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交易

龙人与仆 治嘉 4013 2019.07.14 14:55

  李浩恢复为人类的体形和模样,赤身昏睡在断瓦残垣的正中心。

  黛西冷不防看见这一幕,惊呼含羞,掩脸躲到边上。

  周致远脚高脚低绕过一块牵拉着钢筋的大碎石,小心翼翼来到李浩身边,凝重地扫视着眼前完好无缺,身上光滑肉嫩,没有半点伤痕的李浩。

  原应插在李浩身上的小刀和匕首早已消失不见。

  周致远用脚试探了一下,见李浩毫无反应,才蹲下摸了摸后者颈上动脉,又逐一检查身体状况,随后捡起一块碎石,在其身上划开一道血痕,但见伤口快速合拢并痊愈。

  “不可思议。”周致远站立起来,盯着李浩难以至信道:“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他说的特级龙仆真的存在?臭小子,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见李浩还在沉睡,周致远右手悄然摸上背后的武器,然而握上刀柄时,他犹豫了。不多时,他放开刀柄,把手收回到腿侧,一动不动地陷入沉思。

  良久,黛西见周致远满腹心思的过来,忧心道:“李浩他还好吗?你、你不会趁机害他吧。”

  周致远冷哼道:“他现在的状态比谁都好。”随后对黛西一笑,道:“倒是你,可否介绍一下你的来历?你的龙仆太特别了,想必你也不是个简单的主吧。”

  黛西愕然道:“我?我很平凡啦。”

  “是吗?”周致远边上下打量黛西,边试探道:“你全名叫什么来着?”

  黛西知道他想从名字上推出她的根源,自不会轻易说出来,反问道:“与其说我,不如说说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不外传的龙人古唇语,谁教你的?”

  周致远并不理会黛西的问话,紧接着道:“你是从哪过来的?”

  黛西一点不相让,接着问道:“我说你一眼就认出我,是从哪看出来的?”

  “你是哪个等级的家族?普通不过的舍龙,再高一级的莫地?虚空?海克?不会是龙人中最高等的黄苍一族吧!”

  “我爸爸到底被你们关押在什么地方?”

  两人针锋相对,互问着却又不肯回答对方的任何问题。

  “好吧。”周致远长叹一口气道:“看来问话只是浪费时间。”言毕,挥拳朝黛西腹部打去。

  黛西想也没想过这看似文质彬彬的周致远会突然动粗。看着拳头打来,她虽想躲开,但身体却反应不过来,不由啊地惊呼,紧闭双眼等着挨上这拳。只闻“卟”一声,却没感觉到痛感袭来,正诧异时,只听见李浩沉声道:“不准动她!”

  黛西又惊又喜地睁眼,见李浩左手正紧握周致远的手腕,让后者的拳头停在半空,进退不得。

  李浩随即挥起右拳,朝周致远脸上打去,后者冷哼,尽管被握着动不了,却仍能旋身勾踢前者脸庞。

  李浩条件反射地松开周致远的拳头,转身搂上黛西纤细的腰身,如跳拉丁舞般旋身移步,既躲开周致远的攻击,又带着她离开原地,来到废墟边缘。

  但在最后立定时,黛西站稳了,他却踏到松动石块,脚踝一扭,整个人从废墟边缘上翻滚下去,摔得七荤八素,一时半活爬不起来。

  黛西看着滑稽,既想笑又担心李浩摔伤,忙追下去扶起他道:“你、你还好吗?啊!你的手!”

  李浩的右手赫然被地下裸露出来的钢筋贯穿,但他并不想让黛西担心,强忍痛楚道:“没事,没事。”一边安慰,一边用力把手从钢筋中抽回来。

  受伤的手在李浩瞪目结舌下快速合拢、结痂、愈合,不到四秒便已恢复如初。

  黛西吃惊道:“你?你是冥者吗?”

