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瓶颈

龙人与仆 治嘉 4051 2019.07.22 09:10

  自黛西一行走后,李浩静坐地上,边回忆幻阵中图亚与沙巴战斗时的热息走向,边学着引导体内热流,可他怎么弄也没办法把它分成三股。

  若说要把全部热息聚于四肢之一或五官之一,他还能轻松办到,并成功提升威力或功能,但要使其驻于身躯内的某个特定位置不动,却怎也办不到。热息不是流经该处,便是到不了该处。

  试过好几回也无法控制住热息的停留,李浩只得暂且放弃,改着憋气把热息引导致全身肌肉,意图通过强化和崩紧身肌以实现魔者或翼者的巨化。可站了老半天,憋气憋得脸红似火,都快要窒息过去了,人仍是原来的体积,力量也没见任何增长。

  “搞什么鬼啊?”李浩双手在头部上下擦着头皮,痛苦道:“同样的身体,图亚和沙巴看似一点都不费劲啊,为什么就我不行?究竟问题出在哪了?难道幻阵与现实是不相同的吗?”如此想法让他觉得好过一些。

  然而想到彭宇在第二居巨化自如的情景,李浩又觉得沮丧,狠狠抓头道:“可彭叔叔的魔化过程确实很轻易的样子,为什么啊?”

  正心烦意躁时,接到林毅强飞来一句就挂掉的电话,他更无法静心,把手机扔到一边,直躺到地上,喃喃自语道:“死肥仔,嫌我还不够烦吗,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这不三不四的电话。咦?”

  李浩一下坐直身子,单手扶额道:“肥仔不会无缘无故给我这一出,啥意思。”

  与儿伴们玩打群仗时,有时他与林毅强并不在同一队。当一队被另一队包围时,他俩私下接触并互通消息时便会用此暗语。蚱蜢,一种后足跳跃行进的动物,意为你队已被包围,自个儿想法跳出来,别连着受遭殃。

  脑中闪过周致远与杜元海,李浩暗吃一惊,难不成这儿已被敌包围了?想到这点,他即便再心烦也只得匆匆收好东西,穿过水泥平台的通道,爬上铁梯,跨过玻璃境后返身盖好,在店中换了套衣服,在下巴贴了点胡须,戴上假近视眼镜,来到服装店门处。

  乍到门口,李浩聚息下的耳朵捕捉到三道呼吸声,其中两个躲在茂密的绿叶树干上,他往马路对面的绿化树丛扫了一眼,发现树上的两人疑似拿着或戴着某些电子设备正紧密盯着他的举动,及听着他说的话。而树下背面处,赫然有一个傀人在潜伏着,因为他的呼吸频率比常人要缓慢许多。

  李浩散去体内流动的热息,恢复为一个普通人的状态。他不想让敌人认出来,在没有掌握好作战技巧前,他并不想与敌人有任何冲突。

  看了看店中的时钟,李浩瞥了仍木头木脑呆坐着的看店人一眼,轻叹了口气。他知道,此人已成为被遗弃的人,于心不忍地从衣袋里翻了些钱,放到其跟前的收银台上,轻声道:“这是衣服钱,请收下吧。嗯,我看你店里都没人了,不如早些关门回家歇息吧。”

  看店人仍旧木然而坐,没半点反应。

  言尽于此,李浩不得不作罢,毕竟此地已很不安全,还是早走为妙。

  敌人沉不住气时,总会派人过来试探的。

  跨出店门,李浩略作停顿,随意选了个方向便走。

  李浩漫无目的在路上走着,适逢傍晚下班时间来临,不少人已涌上街头,踏上回家的道路。

  不知何时开始,空气变得很沉闷,天色也阴灰起来,让人有种压抑不畅的感觉。

  这只有十几平方公里的社区里,他的足迹几乎踏遍每个角落,甚至现在所走的路他也不知走过多少回。但此时,他却生出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同是孤身一人漫步于同样的街道,但此时的他只感自己如无根的浮萍在街上四处漂荡,无处安身。

  一对小情侣互挽着手从他身边擦身而过,让李浩倍加思念黛西,她现在在哪呢?在干什么呢?如果他激荡起热息,或许很快能感应到她的位置,但找上她后又能如何?

