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暴走

龙人与仆 治嘉 4473 2019.07.13 15:39

  “咚!”

  力气用尽的周致远勉力格挡住莫轩的拳头,却给一脚踹飞,重重摔到黛西身旁。

  黛西受惊睁眼,见周致远试去嘴边的血渍,朝她喘气道:“什么情况?我没力气了!”

  黛西紧张道:“我都叫了好几遍,不知他是否感应到,总之没反应啊。”

  周致远只觉英雄气短,哀叹道:“本想借力去掉此人,没想你们这般不靠谱。”

  莫轩已把两人视为囊中之物,舔着手中周致远遗留下来的血迹,边缓缓步去边得意道:“横竖没人,我得好生伺矦,让你俩一个求生不得,一个求死不能,哈哈。。。”笑声中极尽残忍。

  两人当知所言非虚,黛西吓得又缩回墙角处,周致远紧盯着莫轩的举动,半蹲地上,左手仍持着小刀防备,右手把匕首收回裤腿里的刀套中,并不动声息地摸到腰后,准备拔出横藏在腰臀间,那把不会轻易示人的刀具。

  蓦然他发现莫轩背后的半空中出现一道黑影,正往他们所在位置冲来,随着影子飞速扩大,他停止了拔刀动作,冷哼道:“你不会得偿所愿的。”

  莫轩瞥见两人脸上毫无惊恐之意,黛西更是一脸喜悦,心中愕然,忙转身望去,只见半空中的李浩拍打着黑翅膀正疾飞过来。

  见莫轩背后露出空档,周致远趁机跳来,手中小刀毫不留情刺入前者脖上的动脉。

  莫轩反应也快,即右手反握周致远的手腕,不让其再有动作,左手聚成刀状搠往后者胸肋间。

  周致远早有防备,跳起腾空,耍杂技般在半空侧翻360度,既躲开莫轩刺来的刀,又借旋转之力,挣脱被握住的手腕,只是下地时无可借力,给莫轩觑空一脚,整个人被踢得往后腾飞,重重撞向一边的墙壁才堕落地面。

  战斗时间虽不长,但李浩已杀到。

  他速度不减地飞进相对狭窄的二楼房中,右手一把卡住踢飞周致远后,还没来得及回避的莫轩脖子,往里连续撞塌两面墙壁,终撞到第三面水泥墙时才停住冲势。

  莫轩所属的冥者形态虽是四种龙仆中最弱,但其优势体现在极强的恢复力上,被李浩卡着脑袋连撞穿两面墙时,他的脖子已断,而撞上第三面墙的停顿里,他的脖子又迅速复原,遂双脚暴踢,鞋中刀尖连续往李浩身上疾刺。

  李浩受击长嘶,再次发出让周围玻璃爆碎的高频音调,震得莫轩神失魂惊,耳鸣失聪。

  李浩此时的“手”宛如鸟类的利爪,虽仍有人手的外形,但皮肤长满凸起的角质物,指甲变得更坚硬、细长和锋利。他一把抓住莫轩的大腿,连根硬生生的撕扯下来,然后又如法炮制把另一只脚扯掉。

  莫轩连声悲鸣,两腿的骨头与肌肉虽疯狂而快速地在断肢上重组再生,但即使重生复完,没了武器的光脚攻击对李浩已构不成威肋,这让他感到恐惧。

  而最令他心惊肉跳的是,李浩那双毫无人类特征,只有猛兽般残酷的黄黑眼睛,和那张尖牙满布,唾沫丝连的大嘴。

  李浩卡着莫轩脖子的手并没放开,而那张让人惊怵的大嘴真咬上来了,瞬间把后者的手臂整条扯掉嚼啃,另一只手则往他身上乱抓乱掏,莫轩痛彻心扉,惊惧万分地连声惨叫。

  周致远心系战果,从地跳起,左手小刀换切至右手,紧追上来,结果入目场景让他这见惯刀光血影的人也汗毛倒竖。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句话此时放在再生力极强的莫轩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

  他并不在意莫轩此时的状况,但李浩背上那乌黑发亮的大翅膀却引起他的注意。

  从外型看李浩无异是翼者,但他从没听过或见过有黑翅膀的翼者,而且李浩的行径也绝不像人类,既便是再饥饿的傀派系,也没人会做出这种骇人的事情。

  骤闻身后有声,周致远转头望去,见黛西也跟上来想看个究竟,即拉着后者转到墙后,若无其事道:“小姑娘,你是什么来头?为什么你的龙仆如此特别?”

  黛西奇道:“我只是个普通的龙人,没什么来头啊,李浩他怎么了?”

