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往事

龙人与仆 治嘉 4012 2019.07.17 12:00

  “妈妈绝不会置爸爸生死而不顾!”黛西指着美纱后背,愤怒道:“所以你不是!你到底是谁,怎么进来的?”

  美纱仍是一动不动,柔声细气道:“宝贝别在说傻话了,他。。。他只是为我们龙人服务的其中一个龙仆罢了,为契主赴死,本就是他的职责。”

  黛西倏地转身,拿起会议厅中的话筒,欲要接通电源喊话,美纱立即转身,举起左手,一个小型的气墙撞到前者身上。

  黛西震得重重摔撞墙壁,后跌于地,痛得呲牙裂嘴。

  美纱快步跟上,想要扶起黛西,后者缩坐到墙角,随手拿起滚落身旁的会议指示棒,喝道:“不要过来!”抬头间,却见前者早已泪流满脸,涕下沾襟。

  黛西惊惑道:“妈妈?”

  美纱轻轻来到她身旁,蹲下轻声道:“我的孩子,别拗气了,快随妈妈离开这危险之地。”伸手抓起黛西的手臂。

  黛西迷糊道:“你真是我妈妈?为什么你会说出那样的话,这不是你说的话呀!”

  美纱悲切道:“孩子,敌人太强大了,已非你我能力所及的范围,既无法救出他,何必再枉送性命,不如早些离开,才能不负于他啊。”

  “不!”黛西泪眼模糊道:“一定还有办法的,我们、我们不是有周致远递送消息吗?高师姐和李浩也会帮我们的,妈妈!我们不能这么轻易放弃,他可是我的爸爸呀!”

  “我知道。”美纱悲痛欲绝道:“他又何尚不是我爱的丈夫啊。但有什么用,那个死老鬼,那个恶魔已经知道我们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更要命的是,你已经暴露在他面前,我不能让他抓到你,绝对不可以。宝贝,别再浪费时间,快跟我走。”拉起黛西要扯离会议厅。

  黛西边走边泣道:“妈妈,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爸爸真没救了,我们一定还有办法的,妈。。。”

  “啪!”黛西冷不防挨了重重一巴掌。

  “够了!”美纱回头怒吼道:“难道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见黛西蹲坐地上,被打得直捂脸庞,又心疼上前安抚道:“对不起,宝贝,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打痛了吗?让妈妈瞧瞧。”

  黛西推开美纱的手,哽咽道:“一直以来,爸爸为我们鞍前马后,遮风挡雨,以他厚宽无比的肩膀和强大的力量为我们打造出安心快乐的小天地;妈妈你悉心照顾着我和爸爸每天的生活起居,让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温饱问题,尽情享受着活着的意义。虽时有奔波与分离,但我们过得很开心,很幸福啊。我以为,这样的生活我们将会继续下去,直到永远。”

  她擦着眼泪续道:“没想今天,妈妈突然变了,竟要舍爸爸而去,而且是那么的毫不犹豫!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我仍记得我在圣域被欺负时,爸爸不顾一切与比他高等级的龙仆打架,最后伤躺三个月;在我生重病时,爸爸带着一身伤,从人类医院里抢了半车药品回来;在我最寂寞时,他把我扛到肩上飞;还有为讨妈妈高兴,偷跑去采雪莲花时不慎从峭壁上摔下,回来时还傻呼呼地想骗你说这是世上绝无仅有的血莲花。。。”

  “别说了。”美纱软坐地上,无力道:“求求你别说了,好不好。”

  “妈妈。”黛西跪行至美纱面前,双手轻拉后者衣角,泫然道:“妈妈,你告诉过我,龙人一生可以立很多龙仆,但我这一生的爸爸只有他啊。我们不要走,再想办法救他,好不好?”

