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突击

龙人与仆 治嘉 4174 2019.07.30 09:55

  半空中的李浩心境出奇地平静,脑中除快速回放着黛西的音容笑貌外,再无它物,连一丝情感都不存在。即使是体内激荡而起的热息也不加任何控制,放任自流。

  不同于早前他连形态的切换都心中无底,经过周致远似是无意,却有意的指导下,他终于掌握了要领,且就他这身异于常规的怪异形态,对敌时有着很大的优势。

  想到即将与黛西相见,李浩的心炽热起来。因为没能理解和明白龙人主仆关系的真正意义,他今天两度离开,结果让她两次遇险。他发誓自起再也不会与她分开,即便是不承认龙人主仆定律的美纱也阻止不了。

  念头刚一打定,李浩体内原本停滞不前的热息竟奇迹般地自动分成三股,一股自主地直冲关元穴,一股窜往命门穴,另一股却流往不同于海克与沙巴的膻中穴。

  三股热息到达穴位后又互通你我,循环不息地为他带来澎湃不止,远在图亚沙巴之上的力量,似是无穷无尽的力量。一切发生得如此突兀,以致李浩半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待他反应过来而激动万分时,驻留三处的热息又马上离穴合归于一,恢复为停滞状态。

  李浩大为沮丧,刚想重来,没想人已到达地面。

  “啪”地一声响,他径直摔到水泥地面上,成了一块人饼。受重力作用,地砖也被摔得四分五裂,凹成一个小坑。

  不多时,凭借冥者强大的再生力,刚恢复过来的李浩便从地坑中吃力爬起,狼狈地走出碎坑,仰望二十几层高的楼顶,期望高慧霞没看到这信心与帅气十足的开场,却是如此滑稽的收官。

  但若他聚起热息于双耳,定会听到师姐的埋怨与担忧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鬼。

  李浩身体内外的伤势正飞快地回复,十多下呼吸便已恢复如初,他也没空再想乱七八遭的事情,重整起大背包往老人院飞奔而去。

  中计外出的文源骏在半小时内的任何时刻,都会折返并出现在他面前,故须马上实施救人行动。

  按周致远在车上等候高慧霞等人时提供的信息与分析,青云社应已布下陷阱,正等着他上门,所以李浩并不需要偷偷摸摸地潜进去,而是胸前挂勇,凶神恶煞地破坏沿途一切,让潜伏着的敌人混乱起来即可。

  由此,一到老人院范围,李浩连正门也不走,直接聚力穿墙而入,掏出两包爆竹,笔直往电房奔去,而敌人却连一个阻拦的人都没有。

  李浩边跑边大笑道:“连个值班都没有?太假啦,快滚出来与我一战!”随手把爆竹点燃扔往路过的厨房和垃圾房。

  一连串爆响,两处被震得玻璃全碎,杂物乱飞。

  快将到达老人院的电房,李浩纵身起跳,飞脚踹开房门,随即把身上斜挂的大串鞭炮之一及一支点烯的烟花同时扔进去,又迅速往后疾退,到一定距离后旋身,火速往院中几棵椰子树簇拥一起的绿化地奔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电房瞬间被点燃,因短路又起发爆炸,顿时火花四溅,四面墙壁在滚滚烟浪中外翻,房顶下塌,几根连接电房的主电线闪冒着火花,被抛到半空,又乱扭着掉落地上,老人院里各处的夜灯或爆裂或熄灭。

  李浩轰掉电房的原因有三。一是为撤退时做铺垫,堵住电房中的单人出入口,让敌人被碎石残瓦堵憋在里头出不来,二是断了敌人电力,尽可能地制造麻烦,三是敌人既已有防备,自然不能按着路子走,须另辟新路。

  而这新路正是敌人地下基地与地面最薄弱之处。周致远把衣物交与李浩穿上时,曾特意点出该地因承接地下第一层大会堂顶,出于采光需要,地面仅嵌装一块有绿色伪装,长宽均为一米多的正方形钢化玻璃,玻璃四边种上簇拥一起的热带树木和花草,让人生出该处为节约开支而特意做出来植被中空的错觉。另为了让地下参会者视线无阻,大会堂中没有任何支柱承托。正因如此,他打算用魔者的力量在此打破玻璃,直接跳到地下第一层会议大厅。

