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逃亡

龙人与仆 治嘉 4019 2019.07.05 17:28

  快将到达地面时,美纱才松开紧抓两人的手,手掌心朝地面,轻叱一声,积蓄已久的龙息从手中释出,巨大的暴音声平地而起,巨风把垃圾尘埃吹往四周。

  得到强风撞击地面的反弹之力,三人下坠速度大副降低,最后平安落地。

  美纱迅速环视一周,发现落下地点是某个小区外的小巷内,便道:“跟我来。”见黛西仍在掩面而泣,不禁杏目圆瞪,低声怒骂道:“没用的东西哭什么!”

  黛西受惊,强行止哭,却是浑身抽搐。

  李浩看得心痛,轻拍黛西肩膀,柔声安慰道:“放心,彭叔叔不会有事,我定会想到办法救他出来,我保证!”

  美纱扫了李浩一眼,不再作声,挥挥手领头先走,很快来到暗处一辆轿车边,她从身上抽取一块薄刀片,在驾驶座的车窗上一阵摆弄,哒的一声,车门被打开。

  “呜呜”一时警报声大作。

  美纱并没理会,低身弯腰,迅速从车踏器上方的塑料罩中扯出一大串电线,左弄右拔,车子立即哑声启动。

  美纱迅速进车,也不等李黛两人是否已关门坐稳,即驱动车子迅速离开,转了两个弯后,上了大马路。

  路上车辆不多,行人如常。

  看着街上一切如旧,想起刚才小区里发生的事,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望着车窗外景物不断倒退,李浩的心情非常复杂,暗忖这就是神秘的龙人和龙仆生活吗?即便拥有怪物般的力量,也无力维系日常生活。

  昨晚在废弃码头才九死一生地逃出来,不到一天的时间,一小时前还是嬉笑玩闹的幸福家庭舜间被拆散,而且男主人生死不明,连一天的安宁日子都没有。

  还在感叹中,汽车在公路上行约两公里,突然变道冲上行人道,一头撞上小树后才停下。

  李浩愕然望去,只见驾驶座上的美纱背部不停地抽搐着,双手捂嘴,隐约可听到呜咽之声,转头望向黛西,也是一脸泪花,强忍着没哭出声音来。

  见有人围上来,李浩默默开门下车,驱赶着那些好事的行人。他并非无情,只是现在必须做他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短短一天的相处,李浩已与黛西一家结下深厚的感情。黛西自不用说,他愿用一生来守护;体贴中带着距离感的艳丽美纱,那手厨艺让他永生难忘;彭宇,这位能带给他稳重和安全的依赖感,远胜于在这异国中,他那常常外出谋生的亲生父母。那是家的感觉,家的温馨,李浩怎都想要维护,故此保证要救人并非只是安慰之词,而是他从心里发出来的誓词,既为了黛西,也为了他自己。

  他的心中正冒着一团火,正熊熊地燃烧着他的五脏六腑。他在愤怒,对敌人的还有他自己的愤怒,如果他有凌驾于敌人的强大力量,或许情况不是这个样子,既窝囊又狼狈。

  正独自生闷气,多事的行人中终有不识好歹之徒认出他,惊呼道:“他是电视上说的那个病毒携带者啊!谁打电话叫人来抓起他呀!”

  李浩顿时恶从心生,面目狰狞道:“就你事多!看我不把你揍死!”飞身想抓住那个喊话的人狠揍,吓得众人一哄而散。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美纱,轻声道:“快上车,此地不宜久留。”

  李浩只得悻悻开门上车。

  美纱倒车回马路,猛然踏尽油门,车子不要命地朝着马路前方疯狂前冲。

  李浩尽可能快地调整和平伏自己的心情,望着窗外的景物,突然发现车子正往离开社区的路上狂奔,正想说社区出口道路不是给封了吗?转而释然,敌人如此大规模围攻他们所在的小区,按理已没有多少人在社区路口关卡处。

  显然李浩和美纱都估计错了,当他们驱车来到社区行政边界的路口时才发现,他们还是给大量排队等着检查后离开的汽车堵着,为免挡着后来排队的车辆引起不必要的注意,美纱只好把车拐到一边的临停区。

  看着社区路口及对面社区出入口同样有几名荷枪实弹站岗的武装人员,以及一排铺在路上,在汽车灯光下闪着寒光的破胎器,李浩打消了冲过去的建议,但是他很不理解,忍不住道:“这些也是他们的人?”

