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阴谋

龙人与仆 治嘉 5692 2019.07.27 09:49

  宴席中曾有人建议用刑迫使黛西开口以明确李浩等人的底细,但文源骏黑脸拒绝,才让黛西完好无损地待到宴会结束。

  散席后各人都忙自己的防务去了,只余守候的文源骏和努木格,及颗粒不肯进的黛西。

  趁侍应撤走餐桌上的盘碗器皿,换上热茶时,努力格从头到脚端视着黛西,越看越是垂涎欲滴。

  文源骏早就注意到努木格那色眯眯的眼神,点燃烟斗吐气道:“努老弟,龙血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意义不用说你已知晓。而此女一看便知是处子,那些人或许不知情,但你总该知道处子之血,功效比一般的龙血更甚,千万不可功亏一篑啊。”

  努木格叹气,失望道:“我明白。且按照上星期初议定的合并协议,这位龙女既是您这边擒来的,理当听从您合乎双方利益的分配,我自不敢有异意。只是,我有个不成熟的建议,咱很难得抓到活的,若明早六时便抽干她的血,实在可惜,不如把她圈养起来,每过一星期便抽个两三百毫升,如此日积月累,得到的龙血不比一次性的更多吗?”

  “呵呵。”文源骏睨了如雪冰雕,面如止水的黛西一眼,笑道:“在这位小龙女面前,我俩不需再自命清高地互抬身价了,你我都是历经三年后的无主傀人,要想继续存活,唯有不时使用龙血延命。”

  接着道:“如果黑龙遗体残留血量仍足够的情况下,你的建议可是相当好,只是它现存在体内的血液快将枯涸。而一个人总血量最多只有四至五千毫升,失血一千以上就会危及生命,龙人也不例外,问题就在这了,努老弟。我们现在虽然损失萧莫两人,但傀人数量仍有六人之众,若只得一千,每人平均分得的血量连二百都不够,先不计算因执行任务变身用的剂量,本就远低于续命用的四百毫升,而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人已到极限,若再得不到龙血补及,便命悬一线,你说该如何是好呢?”

  努木格心中暗骂命悬一线的只是你这老东西,不然怎见着黑龙遗体便什么都答应,又强行先吸走宝贵的三百毫升残血。表面却笑容可掬道:“文老说得极是,唉,实在太可惜了。”

  连连摇头,极尽惋惜后,努木格话锋突转道:“难得莫老有空,小弟有几件事不明白,还望文老能指点一二。”

  文源骏深吸一口烟斗,油然道:“努老弟不要客气,请说。”

  努木格背倚餐椅靠背,圆圆的短指在餐桌上轮番轻敲道:“据报告说,李浩小子是一名翼者,但非常奇怪,此子的体积只是一般人的大小,尤其在击杀萧队时状如疯犬,行为表现极其怪异,而更重要的是,他的羽翼是黑色的!我只知道翼者羽翅是白的,却从未听过有黑翅的,难道世上还有我等未知的黑翅翼人?文老您见识广,请指教。”

  文源骏吐出烟雾,沉声道:“我也听马涛说过此事,加上这位小龙女,所以推掉今晚和那位重要人物的见面留守于此,就是期望今晚能会会那小子,看看他是何来路。”

  努木格惊讶道:“连活了近两千年,见识尤胜我辈的文老也未闻过此事?”

  文源骏坦然道:“我虽游历多地,读过许多残存至今的远古文卷,也去过一些上古遗址,虽也知道史上曾出现过三形态集于一体的龙仆此等奇人异事,却未闻过黑羽翼者。”

  努木格震惊道:“三形合一?还有此种怪态的龙仆?不可能吧。”

  文源骏淡淡笑道:“生物进化历程若是一成不变,世上又何以出现如此繁多的物种呢。虽是荒诞不经,但我相信有,并努力寻找着这种龙仆逾千年,可惜至今未果。呵呵,跑题了,莫见笑哟。”

  当说到寻找逾千年未果时,文源骏感应到黛西身体轻颤一下,却不动声息续道:“努老弟还有什么不明之事吗?”

