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兄弟

龙人与仆 治嘉 5748 2019.06.29 13:42

  周致远那辆不堪入目的法拉利被弃于公园停车场内,四人忽忽离开。

  四人中除黛西外,三人衣冠不整地借着夜色跑过绿化带,穿过深巷小道,赶了不少路程,终来到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私人服装店中。

  穿着从驾驶座下找到该属周致远遗弃车内的破旧衣裤,黛父对三人低声道:“换装即撤,别墅里还有物品待取。”

  看店人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神情木讷地呆坐在店门收银台,两眼空洞地看着悬挂于上方,但并没通电的电视,对所来之人不管也不问,宛如一尊木头雕像似的。

  李浩在黛父的参扶下来到男装区,神情木然地脱掉身上这件带血的校服,并在后者的帮助下,用店内酒精稍处理手臂两处伤口,用纱布简单包扎。

  逃亡时,黛父在车上只对他说那句欢迎来到龙人世界后再也没多说半句,黛母也是一言不发,只以奇怪的目光盯着他。

  黛父边替他包扎伤口,边轻描淡写道:“盛蒙今日相助,但由此你也被猎龙人盯上,昔日的处所和学校将不能再住或再去,否则会遭遇不测。如果你实在没有可去的地方,不如和我们一道,待风头过后再作打算,如何?”

  李浩仍魂不守舍,对于黛父之言,他半信半疑,最让他回不过神和难以相信的,仍是小码头里的经历。

  黛西自逃出生天后便再没对他说过任何话,但从她清澈无比的眼睛里,他看到了满满的愧疚和难过,也许是因为他的帮助,她的父母固是脱险,但他却负伤了。

  想到此处,李浩淡淡一笑,心里反而不怕了。他更在意黛西对他的感觉,不管是什么,只要有反应,那就值了。

  开始帮他处理右脚伤势的黛父显是注意到他的微笑,并没追问,只是皱眉道:“攻击你的人仍青云社排行第三的领头人周致远,功夫十分了得,没想你仍能挺过来,真出乎我的意料。但目下你右脚伤得不轻,所幸骨骼没事,只可惜这里没有可疗伤的东西,只能作些简单处理。你先换衣裤,易容一下,以免给猎龙人的哨子发现。”

  李浩点头,黛父转身离去。

  而在女装区的黛西一边换装,一边陷入深深的内疚中,她知道自己害惨李浩了,以至于看见他的伤口,仍不敢向他作出任何表示,暗忖也许她本就不应该与他交朋友,更不该向他求助,否则不会让青云社的人注意到他。

  “宝贝在干嘛呢?”易装完成的黛母过来催促道:“别停下来发呆。那群混球行事效率非常高,我们的身份一旦暴露,住处很快就会被锁定,还得回去拿重要东西呢,所以我们的时间没多少,你要手脚麻利些,我去找你爸商量点事。”

  黛西点头答应。

  黛母走到一半,突想起什么,回头指了指店角落里一盏亮着红光的灯,补充道:“注意这灯,如果变成绿色,不管什么事都要立即放下,赶往试衣间中间的那个换衣房里,不容半点拖拉,明白吗?”

  黛西再次点头,黛母这才放心离去。

  待换装完毕,四人重聚时,黛父赫然成了络腮胡大叔,黛母成了一名白脸小哥,李浩和黛西则成了一对兄弟。

  黛父并没付钱,只随手把四人换下来的旧衣服包成一团,扔到店门边一个不起眼的衣物回收箱中,便领着众人离开店子。

  步行近两百米多后,黛西父亲在路边截了一辆出租车,飞赶回别墅小区。

  在小区门口,黛父向常为李浩开门的保安点了点头,偷偷做了个手势,保安立即打开了小区禁门,四人穿门而入。

  回到屋中,黛西穿回人皮连体服,恢复为王平模样,黛母则把家中重要物品连同龙牙项链一起塞入背包,挎到背上,李浩在黛父帮忙下重新敷药并包扎伤口。

  不到五分钟,四人分别处理好各自的事情,李浩匆匆披上薄薄的长袖衬衫便跟着出门。

  可当他们快将到达小区门口处,就发现有四人在那附近徘徊,对着街道的行人和马路上过往车辆行注目礼。

  黛父把众人推到由植物修剪成墙的掩体处,躲开这些人的视线,手往小区另一头摆了摆,道:“这头。”

