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惊闻

龙人与仆 治嘉 4496 2019.07.16 14:35

  绿化林里,黛西边把盒饭给李浩吃,边把餐馆对谈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后抱怨道:“以后你别突然横地里冒出来行吗,刚才差点吓死我了。”

  李浩边吃边赔笑道:“亏我还躲在臭哄哄的厕所里,还不是担心你嘛。呃,这菜咋这么难吃,说不出来的味道。”

  黛西惊讶道:“怎么会,那味儿鲜美得很。”

  李浩皱眉道:“鲜美?我倒觉很腥咸,不信你尝尝。”夹起其中一菜块送到黛西口中。

  黛西尝后道:“还是很好吃啊,怎么说难吃呢。”

  李浩搞不清楚是她的味觉有问题,还是自己的味觉有问题。本来他腹中没有饱感也没有饥感,但在午时总觉得还是吃点东西才像个人。

  李浩囫囵吞枣般结束午饭,讨来老人送给黛西的金簪,翻来覆去的端量,又放在太阳底下细细察看,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黛西忍不住凑近道:“你在干什么呀?”

  李浩实在看不出端异,边把金簪还给黛西,边道:“这玩意做工蛮精致的,就是簪子背后被人刻了黛莹二字,颇伤观赏,不然就完美了。你说这簪子和上面的石头是真的金子和宝石吗?能这么随便送你该是假的吧,顶多是镀金的。”

  黛西接过细看,果如李浩所言,簪身背后被人歪歪扭扭地刻上小小的两字,但这不影响她对此簪的喜爱,边收到贴身处边喜孜孜道:“我就喜欢它金灿灿又精美的样子,配上这些又红又蓝的石头,漂亮极了。嘻,你看了半天就看这个呀。”

  李浩淡淡道:“既是从敌人附近带回来的东西,还是小心点为好,希望这些所谓的石头里没藏什么电子产品吧。”

  黛西吐舌道:“你还怕它有跟踪器啊?”

  李浩转移话题道:“按餐馆老板这么说,这老人院很正常啊,但像周致远这种人,不可能会说错地方的,除非有诈。”

  黛西双手托腮道:“我相信爸爸就在昨晚那台卡车里。”

  李浩叹气道:“还好那老头不像坏人,不然你这么个问话方式早给人发现了,你说我当时紧张不紧张。”

  黛西嘟嘴道:“好啦,别说我的不是,至少我们不是无惊无险出来了吗?若是换了你去,我怕又是打着出来了。”

  李浩挠头道:“说来说去,我们还是一头雾水。如果说它是,又没什么显眼的人进出,说不是,却在合适的时间里出现一台卡车,今早又开出去一波人,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仅是巧合吗?真给这姓周的搞得头都大了。”

  黛西灵机一动道:“不若咱扮成老人,进去看看怎样?”

  李浩咋舌道:“如果是,岂非送羊入虎口?”

  黛西笑道:“妈妈常和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像这样下去,到明年我们也得不到结果啊。”

  李浩苦笑道:“好像是这回事,但怎么扮?你不是说不会化妆嘛?”

  黛西眨眼道:“高师姐不是化妆高手吗,我们回去找她帮忙。”

  李浩苦恼道:“万一是阴谋,我们不成了带路人?”

  黛西不满道:“不然怎样?我们坐在这就能搞明白吗?既然如此,不如孤掷一注!”

  李浩知道她已认定彭宇就在那台卡车里,也就相信了周致远的话,心急要搞明白夜袭路线,而他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遂意道:“好吧。”

  午时一点,两人再三确认没有跟随者后,回到服装店里,跑到地下找高慧霞,然而她并不在。

  “黛西!”早已醒过来,得知两人回来的美纱一路飞跑到水泥平台,道:“你这傻丫头怎么跟着跑出去了,真把我急死了!”可见到黛西的模样时,却站住道:“你?黛西?”

  黛西飞扑到美纱怀里,撒娇道:“我化了妆啊!”

  美纱苦笑道:“这哪是化妆,分明是易容啊。”

  黛西甭管它是化妆还是易容,激动道:“妈妈,爸爸被囚的地方已经找到了!”

  美纱惊喜道:“真的?”

