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情吻

龙人与仆 治嘉 4447 2019.07.14 19:51

  李浩穿着从一户人家阳台偷来的晾晒衣物,藏身在公园内一小摄茂密的树林中,目瞪口呆地听着黛西述说烂尾楼里发生的事情,半天都说不出话。

  黛西最后欢欣道:“不管怎样,现在你已经恢复理智,又知道爸爸的关押点,这是我们出来最好的收获了。”

  李浩仍无法相信自己变成一头怪物的事,但他也确实丧失自给萧伟俊踩上一脚,至他握住周致远要打黛西的手腕这段记忆。

  他双手抓头,由头顶一直擦到下巴,痛苦道:“按你这么说,我有可能把那个叫莫轩的不死家伙。。。吃了,还攻击并也想把你俩也。。。?”

  黛西点头,认真道:“结合现场所有表面特征来看,似乎是这样,不然再生力横强的莫轩去哪了,周致远吓唬我时曾用吃掉二字,他可是唯一见过你和莫轩战斗的人。”

  李浩只感胃中传来一股恶心感觉,俯爬树干上干呕起来。

  黛西忙上前轻拍其背,担忧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好一会李浩才背靠树干,喘气道:“没事,其他龙仆也会变成这样的怪物吗?”

  黛西摇头道:“我没听过。”

  李浩苦笑道:“我是首例吗?哈哈,真好笑。”说归说,其实他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黛西很快联想到自己在龙人中的特殊外表,不安道:“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我在龙人中的长得不伦不类,是否把你也弄得。。。”她不敢再说下去了。

  李浩想到的是让黛西父母极为不安,却不敢和她明说的龙血问题。虽然知道可能会出现异常情况,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变成一头吃人的怪物,而让他更不安的是,这种变异是偶然性的,经常性的还是持续发展性的。想到这,他泛起一身的疙瘩。

  看到李浩现出惊惶不安的神色,黛西懊悔不已,手执衣角,两眼红道:“对不起,李浩,我、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早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与你立契,真的很对不起!”

  李浩叹了口气,右手放到她头上,轻轻按抚道:“傻瓜,都说了这是我的决定,与你无关,无须道歉,别哭了。”

  为了分散黛西注意力,李浩收回手,随口道:“你不如把所有经历过或知道的事都告诉我吧,也好让我日后有心理准备。”

  黛西试去溢出的一滴眼泪,苦涩道:“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爸妈一直都在忙,也很少和我谈及龙族的事情。我仅知道龙史,我们的龙名、知道一点幻阵知识,及龙仆傀人的四种形态与特征,懂得龙人的古唇语及一些人类国家的语言文字。”

  顿了顿后,道:“我在圣域出生并生活了十二年,在哪没有朋友,见过龙人吵架和龙仆打架,自个儿玩过幻术水,然后和爸爸妈妈迁出来,在人类世界的五大洲流浪了三、四年,也遭遇过一些龙人和猎龙人,后于两个月前定居这里,装成王平入读学校,并认识了你和林毅强,后面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接着幽幽道:“最近我才知道龙息及其算法,怎么立契,然后怎么呼唤你。嗯,这个我不知道有没有用,还是周致远刚刚教我的,反正我没感到有什么反应,但你终归是来了。他问我这个龙人是怎么回事,我、我是不是很笨?”

  李浩失笑道:“不是笨,是很可爱。”心里却埋怨起彭宇美纱两人,真把黛西当四岁小孩,啥都不说,以至于现在她和他都手足无措。

  但他立即提出最想知道的问题道:“你的龙息时间是如何推算的呢?”

  黛西微愕,为难道:“妈妈说这个谁都不能告诉,万一让坏人知道趁机来袭,后果将会很可怕和危险的。”

  李浩来气道:“我也不行吗?”他差点想说我是你的龙仆啊,可他忍住了。

  黛西望着李浩,微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作为保护你的龙仆为什么不能知道,是这样吗?”

  李浩被揭穿心事,脸上一红,尴尬道:“这是否契主与龙仆间的功能之一,你能知道我心里想的事?”

  黛西抿笑道:“我不知道有没有这功能,但你脸上愤愤不平的表情就是这么告诉我的。我不妨告诉你一件事,龙主都不会把自己的龙息时间告诉龙仆,所以既便是爸爸,也不知道妈妈准确的龙息时间,均是等快到那一刻,才吩咐注意。”

  李浩愕然,他很难想象如此恩爱的夫妇还有这层隔膜,极为不解道:“这是为什么?”

