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异类

龙人与仆 治嘉 4136 2019.07.01 09:13

  黛西侧头想了想,拍手道:“我有四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穿这件人皮服,直接出门不可以吗?我为什么要戴龙牙项链,我没见过妈妈戴过啊?妈妈前晚打来电话说了一句压不住龙息,后面还说了什么呀,我全忘了,最后一个,我好像忘了回圣域的路,怎么回事?你们还记得吗?”

  美纱皱了皱眉,与彭宇对视一眼。

  彭宇把目光从美纱身上收回,摇头啧啧道:“问题还真多。第一,因龙人均长有龙鳞的身躯,有经验的猎龙人很容易就能发现。虽然你身上没有龙鳞,但别忘了你头上的角,所以让你穿上人皮服上街,以防你年少贪玩时,无意中被人发现;第二,你的年纪太小,龙息又太弱,没法控制它的流向,所以需使用藏有特制麻醉粉的龙牙项链来减轻你龙息发作时的痛楚;第三已经不重要,就是怕宝贝你又生事端,再三叮嘱你小心罢;最后一个,嗯,为了保护圣域,族人对离开的每个小宝贝都要进行记忆封印,以免被坏人利用,”

  黛西颓然道:“你怎么句句都暗指我年纪小呢,听起来真不舒服。原来只有我一个忘了回圣地的路啊。”

  美纱立时揍了彭宇一拳,边递去已剥好的橙子,边怜爱道:“宝贝别难过,来!吃个橙子。”

  “好吧。”黛西接过橙子,张口就咬,一去不振的神情。

  彭宇笑着摇头,转对李浩道:“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李浩苦笑道:“林毅强说青云社已认定我是龙仆,这是什么东西?难道龙仆就是像你那样能变成巨人的人?”

  彭宇从水果盘中取出切开的两片苹果,一片递给李浩,余下一片咬了口道:“与龙人定下血契,得到龙人承认的人类就是龙仆。顾名思义,就是龙的仆人,因为龙人每到龙息发作时,都需要有人在旁守护和照顾,这也是我前面说过的保护需要。”

  黛西想起前晚她龙息发作时的可怕经历,满有感触地点头。

  李浩想起不久前的小码头之战,疑惑道:“那些比你小的巨人也是龙仆?”

  彭宇淡淡道:“严格来说,真正的龙仆只有我一个,其它都是傀人。”

  看着一面不解的李浩,美纱补充道:“你有没留意,他们在战前或战时喝的或注射的,就是不知从哪弄来的龙血,真正的龙仆不需要做这些动作,这些无主之人,就是傀人。”

  李浩还是不解,望向一边的黛西道:“只是动作上的区别吗?呃,我听青云社的人叫黑侍,不是傀人啊?”

  黛西点头道:“嗯,我也听到了。”

  彭宇耐心解释道:“黑侍只是青云社内部的称谓,正式的叫法该是傀人,它与龙仆最大的区别在于血契。血契就是主仆间血脉连接的证明,人类只要与龙人成功结成契约就能成为龙仆,此后只要不定期获得龙人赠与少量的新鲜龙血,就能维持和激化远古基因,获得的力量和加持时间也能自由掌控。”

  顿了顿接着道:“至于傀人,由于没有血契导引,欲成之人则需要一次摄取两千五百毫升以上的私采龙血,如此大剂量的摄入,那人就得过一趟生死关,就像人在同一时刻注入大剂量的疫苗接种,身体若能承受方成傀人,若有过敏反应必死无疑。大难不死渡过鬼门关后的傀人,还要面临两个大难题:一是得到的力量和加持时间很短。时间到了就要打回原形,除非在必要时再补充适量龙血,所以你能看见他们会喝或注射龙血;第二是寿命短。由于没有血契,虽然激化了体内远古基因的功能,却是拔苗助长,过度损耗精元和生机,所以傀人一般活不过三年,要想活命,唯有不停使用龙血延命。”

  李浩刚把手中的苹果啃掉,惊叹道:“都是些不要命的人啊。”接着皱眉道:“那个打不死的人呢?也是傀人吗?好像和你们不同啊。”

  彭宇点头道:“当然也是傀人,主要看龙血激化的是那组基因,因人而异。”

  李浩吐舌道:“基因这么多,这些什么仆岂非有很多种形态?”

