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布局

龙人与仆 治嘉 4491 2019.08.05 14:19

  李浩想都不想,立即振翅倒飞,但翅翼才拍了一下,便如给无形的绳索捆绑在无形的墙壁上,定格在半空不上不下,任他倾尽所有力量,仍动弹不得。

  来者自是文源骏无疑。他对努木格轻蔑笑道:“努老弟啊,能救你的只有世上那绝无仅有,稀珍无比的复活之血啊,我苦寻千多年至今才有一点眉目,现实在没法救你。不若让我帮你早些上路,减少痛苦吧。”遂勾了一下指头。

  努木格颈脖即之传来异响。带着不甘,带着愤恨,他怒瞪着巨眼辞世。

  处理完努木格,文源骏环顾破败不堪的老人院,目光落在悬挂树枝,头扎红巾的尸体上,油然道:“预计里的老鼠们全出来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如此拼命。当我接到马涛派人打来电话,说你正在攻击基地时,我便马上折返回来,可路上发生了许多事情。一时货车翻倒堵着大路不能前进,一时又被人拦截查车,一时又有人说雨水封路,要我绕路。后我弃车而行,又被人半路拦截,在雷雨加交的深夜里,搞笑的说要打劫我这个身无它物的老头,不顾死活地拖着我。哈,把我当成傻子吗,越是如此越发让我猜到你们想干什么,果然不出所料。”

  言毕才抬头望向李浩,笑意盈盈道:“但这些都没关系了,只要能与你相见,这些都不再重要。嗯,本来初次见面,我该尽地主之谊接待你,无奈一见到你,我就无法按捺心中之悦,请马上告诉我,你的契主是谁,现在何处?”

  李浩动用魔者之力,仍无法脱身,无力感油然而生,呼气道:“我契主是谁关你屁事!”

  文源骏不以为忤,笑道:“小伙子就是气血旺盛,没事,我现在心情好得很,不如讲个故事给你听听,或许你会改变主意。”十指轻抖,眼睛斜视,背后青云社余下的十余名帮众竟无一颈脖断折,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李浩倒抽冷气,心生寒意道:“连自家人也杀?你还是人吗?”

  文源骏通过力场把凝呆半空的李浩放回地上,满不在乎道:“我说了只讲给你听,他们不识抬举,竟无离开之意,罪该当死。别再打岔,好好听讲,小伙子。”

  清清嗓音后道:“三万年前,上古人类突然对龙族发动全面偷袭,措手不及的龙族因此伤亡惨重,侥幸逃脱或杀出重围的龙族于某地重聚。你该知道龙族共分三族,分别是苍龙、翼龙和龙人吧,这三族就该如何对待人类的态度上出现严重分岐,各族成员因成见和理念的不同,开始分裂并联结成联盟,终形成截然相反的两派。一派是以龙人族为主,坚持认为这是个别人类行为,仍拥护人类的亲和派,另一派则以翼龙族为主,认为人类都是邪恶,贪婪无度的生物,应当尽数歼灭的灭绝派。”

  略作停顿,又道:“刚开始,亲和派和灭绝派偶而也会联手,共同对付因前期得到海量龙血,构建成大大小小无数傀人的人类组织。随着两大联盟的共同压制和打击,人类势力式微,但它们间的矛盾却日渐尖锐,最终爆发近三千年之久,护人与灭人的两派之争。”

  眼光扫至厨房,黛西三人躺身处,文源骏眼前一亮,却淡淡续道:“战争以亲和派的覆灭而告终,但灭绝派也元气大伤,精英尽殆。值得讽刺的是,作为罪魁祸首的人类反而因此得到最大利益,借此一举成为统治这个星球的智慧生物,自相残杀的龙族从此一蹶不振,再难回复当年的声势。人类借机再向龙族残存的灭绝派实施围捕与猎杀,龙族便是一年不如一年,直至现代仅余龙人族的活跃,其余两支则近乎绝迹。”

  李浩心神颤动,开始明白黛西为何对上古人类如此憎恨和厌恶。

  文源骏意犹未尽道:“上面我说的仅是背景,最重要的则是一段没人发现的小故事。话说两派之战中的一场小冲突里,龙人亲和派中出了一个奇异女子,她带着三形态于一体的龙仆海不光把灭绝派打得心惊胆颤,还用己身之血复活两名龙族战士。虽然两帮人马最终都力尽而亡,却有个充当后勤的人类活了下来,他用刀在一块石板上把整个过程都刻画下来并收藏某处,正离开时却给当时闻腥而来的猛兽吃了,所以这事情没人知道,唯有我知道,因为只有我发现了这块石板及他变成化石,上面布满兽齿的骨头啊,哈哈。。。”

