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闯入

龙人与仆 治嘉 4086 2019.06.24 09:18

  黛西闻言便知坏事,强行止住哭泣,不顾眼内仍涌冒着泪珠,硬咽中粗暴地把桌上杂物全揽到书包里,一言不发起身便走,甭管李浩的呼喊。

  李浩叫了几回王平,见黛西不理不睬的疾步离开教室,他也顾不上桌面的书笔,仓忙抽出屉中书包直追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校门。

  李浩疾步上前,终在路口的红绿灯前截住黛西,道:“王平!不对,你不是王平,你、你到底是谁?”

  李浩奇怪的话让附近等红绿灯的行人无不惊讶,纷纷上下打量两人。

  黛西见已引起注意,急燥道:“你有病。”放弃过马路,匆匆离开人群,沿路边疾行。

  李浩冲前几步,又一次截住道:“好吧,对不起,我。。。等一下,你听我说好吗?”伸手想拉绕开他的黛西。

  黛西一个错身,李浩没拉住。

  “王平!”李浩紧追上去,与黛西同行道:“现在是你向我解释,你在教室里的声音为何是她的声音,你、你真有远房亲戚吗?”

  黛西立定,朝收势不住,往前冲上一步的李浩哑吼道:“我有没有亲戚不关你事,请你别在问,也别拦着我回家,谢谢!”言毕想绕过后者前行。

  就在错身而过时,李浩一把扯住她的前臂,冷道:“你不说清楚别想走!”

  黛西急了,挣脱两下没能出来,急怒道:“放开我!”

  “我不会放的。”李浩直望进晚霞斜照下的黛西眼内,道:“你一直不肯说关于远房亲戚的事,却突然能发出她的声音,这不可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好吗?呃!你的眼睛!和肥强说的一样,有放射状线条!你戴了瞳孔贴!”

  黛西一言不发地低下头,用尽全力把手往下抛压,终脱掉李浩紧抓着的手,绕开想走,后者往斜后跨步伸手拦住。

  “小兄弟。”一声音从背后传进李浩耳中,道:“两个男生当街拉拉扯扯不太好看呢,注意一下吧。”

  李浩愕然,回头一看,但见一名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似笑非笑,却很有礼貌地朝他点点头。

  李浩本想说不关你事,怎料男子抢先道:“借一步说话,小兄弟。我初到贵地,人生路不熟,请问这附近有银行吗?怎么走呢?”

  黛西见有机可乘,赶紧疾步离开。李浩急了,正欲追过去,怎料鸭舌帽男子伸出双手拦截,语气转冷道:“对不起小兄弟,你不能走。”

  李浩两眼一瞪,正想发火,却发现还有两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后方两侧,连鸭舌帽男子在内,三人目露凶光地呈品字形把他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李浩戒备道:“咋看你们都不像是问路的人吧。”

  “没想干什么,别误会。”过了会儿,鸭舌帽男子眼神回暖,转头瞟了一眼已急步走远的黛西,柔声道:“只是想请求你,别在大庭广众拉拉扯扯,如此实在不好。”

  言毕使了个眼色,让李浩身后的两人退开,自个也侧跨两步,让出道路,微躬腰身补充道:“我们是治理社区民风的便衣执行者,刚有冒犯,请小兄弟见谅。”

  李浩讶异地看了看这三人,他从没听过社区还有这种执法者,但见他们均已收起敌意,再无阻拦的意思,犹豫片刻,再次拔腿追着黛西的背影而去。

  李浩很快再次追了上去,但这次他没有拦截黛西,而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在背后跟着。两人在路上无言疾行,直到黛西家门口。

  黛西早已发现李浩一直远远跟在后头,推开花园木栏小门后,见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回头转身,哑道:“你老跟着我干嘛?”

  李浩举起双手,书包过头收到脑后,若无其事道:“刚给人拦了下,头脑倒清醒过来了。路上我想了很多,也忆起不少以前忽略了的事情,最后得到一个结果,虽然觉得很荒谬,事实也很可笑,但我还是想印证一下。”

  黛西心虚道:“你想印证什么?”

