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二战

龙人与仆 治嘉 4037 2019.07.25 09:14

  李浩一路撞撞跌跌地走来,时而狂笑,时而自言自语,最后一头撞到路灯柱,翻跌在地,不见起来,反仰地哈哈大笑。沿途路人以为遇上精神病人,吓得纷纷绕路避开,谁也不敢靠近。

  不多时,接到报告从精神病院赶来五名手提塑胶叉盾的工作者。

  李浩爬起,倚灯柱而立,红眼斜睨众人,讥笑道:“就凭你们?哈哈,弱小的人类啊,我一个手指头就能揍飞你们,不想死的给我快滚!”

  工作者们哪会把他放眼里,自当他是精神病发作,持叉立盾地把他围在中心。

  其中一名朝四位同事点头示意,两名持钢叉的工作者突伸长叉子,一下把李浩卡在灯柱上,原先点头人快速跨步,正要抓扭李浩的手臂。

  怎料李浩神力大发,抽出两手,一手握一叉,毫不费劲地把两名持叉人举到半空,再扔到远处,结果一人被摔到马路驶过的汽车顶上,另一名则摔跌到汽车的正前方,吓得司机紧急刹车,又把车顶上的人从车前玻璃处翻滚地上。

  这一着顿把其余工作者和远处围观群众吓到了。

  准备抓扭李浩手臂的人见势不妙,正要退走,却给李浩反手抓住,腰间一紧,整个人被高高举起,随即被扔到拿盾的同事身上,两人成了滚地葫芦。

  李浩朝最后持着钢塑方盾,早已吓得面无血色的工作者,狂笑道:“早叫你们这些弱小的人类快滚,还要自讨没趣,真是可悲可怜啊,哈哈。。。”

  “你是在说自己吗?”白衣黑裤的周致远从暗处走出来,朝五人道:“你们都离开,这里由我处理。”

  工作者们互看着,谁也不认识周致远,带头的迟疑道:“您?您是哪位?”在他们的认知里,若非是相关的人,谁会如此不要命的多管闲事。

  周致远从医院出来,边赶往基地欲待机行事,边给李浩致电话,却怎也打不通,没想半路便遇见给精神病院工作者围捕下的后者。

  咋看下李浩两眼发红,一副疯癫模样,像是失心疯了。周致远不忍这些工作者就此死于非命,便挺身而出,却见这些人还罗里罗嗦的,恶狠狠道:“还不走,想死吗?”

  见识过李浩的力量,谁都知道不是对手,工作者们不再过问,连声道谢,捡回散落地上的叉盾,仓忙逃离。

  李浩鼻子哼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一个猎龙小子。来得正好,上次输给你,老子心不服,现再来一遍,这次定要把你打得跪地求饶。”抢前几步,拳打胸口。

  周致远不退反进,待拳头快到胸口时,骤然侧身,左手虚抓李浩手臂,右手成拳,直击脸部。

  李浩凝起力量,不躲也不闪,两手化爪,欲要抱住周致远的身子,后者无奈退后。

  李浩大笑道:“怎么逃了?小虫子,来和我硬碰硬啊,你不是很厉害嘛。”飞身扑去。

  周致远冷哼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不想办法却在这里发癫。”闪身旋转,躲开李浩的飞扑,顺势在后者背上蹬了一脚。然而他如蹬上了墙壁,李浩没动,反而他被蹬离了原处。

  李浩激起热息,收紧全身的肌肉,故此时的肉身坚如铁壁,挨打也不痛不痒,转身狞笑道:“哈哈,没什么好想的,老子决定今起改做猎龙人,正好把你这叛徒抓回去,带功入社,哈哈。。。”又飞身扑去。

  周致远见李浩再次扑来,不再迟疑,从裤腿处抽出飞刀与匕首迎上。刀挡手掌,匕割咽喉,同时沉声道:“你与你的龙主真是一对奇葩。一个冲动莽撞,一个天真无知,你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刀匕在李浩身上仅留下淡淡的白痕,并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性伤害,周致远大皱眉头。