  黛西原以为有什么捷径可走,没想到路尽时,却是要爬树翻墙。

  “你真不可靠!”黛西给她父亲一个白眼,这是她成功出逃后说的第一句话。

  黛父哭笑不得道:“既便有捷径你也莫走,你知人亦晓。宝贝乖,快上。”

  同样没说过话的李浩哑声道:“让我先上。”

  见三人望着他,李浩解释道:“我先上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人,你们等我。”言毕,两三下爬上树,接着轻轻一跳上了墙头,左右扫视一遍后,向三人打出上来的信号。

  黛父眯眼凝视李浩一会,微笑点头朝两人道:“快去,我垫后。”

  四人翻过墙,穿过隔壁小区,又再翻墙出小区,终在一条弯肠小巷中拐出大街。

  此时正值晚上九点多,路上行人逐渐减少,却见仍有六个人驻在道路的重要转弯口聊天,眼睛却各有所向地盯着每一条马路和人行道。

  黛父低声道:“只是些卡哨,别拘于形迹,来了也别怕,自然一点就行,一切听我的。”说完大模厮样带三人到路边打出租车。

  果然,四人很快引起那六个可疑人的注意,其中一个青衣汉子带着一名同伴快步赶过来。

  “不好意思。”青衣汉子人未到声先到,向他们招呼道:“请四位等等。”

  黛父装湖涂,四下看了看,皱眉道:“叫我们吗?有何贵干?”

  青衣汉子来到跟前,逐一打量四人,皮笑肉不笑道:“没什么,只是见四位有些生面孔,想必是其它社区过来的吧,特此来看看是否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

  黛父干笑道:“没想这里的人好客至此,承蒙好意,领受了。”

  出租车来到跟前。

  青衣汉子的目光落在黛母身上,边伸手想拉人,边淡淡道:“这位哥们长得真白俊,不如过来和我们喝个酒交个朋友如何?”

  黛父一手拦住,冷冷道:“家中有急事,改日再聚吧。”然后催各人上车。

  黛西及其母如贯而入,李浩并没上车,而是一言不发地虚掩车门,和黛父一同待在车外,与青衣汉子两人形成对峙之势。

  青衣汉子眉头上扬道,高声道:“哦?我一片好心想与你们交朋友,就这么不给面子吗。”

  在路口的四人闻声,纷纷赶过来,顿把出租车四面堵住。

  车内的司机见状怕了,忙对黛母道:“这、这是什么情况,要不你们叫过另一台德士。。。”

  话还没说完,一大把钞票出现在司机面前,黛母沉声道:“无论出车与否,都是你的,现在只要你闭嘴莫动。”

  车外,黛父微愠道:“想必你是存心寻来,意欲何为?”

  青衣汉子一愣,失去耐性道:“别跟我文诌诌的,老子听不懂。摊开说吧,我们丢了件东西,小偷有点像那位白脸小哥,所以要搜一下身,如果东西没在他身上,我向你们赔礼道歉,并送各位离开。”

  黛父冷笑道:“你们就是存心想搞事,看来得要报警处理。”

  青衣汉子不甘示弱道:“报警也没用。只要配合啥事都没有,可别迫我们来硬的。”

  争执间,几台面包车从对面马路驶来,最后一辆面包车呼地停下,下来一人后,那台车又呼呼地追着前面的车队开走了。

  此人跨过马路,一手搭上青衣汉子的肩臂,从其背后转出来,赫然就是被撇在小码头的林毅强。

  他手指化了装的李浩,面色阴冷道:“东哥不用查了,这个站在车门边上的是我兄弟。”

  然而在林毅强的语气中,兄弟两字似乎说得特别沉重。

  支走青衣汉子等人,林毅强带头,李黛两人随后来到附近的咖啡馆里,黛西父母跟随其后。因不想节外生枝,只坐到咖啡馆的靠窗位置,隔得远远地静观窗内外的变化。

  咖啡馆中的轻音乐似乎并没有为林毅强这一桌人带来轻松的气氛。

  “说吧。”林毅强等服务员送上黑咖啡走后,盯着李浩冷冷道:“这里没有外人,就我俩。”此时他的心情和眼前的咖啡一样黑。

  顿了顿,续道:“我一心一意想邀你和我共事,一道玩乐,不惜违反社规和你说了这么多,结果呢,你在干什么?存心想害死我吗?”

