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四仆

龙人与仆 治嘉 3995 2019.07.03 16:45

  “扑”地一声,李浩四脚朝天摔在软垫上,把坐到一边观看的两女笑得花枝乱颤。

  李浩一脸蒙地坐起来,这是他第三次被彭宇以同样的手法摔倒在地上。

  自李浩换好衣服出来,黛西一家三人已把大厅的沙发茶几等家具悉数挪到餐厅,又在客厅腾空出来约四十平方米的地板上铺起了软垫。

  凭着跆拳道的自信,李浩本以为还能与彭宇打个平手,没想到两个照面就给弄倒了,后面无论他是进攻还是防守,似乎都无力阻止对方的欺近。

  彭宇扶起李浩,边往场外走,边向美纱道:“你教一下宝贝,我和他总结一下。”

  两女应声下场,黛西在美纱的指导下展开她第一次的花拳绣脚。

  彭宇领行下,两人绕过临时乱摆的家具,面朝两女在餐厅处挨近坐下。

  “你打的是跆拳道。”彭宇微笑道:“根基扎得很不错。”

  李浩沮丧道:“那有什么用。”

  “确实没用。”彭宇直言不讳道:“但不是你的问题,而是跆拳自身的问题。”

  见李浩侧耳倾听,彭宇满意续道:“跆拳道的特点是讲究脚部的快速移动和远程速攻,归根结底就是腿的运用,但它有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下肢防御接近为零,所以它只适宜于强身健体,或观赏性的比赛活动。说到实战,它不如空手道,更不如我国的武术。”

  李浩不同意道:“若说它实战不如空手道,我承认,但总体招式差不多,只要打击点把脚面换成脚跟,杀伤力同样厉害。但说到国武,我觉得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理论高于实际。你该看过这样的报道吧,为了想证明国术功夫,不少武术家对外挑战,结果事与愿违,多半被打得头破血流,晕头转向,反而让世人看清所谓的国武是如此不济。”

  彭宇浅笑道:“你看到的只是负面报道,其实也有不少胜利的例子啊。”转而叹道:“国武博大精深,实战性是无可非议的,只是随着清末近百年的战乱,精英们的凋零让武术界素质变得参差不齐,再加上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娱乐项目多,没多少人愿意花时间下功夫地进行刻苦练习,才造就国武后继无人的悲剧。对于出国挑战的武师,失败的我赞叹他们那颗急于为国争光的心,胜利的但愿戒骄戒躁,让国武能更上一层楼。”

  李浩目光闪动道:“彭叔叔你不是年过一百五十多吗,如此说来,武术造诣一定很高喽?”

  彭宇哑然失笑道:“怎么听起来有带刺的感觉?坦白说,我本是一介书生,谈不上什么武术造诣,只看过一些武术指导的书,又经历过一些战斗,才积累了一点个人经验罢。”

  “哦。”李浩感兴趣道:“什么经验呢?”

  彭宇自豪道:“随机应变,无招胜有招。”

  李浩丧气道:“你说了等于白说。”

  彭宇沉声道:“这是大纲,要细的话,个人感觉你可以学习太极拳的卸字诀和咏春的攻防,如果你能把两者很好的融合起来,将是很不错的战斗技能。可惜我生性愚钝,一直没能把两者融合,与人比划尚且有名有目的摆弄几下,但若遇急,啥招都忘了,只会用我的洪荒之力,野蛮解决。”

  彭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大笑。

  李浩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道:“没想到彭叔叔这么会逗人。”

  彭宇探手一把搂过李浩的肩膀,低声道:“现在始低声说话,别给小宝贝听见了。想好没?去还是留?我好作安排。”

  李浩目光停留在正转身打出手肘的黛西身上,满眼柔情道:“我要留。”

  彭宇见李浩两眼迷离,把手收回,摇头道:“我以过来人的身份提醒你,别给龙女的外表左右你,光想着一起过幸福快乐日子的话,你不如早些离开,不然不单害了她,也害了你自己,倘若想守护她,你就须拥有超常的生存欲望和随时为她死的觉悟,别尽想些男女私情哦。”

