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期冀

龙人与仆 治嘉 4260 2019.08.06 09:51

  失去力场支持的黛西顿感一阵头晕目眩,好不容易才平稳过来,转身脚步不稳地来到仍僵立不动,三米多高,翼者形态的李浩跟前,举头凝望,玉容无喜无忧。

  “李浩。”黛西良久才深情道:“很感谢你能认我作朋友,我真的很高兴,我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是你让我明白有了友谊是怎样的感觉。其次,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哪怕是我再任性的要求,你都不暇思索地答应了,并不顾危险和代价地完成承诺,我很感动,也很感激,除父母外,再没有人能像你这样对我了。”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如涓流般顺着黛西的脸颊而下。

  “如果。”黛西低泣道:“如果明知今天会如此,当天你还会撞开我家大门,硬闯进我这龙人的生活里,并认我为最要好的朋友吗?”

  李浩几乎想都不想地要点头,可惜他被力场定着头部,既不能动,也说不了话,只能发出脖间骨头较劲时的咯咯声。

  得不到回应的黛西轻抬右手,把一缕长发顺到耳后,露出凄美的笑意道:“离别在即,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为你带来的痛苦与不安,可以吗?”

  黛西此时与高慧霞赴死前的表情完全一样,眼中露出坚定而无畏之色,李浩看得心惊肉跳,他极力地想说,想喊,却有心无力,嘴里的下额骨虽有冥者的恢复力支持,却在其力量与文源骏力场的绞合下,一次又一次地粉碎,重生,再粉碎。

  他嗯哼着,极力想通过鼻声来表达他一直不敢表露,怕会遭到拒绝的爱意,可惜黛西并不明白他哼声里的话。

  文源骏在旁催促道:“好了吗?他都不想和你说话哩,就别再浪费时间了。”

  黛西轻轻上前,张开双手轻抱李浩比她大上许多的巨大身躯,昵声道:“我要去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我最要好的朋友啊。”

  李浩心神颤动,在黛西的细语轻抚中,他明显感觉到她左手里有一尖硬之物在他身上划过。

  他想起黑龙化去黛西头上双角时,她曾痛得双手护头在地上打滚,结束后只看到右边小犄角掉落地上,而左边的小犄角不知去向,想必晕去时她的左手正紧握着,直到现在。

  她要干什么?不待李浩搞懂这个问题,在文源骏力场的牵引下,他的双手猛力推开黛西,继而转身背对着她。

  文源骏万恶的声音道:“呵呵,小姑娘,你看他都转身过去,不必再说,一切随缘吧。”

  李浩不敢想像此动作会对黛西心灵上带来多大的伤害,对文源骏直恨得嚼穿龈血。

  蓦然,他想到黛西欲做的事。

  二个月的同桌与玩闹,李浩不敢说能与黛西心有灵犀一点便通,但凭着对她的了解,结合刚才她那凄美的笑容和眼神,特别是她最后一句话,他知道黛西已明白他的身不由已,欲要以她的犄角行刺文源骏,并希望不轮成功与否,他能在力场消失的片刻,抓紧时间逃离。

  李浩心里边喊着不行,边滴着血,他恨透了自己的无能,连自己最爱的女子都保护不了。伤心欲绝下,万念俱灰,形如无魂之躯。

  “我说。”图亚的声音突然在李浩的脑海中响起道:“神者是很难对付的,翼者三大招里的空绞杀与自杀无异。灵鸣虽能扰其心志,但还需结合速影,在他没回过神前了结,可惜在使用灵鸣时,翼者无法展开速影,光叫也没用啊;速影这招我在幻阵中亦不凑效,除非我的速影能更进一步,达到闪影之境,能快过他的神经传送信息速度时,方有胜算。”

  “哈哈。”沙巴失声大笑起来道:“别说疯话。人类神经传送速度尚且在每秒0.6至120米之间,可别忘了神者是何物,必在此基础之上。你那闪影说白了就是要达到亚音速或是音速之境,可现实不同幻阵,不管你聚集多大的热息于翼翅中,既使是被激发龙仆应急机制的龙仆,亦做不到这速度的。”

  图亚反讥道:“我的全不行,难道你这些魔者的招数管用吗?虽然气冲拳与空灵斩还有点看头,但在神者凝结的屏障力场下,你亦无法动其分毫吧,至于岩拳和爆拳也是自杀招数,还没近身就死翘翘啦。”