  努木格好不容易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感叹道:“这世上真的无奇不有啊。嘿,失态了,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周致远的。先不说前晚码头的失利有点莫名其妙,昨晚小区行动回来后,我接到留守基地莫轩的密告,说他意欲盗取冰库龙血,不料今早出外行动便死了,我怀疑此事与他有重大关系。但文老力排众议,对他仍是推崇备至,小弟实在不明白。”

  文源骏呵呵大笑道:“没想努老弟对我的手下也如此注意关怀啊,呵呵,真让你费心了。”

  努木格没搞懂他此话是赞还是贬,见没有下一步解释,用略带问责的语气道:“我对他的怀疑出于以下两点。我亲自视察过莫轩出事现场,二楼的破坏程度最为严重,甚至整个大堂地板都塌到底层,这明显是魔者的杰作。虽然李浩杀了萧领队后是飞往该方向,但那小子不是翼者吗?绝不会有这种破坏力,这是其一。第二据报告说,莫轩死时只有周致远及一个调查中的女孩,其余人等全给他遣走了,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莫轩是给李浩及这个未知的魔者联手干掉的,问题是一个拥有强大再生力的冥者不单死于非命,还尸骨无存,而周致远一个凡人却毫发无损地活下来了,实让人匪夷所思。文老对此有何见解呢。”

  文源骏眼露精光直射努木格,让后者浑身一颤,不敢与之对视后,才慢悠悠道:“难怪你在宴会时推测还有一名龙人没现身,我们差点遗漏这么重要信息,呵呵,不愧是有‘智者’称号的努老弟。至于周致远的问题,只因老弟你才来一个星期,对他还不熟悉才有此言。别看他只是个普通人类,但其才华与能力远超凡人,如果你知道他仅凭手中刀匕与使着钢鞭的萧领队打成平手,还身无一伤便知此人的反应与战斗力有多厉害。”

  努木格一震道:“不可能吧,一个普通人类能做到此等地步?要知道萧领队那一手钢鞭使得可相当厉害啊。”

  文源骏冷哼道:“是吗?还不是给十几岁的黄口小儿在众目睽睽下当场宰了。”

  努力格哑口无言。

  文源骏在桌上烟缸上敲了几下,把烟斗里的灰烬清除后,又重新填入新烟丝,接着道:“除了战斗力外,周致远此人非常聪明,一些事情我才说了开头,他已明白过来并举一反三,所以我使计把他纳入麾下。果不出所料,他一入我青云,不用一年功夫便把盘居于此的王门会扫荡干净,并把黑道的人治得服服帖帖,唯我马首是瞻,造就了青云社今天的规模。只可惜,他与马涛不同,马涛至今还没傀化只因龙血不足,而我倚重的他却拒绝成为傀人,因而我也不得不培养马涛,以便到合适时机取代不伦不类的他。”

  点燃烟丝狠狠吸上两口,重重地呼出后又道:“但若说到他的忠心,毋容置疑,没人会背叛自己打下的江山。加上他也不是什么清高之人,对物质与形象追求看得很重。你看他衣食住行,哪样不是奢侈的名牌用品,出入的哪家不是高档酒家与旅舍,还讲究行头排场。他需要的一切,除了我们能提供给他外,还有谁呢。”

  努木格叹气道:“龙人积攒起来的财富尤在我们之上,文老不怕他给龙人收买了吗?马涛秘书在宴席上说过,这位小龙女被捕时,她正与他的外戚林毅强在咖啡馆里谈情说爱哩。”

  文源骏瞟了呆坐不动,毫无表情的黛西一眼,阴险道:“我知道周致远做事的把度与分寸,这只是那个。。。那个谁自己的私下行为,与他无关。努老弟你放心好了,除了上面说的开销排场问题,我早已布下其它事让他忠于组织,没法离开的。”

  见努木格仍未释怀,文源骏自感不好太过掩饰,以坏了两帮的合作,坦诚道:“他至爱的女友身染无药可治的艾滋病,现躺在我控制下的医院里,极需要我提供龙血为其治疗啊,何况他的父母也在我的监视之下。双重保障下,孝顺又用情专一的他动不了的。”

  努木努释然道:“原来如此,可文老帮他治好女友之病后,不少了一重吗?”

  文源骏大笑道:“努老弟可知他女友三年前做义工时不小心得此病,至今仍未好转是什么缘故吗?”