  “不。”美纱咬牙切齿,恨恨道:“这些都是给人调过来的,对于他们而言,只是一项维护治安的任务。你看他们的眼睛大多在浏览和警戒,而不是集中在过往人的身上。”

  顿了顿后,叹息道:“我的龙息爆用一次后还得积蓄一定时间才能再使用,威力也不如子弹的杀伤力,实没法同时应付这么多带枪的,硬冲过去只会当成歹徒或病毒携带者被当场抓住并带走。退而求次,我们弃车到别的小路试试。”言毕率先下车,跨过绿化带,上了人行道,李黛两人也忙下车跟随。

  然而,三人走过四个行政路口,无一例外同样有武装人员和体检小组驻防。

  若非每个社区的边界均有电网与小流隔断,李浩还真想建议开车撞破某一建筑物冲到另一个社区去,美纱见他欲言而止,知道也没什么好法子,心烦意燥道:“我们回那家服装店吧。”

  几乎在同一钟点,李浩又回到他昨晚换掉带血校服的服装店中,只是现在来的仅有三人。

  守店人仍是那个木头木脑,呆看着黑屏电视的中年男人。

  美纱边走边打量店里,没发现有其他进店的人,便领着两人直达店里最深处的三个试衣间。

  来到中间的试衣室,美纱朝壁上约半人高的长方型玻璃镜,按着某个音乐节奏叩了四轻三重,然后又反过来再叩四重三轻。

  没多久,玻璃“啪”地像门一样打开。

  李浩大为惊讶,虽然彭宇一而再,再而地提到这家服装店,他早猜到这店有古怪,但怎也料不到还有这等机关,见美纱闷头钻了进去,忙携同黛西紧随其后。

  临近玻璃镜,李浩才发现这是个暗道,这块玻璃镜是活门,其它都是实墙,跨过镜子就是一个可供两人的小空间,落脚处是个仅容一人的腾空小平台,往前伸手可及的是一副垂直往下的简陋铁梯,沿着梯子一直往下三四米,便脚踏实地。

  随后穿过二三十米的昏暗通道,三人来到铁门处。

  李浩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四周,不禁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美纱并无答话,朝着铁门又重复了刚才在玻璃镜上的节奏和叩法,只不过次数多了一回。

  铁门中间被拉开一个探口,里面的人往外瞅了一眼,惊喜道:“是纱姐!”

  铁门哐哐作响后打开,里面冲出一名女子,挽住美纱的手,热情道:“纱姐快进!”

  穿过只能容一人进出的铁门和两个守门人,前行十米左右,他们来到一个地穴中。联接他们进入口的是可聚集十数人的水泥平台,紧挨平台的是宛如半个世界杯足球场大小的宽阔空间。

  整个洞穴呈半圆球状,所有建筑为六角型格房,状如蜂巢般错落有致地嵌在墙壁上,并由可同时通过两人的铁桥连接在一起。除已关上格门的格房外,能看见格房中或住着人或存放着东西,墙壁上尽是柔和的泛黄色、浅蓝色及淡红色的节能灯光。

  极目可见,十数人在铁桥或空旷地上忙碌着,还有三个小孩胸靠铁护栏,坐在二层高的铁桥边沿,双脚凌空桥外一下下地摇着,正咬着苹果,好奇地看着他与黛西。

  李浩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心道这么巨大的工程,竟未见有关报道。转头想问黛西,却见她两眼空洞地看向前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中一痛,轻拉起她的手道:“别这样好吗,我说过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黛西没有反应,但迎接美纱的女子却反应过来,朝他招呼道:“李浩你也在,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快过来呢。”

  李浩吃了一惊,没想在这会有人认识他,待看清此人后更是吃惊,结舌道:“你、你是师姐高慧霞!”