  李浩心神恍惚道:“两、两位?”这是他第三次与体内的两意识体沟通。

  “嘿嘿。”海克苦笑道:“李小子来了。我说你这妮子是否傻了,她若一死,你这个龙仆也距死不远矣,还有什么保重不保重。唉,无论对谁,均为一损俱损之局。”继转对沙巴道:“情况危及,你这老前辈还有什么招快快放出来,否则再说已晚。”

  沙巴不紧不慢道:“神者招数虽然只有缚、屏两种,但都是通过脑电波振动,引起空间里电荷互吸互斥而织造出变化多端的强大力场,形如大自然中的强力磁场,绝非一般蛮力可抵御。”

  又道:“若要破他,只有三个方法:一是扰其心志。但作为神者,不会蠢至如此,在你刚开始唠叨时已没命。除非在他大意下,由一名翼者施以灵鸣,其它龙仆配合无间地发起攻击还有望成功,但若神者在此前已展开屏障护场则根本无用,何况现在也只有你一人,此法不通。二是寄望傀人能力的不稳定发挥。虽说是神者,可他毕竟是无主傀人,能力发挥的持续时间与稳定性远远不如龙仆,加上他刚才话多,自个儿暴出自己已经很衰弱,急需那小妞的所谓复活之血,以重回巅峰便可知,只是这点像是望天打卦,成败看天,谁知道他啥时弱啥时强,怎么看都不太靠谱。最有效的还得是设法搅乱空间,让其无法形成有效之力场,但这个说来容易,做则困难。”

  李浩精神大振道:“我要怎么做?”然而,脑中两意识体随着他意识的增强而不复声息,不明就里的他又连问道:“我该怎么做啊,两位,两位?在吗?”

  见两意识体没有回应,李浩脑筋飞快转动,重复着刚获信息,暗念道:“脑电波?力场?空间?”越念越感到其中某种近已溢于表外的东西,但就是想不起是什么。

  李浩脑中与意识体的对话仅是瞬间而过的事情,待他苦思时,黛西才从推搡中回过神,凝望其项背片刻,方缓缓转身,正面对着迫不及待的文源骏。

  文源骏兴奋搓手道:“准备好离开这无情的世界了吗?转世重生是你最好的选择。”

  黛西信步来到距其不足一臂的地方停下,婉惜道:“是呢,可惜我不能向妈妈道别了。”右手伸前又道:“我这里指头已有伤口,你可从中吸纳我的龙精之血,不必费事地另寻他处作吸采点了。”

  文源骏大喜,一把握过黛西右手腕,正欲从她指头中的伤口中采集血液,后者刹时圆瞪秀目,左手制出左犄角,角尖往前者胸口疾搠。

  李浩差点要大拍其头,物理课上老师早有明示:磁场、电场和引力场均为物理中三大看不见摸不着的力场。磁体在磁场中受力,物体在引力场中受力,电荷则在电场中受力。神者既是通过脑电波的振动,让空中游离的电荷产生共振共鸣而形成力场,则沙巴提及的搅乱空间之语,实则就是要他破坏电场,能达到此目的当然离不开磁场或电力。

  想到电,李浩立即锁定被他弄得一塌胡涂的老人院电房及沿街上尚亮着的路灯。

  还没来得及细想该怎么利用这些电去破坏力场,李浩突心生惊悸,全身如被电击般,肾上腺激素暴涨,汗毛无一根根竖立,一股不可名状,狂乱而巨大得难以想像的热息在他体内及脑中翻涌乱窜。

  黛西这才啊地受惊尖叫,李浩想也没想,本能地转身往伤害她的人打去。

  文源骏紧握黛西左手,边施起力场,准备从后者的伤口中压出血液,边冷冷道:“没想。。。”你还有这手五字未出口,李浩巨拳已到。

  “砰!”“啪!”两声后,雨水终于直贯而下,顿把惊魂未定的黛西淋成落汤鸡。

  李浩凝着拳击后的姿势,呆望文源骏跌掉的地方,片刻才转头望向近在咫尺,位于他手肘外侧边的黛西。然而她也同样愣立不动,不敢相信地转头回望着李浩。

  两人似乎都给吓住了,全然不知发生何事,眼前一黑一亮,便定格在这种场景里。

  最让他们难以相信的是,号称无敌,一直也处在主导地位的神者,似乎给李浩这神来一击揍飞,摔跌到远处的积水地里。

  痛楚这才爆发,李浩全身骨头如一下全部碎裂,身上肌肉也如束束扯断,根根扭折。无以支撑,他一下软瘫在雨地中。

  黛西大惊,顾不上大雨淋身,扔掉手中犄角,蹲下欲参扶,可虚弱的她自身在雨中站立已觉艰辛,哪还扶得起体积比她大上许多的李浩,只得娇呼道:“李浩,你怎么了,还好吗?”