  “我的孩子啊。”美纱哀恸道:“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要保全你啊,若连你都有什么闪失,我、我再也不想活了。”

  黛西扑进美纱怀中,抽泣道:“对不起妈妈,但我不想放弃爸爸,若失去他,我们没有家了。”

  “罢了。”美纱轻抚黛西倩背,悲不自胜道:“我就告诉你吧。这恶魔乃一名神者,名叫文骏源,他是我的毕生最恨,只叹我奈何不了他。假若落于我手,即使将他碎尸万段,活抽其筋骨,喝其血肉,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啊。”

  黛西十分吃惊,她从没听过美纱说出如此重的毒词。

  美纱仰天悲叹道:“老彭啊,可笑我们千挑万选,却在他的地盘上安居,还至此方知,当真作茧自缚,愚不可及啊。”

  黛西仰面道:“妈妈,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你如此痛恨他。”

  美纱沉默片刻,木然道:“还记得昨天早上你爸简介四仆特征给李浩听,当说到神者时他的神情吗?”

  黛西明白过来,色变道:“爸爸说的神者就是他啊,你们从他手上逃过一次?”

  美纱取出金簪,眼露痛苦道:“你爸被抓,他定知我也在此处,而你又适逢出现在他面前,他便故意让你把它带回来,就是想告诉我,我们又见面了,这千刀万剐的。”

  黛西不解道:“妈妈认识他孙女?他说这是她的遗物。”

  美纱悲痛道:“不,黛西,这是你姐姐黛莹的遗物啊。”

  黛西惊得目瞪口呆,直起身子结舌道:“我。。。我姐姐?我有姐姐?这?为什么我从没听你们提过啊。”

  美纱陷入痛苦的回忆里,喃喃道:“那是很远以前的事情了。公元1618年,那年我龙龄20岁,因仰幕当时世界上最强国家的文化,我从圣域偷跑出来只身来到当时为明朝的华夏,后在那里认识了一个不满朝政而辞官的武将。我见他为人正直,又行侠仗义,出于保护需要我向他坦明了一切并立他为龙仆,后日久生情,终结为夫妇并产下一女,她就是黛莹。”

  黛西才得知自己曾有过姐姐,既好奇又悲痛,故异常安静地倾听着关于这个陌生而遥远,属于她的故事。

  美纱为黛西整理一下凌乱的假短发,现出一丝笑意道:“她与你有几分相像,但没有你漂亮可爱,也没有你文静,一天到晚只会跟着她爹舞刀弄剑,老嚷着要出去行走江湖,做一代侠女。到她人类年龄18岁,为兴祝她进入龙龄计算时,我便买了这金簪送她,希望她能从此收心养性,本本份份地做个女孩子。她那时可高兴地收下了,并在这里刻下了她的名字黛莹。”

  美纱从衣兜中掏出金簪递与黛西,后者重握金簪,只感重量已变得十分沉重,翻过簪身,不由用手轻抚着那刻得歪歪扭扭的黛莹两字,沉痛道:“原来是姐姐亲手刻的呀。”

  耳边又传来美纱的声音道:“到了明未清兵入关时,龙龄才5岁多一点点的她便嚷着学花木兰,要去当兵驱逐鞑子,真让我伤尽脑筋啊。”

  隔着会议厅的玻璃门,美纱远眺龙巢上忙碌的人们,露出悲伤的表情道:“到1894甲午战争爆发,这对让人不能省心的父女俩又呆不住,跑出来要偷偷参与保家卫国的战事。不知道是不是她父女俩的过度活跃,终引起这个恶魔的注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袭击了我们的住处,重创了我,也杀死了她父亲,而她,你的姐姐,被这个恶魔当场吸干了血。临走时,他对欲绝的我说,你好生活着,将来再生娃供他使用,便带走了她的尸身。”

  黛西听得七窍生烟,气得浑身发抖道:“他、他竟这么说!太过分了!”

  “后来。”美纱两眼空洞道:“我埋了你姐父亲后便跳河自尽,却给你爸这个书呆子救了回来,本就不想活的我根本没把他的劝说当回事,又轻生了几回,都被他阻止了。直到最后一次,他拼死冲进火屋,把点火的我拖了出来。为了护我,他用后背顶着塌下来的火梁,终被火烧得奄奄一息。”

  黛西啊地惊呼,她的脑中已生成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心惊道:“后来怎样了?”