  李浩想起闻被子的事,脸红道:“我不是。。。。”

  “你愿意成为她的龙仆吗?”彭宇正容打断道。

  “我。。。”李浩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坦白说,他不太想成为怪物。

  彭宇进一步打击道:“一朝成为龙仆,你体内的基因结构将发生变异,严格来说已经算不上人了。你若想保护她,成为龙仆是早晚的事,不然对上傀人,你和她都只能任人鱼肉。”

  续而叹道:“还有一个极不稳定的因素。因为黛西的异常性,没人保证她的血能否让你顺利契立为龙仆,也没人敢说你与她缔结血契时,会出现什么状况,更不排除你会当场死去的可能,这点我们不会和她说。当然,我和美纱是希望你能留下来,作为重要的后补力量和我们一起保护她,如果可以的话。”

  李浩一怔,略为沉思,遂点头道:“我愿意。”

  彭宇浅笑道:“年轻人血气方刚,我还是再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吧,纵使你能顺利成为她的龙仆,且能天天对着美丽的她,但每一天你都要为她和自己的生存状况担忧与战斗,这样的日子你真的可以吗?”

  拍拍李浩的肩膀后,彭宇恢复正音道:“所以你的跆拳道需要加强下肢的防御力,其中不防多考虑国武的精粹,能做到攻防兼备是最好的,待会我教你一些太极和咏春的入门架式,剩下得靠你自己揣摩和练习了。”

  李浩嗯地一声,看着被美纱纠正错误动作的黛西,心中泛起一片涟漪。

  “咳。”彭宇一声干咳,把李浩的心神扯回来后道:“我昨晚提到龙仆的四种形态,你还记得吗?”

  李浩点头道:“记得,分别是魔者、翼者、冥者和神者。”

  彭宇满意道:“不错,接下来我说一下他们的优劣特征,你早些知道也好,即便他日遇上也好心中有数。第一个魔者,这是绝大多数龙仆的形态。你见过的,就是如我巨化后的形态,因为外形像魔人,故称为魔者,人类世界曾称之为巨人,它的特点是力量和防御力强大。”

  李浩惊讶道:“传说中的巨人?”

  彭宇点头道:“没错,在力量贯注下肉厚耐打,而弱点就是速度与敏捷较差,尤在凝聚和使用最大力量时简值要命,别说翼者,连傀魔者都不如。”

  李浩释然道:“原来如此,难怪你在小码头3号仓打不死怪物时,一下子就给那四个小巨、那四个傀魔缠住了身体。”

  彭宇露出孺子可教的神色道:“一点没错。另外魔者力量状态持久力也不长,傀人的话一般能坚持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力量减弱,并慢慢恢复为人类体态,而龙仆虽说可自由掌控,魔化体态可长久保持,但从力量爆发的可加持时间来说,最多也就一小时。换句话说吧,龙仆系魔者发动一小时后体形可仍旧,却是纸老虎,有气无力,没有杀伤力了。”

  顿了顿后续道:“翼者,就是长出白色翅膀能飞的龙仆,属常见形态之一,其实就是西方传说中的白翼天使。他们的特点是速度快和高敏捷,力量和防御力不如魔者。所以你若遇上这类人,脱身的唯一办法就是干掉他们或设法折断他们的翅膀,否则你跑不了。”

  李浩吃惊道:“天使就是翼者?白天使和黑天使吗?”