  努木格秒懂,狞笑道:“文老真厉害啊!如此说来,他女友得病、他又因此归于您麾下,到现在的久治不愈,嘿嘿,哈哈,很妙的设计啊,小弟佩服!佩服!”

  文源骏眨眼,摊手道:“努老弟莫要乱说,她染病只是她自己不小心被针扎到。久病不愈,那只是某些不治之症,龙血也是鞭长莫及,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努木格邪笑道:“明白,明白。”两恶人互视,同狂笑起来。

  黛西突然打开小嘴,硬生生打断两人的恶笑,道:“我想见爸爸。”

  *****

  坐在崭新的法拉车跑车副座上,李浩穿着周致远拿来的整套黑色劲装,手持从烂尾楼里取回来的手机,刚刚挂掉与高慧霞的通话。

  “周大哥。”李浩转头对驾驶座上的周致远道:“他们会把烟花爆竹分装到两台车子里,并到你老巢隔壁街的停车场里,我们去哪与他们碰头吧。”

  周致远脚踏油门,打着方向盘往该车场驶去。

  时值深夜十一点,各商家店铺早就关门歇业,街上人迹全无,只有偶尔一两台汽车无声地在路上奔驰。

  到达目的地时高慧霞人车还没到,两人便在车上等候。

  李浩舒服地躺靠在椅背上,长叹道:“坐豪车的感觉就是爽啊,舒服极了!周大哥真有钱,你那台四座的法拉利车前晚才在小码头弄坏,现在又开来同牌的跑车,就像不用钱似的。”

  周致远淡笑道:“不是我的钱自不会客气。待会他们到了,你自己上去交接,我是不会去的,省得与那些杂鱼纠缠不清。”

  李浩愕然道:“周大哥和他们接触过?”

  周致远不置可否道:“我是猎龙人,他们又是什么人,你不会想吗?还有一点我必须再申明,我和你仅因目标相近而苟且合作,事后你当你的龙仆,我做我的猎龙人,他日若再相见,定设法干掉你,如你能奇迹般活下来的话。”

  李浩淡笑,闭眼道:“周大哥你就别装凶了,其实你就是个外冷心热的人。没有你,我不知何时才能学会切换形态,说不准我就这样一直唤着做傀人的借口,跑到她身旁一起死去,所以你就是我和黛西的恩人。”

  接着奇道:“让我倍感惊讶的是,黛西在龙巢里说你还会龙仆都不懂的龙人古唇语。你作为一个普通人,为什么会懂这么多龙人的知识?猎龙机构的培训和知识传授有那么广吗?”

  周致远淡淡道:“我对龙人的理解和认识基本源于活了两千年的文社长口授,更接受他严厉的格斗训练,与底下的基层培训不能相提并论。”

  李浩失声惊道:“两千年?都成精啦,难怪彭叔叔如此惴惮,老妖果然厉害啊。”

  周致远沉声道:“厉不厉害不是看他活了多久,而是他拥有的能力。”

  在幻阵中肉身曾被意识体图亚控制,连强大的他在神者面前也过不了一招,李浩当知厉害,不觉奇妙异想道:“这世上难道从没人打败过神者?如果他们如此无敌,那自人类诞生的几百万年来,累计活到现在的神者岂非很多?”

  周致远也学李浩般躺在椅靠上,闭上眼睛道:“这个确实未曾听闻,或许能成为神者之人真的太少太少了,又或许他们因各种原因或藏于某处,或消灭了,不然如你所说,这世界早成了他们横行的世界。”

  李浩心中一动道:“你刚才提到消灭?那么神者也并非真的毫无弱点啊。”

  周致远浅笑道:“神者又不是万能的神,只是生命体之一,怎么可能没弱点。”

  彭宇介绍神者时称无弱点,光强调逃跑,幻阵中的图亚一个回合便败给神者,现在周致远称有弱点,李浩怎不惊喜,忙坐直身子,瞪着周致远雀跃道:“什么弱点?”

  周致远沉声道:“神者最强的就是他的力场与缔结出来的屏障,若你有本事把这些都消除或让其无法发挥,他便是凡人一个,只要是身体健壮的任何人类,都可以把他收拾掉。”

  李浩喜上眉梢道:“怎么让他无法发挥或消除?”