  周致远突生歹念,心想不若趁机把她打晕绑走。但莫轩的惨叫声提醒他,这是个极度危险的举动,况且李浩此时放开莫轩来追击自己,则前功尽废,遂道:“不管怎样,这次你们帮我除掉莫轩,抵消上次把我拉出车外致任务失败的事,此后各不相欠,下次再遇,别怪我不留情面。”

  黛西白眼道:“你这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对了,刚才你怎么一下就能认出我来了?还有我爸关在那,你知道吗?”

  周致远冷笑道:“无可奉告。等莫轩事了,你俩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会继续执行猎捕你们的行动。”

  黛西白了他一眼道:“你还过河拆桥!”

  莫轩叫声式微,到最后声息全无,只余骨头破裂的“咯咯”声。

  黛西十分好奇,探头道:“他们到底在干嘛?不像在打架呀。”

  周致远按住黛西肩膀,阻止她的行动,诡笑道:“他们在做大自然中最常见不过的事情,若不想留下阴影,劝你别太好。。。”正说着,突见黛西脸现惊愕,又感阴风压体,他条件反射地往前疾跨转身,并把黛西拉到身后。

  周致远刚才站立位置对应的墙体已被抓出五道爪痕,顺着半人半鸟的手,李浩从墙另一头走出来。

  此时李浩已完全展现出翼者四米高的体形,不同的是手和眼。他眼若饥鹰,周黛两人被他一扫,均感寒芒在背。

  黛西朝下半张脸全是殷红的李浩道:“李浩,你没事。。”在她刚开腔说话时,李浩已口发龙吟,弓步微倾。

  周致远见这架式,大叫不好,射出手中小刀的同时,挟起还没说出“吧”字的黛西,跃跳到最近的小房中。

  果不其然,李浩后脚发力,脸庞中刀时擦过两人,直冲前方,把厚约20厘米的水泥墙硬生生撞破,冲到隔壁相对宽阔的空间。

  还没等小房里的两人回过神,李浩已盘旋回来,欲要从窗户冲进小房,结果巨大的身型被卡在由承重墙彻起来的窗户中,但如此仍不能阻止他前进的欲望,一面仍往死里钻,一面伸长手欲要抓人,獠牙满布的嘴里呜咽不止,唾液四溅,充满青筋的脸部显得极度狂暴。

  黛西惊恐不已,贴紧另一边墙壁,尽可能地远离李浩伸过来那血迹斑斑,乱划乱抓的手爪,惊惶道:“李、李浩,你这是怎么了?”

  眼看小窗户两边的承受墙体正在开裂,周致远眉头紧皱,闷声道:“他已经疯了,快撤!”不顾黛西是否同意,拉起她忙向别的地方转移。

  两人才跑出小房间,承重墙体果然支撑不住李浩的蛮力,轰然破碎。

  李浩用力过猛,人冲进小房,把黛西原来所站位置的另一面承重墙体冲塌,带着碎石尘埃,扑跌到另一边的空间里。

  周致远冷静拉着惊叫连连的黛西,迅速离开此地。

  从李浩的神情和举动看来,周致远很清楚此时的他状如魔神,既便拿出最后的王牌武器也无济于事,恐还没靠近对方便给撕成碎片,唯有尽可能地利用地形与其捉迷藏,先耗其体力。

  同时他心中冒起荒唐的感觉,三年来一直以龙血为目标的他,此时竟带着一个曾让他吃过大亏的龙女逃避其立龙仆的追击,这是做梦也不会出现的事情。

  黛西边跑边惊魂未定道:“李浩他怎么了,好像连我都不认得了。”

  周致远冷哼道:“别说你,看他的眼神,恐怕他连自己都不认得。”

  黛西战兢兢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后方轰声隆隆,杂带着阵阵吼叫,李浩摧枯拉朽,挟着沿途被撞破的障碍墙体或柱体碎石,正快速追上来。

  周致远不答话,拉着黛西七转八捌,李浩一下摸不清他俩的行踪,立在原地怒号不已。

  周黛两人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李浩的声音。然而一个拐弯,两人突然来到相对开阔的空间。

  靠到四五个成人手拉手才能环抱起来,起主要承托楼宇作用的水泥圆柱边,周致远才轻舒口气道:“翼者耳聪目明,对外部环境十分敏感,你最好别说这么多话,喘气也给我小声点。”

  黛西忙堵上正大口喘息的小嘴,不到片刻又放弃了,以极可能小的声音道:“不行,太难过了,透不过气来。”

  周致远拿她没办法,微蹲从裤腿处取出匕首。

  黛西急道:“你不能伤害李浩,他才刚刚帮过你。”

