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龙巢

龙人与仆 治嘉 4190 2019.07.06 11:52

  这是龙巢?李浩听得真切,高慧霞就是这么说的,难不成这里全是龙人?他再次举目,认真环顾,这里的人有老有幼,有男有女,简约数了下,约有三四十人。他搞不清楚了,若没记错,彭宇曾对他说过没有后援,但这里是怎么回事?

  然而,当他把目光落到高慧霞身后的三人,惊讶得张大了嘴,竖起食指,指着其中一人道:“你?我记得你,当时我们三人要去蛋糕店,中途林毅强被邻居接走,而在对面马路戴着鸭舌帽看着我和黛西的就是你,没错吧。”

  那人笑道:“好记性。”

  李浩又指往旁边一人道:“你?黛西别墅小区常开门让我进去的保安!”

  那人含笑点了点头。

  李浩指着最后一人,瞪大眼睛道:“你是昨天傍晚在马路边拦着我,假装问路还自称什么风气的人!”

  那人哈哈一笑道:“别见怪,那时你还是个外人,而我们要保护小公主,只能乱说一通。”随后与前两人一起打量黛西,赞叹道:“没想到我们的小公主长这么美哩。”

  一直以来,黛西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外出活动不是套头蒙脸,就是套着王平的人皮服外出活动,几乎没人知道她的真实存在,却不知为何到了这,似成了公众人物,人人都望着她,这让她感到十分不适应。而事实上,她除了知道高慧霞外,其余人等均不认识。

  看到黛西脸红耳热的窘态,高慧霞笑起来,遂吩咐三人离开作一些工作调度安排后,便对两人说明了龙巢的来由。

  原来此洞于百年前,彭宇娉请当地村民开挖而成,主要用于收藏他与美纱收集起来的宝物,后又随他们的离开而荒废。到了西历2000年,带病出生的高慧霞机缘下得美纱施血获救,她那千恩万谢的父亲也在彭宇资助下事业蓬勃发展,由地摊小商贩一跃成为大富豪,后得知此地有当年彭宇留下的地洞,便通过他人之手斥资买下这块地皮,秘密改造一番后,又收纳了一些同样受过龙恩,或受猎龙人迫害的人类,于是自发成为支援龙人的地下后勤部。

  最后高慧霞补充道:“出于安全问题,这里属于自行管理,已与我父母无关,经费是路经龙人,但主要源于纱姐与彭大哥的攒助。我也是以个人意愿加入这里,只因前任管理者出国办事,故暂时让我做代理管理员,仅此儿尔。”

  黛西皱眉道:“这才是我家落户于此的真正原因,爸爸还和我说了一大堆理由,全是骗人的。”

  李浩心道骗你的何止这一件,当然他不敢说出来,转口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这里都是龙人呢。”

  高慧霞浅笑道:“为了分散风险,龙人们不会如此高密度地聚于一处,除非是圣域。”

  黛西讶道:“你知道的事还真多。”

  高慧霞环视一周,油然道:“这里聚起来的人共五十八名,绝大部份都是彭大哥和纱姐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难民和无助之人,还有少部份受过其他龙人恩情的,及因过不了验证水,被圣域判为人类而抹去往来记忆的驱逐之人,得到的消息自然就多。”

  李浩沉吟道:“也就是说,黛西披着王平外套第一天到校上课时,你就已经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了?”

  高慧霞点头道:“当然,这是我家恩人之女啊,况且彭大哥每次有事外出前必会来托付我们,自然不敢怠慢,所以一切与小公主有关的人和事,我们都会调查清楚。另怕引起猎龙人的注意,除非情况真的很危急,我们都只会远远地看护,不敢过于接近。”

  转头对李浩道:“自星期五晚见你背起黛西小公主返回别墅时,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来这里,没想才过了两天,你就来了。”

  李浩吃惊道:“你跟踪了呀。”

  高慧霞浅笑道:“换人看护时刚好轮到我,并非我特意跟踪你俩哦。再说,昨晚还真把你们跟丢了,你们忽然奔出小区,抢了人家的摩托车跑去哪了?幸好你们不久后便与纱姐彭大哥一并回小区,否则定把我急死。对了,彭大哥与纱姐一直形影不离,现怎就不见了,他人呢?”