  李浩嗤之以鼻,打断道:“就这样吗?我还以为是什么能让我改变主意的事情,只是如此罢了。”

  文源骏毫不介意,目光扫至靠近厨房的一断壁处,以小至只有最近的李浩才听见的声音,低唤道:“没想连你也变成小老鼠了。”双手平伸,身在厨房,仍昏迷不醒的黛西倏然平地浮起,并缓缓往他们方向平飞过来。如被一层无形网罩护着,黛西并没被途中的雨水淋打到。

  李浩不明白他刚才说的意思,突见他有所动作,虽背对着看不见,但已有所感,紧张道:“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不准动她分毫!”

  文源骏似没听见,边动作着边继续他的话题,道:“多余的话不提也罢,最精彩的是石板提到,该名奇异龙女的复活之血,不单能让死人复生,还激活其仆除神者外的所有能力,化身成三形合一的超级龙仆而无所披靡,只是终归寡不敌众,力尽而亡。而最让我振奋的是,她所复活的其中一名战士,不光恢复青春,身上的伤病旧患还能一并除去,回复战力最旺盛的状态。你说有多神奇啊!”

  李浩心头大震,他很快联想起死而复生的黑龙,他自身的三种形态能力。无疑,黛西体内所流的血便是文源骏一直苦寻未果的复活之血!

  黛西的身体平移到文源骏的跟前,他上下打量,赞叹道:“此女怎么看都是如此赏心悦目,年轻真好啊。”

  目光转向李浩,意味深长道:“刚才本应死去十多年的黑龙升天,我在远方已发现,而你与努木格的战斗,我也正好赶上并观赏了整个过程。严格来说,你算不上优秀的战士,若非你临时化为翼者,凭借速度偷袭,你还真打不过努木格,也难怪他死不瞑目。”

  顿了顿后又道:“但也正因为你拥有三形态的能力,光凭此点已胜过许多龙仆与傀人,若再加以指点和训练,当是前景无量。小子,断绝与你契主的血契,和致远一起跟随我左右吧。我是无敌的神者至尊!你是仆中之王!致远是人中之王!我们三人联手,定所向披靡,届时你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该是亿万人之上的尊贵人物!世上一切的名与利,任你舍取!我说到做到,快供出你的契主吧。”

  李浩默不作声,暗地里拼力扭动身躯或肢体,试图摆脱这无形的束缚,可骨头都扭断了,仍旧无法动弹半个指头。

  文源骏见他不为所动,目光落回黛西身上,浅笑道:“这看起来年约十六,实际龙龄应为三四岁的小女孩,体内龙息尚且弱小,按理还没到立仆之年。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越是不可能的事情,产生出来的效果越发惊人,所以这小女孩就是你的契主。”

  李浩心胆俱裂,吼叫道:“不是!她不是!”

  文源骏见李浩七情上面,惊得大呼小叫,仰天大笑道:“哈哈,果然是她啊!其实不用猜我也该知道,这里除她外,再无龙人。我真是太小心了,哈哈!啊!无上的贡品,无比珍贵的可人儿,美纱啊美纱,我该怎样感谢你啊!”遂握上黛西的右手腕,低头正欲要割腕吸血,然而他的脸色一凝,惊道:“为何会如此虚弱?她干了什么?”

  李浩既恨又慌,却又无可奈何,心中闪过许多念头,最终还是想到美纱提过,体内那两个曾让黛西家族成名的龙仆意识体图亚与沙巴。他没有办法,心中血泣默念道:“求求你俩,谁都好,救救她啊,我愿意与成功救出她的人共享这副身躯!若有违背,天诛地灭!”毒誓虽发,可惜没有任何反应。

  文源骏惊喊出那句话后,便自感到多此一问,黑龙能死而复生的升天,自是与此有莫大关联,望向银蛇乱舞,大雨倾泻的天际,狠狠道:“你这该死的黑龙,竟敢抢我头筹,他日定找到你,生剥龙筋!”又低头,翻过黛西手掌,盯着指尖上的伤口,大皱眉头道:“你也是,干嘛要做多余的事?”