  周致远失笑道:“我有这本事的话,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这臭小子说话了。”

  “哎。”李浩躺回靠座,双手枕到脑后道:“空欢喜一场。嗯?这天像是要下雨的节奏啊,都闪电了,难怪傍晚时这么沉闷。”

  又闭上眼睛,心思回到现实,忧心道:“你会用什么法子让老妖怪离开?这调虎离山之计真能凑效吗?”

  周致远叹道:“他和我说完那段小故事后,曾神往而急切地表示他一直在寻找像你这样的龙仆,我就以此作诱,引他到你小区家找人,可行性蛮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力就好。但不得不说,若此计失败,他不肯离开基地,我还可在他日另寻机会下手,而你和黛西则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李浩苦笑道:“别再吓我。唉,就算老妖怪中计离开了,我还要一个救两个,若算上杜元海在内共三人,真难办啊。”

  周致冷哼道:“别痴人说梦话,文社长即便中计离开,算上来回的时间,顶多也只有半小时,还不包括他未到目的地便醒悟,马上折返回来的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在五傀带领近二百人的围攻下救出一人已很不错了。”

  李浩略作思索,道:“虽说拿着烟花爆竹在那里制造混乱,可不会吵着院里的老人吗?”

  周致远也闭上眼道:“为方便我们晚间行动,这些老人与护士晚间睡时必会去我们特制的舍楼里。那里桩打近百米,隔音又坚固,既便你把全城所有烟花爆竹拿来全点上,响到天亮也不会惊到他们,尽管放心好了。”

  “那就好。”李浩恶狠狠道:“我可以顺手拆了你的贼窝,好让你无处可去,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周致远失笑道:“你办到时再说吧。”

  李浩呼出一口气,淡淡道:“周大哥,其实你人不坏,又能干,格斗术更强,相信到哪都能出人头地,干出一番事业来,为何偏偏要当猎龙人,去做这些残忍的事呢?”

  “没什么好说的。”周致远冷淡道:“还不如说一下你年纪轻轻,怎就这么冲动地去当龙仆,这绝不是件什么好玩的事情。”

  李浩沉默一会才道:“成仆前美纱阿姨和彭宇叔叔也一再提醒我,所以也知道这日子不好过。但不怕你见笑,我真的心甘情愿,因为她,我可以连命都可以舍去,别说是人类身份了。”

  “为了心中的她吗?”周致远喃喃道:“她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值得你这般造作。”

  李浩柔声道:“虽然她出现在我面前才二个月,真正现身于我面前的更只有三天,但她善良柔弱、率直天真、木呆中又带着的聪慧,我就泛起要舍命守护她的心,再加上无可挑剔的美丽和对我无保留的信任,我实在无法自拔。嗯,我现在眼前就浮现出别墅区时,她在我面前开心转圈欢笑,在发飘裙飞中对你回眸甜甜一笑的样子,真要把我融化了呀。”

  周致远失笑道:“单细胞孩子。”

  李浩咭咭笑道:“单细胞?说我单纯吗?嘿,我记得肥强在校里说过,你好像也有个女友哦,啥样的?以你的标准,估计不会差吧。”

  周致远收起笑意,脸泛忧愁,张眼眺望黑厚的夜空,愠骂道:“这小子真是个大嘴巴,什么都说。”

  李浩嘿嘿笑道:“你现在才发现吗?说呗,反正这里只有我和你。我的已全说,你得也说说是怎样的女子能入你老哥的法眼。”

  周致远先是沉默,后也慢慢打开心扉道:“她样子不如龙女美,是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而让我触动很深的是她那副全心全意为他人付出,而不求回报的古道热肠,还有她那双清澈而不含一丝杂质的眸子,让人能直觉感到,她由里到外都是那么干净无私。”

  李浩动容道:“世上还有此等奇女子啊,他日必定登门拜访。”眼睛这才缓缓打开续道:“他们终于来了。”

  周致远冷冷道:“我会先到毅强家和他父母说说他的事,安抚二老。午夜二时便进基地行事,若计谋成功,你待他出来到达某路段时便行动,千万别过于着急反被他发现提前折返。记住!这次不准再掉链子!”

  李浩沉声道:“以生命担保绝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