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黑龙

龙人与仆 治嘉 4103 2019.08.02 09:39

  如林毅强在校里向他们述说的那样,完全不冰,反是温度适宜,与其说是冰库,倒不如说恒温屋更恰当。

  内里约三四十平方米面积,展览馆的装饰,阵列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玻璃柜,里面阵放着不同的玩意,如冷兵器和纸质手抄本,但更多的却是石板与石雕。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冰库右墙边,唯一阵列的机器中,周致远正在其上忙个不停的黑龙遗体。

  黛西对石板石雕的兴趣尤在龙体之上,绕着这些展物细细端详起来。

  而李浩背着彭宇,直接凑上去细看传中的神奇生物。

  这是一条躺在透明压舱里,颈插管道,长约十五米的蛇状四爪黑龙。如传说般,此龙头似驼,角似鹿,耳似牛,项似蛇,鳞如鲤,爪似凤,脚似兽。龙头如成人的躯干体积,龙身则粗如两名紧抱一起的五岁孩童身体。龙首下颚、脑后及颈背均带有绒白的须髯,一对长长的黑须位于龙嘴两旁。龙体身尾不分,末有一圈尾鳍,浑体全是黑色的鳞片。

  不知是否年代过久或抽血过度的原因,黑龙头部和四足祼露出来的皮肉干皱无光,龙身鳞片虽黑却黯然,看不出半点生机。

  黑龙颈部的插管,自龙体始一直延伸到压舱外侧的针状出口处,下方清一色排列着几只6乘30毫米的平口试管,以承接出口处挤出的黯红龙血。

  瞧着黑龙身上的鳞片,李浩想到美纱腹背上的龙鳞也许就是这样子,不觉感到好笑,转头回望婷婷玉立于玻璃柜前的黛西。

  虽没亲眼目睹过她的胴体,但在别墅小区里从她的口述得知其身上并无鳞片,与常人无异,不由暗暗庆幸其异于龙人的身体外貌,否则这黑色的鳞片实有碍观感,大煞风景。

  周致远全神贯注摆弄着机器的操作台,让机器从黑龙的尾部注入一种白色的液体,并自始往龙首处进行逐步气体加压,试图以这种液体在龙体的排兑中挤出龙血。可惜弄了半天,舱外针口下方的试管只得到连一毫米高度也没有的血液,不觉心焦如焚,低声碎碎念道:“快呀,快出来啊!”

  李浩回过头,睨了周致远一眼,无疑这时的他,是如假包换的猎龙人,正望眼欲穿地紧盯着设备出口,巴望着能滴出更多的龙血,脸上的肌肉因紧张和期盼而有所改变,不再是那个冷俊不羁的周致远。

  李浩心中暗叹,也许不管是谁,在欲望和贪婪中,面貌都会变得扭曲,开始丑陋起来吧。

  想到猎龙人,他担心努木格等人会向这里聚集,立聚息聆听,然而并没发现有人往这里过来,反而从机器中传来龙体微不可闻的骨断之声,心里一颤,顿感浑身不舒服。

  如果自己不能成功救出黛西,她也许将躺在这机器中,代替这可怜的黑龙遗体,让猎龙人以这种方式压榨体内的血液。

  虽有把机器打烂的冲动,但李浩知道这样做用处不大。机器坏了可重买重修,他仅在做多余的事情罢了。

  念及于此,他转头欲想把黛西立即带离此地,却见她盯着其中一块石板,满面震惊,忙快步过去,关切道:“怎么了?”

  黛西指着石板,轻颤道:“我们海克家分裂,仅是因为一个女人?”

  李浩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打量石板,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看不懂的符号,也不知她在说什么,遂道:“我原本有个蓝牙可从高师姐处得知老头的动向,可惜它在爆炸中不知掉哪去了。现已完成对周大哥的承诺,我们找到杜元海后马上离开,不然越往后越危险。”

  周致远突然插话道:“不用找了。”

  李浩愕然望去,见他又低头紧盯着设备出血口,没有更多的解释,拉起黛西道:“如此我们现在就走,万一死老头折返回来,我们就有大麻烦了。嗯?黛西,你怎么了?”