  黛西边回忆边侧头道:“妈妈说,虽有血契制约,龙主可把控龙仆的生死,排除因被猎龙人抓走,受不住严刑说了出去的情况外,还有在漫长的岁月中出现忠诚异变的问题。某些龙仆凭借上古遗传下来的某个秘法,切断血契制约成为傀人,并反过来加害龙主。人世的那些猎龙机构,据闻有部份就是由这些害主之仆组建,从他们原来的契主身上榨取一切,来获得人类世界里的荣华富贵。以前物质短缺时已是如此,更何况是现今人类世界这么多的诱惑呢。”

  李浩瞬时想起萧伟俊邀他加入时就提起过秘术,心下发寒,又闻黛西接着道:“为此,龙人才冒险在某个遗址上建立以幻术水为护界的圣域,互偎互依而居,并订下要么不立龙仆,不得已非要立仆的,也不能把龙息时间相告的默认规则,防的就是那一刻被无情背叛和加害,成了可怜的牺牲品。好了,我把该说和不该说的都和你说了。”

  李浩倒吸口凉气,他没想过小小的龙息问题,竟涉及到如此重大和复杂的事情,正懊悔提到这个问题,黛西却正容道:“但是我相信你,愿意把我这一生全部托付给你。”

  李浩为之一震时,黛西已伏至身上,贴耳轻柔道:“我出生于公元1999年10月10日早上9时30分47秒,计算公式为人类年龄的平方根次,再加上出生的分与秒全折成以秒为单位的平方根次,剩下的你自己换算吧。”含笑欲要离开。

  李浩心头一热,忘情把要离开的黛西扯回怀中,嘴唇不由自主地印上去。

  顷刻间天旋地转,李浩浑然不知身在何处,心中除了怀里人,再无它物。

  李浩探手拔开叶子,往树下四周打量一番,边揉着差点要现出五个指印的脸庞,边回头对仍是羞怒难当的黛西道:“没事,幸好只来了个好奇的人,没看到人便走了,还好没惊动其他人。嗯,其实我真没恶意,你别怪我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就亲下去。嘿,只是我没想到你的手劲这么大,打得作为龙仆的我都觉得好痛啊。”

  自挨了黛西急火攻心的这巴掌,李浩怕给人发现没有化妆的他而暴露行踪,即抱着黛西跃到附近最茂密的树上。

  黛西面红耳热道:“谁让你突然就。。。嗯,我不想跟你这坏人说话了。”说着便左右张望,想寻路下树。可此树高而笔直,树丫上的她不知怎么下去,又不想央李浩,既羞又急,不知如何是好。

  李浩当知黛西是下不去的,索性头枕手臂,半躺着欣赏她此时的窘态。

  黛西终是发现李不怀好意,嗔道:“你、你怎么变得越来越坏了,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李浩心情变得大好,笑口吟吟道:“以前你乔成男孩王平,不知情的我当你是兄弟;现在你恢复女生黛西,是我的。。。嘿,我的主人。”

  黛西横了他一眼道:“不管怎么看,你的神态举止都没把我当成主人啊。”

  李浩一下坐起来,沿着树丫滑至黛西身旁,贼笑道:“你说对了,我还真没把你当主人,怎么办呢。”

  黛西本来坐到这么高的树枝上已经又慌又怕,根本不敢乱动,现见李浩不怀好意地贴过来,慌神道:“你、你又想干嘛?”

  李浩装作一本正经道:“刚才你说愿意把一生托付给我,结果亲一下便挨了个嘴巴,我要讨个说法。”

  黛西窘到极点,红脸道:“我、我只是说用我的生命去相信你,这是我们龙人对人信任的最高敬意,没别的意思。”

  李浩皱了皱眉,肃容道:“真没别的意思?其实你、你对我。。。对我。。。到底。。。有没有。。。好。。。好。。。”突然间,他有点害怕答案,不自觉的结巴起来,到最后竟说不下去。

  黛西并不知他想说什么,自顾认真道:“嗯呢,真没别的意思。你别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说什么呀。”

  李浩像泄了气的皮球,叹了口气,无精打采道:“没什么,只觉得一下子没了力气。呶,或许,或许你可否让我再亲一下充充电?”

  黛西又一下红得耳根发烫,使劲摇头道:“不行!”

