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表白

龙人与仆 治嘉 4688 2019.07.23 09:14

  林毅强半强迫性地把黛西拉进咖啡馆里,坐到不大的小圆桌前,兴致满满地拿起点心菜谱,问着想吃什么,但她半点食欲都没有。

  这正是周五突发龙息前,黛西与李浩就餐的那家咖啡馆。

  想起四天前的这个时候,她与李浩刚好坐到邻壁靠窗的餐台,开开心心点餐就食的情景,黛西难过得想哭。

  好不容易有了两个朋友兼玩伴,李浩却因她变成妖怪般的龙仆,虽然她尽可能地想避免麻烦他,却事与愿违一次又一次地依赖他,以致他越陷越深。现在又与林毅强一起,她心生畏惧,怕连最后的这个朋友也会遭遇不幸。

  “怎么了?”林毅强乐呵道:“又在发呆吗?我知道你喜欢吃蛋糕,多点些你喜欢吃的吧,我请!”

  “林毅强。”黛西畏慑道:“你还是快回家吧,致电给我妈,就说我在此等候就好了,她知道这儿。”

  林毅强微愕,朝一边等候下单的服务员微笑道:“不好意思,请先上两杯咖啡吧,这位女生的一定要上女生们最爱喝的那种,我的随意即可,谢谢!”

  服务员会意点头,含笑退去。

  “怎么了?”林毅强皱眉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感度没有李浩高,可厌恶的程度连一顿晚饭的机会也不给吗?”

  黛西摇头,难过道:“你误会了。你和李浩一样,都是我真心结交起来,是我最要好最真挚的朋友。我劝你回去,只因我是个祸星,现已害了李浩,不想再连累你。”

  “哈哈。”林毅强干笑两声,叹气道:“老实说,你妈刚才那番话,听得我心惊肉跳。可想到能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又于心不甘,要不然,你把我也收为龙仆吧。”

  黛西吃惊道:“不行!李浩都变成这样了,难道你不害怕吗?”

  林毅强推了推眼镜,手肘垫桌托起下巴,瞅着她道:“害怕?想到日后能抱着你为我诞下的宝宝,我连死都不怕了,这算什么呢。真见鬼,就算不能全部御妆,若能把这三颗大煞风景的黑痣抹掉多好!”

  黛西脸上绯红,大嗔道:“你、你别胡说好么,若再如此,我便不理你了。”

  林毅强连声说别,赔笑道:“我不是胡说,而是真心话啊。估计李浩对你也说过不少吧,可不能只怪我,如此对我很不公。”

  黛西娇嗔道:“李浩才不像你老乱说话,他正经又勇于当担。而你这人一天到晚只会损人或说些无聊的话。”

  林毅强失声惊呼道:“我的天!你竟为他说话,而我则一无是处,你看你多偏心!”

  黛西正色道:“我就事论是,没有偏心。”

  林毅强眯眼凝视黛西,推了推眼镜,疑惑道:“他一句情话都没和你说过吗?不可能。”

  黛西瞪眼道:“什么是情话?像你说的那些吗?没有,一个字都没有!相反,他道出了他的志向,连我都觉得敬佩。所以等我爸之事了结,我怎也要帮回他实现梦想。”

  服务员把两杯咖啡送至,黛西是加奶的浓情焦糖咖啡,而林毅强仅是没有半点色彩的黑咖啡。

  林毅强皱了皱眉,但早已说是随便,不好推脱不要,默然接受。

  待服务员走后,林毅强浅尝一口,只觉苦涩非常,拿起一小袋焦糖,边撕开口子往杯里倒,边幽幽道:“这家伙有什么大志值得你这么敬佩?”

  黛西呷了下,觉得好喝,尝多两小口才道:“他希望参加国家跆拳道队,为国夺取奥运会冠军!四天前他和我这么说的。”

  林毅强哑然失笑道:“真的很有志向啊,但他现在还会以此为奋斗目标吗?”

  黛西微怔道:“你是什么意思?”

  林毅强吃惊道:“喂喂,你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李浩的心思,你看不出来吗?”

  黛西讶然道:“他有什么心思呀?”

  林毅强愕然,半晌才道:“那我的心思你看出来没有?”

  黛西诧异道:“你又是什么心思?哎,别叫我猜了,我现在没心情和你玩,爸爸的事还没完呢,如果李浩能安安平平地救出我爸就好了。”继而神情难过道:“本来此事与他无关,却被我害成这样,好想在他身边尽点绵力弥补,只恨我无能,什么都做不了,光会眼巴巴地指望着他。”

  林毅强沉声道:“所以你对他在意,只因愧疚吗?”