  彭宇道:“形态只有四种,魔者、翼者、冥者和神者。”

  李浩愕然道:“这些都是什么鬼?”

  美纱娇笑道:“不是什么鬼,是我们龙人对激化出不同能力的龙仆进行划分的统称。”

  彭宇沉声道:“改天我再和你详说这些龙仆吧,你还有其它疑问吗?”

  “好吧。”李浩呼了口气道:“那么人类与龙人间的血契又以什么形式定下来作为证明?不可能像古时那样取出一张纸,双方咬破手指在上面画押签字吧。”

  美纱笑道:“这是我们龙人的秘密,不能向你透露。”眼睛望向一脸迷茫的黛西,补充道:“这个我稍后再和你说吧。”

  “那么。”李浩干咳一声,尴尬道:“龙人又有什么特殊能力吗?在小码头我看你举手砰的一声,飓风乱刮蛮吓人的。还有后面你取出的一块黑色片状物又是啥玩意?龙人的秘密武器?”

  美纱哈哈笑道:“那是我的龙息爆,先把自身的龙息积蓄压缩,然后通过手部气孔一次放出,这算不上什么特殊能力嘛,至于黑色片状物,那是我身上的龙鳞,取一次痛一次,不到万一不掀断,其它没什么了,就这样。”

  “呃?”李浩一愣,道:“压缩龙息?就这样?没了吗?”

  美纱点头道:“嗯,龙息其实就是龙人体内的一股气息,有点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功,不同的是,龙息没有那么玄乎,它仅仅只是一种内发气息,从我们身上各经脉运转一周,我们就成长一岁,随着龙人岁数的增大,龙息会自我增强和延长,不需要闭关修炼什么的,但杀伤力也仅如气枪,还不如人类使用的子弹。其它确实没什么了,如果龙族真有某些奇幻小说或怪异书刊说的,拥有非常强大能力的话,现世占统治地位的绝对是我们龙人而不是人类吧。其它真没什么好说的东西,有也只是些障眼用的小道具,如幻术水一类吧。”

  “幻术水?”李浩大讶道:“我以为是黛西骗我的,还真有啊。”

  黛西闷哼了一声。

  李浩朝黛西赔笑道:“你时真时假,我怎能分辩呢?这么说来,龙仆的力量岂不是比龙人本身更强大?”

  美纱苦笑道:“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这么回事。”

  李浩挠头道:“黛西也会操控龙息吗?”

  黛西眼睛一亮,赞同道:“对啊,我怎么做到像妈妈一样控制龙息呢,我不想大家冒险时,只有我一个人要保护,我也想保护大家。”

  美纱一双眼神充满溺爱,道:“宝贝你还小,打架的事你就别参与了。”

  黛西堵气道:“你们总把我当小孩看,我都十七岁啦,还老说我小。”

  彭宇怜爱地笑道:“那是人类的算法,但你真正的年龄才刚过四岁啊。”

  想到人龄与龙龄的区别,李浩和黛西释然。

  李浩转头道:“前天的龙息发作,你才第四次啊?”

  黛西苦涩点头。

  李浩瞧着黛西,幽幽道:“没想到你只是个四岁的小宝宝啊。”

  黛西顿时来气,却是无言以对。

  李浩露出耐人寻味的笑意道:“这么算来,黛西是四年一周岁,哈,再过一百年还不到30,哇,真的很长寿!”

  美纱嗤笑道:“不是这么算的,我不是说过龙息随着龙人岁数的增大会延长吗?这里有特定的算法,但我不会告诉你。”

  李浩又一次感到尴尬,不知说什么好。

  彭宇话锋一转道:“宝贝,既在家里就把这身皮服摘下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黛西点头应好,起身跑往美纱手指方向的房间去。

  待黛西进房关门后,彭宇才正色道:“李浩,我不把你当外人看了,我想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如果你想离开这里去安全的地方,我会尽所能帮助你,另给你大把金钱,包证你衣吃无忧地安享这辈子。”

  李浩想了想,正容道:“我想和你们一起。”

  美纱笑容满脸道:“有福也不享吗?和我们一起,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不怕吗?”

