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引战

龙人与仆 治嘉 4110 2019.07.08 17:40

  鉴于以往的经验,现在该是龙仆上场的时候,但彭宇不在,美纱只得退守墙壁,勉强积蓄着体内已不多的龙息之气,默默看着李浩从会议桌上翻身下来。

  会议厅一片狼藉,尤为严重的当数会议桌及周边的地板,全是发黑发臭的血污之物。

  李浩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走出污秽之地,抬头才发现美纱一直盯着他。

  “美纱阿姨!”李浩容光焕发,欲靠近道:“我成为龙仆了吗?”

  美纱沉声道:“站住!你叫什么名字?”

  李浩愕然立定,道:“我?我叫李浩啊,怎么了?”

  美纱追问道:“你契主的全名叫什么?”

  李浩茫然道:“黛西啊,有什么问题吗?你好像。。。”

  美纱打断道:“我问的是全名,快回答,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她慢慢举起手,掌心对准李浩。

  瞧着美纱一脸认真,李浩忙平举双手阻止道:“等等,她叫。。。呃,叫黛格多西﹒美娜。。。。”黛西的全名如已刻在脑里一样,他不需记忆也能立即叫出来。

  “行了。”美纱松了口气,放下手掌道:“别怪我刚才的举措,毕竟有些人成为龙仆后,会失去原有的人格或直接疯掉。”

  李浩奇道:“人有没疯掉这不难看出,但凭着说出自己名字和契主全名就能判断有没失去原有人格?装蒜的人多得很。”

  美纱娇嗔道:“你怀疑我的判断吗?我见过的龙仆比你接触过的人还多,别忘记我可是活了五百多年。。。呃,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黛西的全名,你永记于心即可,平常就叫她简称吧,别有事没事喊她的全名,特别在别人面前,不管熟悉还是陌生人,都不要随便说出来。”

  李浩诧异道:“这又是为什么?”

  美纱不耐烦道:“我们龙人的名字记载着先祖代名,凭此可追溯到家族渊源和等级,且不论对方是否有不怀好意的问题,万一给世族仇家发现,不自找麻烦吗?不说废话,你现在感觉怎样?有没感觉到一股热流之息在你体内涌动?”

  李浩沉默一会,脸上现出古怪的神情。

  美纱紧张道:“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

  李浩尴尬道:“除了肚子好饿,我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美纱气结道:“日后还有你更饿的时候,这算什么,快把体内的力量引出来啊!”

  李浩为难道:“但我不知道怎么引啊?”

  美纱不得不按下性子道:“放松全身,自我内感,如果发现体内有股暗涌的气息,就把意识集中在那,然后提升气息,怎么说?就像从高处往下跳,那种失重状态时肾上腺素激化的感觉,如此气息便可在你体内流动。此时你只要意识跟随它即可,到了某处你自会知道,因为那里将不断涌出生机和力量。懂了吗?”

  李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闭眼内感,仍是一无所觉。

  “怎样?”美纱关切道。

  李浩摇头道:“没感觉,和平常一样啊。”

  “好吧。”美纱无可奈何,叹气道:“有些人就是欠揍,那就打吧。”抬手对准李浩,一声轻叱。

  李浩毫无防备,没想美纱说打便打,等回过神时一道气墙已撞面而来。

  “砰”一声巨响,歪风乱刮,把会议厅余下还未碎的玻璃全部震碎。

  李浩携着一大堆玻璃碎渣横飞出会议厅,直接把厅外的铁扶手撞得严重变形才停住,嘴内一甜,一股鲜血直接从口中喷出。

  李浩心中暗骂,用手试去嘴边的血渍,却见会议厅里的美纱正一步步朝他走来。

  此时的美纱冷冽而不带一丝情感,原来感性而温和的声音,也变得低沉而粗犷道:“用心感受自己体内的变化,如果你不能尽快把力量引出来,我就把你当没用的废物,直接杀掉!”

  李浩一惊,见美纱猛然冲至跟前,手中寒光一闪闪直朝他咽喉抹来,细看下才发现她两指间竟夹着薄刀片!