  黛西脑中浮现小码头中,李浩转身投进草丛,只身阻止周致远在内八人欲袭击其父母的背影,她使劲摇了摇头,握拳道:“除此之外,我真的很感激他,他帮了我如此之多,还因我成了人不人,妖不妖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补偿他。唉,妈妈说以后给他很多很多钱就行了,可我总觉得好像不太够,所以无论如何我定要助他实现梦想,不管有多大的困难。”

  林毅强一时无言以对。

  黛西见他脸色深沉,以为冷落了他,忙补充道:“当然,我也很感激你,没有你的帮忙,我们怕到现在仍不知所措,所以我也一样会助你实现梦想的!对了,你的梦想是什么呀?”

  林毅强苦笑道:“我的梦想吗?还真没想过,也许是享尽人间的荣华福贵,又或许是带着爱侣玩遍全世界。。。诸如此类吧。”

  黛西白了一眼道:“你的梦想真俗。”

  “哈。”林毅强干笑道:“你不用说得这么直白。”无以为继,他只得默默把杯子送到嘴边,喝起来还是苦苦的黑咖啡,口感与前天李浩吵架时的别家咖啡馆一样。

  良久,林毅强打破平静道:“我很好奇想知道你心中的白马王子是怎样的?”

  黛西出神地凝视着杯中飘浮在咖啡上的牛奶,没及时反应过来,待林毅强说完后才有所感,歉道:“对不起,我没听清你说什么?能重复一遍吗?”

  林毅强摇摇头,无奈道:“我很想知道你脑瓜里究竟在想什么?为何总能呆得如此出神?”

  黛西睨了他一眼,杯子前端道:“你不觉得这些牛奶漂在上面很漂亮,很安然吗?就像天上的白云,无忧无虑地在夜空中飘荡,如果我也能这样该多好啊。”

  林毅强失笑道:“不会吧,你整天尽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吗?”

  “不和你说了。”黛西堵气地收回杯子,自赏自喝。

  “唉。”林毅强背靠软软的椅垫,目光投到玻璃窗外,那渐渐熙攘起来的街道,满怀感触道:“两个月来,我们三人一起上课放学,相约玩闹,争论大家感兴趣的话题,挺开心的。没想短短的四天,我成了猎龙的,你成了龙女,李浩则成了龙仆,所谓天意弄人,莫过于此吧。”

  黛西如林毅强般望着街上往来的人群,两眼通红道:“对啊,我还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下去,没想现在竟成了我最宝贵,最开心的时光,我不会忘记你两位好朋友的,永远都不会。”

  林毅强沉默一会,突然道:“如果要你在我和李浩中选一个,你会挑谁呢?”

  黛西愕然道:“为什么要挑一个?干嘛呢?”

  林毅强大力吸上两口气,一字一顿道:“因为我爱上你了,很想娶你为妻。”

  黛西俏脸大红,羞窘道:“你、你对女生向来下巴轻,现知道我是女生也想来这套吗,我、我劝你还是正经点,不然我再也不理你。”

  林毅强推了推眼镜,正色道:“我是很认真的,从没有过的认真态度,向你表明这是我心中想说的话啊,绝无不正经的成分。”

  黛西不知道该说什么,猛然喝完杯中的咖啡,扬手高声道:“请买单。”

  林毅强一惊,扬声道:“不用过来,还没吃饭呢。”又低声道:“好吧,我不说可以了吧。你若这样走了,我会很难过的。”

  黛西躲过他的眼神,低头道:“毅强,你可否把我当回王平那样对待,你今天自见我始到现在一直胡言乱语,我、我真的不适应。”

  林毅强苦笑道:“是我们两个都不适应,还是李浩那套能适应,而我的不适应?”

  黛西瞪了他一眼,旋叹气道:“你说爱我,究竟爱我什么,我身上的血吗?”

  林毅强吃了一惊,连连摆手道:“不不!怎么可能,我爱你的美丽,爱你的。。。呃,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爱啊。”

  黛西浅笑,托腮道:“我明明长得这么丑,你还说我美丽,是否只要是女生你都喜欢呢?何况美貌会随岁月的增长而逐渐衰老,若我嫁你,是否等我年老色衰时,你会另寻年轻漂亮的女孩呢?”

  林毅强呀地一声,慌忙补救道:“不,不,你别光听前面,后面的才是我的原意,我爱的是你全。。。”

  黛西打断道:“行了,我就知道你喜欢女孩的外表嘛。”

  林毅强惨兮兮道:“你。。。唉,你这不是故意的吗?”

  黛西脸上微红道:“其实婚嫁这种事,应由爸妈说了算,我、我们说这些干嘛用呢。”

  林毅强难以置信道:“不会吧,你、你是古代过来的人吗,还有这种思想,还家长说了。。。啊!这天杀的!”

  在黛西吃惊的眼光下,林毅强一拍大脚,咬牙切齿续道:“我就知道!李浩这混蛋,他那个许婚录音有问题,绝对有问题!难怪我总觉得怪怪的,原来他在使诈!手段真够阴狠的呀!”