  黛西手捂头角,痛苦道:“我、我不知道,我头上的犄角突然很痛。”

  李浩大惊道:“不会龙息发作吧?”转而改口道:“不对,三天前你才发作过,哪有这么快啊。”

  黛西秀发中的小龙角微颤着,并隐隐泛起一层白光。比她略高的李浩刚好低头发现,惊呼道:“啊!你的角发光了!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另一边的周致远也吃惊道:“这条黑龙的角也在发光!”在场三人顿觉荒唐。

  一条死去十多年的黑龙,既便用尽各种手段保存其肉身不腐,但意识早应不存在,何况多年的碾压榨取,体内龙血已近掏空,不可能还有活着的可能。

  可黑龙之角确实泛起淡淡的白光,与黛西头角上的光芒一样。

  正诧异不解时,三人又听黛西轻呼道:“李浩,扶我过去好吗?”

  李浩一怔,望了望冰库外空无一人的通道,显得很犹豫。

  一方面他真的担心神者文源骏会出现,另一方面,他也担心努木格等人的到来。这个基地只有千多平方米,即使是逐步摆查,按理也快寻到这里了,若再担搁下去,在这往返只有一条路的通道里,不免是场困兽之斗,届时将大大增加遇见神者的机率。

  但他没法拒绝黛西的要求,特别是她那双大眼睛带着恳求望过来时,他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心软道:“好吧,但要快,时间真的不多了。”边说边扶她过去。

  其实黛西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过去看一条她根本不想看,且已死去十多年的黑龙,尽管两者犄角发光让她很吃惊,但不足已让她冒着三人的生命危险去做这件事。可直觉告诉她,她必须要过去,似乎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正等着她。

  周致远也是很犹豫,很纠结的人之一。以他的认知,即便黑龙已确认死去多年,但作为神秘莫测的龙族来说,一切非常规的事情皆有可能,妨且两者犄角同时发光,定有事要发生。辛苦经营至今,在快将得到正果时突出意外,这是他极不情愿看到的事情。

  然而看着出血口试管中,能收集到那寥寥无几的龙血,周致远终决定按下机器的停止运作键,右手悄然摸到背后的屠龙刀上,静观其变。

  事到如今,他不会放弃,谁都不能阻止。如果黑龙真的不行,那么龙女黛西便是他唯一的选择,尽管他实在不愿向一个柔弱的女生动手。

  黛西在李浩的参扶下,来到压舱边,思量片刻,转头对周致远道:“可以把这舱罩打开吗?”

  本已作好打算的周致远很快把舱罩打开,黛西带着感谢朝其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脑里即听到一把幼稚且虚弱的声音道:“海克家的姐姐啊,请你救救我。”

  黛西完全震惊了,好不容易才回应道:“你是谁?黑龙吗?”

  舱内的黑龙并无异样,但那把幼稚的声音在黛西脑里再次响道:“是的,十多年前自被猎龙人狙击下来后,我把部份龙精给了白龙弟弟让他先逃,以祈望他能带父母来救我,不料等到今日,仍盼不到他们的到来,没想却是你来了。”

  黛西不解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和我说话?”

  黑龙道:“我的肉身是死了,仅凭寄存在龙角,只剩下的一点龙精而苟活着。刚听到你说自己是海克家的,我便想起母亲提过,十多年前你家族里有一女童是带着龙角出生的,心想或能以此互为沟通,故向你发出求救。本不作它想,只是垂死前的挣扎,没想真把你唤来了,而且来的还是本尊。”

  一阵喘息后,又哀求道:“求求你,姐姐,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坚持至今的我,已虚弱得连仅存的这点龙精也无法维持,若再让那人弄几下,我便要元神俱灭,再难回生了。呜呜。。。”

  黛西讶异道:“你认识我?”