  由于身子被变形的铁扶手夹着,想一下翻身逃脱是不可能的,情急下也顾不上美纱是黛西的母亲,李浩一把握住她带着刀片的右前臂,同时举起左脚以推踢方式往她身上蹬去,希望能让她受痛时丢下指间的刀片。

  美纱娇躯一扭,侧身躲过李浩的左脚,同时右手腕下沉,刀片改往后者手脉割去。

  若是换了以前的李浩,肯定没注意美纱右手的变化,但经过彭宇一翻费心劳神的指导,他明白中华武术不像国外摧枯拉朽,一击定胜负式的力量比拼,而是无孔不入,讲究细微技巧的累积伤害。

  余光所见美纱手指下沉,大呼不妙,只得在刀片及身前奋力把后者右手摔开,同时挪动身子,要从铁扶手中脱身。

  美纱借抛开之力,优美地转了个身,等她重新面对李浩时,左手掌已对准即将脱身成功的他。

  李浩大惊道:“不。。。”

  “砰”又一记在龙息爆响起。

  李浩口吐鲜血,连人带着铁扶手被轰到半空,坠落到大空地时,他终于如愿摆脱了铁手扶,但也受了内伤。

  美纱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纵身跳下,带着满满的杀意,直往他落下的地方赶去。

  龙巢里的人全给这两下音爆惊醒,纷纷走出巢格房张望。

  接连受击的李浩倔气上脑,吐出一口血水,才勉力爬起,却给刚刚杀至的美纱一脚踢翻,倒地后立即转身,躲过她朝胸踏来的重脚。

  李浩知道这样下去,一味挨打的局面不会改变,遂借翻身之机,双手支地先来个托马斯回旋,阻止美纱的进一步靠近,再来一个乌龙绞柱,拔地站立。彭宇白天教他时,他觉得非常酷,故多练了几下,没想到会在此时用上。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高兴,美纱又一个音爆让他倒后腾飞,直到飞身把堆放在墙边装有面粉的木箱撞个粉碎,扬起漫天白色的烟尘。

  李浩又咯出一口血,勉力抬头道:“我已成龙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白色粉雾中的美纱宛如一只妖怪,只见一双放着精光的龙眼,不见其身。她冷冷道:“一个连我都打不过的龙仆,留之何用?倒不如杀了,还可另立更强之人为仆!不然情况危紧时,难道还要主护仆吗?”她真正动了杀意。

  李浩终于意识到救夫和护女心切的美纱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想到要在险境中保护黛西,想到意识差点沉没在那无尽黑暗中,想到那望而生畏的改造之痛,李浩心中莫名地热乎起来,体内不知从何处涌出一股热流,激荡着他的四肢百骸,伤势竟迅速回转,力气也在提升,心中暗喜,但他不露声色,沉声道:“要守护黛西的决心,我不比你弱,否则我就不在这了!”

  美纱冷笑道:“以为呱呱叫几声就能解决了?你的敌人还站着呢,若你只有这本事,还不如早死早投胎!”纤手再次举起。

  李浩沉默不语,紧盯着美纱,这次他看清楚了,只见前者整只手掌泛起一层淡蓝的电光。。

  然而这是美纱的强弓之末。早前辅助黛西立仆时,她不仅快将耗尽体内的龙息之气,还损耗了龙精。刚刚的两起龙息爆已是她最后的能耐,一波比一波弱,现在她能凝聚起的龙息已微弱至只能发光。

  正当美纱准备再次损耗龙精解决李浩时,她突然发现后者嘴角上扬,随着眼前人影虚晃,腹下一痛,人便失去了知觉。

  “你!”瞧着晕死过去,正紧闭双目躺在床上的美纱,黛西又急又惊,对着旁边低头陪笑的李浩,忿然道:“你干嘛要打晕我妈妈?”