  此女就是学校里的公认校花,他和林毅强曾在栏杆处看操场上跑步的高慧霞。

  李浩一脸犯蒙,可没人再理他。

  高慧霞兴高采烈对美纱道:“纱姐快到会议厅坐坐吧,咦?为什么不见彭大哥呢?”

  美纱板着脸孔道:“我本就不想再来这,永远都不想了,只是不得不来!杜元海在那,叫他滚出来见我!”

  高慧霞吃了一惊,她似乎没见过美纱发如此大的火,忙道:“纱姐怎么了?请您息怒,我马上叫他到会议厅见您,请到那休息片刻。”忙转身跑去找人。

  美纱冷冷地扫了李黛两人一眼,道:“你们别跟来,爱去哪就去哪。”也不理两人是否听见,转身离开。

  李浩当知此时的美纱心情差到极点,并不好相与,便拉起黛西径自找歇脚的地方。

  两人来到平台右侧,沿三十个阶梯下到这半个足球场大小,空无一物的地上,见有几个高约四十厘米的木箱并排堆放在墙边,便走了过去,让黛西坐在其上。

  黛西神情木然,任人摆布,对外界毫无反应。

  李浩抓着黛西轻摇道:“黛西,黛西。”见仍无反应,更是担忧,加多几分力摇道:“黛西,黛西,你醒醒!”

  良久,黛西空洞的眼中才恢复一丝感情,悲哀道:“我爸爸会死吗?他死了吗?”

  李浩不想让黛西再陷入巨大的悲痛中,安慰道“不!还没有。”

  黛西恢复一丝生机道:“真的吗?你没骗我?”

  李浩当然不知道彭宇现在的情况,支吾道:“唔,当然,我怎会骗你呢。”

  黛西恢复神识,怀疑道:“你怎么知道?”

  李浩一脸认真地分析道:“你想想,青云社要的是什么?是龙人的血和财富啊,彭叔叔只是龙仆,自然不会被抽干体内的血,现在青云社最想干的事,就是要从他嘴里知道我们更多的情况,只要彭叔叔口风紧,虽会受些皮肉之苦,但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说到最后,李浩也相信了自己的信口雌黄。

  黛西扫了他一眼,叹气道:“如你说的就好了,可为什么我仍觉得这么难过?如果说人生的真义就是悲欢离合,生老病死,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李浩吓了一跳道:“你不能乱想事啊。”见黛西面如止水,放心续道:“其实我在送别父母时也曾想过,人生在世,只为生计颠沛流离,又历经许多的情感折磨,最终归途无非是死亡。人活得这么累,到底为了什么?大道理我不懂,可我觉得,悲也好,欢也罢,这些都不过是人生中的点缀,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既然已来到这世上,就要努力享受每天的柴米油盐,感受每天的感动与痛苦,尽可能地做到不枉此生。若非如此,就太浪费父母赠与的血肉之躯和多年来的养育之恩。”

  黛西想了想,勉强打起精神道:“现在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救回我爸爸吗?”

  李浩苦恼地挠了挠头,支吾道:“呃,这个,我正在想,但你放心,办法很快就有,我、我已经有点头绪了,待我再推敲推敲。”事实上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黛西感动地望着李浩,深情道:“你真的太好了,谢谢你。”

  李浩吁了口气,心虚道:“谢什么呢,只要你不再伤心落泪,我做什么都可以。呃,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黛西讶然四望,摇头道:“不知道,我没来过,这是哪呀?”

  “这里是龙巢。”高慧霞带着三人由远而近道:“人类满怀感激之情,欲报龙恩而建的龙巢。”

  高慧霞来到黛西跟前,轻托起后者右手,半躬腰身,微笑道:“第一次见你真容,比想象的还要美上许多啊,王平。不,黛西小公主。”

  黛西绯红着脸,讶道:“你、你认识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