  李浩微愠道:“为什么不行?”

  “你。”黛西羞涩难当道:“你不知道吗?这种事、这种事不是我们干的!只有成婚的夫妇才可以。”

  李浩错愕道:“不会吧,你这是什么年代的思想?没见现在许多情侣都是这样的吗?”

  黛西吃惊道:“他们不怕生出小孩吗?”

  “啊?”李浩惊愕道:“你这话怎么理解?亲一下能生小孩?”

  黛西躲过李浩的眼神,把头转到一边,轻声道:“嗯。”

  李浩对这些并非完全不懂,见黛西一脸认真的样子,真正吃惊道:“谁告诉你的?”

  黛西忸怩道:“以前问妈妈,我是从哪来的,妈妈就告诉我,她不小心让爸爸亲了一下,我便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了,作为人类的你不也一样从你妈妈肚子里出来吗?”

  李浩愣呆看着黛西,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黛西瞄了他一眼,娇嗔道:“好啦好啦,别再说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很担心龙巢的情况,妈妈还在那里啊,能不能回去告诉他们,好让他们早作撤离工作。”

  李浩良久才回过神,瞅了瞅黛西,反问道:“你相信姓周的话吗?”

  黛西惊讶道:“你不信?”

  “哼。”李浩不屑道:“别忘了他是猎龙人,敌人的话能信吗?”

  黛西顿感无助,颓丧道:“这可怎么办?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却连得到的消息也不能确定吗?”

  李浩略作思索,分析道:“我们不妨分正反辨证一下。首先说一下反面,那就一切都是假话,周家伙抛出这个地址八九成是个陷阱,目的是诱我们再去,好生重组抓捕力量。刚才你也看到,那里只有他一个,动不了我们,所以出此下策。至于龙巢,也极有可能是放长线钓大鱼的做法,目的就是让你慌慌张张地跑回去,进而实现让我们带路的目的。”

  黛西后怕捂胸道:“太可怕了,我怎么全信了他的话呢。”

  李浩接着道:“接着说说正面,就是他说的是真话,那我们只要按他说的去做就行了,不用花费心思。所以他说到底是真话还是一场阴谋,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他要我歼灭其组织里的所有傀人,到底为了什么?你是否还记得我后面问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吗?他避而不谈,这很让人生疑,可他又说要晚上十点过后才能去,因为我打不那个姓文的,要等他离开,另又让我注意努木格,又像真有这么回事,所以真伪难辩。”

  黛西六神无主道:“这要怎么做才能知道他的目的啊?”突又想到一事道:“周致远杀莫轩,目的是要杀人灭口,因为莫轩知道他想盗取冰库龙血的事,这会不会与此有关?”

  李浩震惊道:“对哦,我怎么忘了你说的这桩呢,他为什么要偷龙血?想做傀人吗?还是想卖血赚大钱?”

  黛西叹气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那时我也问他这个问题,他生气地和我说,若敢再提便杀了我。”

  李浩沉吟道:“为了偷龙血而灭光组织里的所有傀人?不合理啊,主战力都死光了,这样的组织还有什么战斗力。难道是内部矛盾?个人恩怨?利益冲突?唉,好复杂啊。咦?”

  黛西忙俯前道:“想到什么了吗?”

  李浩转了两下眼珠道:“难不成为了争权?你想想看,周曾是组织里的三领队,后来了个肥猪努木格,才变成第四。那么现在的情况是社长文什么的排第一,二是肥猪格,三是死变态萧伟俊,四是这个周致远了。若萧伟俊如他说的被我变成妖怪时杀了,今晚我又去杀了那姓努的,他便成为二头领啦。”

  黛西呆了呆,点头道:“好像是这样。”

  李浩啧啧叹道:“好狠一个周致远啊,肥强咋会崇拜这样的人哩。”

  黛西喜道:“那就是说他的话可以信,对吗?”

  李浩摇头道:“说实在我仍是半信半疑。因为他说的这个地址我不止一次路过,感觉这和青云社总部完全搭不上边啊。”

  黛西鼓腮道:“眼见为实,我们实地去看看,总比呆坐着乱猜要好吧。”

  李浩微微一笑道:“眼见为实吗?到了便知要收回此话。不过你也说得对,与其呆坐乱想还不如实地看看。走吧,亲爱的。”不容分说,一下抱起黛西柔软的身子,从树上跃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