  奔跑中的李浩凝聚着热息,不停地在耳与脚上游走切换。

  虽然周致远指出这种操作有问题,只是偏面性的,但李浩直感这种方法现时十分好用。脚不沾地时,热息在于耳,倾听着四面八方的动态,后又聚于脚,让他可以近似翼者之速持续不停地快速奔跑,第一时间离开电房爆炸时碎石飞溅的范围,又能快速到达他想去的地方。

  目的地很快到达,李浩纵身飞脚,扫断几棵椰子树,半空中又凝力于拳,全力往绿色的钢化玻璃打去。

  “啪隆—!”天空一白,瞬时雷声震耳。

  “啪!哗!”几乎同一时间,李浩打破玻璃,挟着大堆玻璃碎渣,伴随着这电闪雷鸣,如天神般空降到第一层的会议大堂内,把埋伏在哪的十几名敌人吓得目瞪口呆。

  一来他们怎也没料到李浩会出现在背后,二来这天际配合而来的威势实在震撼。

  还没落地,李浩便火力全开,他不会对敌人留手。

  毕竟敌人不会因此而感激他,也不会因此放下屠刀,相反每少一名敌人,他就多一分的逃生机率。故此,他想也不想制出爆竹,一左一右地砸到两边敌人里,落地的瞬间即往前迈跳,往聚在会堂大门的敌人扑去。

  两声爆响过后,这群敌人少了大半,剩下中间部份的敌人见李浩正面冲过来,慌张中举起麻醉枪,还没来得及扣动板机,热息贯注双脚的后者已到,一踢两扫下,全被打散横飞。

  踢中者,飞撞开会堂大门,抛跌到门外,生机全无。被扫飞者,横飞到各自两边墙壁,呼吸只出不进,时日无多。

  李浩一刻不停,边跑往通往第二层的楼梯口,边制出爆竹烟花,一路狂扔乱轰,弄得来敌昏头转向,溃不成军,连蛰伏在暗处的敌人也殃及池鱼,还没出动便已受伤。

  基地中的灯饰因停电而悉数熄灭,敌人在黑暗中、爆声中和喊杀中终于陷入一片混乱,负责指挥的努木格气得嘴都歪了,压过所有杂音,高声疾呼道:“稳住!执行B方案!”

  ****

  听完黛西的述说,彭宇呆了半天才道:“李浩他真的一身集三形态?还曾化身为黑翼者?”

  黛西点头道:“嗯,但我不知道他怎么又和周致远连上了,可能是我和妈妈离开龙巢后吧。”

  彭宇仰起苍白的脸,略有所思道:“李浩在你离开时仍未知周致远女友的事,对吗?”

  黛西回忆道:“嗯,可能知道一点吧。毅强在学校里曾和我们提过的,只是不知他当时有没注意到,我是没留意,所以妈妈驱运幻阵时,我听他重说才想起来。”

  顿了顿后又道:“幻阵结束,李浩和妈妈说了几句话,我还没来得及与他重提此事和我的猜测,便给拉走了,最后确定周致远女友问题也是刚从他们的宴席上听来的,唉,世上怎会有如此恶毒的人。不想说他们了,爸爸你好些没有?”

  彭宇苦笑道:“嗯,好多了。”接着悲叹道:“孩子,你该听从妈妈的话,立即离开这个小国啊。”

  黛西使劲摇头道:“不行!如果爸爸救不出去,这个家还算是家吗?我不想,我不要。”

  彭宇欲想喝住黛西,却也于心不忍,只得叹气道:“你真是个孩子,不能这么任性啊,爸爸拼了命也只想保住你和妈妈,没想你却。。。唉,罢了,一切都是命,再说也没用。”

  正说着,彭宇突感黛西身子僵了僵,脸上也露出凝重的神色,知道定有事发生,忙道:“怎么了?”

  黛西微颤着嘴唇,也不知是喜还是怕,表情复杂道:“李浩他来了,我感觉到他,而且他正向这里快速接近。”

  彭宇露出一丝笑意,欣慰道:“我没有看错他,真是个好孩子。嗯,我们也必须做点什么,不能坐着等人来。”说着挣扎着要起来,却仍被大铁链压锁着,动弹不得。

  黛西手忙脚乱,两边拉扯铁链,却是纹丝不动,不由急道:“我要怎么做?”