  李浩正容道:“我希望你与远房亲戚的她同时出现在我面前。”

  黛西虚张声势道:“凭什么?你当自己是谁,想见便见吗?”

  李浩把书包放下来,蓦然踏前,冷然道:“就凭我的直觉和判断。”

  黛西有些慌乱,喝止道:“站住!你敢乱来,我、我叫小区保安过来赶你走。”

  李浩并没止步,黛西怕了,忙摔关木栏门,转身跑去开屋大门,想抢先进屋并把李浩挡在屋外。

  但在电子平台输入开门密码的环节上拖累了她,大门才掩到一半时,李浩已脚抵门底,身躯朝门身猛撞。

  抵不过李浩猛撞过来的冲击力,黛西重心顿失,啊地娇呼后摔在地,书包也被抛飞到后方。

  硬闯进来的李浩一怔,忙过去想把黛西扶起来,后者又惊又怒,用力推开他,自个儿爬起跑到楼梯,拾阶而上。

  走到一半,黛西愤然转身,怒叱道:“你赶快走,不然、不然我报警!”

  楼下的李浩望着楼梯中段的黛西,粲然道:“刚才你摔倒时的尖叫,是女孩子害怕时不加掩饰的声音啊。王平啊王平,你就别再虚张声势说要报警什么的。警察若真来到,我想最害怕的该是藏着许多秘密的你吧。总之我没弄明白前,是不会走的。”

  “你!”黛西气得直跺脚,却拿他没办法,只得转身咚咚地上楼,嘭地一声把她的睡房门狠狠关上。

  李浩微微一笑,这才环顾起四周的环境。

  上次抱着东西进来,还没定神便给裙装女孩赶出屋外,现在细看下,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由衷赞道:“哇,奢侈啊。”

  触目所见,客厅空间非常大,虽装修上趋近简朴,但装璜上无不定位在追求豪华、高贵和气派上。总体欧式装饰,无论是墙、壁还是地,均采用金黄间白的高档法国进口材板和石料。艺术品造型源于美国著名灯厂的大吊灯悬挂半空,下方便是价格不菲,且极具英国贵族气息的茶几和沙发,地面铺着一层又大又厚,看着已知是天价的土耳其地毯。电视、中央集式空调等高级名牌电器无一不缺散布四周。

  在屋外洒进晚霞的照射下,客厅既显得金碧辉煌,又雍容华贵。

  瞧着这客厅的气派,李浩估算起手上握着父母毕生的积蓄,恐也占不到百分之一,不由想起午时林毅强对龙人鉴定的第三条:对自身用品和居住环境格调要求很高。

  暮色渐浓,华灯初上。

  黛西打开睡房中的电灯,十分纠结地在房中踱步,而李浩大模厮样地躺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

  现在的李浩与以往不同,态度无比坚定,还自个儿关门开灯,死皮赖脸地坐着赶也赶不走。他要王平与女装的她同时出现,黛西不可能做得到。若要报警,如他所言,她也确实没有这胆量和勇气。

  “现在要怎么办啊?真要把一切都告诉他吗?”黛西彷徨不安,把脸埋进两手里自言自语道:“我能相信他吗?”

  她觉得自己都要疯了。在事实面前,她编织不出任何骗他离开的谎言。如果告诉李浩一切,等于把自己和家人赤祼祼地展露于他的面前,全家的性命再也无法把控。但是不说,他就是赖着不走,一时半刻还好,可一直到深夜里就不好办了,万一那时母亲来个电话什么的。

  想到这,黛西顿觉得自己似是忘了什么,抬头四望,余光扫到床头柜,前天早上她在日历上所画的红圈。

  她“啊!”的又惊呼一声,这才想起母亲说过,他们会在今天下午到家。

  她朝窗外望去,只见天际已一片漆黑,早已过了约定时间。

  “什么事?”李浩在楼下听见黛西的尖叫声,二话没说从松软的沙发上跳起来,两三步跨上楼梯,竟又一次破门而入。

  黛西呆了呆,色变道:“谁让你上来了!”