  彭宇浅笑道:“不是说过许多神话人物都是真实的吗?人类的想象力固然丰富,但追索源头还是有参照物的。”

  转而补充道:“不过龙仆只有白翼,没有黑的,所谓黑天使只是后人根据正邪黑白臆编出来的。至于冥者,你同样也见过。”

  李浩恍然道:“就是那个老打不死的呀。”

  彭宇赞许道:“嗯,聪明。特点是新陈代谢非常强,受伤部份能很快恢复,所以当你赤手空拳时为最难缠的类型,就像地狱里来的幽灵,故称冥者,人类世界称这类人为阴人,不死人或鬼,也是常见形态,当然他也有弱点。”

  李浩来劲道:“这种不死人也有弱点?是啥?昨晚见你怎么也没打倒他啊。”

  彭宇微笑道:“世上哪有不死之人,你觉得他不死,仅因为你手中没有合适的武器或有效的攻击。昨晚若我手中有刀,或没有那四个傀魔者的突然出现,我便可了结他,况且他无论攻击、防御、速度还是敏捷,在龙仆的四种形式中都是最弱的。”

  李浩差点摔下椅子,惊道:“他除了恢复力强外,就是一无事处?”

  彭宇冷笑道:“就是这么一回事。”

  李浩直摇头,对这不死黑影的恐惧不由大减。

  彭宇续道:“若遇上冥者,别用枪械,这些对他没有用处,必须使用利器快速砍肢去头,或设法让他在短时间内造成大面积重伤,他便活不成了。如果不想让场面过于难看,那就设法困死他或让他追不上你,就能脱身。”

  “神者。”彭宇长长呼出一口气道:“四种形态中的最强者,继承人类第一个史前文明的最强能力基因,是极少见,且极少人能成的形态。但若你不幸遇到这种人,你最好的办法是逃,最快的速度逃,因为他没有弱点,没有人可战胜他。”

  李浩看着彭宇正在发抖的手,心下畏惊。

  美纱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轻轻地把手按到彭宇头上,接话道:“神者最强的地方是能通过脑电波共鸣作用,在他周边产生各种力场,达到隔空取物或屏障的效果。举个例子,你端枪朝其射击,他能瞬间让子弹停留在半空而毫发无损。”

  美纱说着已轻轻蹲下,握上彭宇的手,柔声道:“神者虽似无敌,但在我心中,我的老公同样是无敌,你看,我们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是不是,亲爱的?”

  彭宇的脸抹上一层红晕,不好意思道:“嗯,别说了,怪丢人现眼的。”遂朝李浩道:“该我们上场活动一下了吧。”

  李浩应声而下,虽然无法想象彭宇当时与神者对战时的情景,但对于后者说的生死之论,他有了初步体会。

  黑幕降临,万家灯火逐一亮起,点缀着社区里每个角落。

  在客厅大吸顶灯的照射下,李浩与彭宇“砰”地一声,拳头对撞,李浩痛得呲牙咧嘴,边蹦跳不已边抛弄着手腕。

  彭宇感叹道:“好小子,早上才学的架式,一天不到就能与我打成平手,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美纱嘲笑道:“你这半吊子功夫的老人理论派,怎同多年跆拳道,练就一身轻盈的年轻李浩相比呢。噢!天这么晚,我去做饭了!”眼见彭宇怒瞪过来,她马上转身到厨房。

  一边的黛西乐不可支,但见父亲也瞪过来,忙道:“我也去厨房帮忙。”便钻到厨房去,不多时,二女在厨房逗笑不已。

  “看吧。”彭宇摊手狠狠道:“这些可恨的龙女们。”

  李浩从彭宇眼里看到的都是怜爱,并非真的生怒,莞尔道:“她们都是给你宠坏的。”

  彭宇如逢知已,大手跨肩而过,揽着李浩另一边的肩膀,哈哈笑道:“对对,就是这样,哈哈。来,我俩把大厅恢复原样。”

  等两人收拾完毕,家具摆放妥当后不久,美纱也呼着上饭,由黛西端着菜盘上桌。

  桌上的菜肴虽不是山珍海味,仅是很常见的家常菜,但素荤搭配相宜,且色香味俱全,菜色诱人。

  就在一桌四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地吃着可口饭菜时,近百架浑身漆黑,携着摄像头的无灯无人机,在黑夜里,陆续从社区中的每个小区及老旧房区,悄无声息地平地而起,它们透过各个窗户或阳台,偷窥与观察着千家万户。

  同样的,黛西李浩等人所在小区的空地上,一台无人机亦打着旋翼准备腾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