  彭宇挣扎了两三回,终是无力,长渭道:“可惜我已成废人,一点作用也起不到了。”

  黛西大惊道:“爸爸,你说什么啊,他、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彭宇苦笑道:“孩子听着,如果李浩来了,你要向我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第一时间跟他离开,明白吗?”

  黛西红眼道:“我不要!我要和你一起走,然后和妈妈一道离开这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彭宇叹道:“宝贝听话,我已经没有保护你们的能力了,你一定要。。。”

  黛西边摇头,边捂着耳朵泣道:“我不听,我不管,我不理,反正你不走,我也不走!”

  彭宇很了解黛西的脾性,自知再劝没用,怒吼道:“我的手筋脚筋全给挑断,已无法行动。我已无力化为魔者,在强敌环伺下,你还要拉着这样的废人做什么!想害死李浩吗?若他到了你马上给我滚!别惹我生气,不然断了与你的父女之情!”

  黛西不地一声伏到彭宇身上,啼哭不止。

  牢房的灯连闪两下,灭了。

  ****

  “隆!”李浩把斜挂身上的第二大串鞭炮扔到一至二层间相通的楼梯里,登把通道弄得火花四溅,烟尘滚滚,震耳欲聋。

  一队由提刀傀魔带领下欲冲上来的人马在惊慌失措中滚落回第二层。

  这名傀魔显然打出凶性,翻身起来,提着巨大的砍刀,怒吼着重蹬混乱不堪的楼道,不料在拐弯处,李浩从鞭炮还没散去的烟雾中跃出,径直塞进一包爆竹,然后手按头部,运动员翻木马般,直接跨过这副巨大的身躯。

  “砰!”一声爆响后,傀魔随即口冒白烟,两眼上翻地萎了下去。

  魔者防御力虽强,但再强也不至于嘴舌咽喉都变得皮糙肉厚。

  李浩转身回望,看出傀魔拉去医院也只会徒增医药费了。

  如此轻易干掉一名傀魔,他先是愣了一下,后是暗喜。看来周致远最后拔刀与他对打操练,手脚上的灵活度提高不少。

  李浩带着喜悦的心情,两个跃跳落到第二层的楼梯口,顿把那里打着后备灯具,正在重组的敌人吓坏了,谁也没想傀魔刚提刀上去,连三个呼吸的时间都未够,前者就出现在楼梯口。

  李浩往后疾退回楼梯上,同时留下两三包爆竹,一阵乱响过后他重跃下楼梯再次飞奔起来。

  尽管四周灯具全灭,只有地上十多个仍开着电源的电筒和受伤的敌人,但以他的目力,只要有一点光源便与开着大灯无异。

  从穿墙进入老人院到现在的第二层,李浩只用了六七分钟,但越往后时间越紧迫,他不敢有半点停顿,连一秒都不想浪费。趁刚才退回楼道的短暂时间,他感知黛西在第三层的具体位置,结合早前对敌人基地地势的了解,朝第三层的楼梯口奔去。

  虽有升降台,但李浩并不想用它,因为他还要制造混乱,以报还周致远的恩情,二来电梯并不如楼道理想,哪怕打烂升降台,也很容易被敌人困在升降台的通道里。

  李浩才跑到一半的路程,一声枪响,他踉跄摔地,与此同时,从侧边的房间中冲出一个怒号着的巨影。

  原本枪响时,李浩以为打来的多半是麻醉弹,在冥者的恢复力下,麻醉枪对他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然而,这次打出来的却是真正的子弹。

  由于是近距离开枪,子弹穿透他的身体,嵌到对面的墙壁上。突然奇来的受伤让李浩行动受阻,被潜伏附近的傀魔觑空扑倒在地。

  李浩挣扎着想起来,却给压得动弹不得,见傀仆举起巨拳打来,四边也现出手持荷枪实弹的帮众,把心一横,大呼道:“跟你拼了!”点燃手中的烟火。

  李浩全身上下仅存的烟花爆竹几乎同时炸开。

  这一爆可谓惊天动地,整个基地都震晃了一下。爆炸力不光把四周移为平地,还把二三层间的地板炸出大洞。

  拿枪的普通帮众自是炸得踪影全无,连想压打李浩,却一拳都没能如愿的傀魔也被炸飞开去,再也起不来。

  李浩残败不堪的身体,随同地板碎石残物一起轰落到第三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