  黛西一头雾水道:“你说什么呀。”

  林毅强连声哼道:“李浩定是使计套话你妈,却只让我们听那么一段,原话肯定不是这样的!哼,这天杀的家伙抢起人来真不要脸啊。”

  “呵呵。”一把柔和的男声阴笑道:“我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呢,听了半天,原来是周致远的外戚林毅强啊。”

  说话的人从咖啡椅背后转出,不经两人同意便坐到黛西边上,神态自若续道:“不知他是否知道,导致上次码头任务失败的主事人之一,他极力袒护的外戚,是个正事不干,嘴上绒毛还没长齐便整天想着泡妞抢人,出息如斯的人呢。这个龙女,我劝你还是洁身自爱,远离为好,不然自身难保的同时,还连累双亲与你的外表啊,我的小强同学。”

  黛西花容失色,来人正是她在文源骏的快餐馆里刺探消息,打开半扇玻璃门让她离去的青轻人。

  林毅强也是一脸煞白,寒噤掩饰道:“马、马涛秘书,你怎会在这儿?你误会了,她、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子,并不是。。。”

  马涛淡笑道:“哦?还要为她分辩,那我就让你彻底认裁!别以为乔装易容就行,不妨告诉你,她向文社长道别时,我就在边上。她那把好听的声音,任谁听了都不会忘记,所以当她嚷着买单时就被我认出来,为了确保无误,我就移坐到你们背后,现绝对肯定这是她的声音无异!此外,你闻不出她身上那种有异于香水而独特的芳香味儿吗。嘿,我劝龙女你最好别乱动,否则休怪我动粗。”他的警告让黛西不敢再动。

  林毅强曾听黛西说过刺探消息时与文源骏相遇的事,但他万没想过黛西的声音与体香会暴露他们的伪装,此时醒悟方知太晚,也无法另寻解释之法,只得低头不语,两手悄然摸到桌台底部。

  他无暇去想自己的后果,只想为黛西做最后一件事,不然她的下场如他看过的照片视频一样可怕。

  见马涛掏出手机拔打,正要通报情况,林毅强深吸了口气,猛力掀起咖啡桌,还连人带桌压往前者身上,同时狂呼道:“黛西快走!”

  黛西吓蒙了,但很快回过神,惊呼你自个小心后撒腿便跑。

  事出突然,馆中所有人都惊呆了,也无一人阻拦她的奔跑离开。

  可她才刚跑出咖啡馆门口,林毅强啊地一声惨叫,整个人连桌横飞,撞破咖啡馆的落地玻璃窗,把刚好经过的两位路人撞得在地上翻滚开去后才摔跌街上,落地窗玻璃化成一堆碎渣洒满一地。周围行人吓得纷纷躲避,散至四周驻足围观。

  黛西知道飞摔出来的定是林毅强,虽想继续趁乱逃跑,可她终是做不到,返回头挤进人堆,骤见地上的林毅强眼口鼻耳均已渗出血,欲起不能。

  她胆裂魂飞扑至后者身上,惊泣道:“毅强你怎样了,要挺住啊,我、我带你一起走!”虽用尽全力拉扶,却无法动其分毫。

  林毅强有气无力道:“你怎么回、回来了?快、快走啊。”

  马涛全力蹬飞林毅强,立从破窗处跳出,正要追赶逃跑的黛西,却见她自行回来了,便也不着急,顺了顺气,对店里跑过来,唯唯诺诺想前来讨说法的店主道:“放心,我一分不差你的赔偿款。”又对围观群众道:“有什么好看的?再不走便一起拉走你们!还看,你!还有你,跟我走一趟!”说着就要上前逮人。

  众人虽是好奇,却也不想惹上麻烦,见外表看似文质彬彬,但一脸凶相的马涛动真格,忙一哄而散。

  几名附近的青云哨子接令刚赶到,马涛便命令道:“你们处理这里剩下的事情,款项问题我自会通知出纳过来解决。”

  然后拍掉身上的杂物,略作整理后郑重对守在林毅强边不离不弃的黛西道:“尊重的客人,你身后之人胸骨已碎,观情况极可能有肋骨插入肺内,我们会派专人送他去医院抢治,所以您守着也没用。不若您随我们到寒舍歇会儿,社长定会很高兴,并隆重接待您的到访。”

  继而转冷道:“但若不从,拖延了抢救时间,我想他必死无异。”

  黛西转头望了望已晕死过去的林毅强,满脸梨花道:“好,我跟你们走,但你们要保证他必须活着。”

  马涛笑了笑道:“那是自然。”

  黛西突然想见文源骏。她感到累了,也不想再拖累任何人,如果能换来父母、李浩及林毅强这四个生命中至亲至友的平安,她什么都愿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