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复活

龙人与仆 治嘉 4074 2019.08.03 09:42

  黛西用匕首在右手中指尖划开一道小口,嫩白纤细的指头立即冒出殷红的鲜血,看得李浩在一旁雪雪呼叫,状似比她还痛。

  黛西又用匕首在黑龙额上划开一小口,还给周致远后,径直把受伤的手指点进去,一双大眼瞳孔立时收缩,全身肌肤变得晶莹起来。情景与立李浩为仆时有些相近,但她不用划符,也不用念咒,身上更没有泛起白雾。

  李浩紧张地看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他背上的彭宇也一脸凝重,虽然他不赞成黛西的行为,但深知她执拗的这点脾性与美纱如出一辙,很难劝动,只能静观其变。

  然而,李浩从没见过如此明澈晶莹的黛西,不由看得心神摇曳。正不能自我时,彭宇在其背用力摇晃,急喝道:“别发呆了!快拉开黛西!她有危险啊!”

  李浩回过神,但见黛西的手指仍在龙头中,可与先前不同,她的脸色不知何时已变得一片煞白,口中急喘。大惊下忙握上她的手臂,强行让其手指从龙首中拔出。

  黛西软弱无力地躺到李浩怀里,手虚弱地指向黑龙,喘气道:“它、它说只要一点点,却吸走我好多血。”

  李浩大骇,转而盛怒,暴喝道:“该死的东西!竟敢骗我黛西,打扁你!”话虽如此,他正单手虚扶着黛西,又背着彭宇,一时腾不出手,只得先安置好两人后再动手。

  周致远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切,见李黛两人后撤,立把舱罩盖上,迅速开启机器。这是采集龙血的绝佳时机,他岂会放过。

  但发动起来的机器传出奇怪的声音,并不是正常的运作声响,周致远心下大异,正欲探究原因,却见李浩已把黛西安置到冰库的左侧墙角,背上的彭宇亦已半粗鲁地挪到她身旁,撸起袖管,转身回来要扑打黑龙,忙闪身插到两者中间,低叱道:“让我采完龙血再打不迟!”

  李浩指着气压舱,怒道:“这畜牲敢害我黛西,不把它打成肉酱,我不姓李!”

  周致远弓起腰身,右手摸到藏于腰后的刀柄上,沉声道:“听到我说的话吗?别让我重复!”

  李浩想了想,两个小时前他与周致远才打过几场,虽说是成功转换形态后的试验性过招,但他没得到任何优势,反被打得伤痕累累,加上尚未离开魔穴,又受过恩惠,他实不想与此人交恶,呼气道:“好!你弄!好了就别再拦我!”

  周致远松了口气道:“好了后你爱咋就咋的,与我无关。”转身回压舱,但眼前出现的情景让他颇感吃惊。

  原来死物般的黑龙,此时肌肤变得饱满有光泽,鳞片也变得乌黑发亮,身上的白色须髯根根竖立并无风飘摇。

  “不可能!”周致远失声惊叫道:“死了十数载,又被榨光身上的血液,仅凭龙女的一点龙精和龙血就能活过来?”

  压舱传来的异响更甚,不用周致远细看也能明白,这是黑龙与机器对抗的结果。他跨前几步冲到操作台,把机器的运作功率开到最大。不管如何,他都想争取拿到一小瓶龙血,哪怕是半瓶。

  然而舱外的针状出口半滴龙血都没出,透明舱罩反“啪“地一声现出裂痕,随即如蜘蛛网般碎裂开来。

  压缩机器不堪重负,伴随一声巨响,平地炸得四分五裂。

  气压爆破的威力尤在美纱的龙息爆之上,瞬间把冰库里的玻璃柜罩全部震碎,冲击波更把石雕石板等各展品或逐一掀翻或震碎,并悉数向外侧飞溅激射。

  周致远距离机器最近,爆炸时尽管护住要害,但也被机器碎片划得浑身血痕,最后被无情的冲击波重重推撞到墙壁上,晕了过去。

  李浩在爆炸前已感知不妙,倏地转身并瞬间巨化,以肉身俯护着黛西与彭宇两人免受飞溅之物的袭击。

  几块机器残片,玻璃碎渣,及两块碎石块嵌插到李浩的后背,这些都没使李浩受多大的伤,但一块大石雕被炸得飞起,狠狠砸到他的脊椎上,并碎成石渣,让他朝黛彭两人间的墙壁上吐出一大口鲜血。