  黛西点头道:“嗯,只是还不能确定具体位置,所以要找高师姐再化个妆,进去一趟并落实救援路线。”

  美纱深深抱了黛西一下,道:“太好了,没想你俩还真有这本事。”

  李浩正欲把周致远的话说出来,没等开口,巢房里有人奔出来,高呼道:“李浩兄弟,你的手机在响!第二回了。”

  李浩大为惊讶,自双亲离世后,这手机除林毅强外,几乎是没人再打,现在居然还有人找他,难不成是林毅强?想到此处,李浩脚注力量,两个起跳便从跃上五米多高的铁桥,冲入他的临时住处。

  美纱盯着李浩闪进巢房中的身影,对黛西惊疑道:“这小子没魔化就有这力量?怎么回事?还有你俩出去都干了些什么?一字不漏全告诉我!”

  黛西略整理思绪,正欲开口,李浩却拿着手机返回来了。

  “是肥强。”李浩凝重道:“他用公共电话,说了儿时玩打战的暗语就挂了。”

  见两女望着他,李浩解释道:“他说退守二号地五字便挂了。这小子现在不是在学校里吗?怎么跑出来给我打了这么奇怪的电话?搞什么呢?噢!”

  黛西捂胸道:“现在的情形已经够渗人了,你就别一惊一乍地吓我好么。”

  李浩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想到肥强可能想见我,估计他会去那个破木屋里等我。”

  黛西惊心道:“你家隔壁小区的那个顶屋吗?可我们才刚刚。。。”

  李浩摇头道:“不是那个,而是在肥强家附近的一个破木屋。”

  美纱皱眉道:“他不是青云的人吗,找你作什么?会不会是陷阱?”

  李浩再次摇头道:“不会,我相信他的为人。我去一趟就回来,对了,这里已经给周致远察觉到的事,让黛西和您说,大家都要小心。若是走散,找人在早上诱敌探消息的那个小房,就是你刚说的那个顶屋留消息给我。”

  黛西点头,关心道:“你千万要小心,早去早回。嗯,尽量早些回来吧,我们还要去探路呢。”

  李浩想了想,笑道:“或者不用再探了,肥强的外表哥就是周致远,是青云第四号人物,还带他去冰库看过最机密的黑龙遗体,这不是一般帮众能有的待遇啊,现在想来我还真小看了他的作用。既然他想见我,我定要让他把所有知道的事都吐出来,你们等我回来便是。”

  美纱插嘴道:“你等我一下。”转身回巢格房,很快拿了个小袋子出来递与李浩,接着道:“这里面有一片新的手机卡和我的手机号码条,若有情况马上换卡给我电话。我建议你见到人后尽快把旧卡扔掉,免得自找麻烦。”

  李浩答应接过小袋,依依不舍地望了望黛西,转身离去。

  龙巢会议厅里,破掉的玻璃门已重新换上全新的,两人挨近坐着述事。

  静心听完黛西把所有经过说了一遍,又详问了几个细节后,美纱大皱眉头,递过一杯水让前者喝,起身到墙壁处,拿起会议厅里的一个话筒接通电源道:“杜元海给人抓了,叫慧霞等所有外出人员别回来,直接去二穴,具体地址,慧霞会告诉你们的,现让巢内所有人动员起来,做好移穴工作。”

  黛西呷了两口水,惊讶道:“连龙巢也有后备的?”

  美纱放下话筒,转头微笑道:“狡兔尚有三穴,何况是正在斗智斗勇的人呢。另外你们搞不懂老人院的问题,其实形如这龙巢的出入口是服装店一样啊。”

  黛西恍然大悟道:“他们总部在地下啊。”

  美纱哼道:“他们上面有人,自然会比我们好多了,估计还会有通车的地底通道呢。”看着外面因低声警报而开始忙碌起来的人群,沉思续道:“我现在倒是在意三件事:李浩他是怎么回事,你若描绘无误,他岂非三形态于一身?这不可能啊,自第一个龙仆诞生起至今都未听闻过有这特例。第二件是周致远,虽不知他是何用意,但能感到他的诚意,我觉得可以相信。你们的猜测虽有道理,但不太对,这不能怪你们,毕竟你们才开始接触猎龙人,不知道他们的作风。”

  顿了顿后接着道:“第三个就是你说的那个慈祥餐馆老人,我觉得他很不简单,你看你要的答案全是模糊不清的,但他却摸清了你的底细,那碗汤料是最终确认你是不是龙人的东西啊,你还称赞人家的东西好吃呢,真是个傻丫头,还好李浩不放心跟在你身后,否则真的凶多吉少了。嗯,把老头送你的金簪给我看看。”

  黛西后怕地掏出金簪交与美纱,同时不解道:“为什么这汤能确认我是龙人啊?”