  李浩委屈道:“当时我也没想到,两手一拍地面便到了她跟前,而且我只是轻轻地一下,她、她就晕过去了,实属意外啊。”

  黛西没有说话,只用幽怨的眼神望着李浩。

  李浩苦笑道:“我说美纱阿姨太强了,要不打晕,我会死在她手里啊。”

  在美纱边上看护的高慧霞沉声道:“李浩,你属于龙仆的那个形态?”她深知有些事不能乱问,故没有提及立仆过程,而是直接询问李浩的形态。

  李浩自然也不想在美纱的打斗问题上再缠纠,忙搔首接话道:“我不清楚。按照彭叔叔所说,我感觉全身肌肉充实得极具紧绷感,好像有用不完的力量,可我没有实现魔化体积,所以不清楚这力量算不算原于魔者形态;另刚才打斗造成的内外伤都自行恢复了,好像是冥者的能力吧,却又没有那种快速的回复能力。总之两种形态都有点似是而非,对了!一个龙仆能否同时拥有两种能力?”

  高慧霞惊骇摇头道:“从没听过!据我所知龙仆只有一个形态。”

  李浩转向黛西,后者也一个劲摇头道:“我所知与师姐相同。呃,我妈现在怎样了?有大碍吗?”

  高慧霞摇摇头叹道:“身体暂无大碍,只是。。。”

  “只是什么?”黛西害怕道:“高师姐,我妈她。。。”

  “先别紧张。”高慧霞见她急得眼红,忙补充道:“我找人切过纱姐的脉门,据说她的气象很弱,估计她过度损耗龙息精元。所以从现在起的半年内,一定要让她多休养,最好别再使用龙息爆,否则恐会伤及内腑,造成终生伤疾。其实这点不用我们提点,纱姐也是很清楚的,你尽管放心吧。”

  黛西忙点头不迭。

  一个中年妇女轻叩格门,托着大木盘进来,一人奉上一碗大云吞,道:“快天亮了,三位都饿了吧,将就着先吃点东西再说。”

  李浩一怔道:“天亮了?现在几点?”

  中年妇女浅笑道:“快六点了。”

  李浩没想到已折腾了一个通宵,感觉精神还非常好,暗忖龙仆真是个变态,嘴上却关切道:“杜元海回来了吗?”

  中年妇女摇头道:“没回来。这些云吞你们还是趁热吃了吧,冷了会结成一块。嗯,吃完把碗放格门边,等我回来收拾就行。我不打扰你们,先出去了。”

  待她出去后,李浩眉头大皱道:“杜元海真能信任吗?”

  高慧霞点头道:“他说话时的神情是不太自然,有些夸张,那是长期在猎龙人处养成的坏习惯,但人还是值得信任的,否则我不会让他做情报员直到现在,昨天我这么说只是诈他一下,让他不敢有隐瞒。嘿,小公主想必是饿坏了,快吃吧。”

  李浩回头瞧见黛西正可怜巴巴望着他和高慧霞,失笑道:“对,我也饿极了,吃完再作打算吧。”

  三人风卷残云,各自吃了个底朝天。

  高慧霞抽出边上的纸巾,边递与两人,边道:“现在怎么办?彭大哥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

  李浩擦掉嘴上的水渍,若有所思道:“高师姐你做这事该有不少时日吧,也没有青云社半点有用信息吗?例如那个青云疾病中心什么在哪?青云总部在哪都没有头绪吗?”

  高慧霞惭愧道:“说起来确实让人匪夷所思,其实我也调查过,但真找不到蛛丝马迹。这些人素日行事极度低调和小心,除非不出手,一旦出手则雷厉风行,狂风暴雨的,完事后马上雨过天晴,不光没人议论,连半个目击者都找不着,所以确实不知他们藏身何处,若不是杜元海在应龙团里混过,尚留有一点人脉可收集消息,恐怕我们连花边新闻都没有。所以我想这就是他们及龙人们为什么在现今社会上没有半点传闻的原因吧。”

  李浩挠了挠头,疑惑道:“杜元海也不知道吗?他怎么和线人联系的?”

  高慧霞摇头道:“他和线人的联系只在某处留下记号,然后在某地相聚,所说内容也只是些过时的消息,至于地址什么的,从不敢说,他也不敢强问,聊完就走,仅是如此。我曾想过派人跟踪,但彭大哥说不可,万一被人发现,连这最后的消息源都没了,故才作罢。”

  李浩叹气道:“看来只能找去过总部,摸过黑龙遗体的他问问了。”

  高慧霞疑惑道:“谁?”

  黛西打了个激灵,与李浩异口同声道:“林毅强。”

  高慧霞娇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老看着我跑步的胖子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