  黛西惊得花容失色,举起白皙无力的双手,扶着李浩青筋满布,近距离中略显可怕的巨脸,满眼关切地柔声道:“李、李浩,你还好吧。”

  李浩待环境平稳后才伸直身子,用手试去嘴边的血污,笑道:“没事。”缓缓转身对着已四足立地的黑龙。

  此时的冰库满目疮痍,宛如战场过后。到处残石碎渣,散落地上的压舱碎件冒着残火,发着难闻的烧焦气味。冰库警报器也被引发,狂声大作。

  李浩无视这一切,他的注意力全在黑龙身上,正怒视着它。冥者之力把嵌在背上的残物排挤出体外,并让他的伤势快速好转,不稍片刻,他已恢复如初。

  黑龙圆瞪成人拳头大小,带着金色瞳孔的龙眼,嘴边两条乌黑发亮又细长的龙须和全身白绒绒的须髯无风自飘。四条足爪在地面左右前后地移动,似乎还没适应立地的动作,显得有些蹒跚不稳。

  尽是如此,它对李浩表现出来的态度颇感不满,极力站稳后嘴没动,龙角泛光,众人脑里顿响起它轻蔑的声音道:“区区仆从,竟以这种眼光和神态正视侍奉为主的龙族,成何体统,还不给我跪下!”一股迫人的气势油然而生,拔地倚天。

  李浩双膝不仅不能自主地一软,竟真的跪到地上,全身的劲力还像全被吸走,半点都提不上来,连巨化的身形也不能自主地缩小为常人体积,这让他大为震惊。

  黑龙步履蹒跚绕过李浩,后脚不忘来上一脚,把后者踹倒在地,龙首则对着仍虚弱无力,软靠库壁的黛西,龙吟道:“姐姐啊,你太让我震惊了。本以为你的龙血只能让我多坚持几年,没想直接把我废掉十几年的肉身复活了,你身上的龙血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

  黛西摇头,轻声道:“我不知道。只是我们先前不是说好只要一点点吗?你为什么要吸走这么多啊。”

  黑龙哑声失笑,又觉不妥,忙歉然解释道:“我真的只要一点点。也许因我的体积而言,对你来说确实多了点,对不起,我没注意到你我体形上的差距。”巨目扫了扫正在地上吃力爬起的李浩,全身鳞片如从水里钻出来的鸭子抖动脱水般,由头到尾依次抖动伸展后,威严油然而生,龙角发光冷冷道:“你的仆从毫无礼节规矩,但看在姐姐您的份上,我饶他一次。”

  李浩气得嘴都歪了,正想开骂,彭宇制止道:“安静点李浩,龙主们还没同意我们说话。”转对黑龙道:“打扰了,他成仆才一天,有关礼仪及规则还没来得及说明,请龙主大人见谅。”

  黑龙不置可否地哼了哼,龙角闪烁,李浩身上轻飘无力之感这才消失,力量再重新注满手脚。虽然很不服气和满腹疑惑,但他也知道一味逞强只会自讨苦吃,也不再多嘴退到一边。

  空中又来闷雷般的声音,不过比周致远带他们到冰库时更大。

  黑龙扬头朝上望了望,轻蔑道:“人类真是群野蛮又好战的生物,难怪母亲大人常和我说不能再与人类接触。”

  扫了李浩两眼,转对黛西道:“海克家的姐姐,虽不明白您的血是怎么回事,但我为能重获新生正式向你表示感谢,可惜我没什么宝贵的东西馈赠你。这样吧,虽然时间上有些急迫,但我能帮你把头上的犄角弄掉,并在原处重长头发,以便你能在人类世界里隐藏得更容易些,您看行不?”

  彭宇大喜道:“真的?太好了!”

