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首战

龙人与仆 治嘉 4161 2019.06.27 15:45

  很快,李浩发现并锁定走在最后的一名敌人,忙蹑手蹑脚跟在其后。

  觑准时机,李浩高举立掌成刀的右手,朝敌脖动脉奋力劈下,趁敌还没叫出来前,快速上前捂嘴、参扶再放下。整套动作行如流水,一气呵成。

  李浩轻呼了口气,暗忖还好真的是人,悬着的心才放松下来。

  接紧着又盯上几步方外的另一个敌人。

  仓库处的战斗打得十分激烈,3号仓库在轰轰声中也倒塌一大半。

  李浩抓紧时间,以同样的手法又摞倒四人后,但敌人剩下三人已来到草丛边上,只差几步便能走出杂草丛地。

  李浩知时间不多,不再偷偷摸摸,而是快速上前,举手往前面的敌人脖子砍去。

  暴音之声同时响起,一阵狂风刮至。

  就在敌人倒下之际,最前面的两名敌人终于发现风吹草低现出偷袭成功的李浩。

  “什么人?”最靠近李浩的敌人马上端枪射击。

  李浩拉过刚被击晕的敌人挡在身前,同时摸上此敌手上枪支,给予还击。

  打过来的“子弹”落在李浩拉过来作垫的人身上,而李浩打过去的“子弹”也击中开枪的人。

  开枪人闷声而倒。

  李浩大异,低头才发现“子弹”是麻醉针。

  由于紧张,一路偷袭过来的李浩并没留意这些人手上拿的都是麻醉枪。

  敌首并无闲着,趁李浩对射时,已飞身赶到,同时祭出明亮的匕首,朝分神看麻醉针的李浩刺去。

  李浩反应倒快,眼角余光扫见白光闪来,忙扭身斜跨,顺手带拉,让刚替他挨过麻醉针的可怜人,再当一回挡刀人。

  受此阻挡,敌首收刀退后。

  虽然八人只余一人,但李浩心中并没有半点喜悦,反而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遇上狠角色了。长期的打架经验告诉他,不懂格斗术的人都爱使用远程武器,而善长格斗的人爱以冷兵器或手脚功夫与敌人决胜负。尤其是使用短兵器的,这样的人更精于杀戮。

  月光下,敌首绕过地上的人,往李浩疾刺两刀,后者也不甘示弱地还以两脚。但晕倒地上的人终是障碍,两人都不想被绊倒,而被对手趁虚而入,故一边刀来脚往地互相试探,一边轻移步伐,不知不觉两人走出草丛地,来到6号仓门前的青石板上。

  蓦然,敌首虚闪一刀,卖了个破绽,趁李浩楞然之际,倏地踏前,欺身而近,刀光直往胸前搠至。

  李浩大惊,忙全身急退,敌首似早料到他会有此动作,腰身下沉,一记扫堂腿把他绊得整个临空飞起,起身时再来一个回旋踢,顿把他踢得老远,身子重重撞在6号仓门才掉下来。

  李浩痛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自习武跆拳道以来,大大小小的对战与练习不下数千次,在街上与混混打架斗殴的次数也不下半百,他都较少给打到。即使失利,他都能旋身避重就轻带过,像这样横空,无处着力地被人重重蹬飞尚属首次。

  但他并非轻易言败的人,余光见敌首杀气腾腾得奔赶过来,亦打出凶性,甫触地面便双手撑地往斜发力,侧飞躲过敌首飞身刺来的一刀,起来时不忘捡起手边的两条废弃短木棍作武器。

  由于顾忌敌人手中匕首,拿上木棍实非他所愿,也是非他所长。

  两人在对峙。

  “隆!”不远处的3号仓库整个给五名巨人彻底弄垮了。

  “砰!”不知何时弄掉头上铁条的不死黑影,给激暴的气体轰到半空,翻转的身子最后重重堕落到垮塌的废墟上,然后如扭条般扳正身子,又重新从地上跳起。

  显然,黛西父母仍旧没法摆脱这些攻击者,给缠得死死的。

  敌首冷哼一声,匕首左右晃动,组成身前及左右的刀网,踏步前来,意欲抢攻。李浩不甘示弱,跳跃着踏出垫步,左棍护身,右棍当手使,打出中突拳,朝敌首胸肋搠去。

  经过一番试探,敌首似已摸清李浩的套路,冷笑间侧身躲开木棍,右脚猛然踏出,竟踩住后者刚踏前的右脚,同时以之为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再次贴身而来,匕首闪电般激射而来。