  黛西自觉理亏,以王平假音轻声道:“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的。”

  林毅强扫了黛西一眼,呼气道:“我没说你,王平。哼,既然说了,看在咱做了两个月的同学和朋友的份上,能否老实和我说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我至今还没法相信组织刚刚发下来的分析报告,如果码头里那个女孩真为你的远房亲戚,是否说你也是我们抓捕目标之一?还有那个龙女去哪了?”

  黛西闭口不语。

  李浩淡淡道:“你怎么会在这?你外表哥呢。”

  林毅强强压心中怒火道:“我向外表哥全招了,组织结合分析过,现在分两队人马到你们的住处,不要怪我,是你先对我不义!我猜你肯定在王平家,故跟随这支队伍过来,到这便见你给东哥截住盘查。你以为穿了衬衫,贴几片胡子,戴个帽子我就不认得你吗?我和你认识多少年了,兄弟?”

  林毅强越说越激动,续道:“还有东哥肯撤走,并不是我有脸子,而是看在我外表哥面上。至于外表哥,向总部电话汇报后,现已动身前往总部接受这次抓捕失败的惩罚。你让他翻了这么大个跟头,信息是谁提供的?是我啊!”

  说到最后两句,林毅强两眼冒火,拍案而起,朝着李浩怒吼,引得咖啡馆内人人侧目。

  林毅强盛怒难下,遥指黛西父母道:“和你一起的这两人是谁?和你一起逃走的人吗,你为什么要这么护着它们,给我一个理由,我儿时的玩伴,我的兄弟!难不成你真的成了。。。什么时候的事?”

  李浩也自知亏欠了他,歉道:“是我不对,你先别发火,你看人人都往这瞧着。”

  林毅强狠狠地坐回原位,端起黑咖啡,咕嗗咕嗗地往嘴里灌。

  李浩对黛西轻声道:“这是我和肥强的事,你不如过去陪你父母坐坐吧。”

  黛西一怔,正想反对,却见林毅强闻言吃惊地看着她。

  李浩催促道:“去吧。”

  黛西只好默默起身,坐到她的母亲身旁。

  “怎么了?”黛母关切道。

  黛西回头望一下,见李林两人正低声争执在什么,叹气道:“李浩说这是他和林毅强的事,叫我过来。”

  黛父注视着李林两人,对黛西轻道:“饿了吗?”

  其实黛西与李浩一个晚上都没吃过半点东西,虽是饿了,但显然这时并不是吃饭的好时间,不禁惊愕地望着父亲。

  黛母蹙额道:“我们还能如此休闲地坐着吃饭?不是该尽快离开社区吗?”

  黛父展眉失笑道:“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犯事的人一般都会想到尽快离开现场,且越快越好,而当警的都知道这点,只要确定犯人在一定范围内,在所有出入口拉网守株待兔即可。现在满大街都是他们的人,我们如此匆匆赶路,一来显眼,二来怕会撞网。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宝贝和我俩一起用膳,既可解饿,也好让敌人摸不着头脑。嗯,你同学那头也帮点一些,由我来付款。”

  随即招来服务员,点完东西付好款,只等食物上桌。

  黛母不屑道:“真是个烂例子,我们是犯事的人吗?他们才是!我是说那位肥同学,他貌似与青云社有关联,怕他们趁此调动傀人过来,那时又有大麻烦了。”

  黛西惊讶道:“你们都知道青云社?”

  黛父微笑道:“观其言行不像诱饵,倒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反正别墅是不能再住的,不若咱们潜伏第二居吧。”

  接着对黛西道:“我们落户于此,怎会不知。”

  黛西更加吃惊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在此定居?”

  黛母埋怨道:“你爸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真是狗屁!现在的情形更像是瓮中捉鳖。唉,反正都成这样了,只能按他的第二家方案来做。”

  黛父赔笑道:“本来此地确实安全。你想想,即使让傀人发现我们的行踪,但谁能确定这里是我们的目的地还是途经之地呢,问题就在宝贝和李浩同学的出现,他穿着校服与青云社的人干上了,还有这不清不楚的林同学,这都暗示着此地便是我们的落根地。”

  黛母瞪眼道:“你是说都是我宝贝的错吗?”

