西完全不能反驳,但她也无可奈何,总不能改口说已在家中,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我,哎,总之她会有办法应付的,你放心好了。”

  李浩怒瞪道:“你这么说叫我怎么放心?”

  黛西哭笑不得道:“你想怎样啊?我只知道她在外面尔儿哪。”

  李浩疑惑道:“她没和你说去哪了吗?”

  黛西连忙顺势点头。

  李浩想起白天和她聊天,说到用幻术水作弄人的事,略有所思道:“她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对了,她是哪里人?家乡在哪?她和你到底是什么远亲关系?”

  黛西有些头大,最怕李浩问她编出来的东西,何况她确也忘了回圣域的道路,含糊道:“我、我不知道。”

  李浩左手一探,揪住黛西的衣襟,瞪眼道:“又是不知道?我发现只要问及她的事你都是不知道,现已收容并同居一处,你还是说不知道!你小子不老实,当心老子揍你,快招待清楚!”

  黛西吃惊想跑,却给李浩揪着不放,也怕他真的揍过来,只得硬着头皮,准备有生以来的第三次瞎话。

  “我。。。”黛西张口结舌道:“我。。。你好吓人,先放开我行吗?”她借故拖延,希望能尽快想到办法,却是越急,脑中越空白。

  李浩与黛西化身的王平同桌两个月,早知她温顺和重承诺的脾性,便放手却不忘威胁道:“说吧,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不然你跑得初一跑不掉十五。”

  黛西惴惮道:“你就是个恶棍!我一定会告诉她,让她下次见到你,要躲得远远的。”

  李浩一怔,咬牙道:“你小子啥时变胆大了,居然敢反过来威胁我?”探手再抓黛西。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黛西转身撒腿便跑,大呼道:“救命啊!保安快来啊!这里有个恶棍要打人啊!”人飞似的逃回屋子,把大门关上后,还不忘拖过小沙发顶住门背。

  李浩仍保持着跨坐在摩托车上的姿势,盯着关上的大门气得直磨牙,恨恨道:“臭小子!”

  继而黯然道:“为什么想见一面都这么难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