  美纱边接过金簪,边解释道:“我们龙人出自深海,骨子里仍不忘海的味道,所以对海产品都有种某名的偏爱,这就是为什么李浩吃起来会觉得腥咸,而你却觉得很鲜美。”

  黛西这才想起林毅强鉴定龙人的方法里,就曾提过关于龙人爱吃腥咸的补充,不由倒抽一口冷气。

  美纱细细端详金簪,越看脸色越发不对,待翻过簪身,玉脸瞬间变白,急道:“你把老头的外貌仔细描述一遍给我听!”

  黛西见状慌了,不知自己又犯了什么错,忙从头到脚细说,谁料美纱听后悲愤道:“是他!竟然又是他!他怎么没把你当场抓了?”

  黛西愕然道:“妈妈在说什么呀。”

  美纱惨然落泪道:“算了,黛西,你爸没救了,我们放弃吧。现在我俩最重要的是要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这国家,忘了这一切重新开始吧。”

  黛西大惊道:“不行!怎能这样,爸爸怎么办?李浩又怎么办啊?”

  美纱怜爱地抚摸着黛西的头,衔悲茹恨道:“只能让你爸自生自灭,或者由我斩断血契,让他少受些痛苦离开这世界吧。李浩也一样,你就让他早些结束这痛苦的一生吧。”

  黛西全身一震,水杯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摔个粉碎。她难以置信地站起来,朝美纱叫道:“妈妈,你、你到底怎么了,你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我听错了,妈妈,请、请你重新说一遍好么。”

  美纱把金簪放进衣兜里,伸手拉过黛西,边牵拉着往会议屋外走,边道:“没什么好说的,快回去收拾东西,我让慧霞用尽办法,不!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我们立即离开这个小国家。待安顿下来,我教你怎样斩断血契,然后、然后我们母女俩重新开始生活,新、新的生活。”

  “不!”黛西用力甩掉美纱拉着的手,往后退却惊叫道:“你不是我妈妈!你是谁!我妈妈去哪了。”

  美纱没有回头,脸仍朝着会议厅外,语音平静道:“宝贝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不是你妈妈呢。”

  李浩转了几个弯,来到旧区一个看起来废弃很久的破木房,聚息静心倾听片刻,确定屋内外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后,闪身到破木房,朝褪色严重的木门连敲三下。

  里面的林毅强压低声音道:“黑加仑子。”

  李浩沉声道:“骆驼屎。”

  因为两物形似,儿时的他们觉得好玩,便以此为暗号。

  木门“丫”地打开,李浩马上闪身进去。

  周围一切环境虽没多大变化,但他觉得已物是人非,只能感叹岁月无情和人事的变幻。

  林毅强紧崩着黑脸,穿过眼镜上的镜片紧盯着李浩,后者也一言不发瞪着前者,两人谁也不让谁。

  良久,林毅强从嘴里挤出三字道:“死痞子。”

  李浩不甘示弱道:“死瞎子。”

  两人互唤对方儿时的花名,又互瞪着,一副不共戴天,快要打起来的模样。

  但很快,林毅强率先没忍住,嘴角上翘大笑道:“你这家伙真会害人啊。”

  李浩也笑道:“一切都是我不对,兄弟莫怪我了。你也深知我为人,若非不得已怎会致你于进退两难呢。”

  林毅强讥笑道:“我说你害人不是指前晚的事,而是不久前发生的。但瞧你说的,什么叫不得已?分明是见色忘友,十几年的兄弟情谊竟挡不住只认识了两个月,还乔扮成长脸男人的女人,你真可以了。不过若换成是我也有可能变成这样,这姿色,这身材,啧啧,我的天呀。”

  李浩正色道:“别拿她说笑了,你叫我来所谓何事?”

  林毅强抿抿嘴道:“我可没拿她说笑,而是很认真的表态,你别以为捷足先登,人就是你的。只要名份未定,我也有机会!”

  李浩瞪着他怒道:“叫我出来只为这废话?”

  林毅强耸肩,摊手道:“当然不是,外表哥让我通知你,行动取消。还说你们是天下第一大白痴,都说了晚上十点过后再去,竟蠢得大白天便跑到形态为神者的社长大人面前显摆,没被当场活捉,你们该滚回去上香感谢佛祖菩萨的庇佑!嘿,这是他的原话。你们啥时搞到一块去了?呃,你这是什么表情。”

  李浩脸色铁青。他这才明白周致远为什么说他打不过会长,也明白了黛西前去刺探消息时,为什么他会有那种强烈的不安感。

  蓦然,黛西的容颜再次在李浩脑中闪逝,他立倒吸一口凉气。有过面对萧伟俊同样的经历后,他知道这是她遇险的信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