  李浩愕然望去。若没记错,前天小商品房里彭宇曾说可通过整容,把黛西弄得和正常龙人一样,当时他曾想既然如此为何不设法割掉其犄角,害得她出门时总要费事地找东西掩盖。

  彭宇刚好也望过来,两目相对,立即明白李浩心中所想,忙示意后者把他转移到另处,以免打扰黑龙的施展。

  黛西想想也不错。在圣域里,它的存在是她在同龄龙人中的笑柄,戏曰返祖归宗的胎记,虽日后不知能否会与这些同伴再聚,但至少不需再担心给人类发现犄角的问题,便同意了。

  黑龙二话不说,龙角与黛西头上犄角遥对闪耀,后者随即头痛欲裂,不由双手护头,由呻吟直痛得在地上打滚,但前者毫无恻隐之心,只做着它想做的事情。

  李浩心痛得不行,正想不顾一切地打断黑龙的作为,却给彭宇劝住道:“别,这是没办法的事。”

  李浩不能理解,眼中又急又焦道:“彭叔不是说可通过整容,让黛西变得和普通龙人一样吗?如此何必让她受这样的痛楚。”

  彭宇尴尬道:“那只是随口之言。事实上在她人龄四时,我们找了要好的医院尝试过,通过X照得知此角连通大脑神经,与苍龙系的头角如出一辙,不能用外力粗暴动它,故才作罢。至于她身上的鳞片,我和美纱都认为无鳞片更好,如此能让她更好地溶入人类社会里,被猎龙人发现的机率更低,故没有在她身上种植鳞片。”

  顿了顿接着道:“现在此龙有法子能去掉她头上犄角,自是用上龙族之力,虽不知其原理,但绝非野蛮之力,那是好事。”

  “好是好,但是。。。”李浩看着地上翻滚,惨叫不已的黛西,心痛得要出血,咬牙道:“难道没有其它法子减轻黛西的痛楚吗?可以的话,由我来承担!”

  彭宇欢颜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但很遗憾,这角长在她的头上,也连接到她的大脑里,别人恐怕代替不了。”

  李浩难过得极点,手握成拳头,随着黛西在地上的滚动哀号,指甲陷进肉里,渗出缕缕鲜血,恨恨道:“难道她血契连结下的龙仆,什么都干不来吗?”

  彭宇幽幽叹了口气,他很明白李浩此时的心情,为分散他的注意力,只得没话找话道:“刚才黑龙主瞪你时,是否全身力量像被抽空似的?”

  李浩身躯一震,吃惊道:“对啊,你怎么知道?”

  彭宇淡然道:“虽然黑龙主并不是你的主人,但黛西刚用龙血与龙精救了它,此时在其身上流动的,正是她龙精催化而成的血液。在黛西血精还没在其体内消散前,它可以通过龙息共鸣影响作为黛西龙仆的你,从而控制你的力量源泉,甚至形态。说到对龙息的操控,龙族里没有比苍龙族更擅长了,不然它们不会强到仅凭龙息便可傲游长空的程度。所以刚才你识相地退下来是明智的,否则它真能把你的命给收了。”

  李浩这才恍然,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蓦然,黛西啊地一声娇呼,晕了过去。李浩大惊,忙扑上前去细看。

  只见黛西原来苍白的容颜更显惨白,而头上的右犄角赫然掉落地上,左犄角却不见踪影。

  完事后的黑龙摇摇摆摆地步往冰库出口通道,边走边道:“放心,她只是晕过去罢了,略息一段时间便能醒过来。”言毕运起龙息,试图腾飞。

  也许太久没有活动,它虽能凌空腾起,却笨挫地右撞墙壁又跌回地上,嚎叫着爬起,回头见两人发呆着望过来,气恼道:“真无礼!看什么!有空看我还不如赶快带她离开,神者老头正带着一股凛烈的战气朝这边来,三分钟之内便能到此,趁现在赶快溜吧,笨奴才们!”

  李浩大惊,忙巨化身形,双手抱起昏晕地上的黛西,又挟上彭宇,正要起脚跑,不料一个巨大的爆炸声起,震得整个基地都晃动起来,李浩失重踉跄,差点摔倒。

  黑龙好不容易才平稳地腾升到半空,也被震跌回地上,正要爬起,一股由浓烟、碎石残物及大量尘埃组成的黑色巨浪挟着轰隆之声,翻涌着冲进通道,并迅速把它掩埋过去。

  李浩吃了一惊,忙低头且合并两巨手,紧护彭黛两人于怀中。

  三人也被这股翻滚的烟尘之浪瞬间吞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