  黑龙诠说道:“你母亲该叫美娜乌茜纱,取头尾一字,简称美纱吧。海克家族在龙人系里仅次于长老的黄苍级,有谁不知呢?而我很清楚你的事情。你因验证水发黑,被长老们判为不祥之物,本应立即处死,只碍于你家族在龙族中尚有一点威严,才暂且押后,打算等一年后的龙诞日过了才作处置。你母亲美纱和她的仆从为了救你四处奔波,可谓上刀山下火海,终皇天不负有心人,求到一个愿为你出头的长老。而她和这位长老一起去游说其它长老时,就是我母亲引带的路啊。”

  黛西全然不知道黑龙说的事情,但见它苦苦哀求时已下了救它的心,遂道:“你我分属不同支系,龙人族中好像没提过怎样救助其它支系的,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呢?”

  黑龙大喜道:“你虽是龙人系,而我是苍龙系,看似确为不同种类,但别忘了这只是外形上的区别,其实我们根源同出一处,同样是流着龙血的生物,又有着共生共鸣的龙息,从你我能如此对话,就知道没问题的。救我很简单,请你分我一些龙血龙精,我自会调理。”遂把方法简说一遍。

  黛西与黑龙的对话均在脑中进行,但在李浩等三人看来,她仅呆望着黑龙,似是看得出神。若不是两者头上龙角泛着白光,并互换着明暗,定以为她又在犯傻呆。

  待两者角光尽失,黛西转头望过来时,李浩关切道:“怎么了?”

  黛西没有回话,只深情地望了他一眼,对周致远道:“能否借我匕首一用?”

  周致远皱了皱眉,从裤筒中拔出匕首,交与黛西道:“你是要对它还是自己使用?”

  李浩大惊,上前拦截道:“不行!我不许你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背上彭宇也虚弱地插嘴道:“黛西,你要干什么,先说出来让我听听,千万别鲁莽做事。”

  黛西想了想,遂把黑龙的对话内容重复一遍,奇道:“爸爸,黑龙说幼时的我是不祥之物,本应判死,幸得妈妈向长老求情才得以幸免。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从没听你们说过或提过,你们是否有什么隐瞒着我?”

  彭宇万没想到黛西会在黑龙处得知此事,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结巴道:“这。。。这个。。。”

  李浩当知彭宇夫妇一直瞒着黛西此事,只为不想让她知道因此事牵连,一家被龙族驱逐出安全的圣域而心生负罪感,见彭宇接不上话,忙岔开道:“黛西,给它龙血于你没影响吗?若有的话,我坚决不答应!”

  “可是。”黛西瞅了他一眼,柔声道:“我已经答应它了,况且它要的仅是一点。”

  李浩转向周致远,谦虚道:“黛西这样做,对她有什么不利影响吗?”

  心神紧绷的周致远,闻言不禁失笑道:“这里只有个四人,一个龙人二个龙仆,只有我是人类,却问我关于龙人的事情,你是不是搞错了?”

  早已对他心悦诚服的李浩,一脸认真道:“因为你是猎龙人,对龙人或龙族的了解有时比他们自己更甚,何妨你这么厉害,不问你问谁?”

  周致远见彭宇闭嘴不语,一副生怕引起黛西注意,再对他问事的样子,只好道:“说没影响当然不可能,看献出多少而定吧。如人捐血,少则要休养两三天,多则要三个月才能复元,我看龙人也差不离吧。”

  李浩当即表态道:“不行!黛西,伤着你还要休养,一天我都嫌多,别说两三天了,我们快走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黛西恳求道:“谢谢你的关心,李浩。伤了血气,我可以日后补回,但它若得不到补给,很快就要没命了。它真的很可怜,我想帮它。好吗?”

  李浩早知她心善,只要有人发出恳求,多半都不会拒绝。心中虽奇怪努木格并没出现在通道中,但算计下来,神者回来的时间已到极限,真的不能再担误。

  可黛西大眼一过来,他又再次心软,只得叹气道:“好吧,但事情一了马上要听我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任性作为。”

  黛西开颜点头,嫣然道:“嗯,答应你,我就知道你也是个好人。”

  李浩看得和听得全身发软,深情道:“小心些,我的黛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