  李浩大怒,加大肌肉的缩放力度,虽然破坏力增加了,但动作却显得笨拙起来。

  周致远并没有小瞧集三种形态于一身的李浩,能轻易得手只因后者精神状态波动太大,以致动作反没有小码头对战时灵活,但其魔化能力促使防御力大增,想通过制造伤害,让痛楚使其清醒过来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周致远连退数步,躲过李浩的拳击,迅速环顾,发现远处还有些好奇心特大的人围观,且在马路边上打斗终是不妥,遂转身投到因浓云蔽月,变得异常黑暗的绿化树林中。

  李浩怒号紧追。

  疾跑一段时间,周致远转身正对扑上来的李浩。

  “有完没完。”周致远手中刀匕凝止待发,冷冷道:“刚以为你是失心疯,后想起你拥有冥者快速恢复能力,不可能出现发疯的情况,再观刚才你说话思路清晰,证明你在装疯卖傻,到现在还没闹完吗?”刀匕迸发,射往李浩如猛兽般,在漆黑中闪着奇光的双目,同时俯身迎冲,右手摸到腰后。

  即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李浩借着远处投过来的昏暗路灯仍看得一清二楚,保持冲势之姿,侧头躲过小刀,再扬手打掉匕首,再正视对手时,迎面却劈来刀刃上流动着湛蓝光芒的短刀。

  凭着直觉,他忙侧身闪开,与周致远拉开一定距离后方停住身影。

  李浩第一次见到此刀,但不知为何,自见到这把短刀起,心中竟泛起危险的感觉,虽说不出原因,但他肯定这绝不是普通的短刀。

  周致远并没有进攻,右手反持短刀收到小臂内侧,左手在前地侧立身子与李浩遥望相对。

  看不见短刀,李浩心中的危险感觉才消失不见,大讶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周致远并没回答,只是淡淡道:“冷静下来了?”

  李浩顿暴跳如雷,狂叫道:“老子的事要你管!”体内热息流转,他骤然前冲,虚打周致远,重心却集于前脚,准备施以跆拳道勾踢头部之技。

  周致远纹丝不动,待拳头快将及身时,才扭身举手,伏藏在右手的短刀往李浩攻来的手腕拉抽。

  目的达到的李浩立即沉手旋身,热息贯注下,脚跟快而狠地直击周致远太阳穴。

  周致远不慌不忙,身随李浩身子的转动而移动,同时扭身挥刀。

  李浩吃了一惊。若是换了一般的刀剑,他才不放眼里,但这东西透着邪门的气息,让他生出危险的感觉,不得不临阵变招,收脚的同时热息全聚手臂,右手如闪电般切往周致远手腕,欲一举夺下那把蓝光短刀。

  周致远冷笑,身不动,脚不动,仅仅耍了个刀花。

  由于攻速过快,李浩来不及把手收回来,手刚握上周致远的手,便“卡嚓”一声,右手齐腕被劈断,残体挂在后者的手腕上,在空中摇晃。

  “啊!”李浩惨叫弯腰,左手抱着右断臂痛得啼哭哀号。他原以为这短刀虽是诡异,但在热息贯注下,绷紧如铁桶般坚硬的肢体,就算不能如刚才匕割咽喉一样,只留一道淡淡的痕迹,最多也只是割出血来,可怎也没料到,竟是如此轻易把他的手给剁了。

  “哼。”周致远把李浩的残体从手上扯下扔到一旁,把血迹全无的短刀收回腰后的刀套里,叱道:“若非要借用你的力量,我现在就想宰掉你。别叫了,你这样子还算个男人吗?”

  李浩并没有因此而停住,索性跪坐地上,越发哭天喊地,泪涕纵横。

  周致远眉头大皱,却也没再阻止,任其放肆地大哭一场,直到低声硬噎后才道:“好了没有,别指望有纸巾给你,我只有拳头。”

  李浩以袖擦脸,他的断肢正在重生,但生长出奇的缓慢。

  “记住。”周致远冷冰冰道:“见过此刀的唯有赠刀人和我,其他全下地狱了,你暂且算是第三人,所以不准和人提我这刀,否则所有知情人杀无赦。”

  大哭过后的李浩两眼恢复清明,面容仍憔悴道:“这是什么刀,好厉害。”

  周致远眼内凶光一闪,旋而叹气道:“屠龙刀。”

  李浩破涕为笑道:“这世上还真有此刀啊,哈哈。对了,既然有龙族,自然什么都有了,哈哈。”

  周致远淡淡道:“你是怎么回事?”