  跆拳道以腿法见长,现右脚被死死踩住,别说进攻,连撤退都办不到,再者近身战中,木棍怎都比不上对方的匕首,怎叫李浩不惊出一身冷汗。

  生死攸关里,李浩顾不上右脚传来的痛楚,漠视杀至的刀光,左手上挡,右棍改搠为扫,往敌首太阳穴打去,大有同归于尽的气势。

  敌首当然不想挨这棍,给李浩左臂留下长长的刀伤后,低头扭腰,躲过打来木棍的同时,从后者的右脚上重重起跳,顺势旋身展腿回踢,结结实实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后脚跟印。

  李浩虽然得回自由,但代价显得有些大,左前臂中刀鲜血直涌,右脚掌痛楚难当,短期内恐施展不出踢技,左边脸庞挨了一脚,正火辣辣的,嘴里全是血腥味。

  李浩虽不想承认,但敌首的格斗技术确实高出自己许多,可他也做不出屈膝和背对敌人的事,只得重新振作,两手木棍采用守式,凝神注视正以他为中心,不停绕圈,伺机攻击的敌首。

  正当敌首绕到背对所有仓库的方向时,李浩不禁偷瞄一下仓库那边的战况,不料又给敌人觑到可乘之机,刀光突闪而至。

  李浩吃惊举棍挡格,发现已来不及忙侧身躲避,终是晚了一步,右手前臂也给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没等他定过神,携着他血迹的白光直朝面门射来。

  李浩身影急退,无奈白光比他更快,正想我命休已,脚下踏到一根废弃圆木,整个人往下一顿一滑,白光紧贴着他鼻尖划了过去,惊险到极点。

  纵是脱了一劫,但敌人的进攻并没缓下,踏步跨前,刺空的匕尖方向转往李浩心窝。

  身子虽在半空,李浩也知容不得半刻迟缓,强行扭腰,把双手的木棍分射往敌首的面与咽,以阻挡他进一步迫近,同时再次扭身,硬在半空中转了个让他师傅和师兄们见了都拍案叫绝的圈,站立时已以左宴战姿势重立于敌首面前。

  首领冷哼一声,没给李浩这精彩绝伦的翻身给唬到。

  李浩却是暗自幸庆,刚才的翻身是生死间的情急之作,若在摔跤时给敌人再次近身,他就如毡板上的鱼肉,任人拿着匕首宰割,至于怎么做到这一连串翻身到站稳的动作,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做到的,若要他再来一遍,自问办不到。

  李浩头上冒汗,目光紧锁着对手,不敢再分心,两臂伤口和右脚掌面传来的痛楚,十分清晰和难受。

  此时整个小码头,显然分成三个战圈。一个是从3号仓门打至2号仓门,黛母与不死黑影的分合之战,一个是黛父与另四个小巨人扭成一团,从4号仓破坏至3号仓,龙卷风般摧毁沿途一切的缠结混战,最后一个就是6号仓门前,李浩和敌首不对等的生死之战。

  最安静的是李浩所在的战局,但又是最凶险万分的。

  李浩两臂和右脚负伤,又是赤手空拳,自不敢冒进,改全面防守。而敌首反像老猫戏鼠,偶然虚攻几下,让前者既惊怒又无奈。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敌首像是玩够了,动作变得沉稳缓慢起来。当匕首平举至与鼻子同水平高度时,刀面上倒映着使用者冷俊的面容和冷冽目光。

  蓦然,李浩觉得像在哪里见过他。

  黛西警惕地环顾着四周,既是担忧又自恨。对于没有任何能力和战斗力的她来说,等待是唯一可做的事情,可等待也是最煎熬人的。

  突感身旁一阵挪动并发出异响,黛西转身俯看,见苏醒过来的林毅强扶着眼镜,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黛西伸手扶他坐起,柔声道:“你醒了?”

  林毅强呆看黛西半晌,才茫然四望,诧异道:“是你把我打晕的?”

  黛西为之气结,娇嗔道:“不是!我来时你已经躺在这了。”

  “嗯?”林毅强摸着还在生痛的脖子,疑惑道:“那是谁干的?呃,我好像在那听过你的声音,是在李浩的手机里吗?”