  黛西闻言鼻子一酸,眼泪又要出来。

  李浩叹了口气,正欲说出小区之事,突然“砰”地巨响,罡风乱刮,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高慧霞朝发出巨响的地方望去,沉声道:“纱姐的龙息爆?一定出事了!”转身跑去,李黛两人也贴身紧随。

  不止他们,整个空间的所有人,都放下手中活计,往出事的会议厅赶去。

  来到位于水泥平台左侧同高度的目的地,这是个办公室常见的会议厅,只是玻璃门碎了一地。里面的美纱怒发冲冠,举起的手还没放下,浑身气得颤动不已。

  在一边,站着同样全身颤动的瘦小男人,只是他的颤动却是惊吓出来的。

  “你们这些人类!”美纱咬牙切齿,戟指环对赶来的人们狠狠道:“开口闭口说要报恩,装得如此情真意切!我信了,但竟是这样的报恩!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们统统滚!全都给我滚!若他真的死了,我要你们。。。要你们。。。”说着说着,美纱双手掩面,当众嚎啕大哭。

  黛西忍不住也扑上前去,两女抱作一团,所有被压抑的感情在这一刻终于全面释放,哭得死去活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茫然不知发生何事。

  高慧霞欲要上前,却给李浩扯住,后者摇头道:“随她们去吧,跟我来,我和你们说说事由。”

  得知小区里彭宇被擒,众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怒目视往跟随出来的瘦小男人,质问道:“杜元海,你是怎么回事!居然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杜元海也难过至极,悲切道:“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我真的该死,我。。我对不起恩公!我愿以死谢罪!”说完就想寻刀自尽。

  高慧霞冷笑道:“你先把问题交待清楚再死不迟,猎龙人是不是给你什么好处了?”

  杜元海色变道:“你不能侮辱我!我绝不是这样的人,再说我的命也是彭大哥救下来的,我至死也不会做这种事!”

  高慧霞环视众人道:“既然大家认同我的能力成为这里的管理员,我便要对这里每一个人负责。现在是非常时期,请相关人员执行防字D方案。”

  众人中五人马上应道,离群而去。

  “好吧。”高慧霞冷然道:“现在有的是时间,你可以说说是怎么回事,是非对错自有公论。”

  被众人围在中心位置的杜元海,颓然道:“三天前,即上周星期五的早上,我如常带礼物找应龙团的人出来刺探情况。。”

  “等等。”李浩吃惊打断道:“应龙团是什么鬼东西?”

  高慧霞扬眉道:“比青云社大得多的猎龙组织。这些猎龙组织时而敌对,时而合作,视利益而定,所以他们间互相渗透不是什么怪事,杜元海你继续。”

  李浩本想再问杜元海是什么人,却见高慧霞一面不耐烦,只得把话咽回去。

  杜元海接着道:“我和应龙团的人接触后得知,国外的御龙会截获一对龙仆已乘飞机赶往我邻国国际机场,因赶不上拦截,故向应龙团发出合作信息。本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非常震惊,我想彭大哥和纱姐两人归来时间也是这时段,不会这么巧吧,但后面还有令我更震惊的消息,应龙团竟在前一天的晚上,即周四晚特派一个叫努木格的人送给青云社一条黑龙遗体,以之为条件邀之合并,青云社经过内部争论,最后答应了。”

  杜元海咽了口气,接着道:“如果此事当真,我们面临的不再是小小的青云社,因为事关重大,怕有会搞错,故想先到青云社落实情况再报,所以我连忙从应龙团据地赶回来,急着去找青云社的线人落实情况。就这样,我竟忘了机场的事,而纱姐刚生气地告诉我,他们一下飞机就被截击,彭大哥在当时被两名傀人重创,其实已经负了内伤。唉,是我的错。”