  李浩傻眼道:“我、我不知道,可能是吧。”虽然在龙巢时他已知道自己有自愈能力,但像现在如此快速地恢复,还是首次见到。

  废墟边上,周致远脚踏一块高过膝的碎石,手枕膝盖处,居高临下俯视着这发生的一切,最后淡淡道:“果不其然,你不是一般的龙仆。”

  腰身挺直,双手两侧一展续道:“把这里破坏如斯的魔者力量,飞过来的翼者之速与形,还有现在的快速愈合力。一人居然同时聚集了三种形态的能力,这根本不可能!但你做到了,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李浩跳起来,把黛西拉到身后,警惕道:“有我在,你休想动她。”

  “哼。”见李浩没有正面回应问题,周致远也没打算再问下去,冷哼道:“龙人主仆同场的情况下极易诱发龙仆的应激机制,我不会蠢到在干掉你前去动她,除非活腻了。看吧,她才受惊遇险,昏晕中的你竟能立即苏醒,还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起来,并在拳头及身前阻止,这种远超平时能力的发挥实在可怕。没有其它援手的情况下,我岂会有非分之想。”

  顿了顿后,侧头道:“只是我很好奇,阻止我攻击龙女的你,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

  李浩摇头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周致远眯眼道:“那就是无意识阻止,是条件性反射?是否说所有龙仆在应激反应下都是这种无意识护主行为?”

  李浩全然不知他在说什么,转头望向黛西,后者摇头以示不明。

  看到两人的反应,周致远皱了皱眉,又问道:“你是从哪飞到这里?”

  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浩吃惊地环顾四周,错愕道:“这里?诶?这里是什么地方?萧伟俊去哪了?”

  黛西吃惊道:“你和莫轩打架的事呢?还记得吗?”

  李浩茫然回望黛西,语无伦次道:“你?我?诶?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黛西呼气道:“这么说刚才你袭击我们的事,也没有印象了?”

  李浩大惊道:“我袭击你们?什么时候?我没有啊。”

  黛西疑惑地看着李浩,李浩也一脸惊震地望着黛西。

  周致远干咳道:“抱歉打扰两位一下。小子,我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你的能力对我十分有用,不如咱做个交易吧。”

  李浩仰望道:“交易免谈!我们和你这猎龙人没什么好谈的!”想起昨夜里努木格相同的示好,他不禁学着美纱的态度和语气一口回绝。

  “哦?”周致远淡淡道:“那好吧,我还以为你们会对交换昨天抓到的老龙仆有兴趣,既是如此也确实没什么好谈的。”言毕转身欲要离开。

  黛西闻言,原来轻放在李浩肩上的手不由收紧,死死捏着。

  “等等。”李浩忍受着黛西揪着一小块肉的巨痛,忙道:“你刚才说什么?交换?怎么交换?”

  周致远并无理会,快速离开。

  两人急了,李浩背上黛西,连忙追上去道:“等等,别走啊!有话好说,你刚才说的交易是什么,能不能具体一点?”

  “嗯?”周致远不屑道:“不是说没什么好谈的吗?追上来做什么?要打上一架?”

  “不不。”李浩欲挺胸说话,想起黛西急红眼的神态,只得恭身赔笑道:“是我不好,我收回刚才说的话,请说说你的条件好吗?还有怎么交换?”

  远处狗犬之声传来,原先给周致远打发到外围的青云帮众,听闻烂尾楼的异响,分成三拔正从不同方向匆匆返回。

  周致远招呼道:“跟我来。”率先登上楼梯,两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上。

  三人迅速登到楼顶,周致远压低声音道:“我给你关押老龙仆的情报,你替我干掉努木格及其带来的傀人,是否成交?”

  李浩惊得心跳加速道:“我?我从没杀过人啊?你竟让我一个学生去干这种事?”

  周致远冷冷道:“你早已经不是人了,还装什么学生。回去后叫你的龙女细说,你是怎样差点把她杀掉的事吧。废话少说,现在你得马上告诉我,是否成交?”