  黛父忙撒手道:“不,不,当时的情形确实凶险,如果没有宝贝和李浩同学的及时出现和帮忙,你我现在都不知能否坐在这唠嗑了,感恩于此,所以才要带他一起离开啊。只不过我有个很担心的问题,据悉青云社只有两个傀人,现在却能同时出现五个,太奇怪了。”

  黛母担心道:“是否杜元海这家伙搞错了?”

  黛父摇头道:“按理不会,得抽空与他碰个头。。。嘿,你那两个同学都往这边瞧,估计宝贝的身份又多一个人知道了。”

  黛西对此早有预感,不以为然,反问道:“你们说的第二居是什么啊?杜元海又是谁?你们回来后为什么不回家,跑到那废弃码头干嘛呢?”

  黛父低声应道:“第二居就是除别墅外,我们还有一套后备的商品房。其它的等我们到达该处后再说吧。”

  黛母见她一脸委屈状,心软道:“我和你爸刚出机场便给人盯上,只能弃舍所有行李逃走,撇掉他们后我们也想第一时间回家与宝贝你会合啊,只是刚进社区又发现傀人跟踪,无奈下便跑到那个破码头,准备干掉他才好回家,谁知会突然多出四个傀人,接着你和李浩便出现了。”

  接着神色紧张道:“宝贝,你和那位李同学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何会出现在那?你怎么穿着女装和他在一起了?”

  黛西便把这三天内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黛西父母这才了然,其母并没怪责,反而安抚了一番。

  食物适时送上。

  其实两桌五人都饿坏了,既然有东西摆在面前,也顾不上是气还是屈,先把肚子填饱才是正道。

  用餐完毕。

  黛西想起两个问题,问道:“爸爸你在车上初见李浩,怎么就知道他名字了,难道他被保释的事是你干的?还有林毅强是你们打晕的吗?啊!对了,毅强说过你们在机场受伤了,伤在那,严不严重啊?”

  黛父摆手淡笑道:“伤不重,只是扭了一下,嘴上破了点皮,没啥大碍。至于李浩的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落户前我自是打听清楚,适逢李浩小子因帮助一个胆小的人与混混打架被捕,我见他虽然有些鲁莽,但见义勇为,人还不错,便顺道保了他出来。加上宝贝你即将进校,多一个人看护也是好事,我断定以他的品行不用多说也会迁让着你的,所以向学校说过,让你坐到他身边。这回复满意吗,宝贝?”

  接着低笑道:“至于你的林同学,我们起初以为他是小偷呢,鬼鬼崇崇的跟在后头。当然我们要撇下他很容易,但后来又发现其后跟着更为麻烦的傀人,我想该是他干的事。喏,就是和你妈打架那个。我们到第二居再说吧,看,他们谈完了。”

  只见林毅强站立起来,扫了黛西一眼,转身离开咖啡馆。

  李浩来到黛西一桌边,颓然道:“叔叔说得对,我现在没路走了。林毅强外表哥汇报小码头情况,青云社似乎认定我是龙仆之一,要斩草除根。可笑我连龙仆是什么都不知道。”

  黛父让李浩坐到身旁的空位上,淡淡道:“这个我可以迟些告诉你。现在什么情况,你朋友有提及吗?”

  李浩坐下,苦笑道:“先有区里侦出有突发龙息的龙人,后在码头里有个巨人发现车中王平头上有龙角的事情,再加上您两位,青云社判定镇上至少有两个龙人存在,所以无比重视。他们几乎动用所有力量,通过各种渠道和理由,已把社区所有进出口道路和边界堵死了,现时的社区只能进不能出。与此同时他们在其他区的哨子也悉数派驻进来,一旦发现你们就会不惜任何代价实施围捕,且生死不论。”

  顿了顿后,接着低声叹道:“他说这是最后一次给我消息,没有以后了。”

  黛父动容道:“至此还能为你做到这一步,是位真兄弟啊!唉!是我们连累了你,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补偿和报答你才好。”

  黛西一脸内疚,终鼓起勇气对李浩道:“对不起,都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

  李浩浅笑道:“这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你无需自责。”

  窗外远处,有三人排成一行,正左顾右盼地一路过来。

  黛父轻拍李浩肩膀,低声道:“此地不易久留,走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