  美纱泪痕未干的脸上淡淡一笑道:“我不忍让这呆子为此丧命,只好立他为仆,指望他能成为冥者自己活过来,谁知这笨蛋却是个魔者,结果我不得不累死累活地伺候了他大半年。事后他就一直追随我左右,也向我表白示好,但被我拒绝了。”

  黛西惊讶道:“我到底是谁的女儿?”

  美纱爱怜地为黛西擦去留在脸上的泪水,微笑道:“你爸这书呆子就是一条筋,别的女孩和龙女他都无动于衷,却用一百多年的时间来说服我,我被他磨得没辙,只好从他了。”

  黛西点点头,暗暗偷笑,她父亲就是这么一号人。

  美纱眼内露出复杂的神色道:“在这百多年里,因为战乱,我和他周游世界各地,不料与两位朋友同游的一个拉丁美洲的国家里,又遇上这恶魔。”

  黛西失声惊叫,又忙捂住嘴不敢打断美纱的回忆。

  “由于深知我的过去,他莽撞地扑上去要和他死斗。”美纱懊恨道:“我两位朋友及她们的龙仆一翼一魔亦加入了战斗,本以为凭着人多势众,再不济也能迫退这恶魔,可惜我们都想错了,完全错了,我们三组六人完败啊!最后只有负伤的他抱着我逃离了现场,而我的两朋友和仆从都牺牲了。自此我们不敢再留在人类世界返回圣域,经过几年养息,才有了宝贝你。”

  美纱惴惮道:“可现在我们又遇上他了!这恶魔为什么总在我身边阴魂不散啊,还让他知道你,你说,我能不害怕吗?这么多年了,黛莹被杀时的模样还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我很害怕你会发生与她一样的遭遇,我不要你变成那样,不要!”

  美纱越说,脸色越白,最后如惊弓之鸟般一把紧握着黛西的手臂,战兢道:“所以你要听我的话,我们快离开这个小国,虽然回不去圣域,但我母女俩总能相依为命的,大不了另立两个龙仆保护我们,明白吗?”言毕,拉着黛西一同起来。

  黛西泪水微润道:“我们真的只有放弃爸爸吗?”

  美纱从黛西夺过金簪放回口袋,皱眉道:“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

  黛西坚定道:“我明白,所以更要救出爸爸,我们一定能行的。”

  美纱几乎崩溃道:“神者是无敌的,没有人打得过,从古至今都没有啊。一定行?凭你?我?还是那个黄口小子李浩?当年三个成年龙人加三个龙仆都没伤着他分毫便四死两伤,你凭什么啊!”

  黛西怯懦了,嘴上仍逞强道:“我想、我想李浩可能行的,我们又不与他正面冲突,只要趁他不备,偷偷救了爸爸出来,然后我们四人马上离开,好么。”

  美纱没好气道:“那恶魔不是傻子啊!明知道的事,还会给你机会吗?我们等下去的结果只有我们被重重围困,结果谁也跑不了!”

  黛西泣拉美纱衣袖道:“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妈妈。如果不行,我、我听你的,如果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我、我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美纱知道黛西说得在理,自责与内疚将会伴随她的一生。但万一行动失败,她还能全身而退吗?美纱无法跨过自己的心坎,劝道:“不可能成功的,你听我的,马上走吧。”

  黛西凄然道:“妈妈你不常和我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吗。即使是失败,我都要尝试一回,就当我尽尽最后的孝心也好。”

  美纱语气松动道:“你就这么相信李浩小子吗,尽管他展现出来的形态很奇特,但仅是这样是不够的呀。”

  黛西破涕为笑道:“他就是一根筋,总能做到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话音未落,李浩肩扛林毅强,把一个正要从通道出去的人撞跌回水泥平台,着急无比的声音震天动地响彻龙巢道:“黛西!你在哪?那个混蛋敢动你,我生剥了他!”

  美纱肯定地冷哼道:“这个冲动的家伙绝不可能成功的,你还是快跟我走吧!”

  黛西暴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