  不知是否因此牵引作用,黛西若有感应地柳眉微颤,缓缓睁开秀目,骤然发现自己凝在半空,惊得一声娇呼。

  文源骏大为叹息道:“小姑娘,你不该醒来,如此痛苦会减轻许多。”

  又一个暴雷在附近炸响,震得天晃地摇。

  黛西感受着大自然的威力,半句话也说不出来,遽然发现在左侧站立不动,却翅翼半张的李浩,心下便知当前情况,苦涩道:“李浩,对不起,又是我害了你,真的很对不起。”

  文源骏眼珠一转,淡淡道:“小女孩,先别急着表示歉意,他已投诚于我,将来会是我开国立邦的左膀右臂哦。当然,日后的他不会再对龙族抱有仁慈之心了。”

  “什么?”黛西震惊不已,朝文源骏怒喊道:“不可能!他不会的!你骗我!”

  文源骏把黛西立放地上,后者虚弱无力,差点软在地上,前者以力场支撑起她的站立,哈哈笑道:“不信吗?你看他是怎么表示的。”

  李浩正欲出言相讥,不料嘴再也张不开,头受无形之力,上下摇晃起来。为了不让黛西误解,他用尽力气想让头部停住摆动,但气血冲脑了,仍无法阻止头部的上下晃动。

  黛西闻言轻扭腰肢,望向李浩,不敢相信地看着他正满脸通红地点着头。没有眼泪也没有哀恸,她缓缓回过身,黯然道:“如果只是因为我,请你不要迁怒于别的龙人好吗?李浩,这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请求你,可以吗?”

  李浩说不出话,只得发出一连串的闷哼,眼内快要急出火来。

  文源骏和颜悦色道:“好了,小姑娘,人类与龙族早已势如水火,只有些不知就里的懵懂之人愿当龙人的仆从,然而当他们明白过来,也会和李浩小子一样弃暗投明。世道本是奸险诈伪,你便当是作梦一场,来世做人类吧!”言毕指头微勾。

  脚面开始有受压的感觉,黛西色变道:“请等一下,我还有一句话想对李浩说,请让我圆了夙愿吧。”

  文源骏有些不耐烦,但也不想由此坏了刚才营造出来的悲凉氛围,淡淡道:“那就说吧。”

  黛西摇头道:“我要贴近他说,我不想让其他人听见。”

  文源骏警惕地盯着黛西,沉吟片刻道:“他已背叛你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黛西苦涩道:“本来他是过着无忧无虑的普通人生活,因为我无能,在父母遇险时求着他帮忙,他不忍拒绝朋友请求,故出手帮忙,没想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请求中成为不伦不类的龙仆,从此历经这么多磨难与痛苦,所以他怨我、恨我,背叛我,我也绝不会怪他,相反我希望能郑重地向他说声对不起,可以吗?”她言语恳切,让人深切体会到她心中的懊恨与悔疚。

  李浩眼中一红,很想告诉她,他最真实的想法与感受,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不禁对着文源骏怒哼不已。

  文源骏望了两人一眼,哈哈笑道:“你看他都怒成这样了,不说也罢,何况你想说的,背后的他都已听见,没必要多此一举。”

  黛西玉容端庄,正色道:“接不接受是他的事,但至少我不会再有牵挂,求你了。”

  文源骏思量再三,朗笑道:“我还不至于连这样的请求都不准,遂你心愿。”便放开对黛西的力场控制。

  即将恢复年轻并重回巅峰状态,成功在望,不想节外生枝的他变得小心翼翼,每做一步都经过精心算计,围绕着最有利的方向进行。那就是要让黛西彻底放下心防,尽量避免龙人遇险时,激化在场龙仆的应急机制。就算不怕李浩突然能力超常发挥的作用,黛西心里有抵触,也会大大影响他吸纳仅存下来的龙血精元,得到的效果也是大减。若非黑龙复活在前,他采血在后,确不必大费周章地攻击和瓦解她的心防。

  至于李浩,不杀他乃真心想让其成为他最得力的帮手,毕竟周游世界地寻觅逾千年,一身集三形态的龙仆还是初遇,太难得了。待得手之后,李浩因黛西之死面临死亡危机,他将适时展开秘术,以便让其顺利成为他的傀人。

  一切都按着期望进行着,他不允许有任何闪失,故力场尽可能大地遍布四周,任谁都进不来也出不去,另也紧盯着黛李两人的举动与言语,只要稍有一丝不妥之象,他将忍痛先对李浩下杀手,再榨干龙女的龙血。

  这是没有遗漏的布局,文源骏大大松了口气。

  天空仍旧电闪雷鸣,暴风骤雨,仿佛尽力洗刷着这块土地上的罪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