  周围一片寂静,包括三位小孩在内,众人均肃容倾听。

  杜元海再道:“然而我回来后,却联系不上这个线人,只能干着急,后来才知青云社里乱成一团,按时间算来,该就是调度人去机场截劫彭大哥两人。等找着确认后,我马上打出电话,没想彭大哥的手机还是处于关机状态,我就想他回来后必定会过来看望这三个由战乱地带回来的孤儿,后见晚间新闻报道,我更确信他会第一时间过来,所以我就在这等候,没想等到的却是彭大哥被抓的消息。”

  重重叹了口气后又道:“发生这样的事,难怪纱姐气得想杀我,唉,都是我!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明知他已经回别墅小区了,我就应该立即跑去向他作报告,就算当时找不到,也应马上去第二居找他,如此就不会因情报缺失,造成判断错误而被囚的局面,如果彭大哥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说到最后,锤胸顿足,泣不成声。

  众人看他哭得真切,没再怪责,只得个个叹气。

  高慧霞悲愤道:“看来我们自以为很完善的体系,还有很多漏洞待补,可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怎么救出彭大哥呢?”

  众人沉默不语,谁也知道双方实力相差太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浩沉声道:“现在青云社最新的情况有谁能打听到?”

  高慧霞苦笑道:“我们这里最精于打听消息的只有老杜。他本是应龙团的人,因一次行动中受重伤,却被组织弃于荒野中,正要死时被彭大哥和纱姐发现,他们慈心大发地把他抢救回来。所以凭着他以前的人脉和本领,就成了我们唯一的情报员。”

  杜元海一擦眼泪道:“我马上就去!”众人不约而同让出通道,任他离去。

  李浩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想起了他的兄弟林毅强,喃喃道:“肥强啊,你可千万别走和他一样的路啊。”

  高慧霞沉吟片刻,向一人问道:“现在我们能出动的战斗员有多少?”

  此人低头回道:“高小姐,算上负伤的,我们的战斗人员已不足二十人。”

  高慧霞眉头大皱,不再吭声。

  李浩环顾众人,个个都愁云密布,情绪低落,心中亦平添几分忧愁。

  “纱姐她们来了。”不知是谁先发现,低唤道。

  众人转身迎上美纱两人,都想说些安慰的话,却谁也说不出口。

  美纱除了双眼红肿,脸上平静得像没事发生过似的,淡淡道:“请各位恕我刚才的失态。”

  高慧霞趋前道:“纱姐,您的事也就是我们的事,请您放心,集合大家的力量,相信一定能救出彭大哥的,请您不要担心。”

  美纱淡淡笑了,她自然知道光凭这些乌合之众是不行的,她把目光放到李浩身上。

  李浩见美纱看着自己,立即挺身而出道:“我希望能成为龙仆。”

  此言一出,四下震动,但无人说话。

  美纱轻轻道:“相信你也听老彭说过,一朝为仆,再非人类,虽然解除血契再世为人非是不可能,但过程如同重生,没有两三年如废人般,事事依仗别人照料的生活,再加上两年的疗养休想回复正常,你真的确定吗?”

  李浩决然道:“确定!”

  美纱提高音量道:“一旦成仆,你只能活在强敌的阴影下,甚至随时会死去,这样的日子你确定吗?”

  李浩义无返顾道:“确定!”

  美纱进一步提高音量道:“如果那天你被我们嫌弃,单方解除血契,你将成为弃仆死去,你也愿意?”

  李浩以相同音量回应道:“我愿意!”

  美纱吼道:“为什么!”

  李浩想也没想,吼道:“我爱你们!我说过一定要救出彭叔叔!”

  美纱一怔,良久才幽幽道:“真是个傻孩子。”

  回头转向泪痕满脸,表情复杂的黛西,沉声道:“李浩经过你爸的一番教导,已经具备龙仆的基础和觉悟,重要的是,他真诚并心甘情愿,而我们现在真的很需要像他这样的人去救你的父亲。你已亲耳听见他的回答,还要犹豫,还要反对吗?”

  美纱已决定孤掷一注,立即促成立仆的事情,哪怕彭宇曾反对过,甚至这个龙仆已不在她的身旁辅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