  李浩感觉冥者之力正起作用,虽浑身巨痛无比,仍口齿不清地大笑道:“哈哈,没事,很快就好了。”

  “呵呵。”低沉又阴森,宛如地狱里飘上来的鬼怪声音,狂笑道:“哇哈哈,多少年了?我都忘记痛是怎样的感觉了,没想今晚一时的不慎尝了一回,哈哈,感觉真棒啊。”

  在两人肉颤心惊的注视下,文源骏幽灵般地从地上摇曳而起,虽然鼻嘴出血,但伤势看起来并不重。雨水冲散他的发型,也洗刷着嘴鼻边上的血渍,但人再无先前专横跋扈的气焰。

  他略抬起头,死眉瞪眼地盯着李黛两人怪笑道:“咯咯,我决定了,你们一个不留,全都去死吧!”双手平伸,刹时雨水飞溅,一道在雨点拍打中现形的气墙,往两人疾撞过来。

  李浩勉力抱起黛西,振翅往后上方斜飞,欲避开推撞地上一切杂物,气势汹涌而来的力场。

  “跑?”文源骏再无半点风度,脸容扭曲,怪叫道:“你想去哪?”两手十指骤张,如鹰爪般弯勾。

  李浩上下左右,身前身后同时现出大小不一的六道力墙,一齐往他所在位挤压过来。

  人在半空,黛西惊得紧闭双目,死死抱住李浩环扶她的手臂,后者无形中得到巨大而湃澎的力量补充,余下的伤势瞬间全愈,浑身似有用不完的力气,奋力展翅,飞速暴涨,在六道气墙合并前于缝隙中穿出。

  “呸!”文源骏朝地狠狠吐出一口血水,暗骂道:“麻烦的急激反应。”身体重归于力场的保护中,雨水隔空被挡到别处。他望了望已飞至很远距离的李浩两人,显然已超出他缔造力场的范围,遂把目光转到躺在厨房一角的彭宇和高慧霞两人身上,信步前行。

  黛西因之前的昏晕及角度问题,并不知道文源骏要去之地藏着人,但李浩是知道的,见彭高两人危机临身,顿感头大。

  好不容易才逃出神者的魔掌,他实不想让黛西再涉险地,骤见旁边距他不足十米处,高约二十八层的写字大楼,疾飞过去,挥拳击碎最近的落地窗户,把她送进空无一人,却因风雨刮入,而文件乱飞的办公室内,道:“等我!”便返身疾飞,欲想在文源骏前抢出两人。

  尽管成功率不大,但李浩还是想拼一拼,他没法做到见死不救。

  其实彭高两人一直处在文源骏的可控范围,做此动作无非是想诱迫李浩回来,见目的已成,也不急着杀死两人。

  眼见文源骏与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心知要抢在其之前救人绝无可能,李浩凝定半空,咬牙切齿道:“这该死的老头。”心中重想起如何破坏力场的问题上。

  书到用时方恨少,一筹莫展的李浩暗自后悔为何课上没用心听讲,眺望大雨纷洒中,路灯照射下面目狰狞,正踏着积水前行的文源骏,他猛然想起昔日嘴歪眼斜,现在想来是那么相貌堂堂的物理老师所言:水是通电的。

  “嘿嘿。”李浩计从心来,喜上眉梢道:“我虽对付不了你,但凭城市的电力,我不信也奈何不了你!”说干便干,他迅速打量老人院四周环境,寻找变电箱或藏于地下的高压线所在位置。

  很快,老人院外墙的一块草坪空地,绿化成小木屋状的变电箱被他锁定,立俯飞贴地而行,顺手把途中一棵不大也不小的树连根拔起,再跃起垂直上飞,停留半空朝文源骏大叫道:“老不死的,有种过来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