  “这。。。”李浩见黛西期待着的眼神,也不犹豫,点头道:“好吧,成交。但我不知道他带了多少人。”

  周致远毫不含糊,快速托上道:“青云的傀人只有两个,一是社长文源骏,另一个是萧伟俊。刚听你在问萧伟俊在那,我猜你就是从他那边过来,遇上你这头怪物,估计他现在已经凉透了。”

  接着又道:“努木格带了五名黑侍从应龙团过来,连他本人就是六个,四魔一翼一冥,方才你已经干掉冥者莫轩,翼者昨夜给老龙仆打得半残,努木格深浅不明,但看其它傀魔对他毕恭毕敬的,手底可能有几下,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李浩傻眼道:“这么算来还有四个半?太多了,怎么搞?”

  周致远冷哼道:“以你刚才的实力绝无问题,别装蒜。哼,你若干不掉的话,也休想把老龙仆从他们手中救出来。”

  李浩委屈极了,他实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能得知敌人的实力状况,不由精神大振道:“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还有地址在那?”

  眼看楼下的青云帮众已相聚楼下,却给眼前破败的景象震惊到的样子,周致远淡淡道:“注意事项吗?不提还真给忘了,现在因要抓你们,社里几乎是倾巢而出,只有留守总部的文社长,他是你惹不起也打不过的人,所以你们必须等到晚上十点后,待他到区外办事时你们再行事。记住,追杀所有傀人,一个都不能留。”

  李浩沉思道:“为什么?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周致远露出难得一见的微笑道:“别问为什么,杀光傀人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吧。但我得先警告你,救人时别让傀人留下一个半个的,不然莫怪我对藏在地底下的那群鼠辈客气。”

  “什么?”李黛两人同时震惊道:“你知道了?”

  “哼。”周致远扬眉道:“世界各地都不乏一群自称要报龙恩的废物,实力弱小又胆小如鼠,只会为龙人提供物资或是收递消息,又总在暗地里破坏我们的行动。你俩在小区里叫出冰库里有黑龙遗体的事,已让文社长和努木格十分光火,他们认为组织里出了叛徒,尽管我知道是毅强这闯祸精私下告诉你们的。”

  顿了顿后,续道:“幸好他们昨夜抓到一个从地底下跑出来打听消息的冒失鬼和他的线人,从而实证了他们的猜测,让毅强和我暂时逃过嫌疑。但这家伙在严刑拷打下开口是早晚的事,所以我已经准备祸水东引,在他开口前把这群鼠辈一网打尽,坐实他们的罪名。目前尽管我还不知道他们藏身的具体地方,但从某些迹象中已猜出大概。”

  随后又冷笑道:“作为交易的条件之二,我可以另行它法,不牵出那群鼠辈,但前提还需铲除努木格一行人,否则一切空谈。”

  李黛两人面面相觑,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周致远没空理会两人,把地点说出后,阴恻恻道:“万一你们真的无能至被人逮住,记得说是莫轩告诉你们的,懂吗?否则我固然不能幸免,毅强一家三口也得陪葬!”言毕,拳头突现,朝着李浩脸庞轰去。

  李浩正凝神倾听,怎也没料到周致远会说着话中突然偷袭,而且拳头来得又快又急,等反应过来时,脸上已老老实实挨了一拳。

  还不到他怒问,只听周致远大喝道:“快来人,他们躲在这!通知努二领队!快!快!”又一拳打向前者胸口。

  楼下帮众闻声立分成两组,一组掏出麻痹武器,沿楼梯一窝蜂地涌上来,另一组从身上掏出高空烟花,朝天空打起红色烟火。

  李浩自问凭自己的力量,该能把这些帮众连同周致远在内一起消灭,但对方人多势众,还是担心身后的黛西会有闪失。躲过打来的拳头后,他转身抱起她,把热息聚于双脚,纵身从楼顶跳下,继而落荒而逃。

  眼看远去的李浩两人,周致远冷俊的脸上首次现出一丝欣喜,喃喃道:“这小子应该能成功的,再坚持半天啊,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