  黛西没想到林毅强的记性这么好,在家中她通过李浩手机向他索要照片时才说了一句,便把她的声音记住了。

  不远处伴随一声声兽吼,3号仓库正轰然倒塌。

  “怎么了?”林毅强浑然不知发生何事,不解道:“好吵。”

  林毅强挣扎着想站起来,黛西一把拉住他道:“你先别起来。”

  林毅强啊地一声坐回草地上,满脸不解地看着黛西,但很快他就想歪了,嘿嘿贼笑道:“幽会吗?虽然还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很乐意和你这样的美女一起哟。”说着便想动手。

  黛西美目一瞪,正想发作,念及父母和李浩的安危,纤手压住后者的毛手毛脚,低声下气道:“你快想想办法,李浩在草地里正阻止坏人。”

  同时玉手往李浩隐没的草丛方向指道:“他就是从这进去的。噢!你看哪了?”

  乔成王平,潜伏在林毅强身边多时的黛西,对他的认知虽没有如李浩般深,个人感觉也没有李浩好,但他的鬼点子似乎总会多些。当然也深知他对女生总是带着轻挑,虽然发现他此时的视线并不是她手指所示方向,而是她身上的某个部位,也是无可奈何,只得嗔道:“你认真点好吗,李浩现在很危险啊。”

  “啊?李浩!”林毅强这才清醒过来。

  “等等。”林毅强快速整理思路道:“我在社区里发现一只龙人及其仆从,便骑着自行车一路跟到这,然后就给人在背后打晕,接着就是你出现了。”

  林毅强抬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黛西不想浪费时间,但又顾忌林毅强已加入青云社,只好违背意愿瞎编道:“我、我是王平的远房亲戚,无意中听到他们要来这和你会合,我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便跟来了。。。”

  林毅强惊呼打断道:“你就是李浩提过的王平远房亲戚?天啊!难怪李小子给迷得神魂颠倒!”

  黛西没心情与他瞎扯,续道:“听我说完!仓库那边,我爸妈和坏人在打架,李浩在我指的那头只身对付八个坏人。我很担心他们的安危,你快想办法化解!”

  林毅强仔细听黛西说完,满脸蒙道:“这都搞什么飞机,全乱套了。原来想拉李浩王平带功入社,结果给人打晕,现在醒来龙人不见,却无缘无故出现一大波人在这打架?为什么打架?什么坏人?”

  黛西着急,摇着林毅强的手臂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你到底有无办法啊?”

  林毅强略定了定神,虽然还有许多疑问未解,但在眼前美丽少女轻摇其臂的央求下,他很愿意相信她并帮忙她,沉思道:“容我想想,嗯。嘿,事后记得要和我约会作补偿!”

  黛西气结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乱七八遭的事?”

  林毅强哈哈两声完全站起,踮脚往四下打量一周后,道:“嗯,那里有两台车和一辆摩托,可以利用。来!”率先往车辆停靠的方向窜去,黛西连忙跟追其后。

  仓库方向传来垮塌和爆音声响,李浩方向的枪击声随即响起。

  两人加紧速度赶到汽车边上,林毅强咦了一声,惊讶道:“这不是我外表哥的法拉利吗?”

  再三确认后,林毅强打开车门道:“没错,是他的车,看!钥匙都没拔哩,真粗心。”边说边跨入驾驶座上。

  黛西惊讶道:“你会开车吗?”

  林毅强得意笑道:“嘿,外表哥这三年来时常来我家,不时也会教我怎么开,别看我现在这样子,可是车手级的!美女上车吧。”

  趁黛西从后排上车,林毅强发动了汽车,并掏出手机,重新检视早前与李浩的共享位置系统是否还在运行。

  林毅强眉头一展道:“哈,这家伙和我一样没关共享位置呢。”

  黛西凑前打了林毅强肩膀一拳道:“李浩那边有枪响,你还这么闲情?快去接应他呀!”

  林毅强很享受这粉拳打击的感觉,闭目呻吟一声。

  随即睁目,两眼精光闪闪中,林毅强双手紧握方向盘,高声呼道:“兄弟挺住!我来也!”

  座下法拉利立刻发出低沉如猛兽的怒吼,如箭般朝着手机指示方向激射而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