  李浩低头沉默,良久才道:“在你眼中,我是否真的如此不堪?”

  周致远把腕上手表的灯打开,借着微光,把早前射出的小刀与匕首逐一找到并收回原处,才道:“世上没有不堪的人,更没有不可救药的人,只有能否勇敢面对真实自我的人。”

  李浩全身一震,重复道:“面对真实自我?”

  周致远蹙额道:“你真会浪费时间,折腾了半小时。”

  李浩望过去道:“我怎么感觉你比周日晚小码头时更强了,是错觉吗?”

  周致远哼道:“见你只是个小鬼,那时的我并没出全力,只是那老龙仆要翻身了,我不好向文社长交代,才在车里着了你的道。”

  李浩叹息道:“强大如你为什么还要我的助力?以我这样的能力该没有能帮到你的地方吧。”

  周致远冷然道:“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要你,就因为不行,又与你目标相近,才姑且与你合伙谋之。”

  想起美纱对他的评语,李浩若有所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你绝不是猎龙人这么简单。”

  周致远沉默一会,岔开道:“没这么复杂,你想多了。我觉得你不如解释一下为何突然自暴自弃,还违背血契羁绊,连龙主都不顾。”

  李浩犹豫片刻,遂把修炼内功与无法控制热息的事说了出来,随后埋怨道:“我问你怎么避开那个神者,你咋就把电话挂了,害我极尽绝望。”

  周致远瞥了李浩一眼,解释道:“当时正有人找我传达社长指令,总不能当着人面与你商量怎么避开社长的事吧。”

  转而沉吟道:“关至热息问题,据我所知不论龙仆与傀人,没谁是这样引导热息的。”

  顿了顿后,续道:“你这种做法其实是龙息在体内游走的变异操作,该是不可行的。现在市面流传所谓的气功内功,我认为就是一场误会和曲解。由于人类没有龙息,却意外发现远古龙人留下残缺不全的经脉记载,误以为是先人修炼的法门,便理想当然地拿来意象修炼,虽然作用远不如龙人与龙仆,却也达到强身健体之效,故开宗立派,广而传之,你却把它当真了。”

  又道:“别忘了你是龙仆,力量的源泉不是什么气功内功,而是龙血激化体内基因引发体内器官变异,所以你别执意于这些臆想出来的东西,那样只会让你精神崩溃,走火入魔,毫无用处。你要做的该是如何让龙血更有效地激活你的基因,让你变得更怪异,更有力量。”

  “怪异?”李浩颓丧道:“就像今早变成吃人怪物那样吗?”

  周致远莞尔道:“就是如此,当时的你怎么做到的?”

  李浩边回忆边叹气道:“那时我中了麻醉针,又着急黛西的安危,在逃跑中被人撞回楼顶,然后巨化的萧伟俊一脚踩上来,我便晕过去了,后面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直至在烂尾楼,握住你想打黛西的手。唉,内功穴位真没用吗?可我在幻阵中感觉到的不会假呀。”

  周致远思绪良久,双手交于胸前,道:“文社长曾神往地跟我提过一段发生在亚特兰蒂斯时代龙仆间相斗的小故事。因为违背常规认知,显得较为怪诞离奇,当时我以为如聊斋一类的怪诞小说,并没放在心上,直至今早看到你的情形才想起。故事中描述的一个龙仆与你十分相像,如果确有其事,不妨说与你听,或许对你有用。”

  李浩一扫先前的颓废之气,兴奋得差点要跳出来亲吻周致远,感激道:“周。。。周大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林胖仔这么崇拜你!以前他说你文武双全时,我还不信,现在连我也要崇拜你了。”

  周致远浅笑道:“别废话,仔细听好了。”

  李浩精神大振,屏神凝神,唯恐漏听一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