  李浩也愣住片刻,随后侧靠门框,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边打量黛西的房间,边幽幽笑道:“这房间吧,装修虽简朴,但看这些床襟被褥和书桌椅凳,全是女孩子的气息,特别那只粉色卡通小龙,怕也只有女生才会摆到房间里吧。”

  黛西不知道该说什么,既气又急,只会朝着这个闯入她闺房后仍好整以暇的男子干瞪眼。

  “王平。”李浩收起笑脸,正容道:“你能否老实地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虽然我和那个女孩子接触时间不长,但细想下她的神态举止与你在学校里的并无二致。教室里你啼哭和摔倒时,两次非常态下发出的声音与她又是如此相像,最重要的是到现在,我仍未见你那位所谓的远房亲戚出现。所以,虽然有些可笑和荒唐,但我觉得她和你应该是同一人,对吗?”

  黛西低下头,无言以对。

  见黛西没有任何表态,李浩进一步试探道:“肥强所说龙人的龙息发作特征,与你前晚发作的病征简值一模一样。如果他所言最后一条鉴定龙人方法是真的,那你、你就是龙人!没错吧,别再跟我说什么幻术水,我不会相信的。”

  黛西颓然坐到床边,无力地看了看李浩,自知已无法再对他隐瞒,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向他坦白一切,只能用沉默来回答。

  见黛西没有反驳,也没有任何说明,李浩心中已猜到大概,只是仍无法相信和自己同桌并玩闹近两个月的人竟然是女扮男装的龙人,而且这装扮还如此地真实,他一点都没发觉。

  两人沉默片刻,李浩再度开口,诚恳道:“你什么都不说,代表已经默认了。只是我真心希望能从你的口中得到证实,就看在我们同桌兼好友地玩了两个月的份上,你就不能对我坦白一点吗?”

  想到这两个月来一直受他照顾和帮助,黛西无可奈何,只得长长叹了口气,放弃一直使用的“王平”假音,用回她原有如天籁般的女音,承认道:“好吧,我确是龙人。”

  尽管李浩有所准备,仍是心头大震,不可思议地盯着黛西看。

  既已承认,黛西也不再遮掩,遂把女扮男装,化成王平身份入校的事实告诉了他,同时摘下瞳孔贴让他重新审视她的龙之眼。

  言毕,黛西双手拉着李浩,央求道:“我什么都和你说了,求求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不然、不然我和我的家人会没命的。你也听林毅强说过猎龙机构青云社,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李浩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良久才吐了口气道:“这两天,你和肥强值把我弄得怀疑人生,我所生活的世界到底怎么了?”

  黛西黯然道:“那天我顶撞历史老师时就说过,我们所学的历史仅是世界史上的一部份,并非全部,你打小目擩耳染自然只困在这个小框架里。”

  李浩苦笑道:“这也太离谱了,我竟然和传说中的龙人说话?换成三天前的我,打死也不会相信。”

  顿了顿后,脸上一红道:“你、你可否恢复女装让我看看?”

  黛西愕然道:“你不信我的话?”

  李浩脸上更红了,尴尬道:“不,凭你现在说话的声音,我已知道瞎说什么幻术水的那个女孩就是你,只是现在你这模样和女装时的模样真的太巨大了,怎么做到的?我想再确认一下。”

  黛西解释道:“那是因为我穿着人皮服,外形与质感与真人无异。”

  李浩不依不饶道:“我、我还是想看看,请、请你换回昨天早上那套裙装给我确认一下,好吗?”

  黛西无奈道:“你下楼等我一下吧。”

  李洁不愿,坚持要看着她当面换装,黛西面具下红着脸道:“这套装束,我、我,你、你,唉,你要我当面更衣吗?”

  李浩释然,欢天喜地转身下楼,离走时还不忘小心翼翼地替黛西关上那张被他撞开的睡房门。刹那间,他似乎已把龙人与青云社的事抛到九宵云外。

  黛西对着关上的房门只余一片彷徨,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而更让她揪心的是,现已天黑,从不失约的父母为什么还没到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