  周致远哂道:“别为他说话,现在的他可不是你的龙仆。说来奇怪,像他这样的龙仆闻所未闻,按理龙人主仆两心合一,不可能出现攻击契主的情况,除非疯了,或者是。。”他全身一震,没说下去。

  黛西眨了眨眼睛,代答道:“或者他要攻击的只是你,而我刚好被你拉到旁边吧。”

  周致远屏息片刻,没感觉到李浩在附近,哑笑道:“好啊,你自己出去看看,我绝不会拦你。”

  想起李浩那双没半点感情的眼睛,和方才在她面前狂叫声中乱划的手爪,黛西胆怯地缩了缩,不敢有所动作,嘴上却不甘示弱道:“那你想说什么呀。”

  周致远顾望道:“也许是潜意识里的他,或是他基因中的兽性回归,说不清楚,我现在只能肯定,他正处于失控暴走状态。按理这些问题你该比我更清楚,却反过来问作为人类的我?”警觉突生,他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周致远僵硬地缓慢抬头,只见李浩依附在水泥圆柱上,从圆柱的后面偷偷绕了过来。此时半个身子已到他俩的正上方,并与两人不到一米的距离。

  “跳!”周致远暴喝道,脚猛蹬圆柱挟着黛西往外飞扑开去,手中匕首疾飞而出。李浩也在同一时间发动,虽身中匕首,但仍头下脚上扑往两人原来所站位置。

  三人以毫厘之距擦过。李浩力度迅猛,不单以头撞破二楼地板,还带着地板中的水泥钢筋一起冲堕到底层地面,受冲力和钢筋的拉扯作用,二楼水泥地板四分五裂,迅速以圆柱为中心往四周扇形垮塌。

  刹那间天崩地塌,尘土滚滚,宛如末日。

  周黛两人慌忙爬起,在崩塌的地板边缘踉跄奔跑十数米,最后纵身跳扑进一个房间中。幸好地板的垮塌到房间门口便戛然而止,否则两人定会随崩碎的地板堕跌到5米多高的底楼。

  黛西爬起回望塌方处,还烟尘滚滚的大洞,胆战心惊道:“吓死我了,李浩他、他会死吗?”

  周致远呆望着这大洞,喃喃道:“这种破坏力,不该出现在翼者身上啊。”闻黛西所言,失笑道:“你听过把自己撞死的龙仆吗?快起来转到别处,这里太危险了。”遂从房间侧边小门闪身出去。

  黛西爬起,追随周致远来到门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烟尘弥漫,李浩可能所在的位置,不觉黯然神伤。

  “干嘛呢?”周致远催促道:“快走啊。”

  黛西只得跟随离开房间。

  周致远领着黛西来到楼层最边上的走火通道,却犹豫起来。

  黛西踏前道:“我们下楼离开这幢楼吧。”

  周致远摇头道:“不行,到了空旷地方,只要他展翅居高,你我无所遁形,甚至会波及其他人。”

  黛西皱眉道:“难不成我们还要更上一层楼?”

  周致远苦笑道:“这就是我纠结的地方。没办法,下楼吧,我们在一楼与他周旋,直到他回归理性。”但李浩何时才恢复理智,他不知道。

  黛西惊道:“他就在一楼啊。”

  周致远边走边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这烂尾楼虽说只有三四百平方,幸好它是商用的,底层有不少间隔开来作店铺一类的空间,就利用这点吧。”

  黛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跟随而下。

  两人躲在一个离垮塌地相对较远的毛坯店铺中,周致远顾不上形象和肮脏,不时耳贴墙壁或地面,收集着可能出现的动静。

  黛西不知该干什么,轻道:“我很难过,李浩什么时候才能回复理性?”

  周致远皱眉道:“不知道。我发现你的话特多,不能闭上嘴吗?”

  黛西捂嘴片刻,叹气道:“不行,不说话我会更害怕。”

  周致远气结道:“就不怕你的龙仆听见,跑来吃了你?”

  黛西曲膝蹲地,泪眼婆娑,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周致远再三确认安全,见状心软道:“真麻烦,想说便说,但要注意音量和看我手势。”

  黛西微扬眼角,轻声道:“谢谢你,看起来你没有我想的那么坏。你这么厉害,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做猎龙人呢?”

  周致远呼气道:“你龙龄不大吧,真像个小孩似的老提问题?”

  黛西并不执着要答案,没话找话又接着道:“那个莫轩,你杀他只因他知道偷龙血的事,你偷龙血干嘛呢,想做傀人吗?”

  周致远怒瞪黛西道:“这事你若敢再提,我马上杀了你。”

  黛西吃惊不语,周致远虽没有作任何回答,但他的心神,却给这个问题带离了此地。

  半晌,周致远回过神道:“不对,这么久都没动静,当真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