  李浩顿时脸红道:“刚开始是有点怕,但现在我不怕了,日后万一还有如今晚的情形,你们都没法分身时,黛西她怎么办?我想、我想保护她。”

  彭宇与美纱面面相视,两人会心一笑。

  美纱站起来轻声道:“我找宝贝说说话,你们聊吧。”言毕走到黛西房前,叩门而入。

  “好吧。”彭宇呼了口气,朝李浩招呼道:“我们到客厅,我帮你推拿脚部,幸运的话,脚伤明天或许就好了。”

  两人到了客厅,彭宇让李浩躺到沙发上,苍劲有力的指头沿后者脚部脉络自上而下推按,边动作边低声道:“或许你不用这么快做决定,我先和你说说黛西的情况。”

  李浩被按得先是一阵酸胀,痛感加剧,但很快便变得浑身舒泰,闻言一怔,肃容倾听。

  “以下的话你不要和黛西说。”彭宇压低音量,沉声道:“刚才说圣域只封印她的记忆是骗她的,其实我们一家都被封印了,所以回不去的。原因是黛西在族中是个异类,龙人族并不承认她的龙人身份,而遭到驱逐。”

  李浩愕然道:“我听林毅强说过,正常的龙人是四肢和头部与人类无异,而身躯长有龙鳞。黛西也和我说过她是异类,只因身无龙鳞,头长龙角而被族人嘲笑排挤,无奈下才搬离龙族圣域。但这些表面上的东西,对龙人来说如此重要吗,严重到要驱逐的地步?”

  彭宇喟然道:“外表当然不重要,通过整容我也能把黛西弄得和正常龙人一模一样,但最重要的是龙血啊。”

  顿了顿后,接着又道:“龙血对于龙人来说无比重要,为了保证血统纯正,龙人对每一个出生儿都会进行血液认证,就是把新生儿的血滴到他们独制的验证水里,水变成金色即为龙人可以留下,不变色就是人类马上驱逐。虽然龙人中,也有不少像我和美纱一样跨种结合诞育下一代,但他们的孩子都十分标准,要么人类,要么龙人,只有黛西,她的血让水变成黑色,据称这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

  彭宇凄然接着道:“龙族长老们经过商议,觉得这是不详之兆,认定她为龙人中的变异种类,一来怕她将来成为龙人的祸害,二来也为保证龙族血统的纯净,所以一致决定要杀她。后经美纱的不懈争取,其中一个长老同情我们的遭遇,所以说服其他人改为驱逐。”

  李浩一面震惊地听着,这与他之前所知有太大出入。

  彭宇道:“黛西这种身份,即不能与龙族交集,又不能融入人类社会,注定她走的肯定不是一般的路,为此我和美纱都十分焦虑,不得不经常外出,到龙族盛世时曾生活过的不同遗址,如中国传说中的昆仑、中东、西欧等神话之地打听验证水变黑的缘由和化解之法,可至今仍是无果。”

  彭宇眼光落在李浩脸上,又道:“以前我和美纱外出时,为了提防那些猎龙人,需不停更换联系方式,以致黛西无法给我们电话,而我们若无必要,也尽量少打电话到家里,以防给人监听,让她陷入危险的处境。今天,你在小码头中的表现,我和美纱都十分肯定,所以若有你在她身边,我们会放心许多。但你也必须知道,你是没有任何后援,遇到危险时需要独自面对,而且年幼的黛西还会因不懂事而制造出各种麻烦。”

  李浩淡淡一笑道:“我和她做了两个月同桌,也一起玩闹过,并没有什么麻烦事啊。”

  彭宇凝视李浩一段时间,才开怀道:“好好想想,你的决定明天再告诉我吧。现时间不早,你也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嗯,你也看到,没有多余的房间,暂时屈曲一下你当一晚厅长睡沙发吧,待会我拿被单给你,明天我会让美纱置换床襟,到时我们可同睡一床。”

  顿了顿后,彭宇指着李浩手臂上伤口道:“睡前我再帮你处理一下伤口,要洗澡换衣的话,暂时用我的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