  正满怀惆怅,李浩突见倚站路灯柱旁的高慧霞。她抬头望了望他,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绕过路人进入一家书店。

  李浩心头一震。想到也许是自己还不能控制体内热息,加之时间又紧迫而产生了负面影响,故反应变得迟顿起来,遂打起精神跟着进去。

  “怎么了?”高慧霞在无人的书柜角落,关切道:“你一脸憔悴,看起来状态不太好啊。”

  李浩摇摇头,苦笑道:“只是遇到些还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有点着急。师姐怎会在这?”

  高慧霞从身上拿出一盒模套,道:“现在给人监控着龙巢,我们不能回去找你,故在附近的主要街道布了人手等你,就是想要你的指模。你别看纱姐有时说话凶巴巴,做事不讲情面,其实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她正忙着为你的离境问题攻关求人呢,但你什么资料都没有,航空公司说了至少要给个手指模吧。嗯,在这按一下。”

  李浩精神大振地在模套上分别摁上右手五指。

  高慧霞仔细看了看效果,合上收好后,道:“我听说今早你们外出探消息时,把你家及附近的两小区都惊动了,闹得沸沸扬扬。不过青云的人大洒金钱,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了。”

  顿了顿后又道:“我很奇怪,你既是翼者,为什么不载着纱姐和黛西公主飞过边境到邻国里?就算给人看见,最多又是件神秘的目击事件,至少不用大费周章地搞手续啊。”

  李浩满脸愁容道:“我又何尝不想,问题是我到现在还没弄懂怎么使出翼者的能力。”

  高慧霞愕然道:“你今早不是在青云人的包围圈里飞走了吗?怎么没搞懂哩?”

  李浩苦笑道:“那是失常下的我做的。”遂简明扼要地把发生过的事说了遍。

  高慧霞惊愕不已地听完,沉吟道:“你真是个特别的龙仆。只是如此一来,我们都失算了,白白可惜做好的计。。。”发现有人过来,她立即停止说话,装作在书柜里翻找书本。

  李浩无奈下也只能装模作样地在书柜中随意抽出一本,打开后乱翻几页。蓦然,他被书中的插图所吸引。

  这是一副人体彩色插图。与其它人体图不同,画中人体身体各处密密麻麻地布满小点,并有各自引线牵出,对应注着小字。

  边沿着图上所示的圈点与对应小字,李浩边在身上摸索对应位置,结果震惊地找到图亚与沙巴体内热息所驻的名称。两者热息共同驻于脐下三寸的地方是关元穴,第二腰椎棘突下凹陷处的是命门穴。不同驻处为:图亚肩胛中部的是心愈穴,沙巴驻于两眉间的是印堂穴。

  他忙反翻回到书面,发现这是一本中医按摩穴位的书。

  他看过一些武侠小说,知道任督两脉一类的穴脉名称,但要说具体是什么穴位及具体在人体何处,他还真不知道。

  这个偶然的发现,让他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一直以来都认为武侠小说都是作者瞎编的,仅是为了让故事精彩好看而尔,人怎么可能练功夫后就能飞檐走壁呢,但现在作为龙仆的他发现,这并非不可能的事,至少他激起热息于脚足处,还真的能办到,难道武侠小说都是真的?喜的是,让他一筹莫展的热息驻位有了眉目,宛如一道金光刺破黑空,给他带来新的曙光。

  李浩忙把书放回原处,在书柜中认真找起来,想看看附近有没有关于修炼内功一类的书籍。

  高慧霞见他一股认真劲地在书中翻找着,待再无外人时,凑近好奇道:“你在找什么?”

  李浩边找边回道:“修炼内功的书。”

  高慧霞失笑起来,低声道:“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吗?那是骗人的呀。”

  李浩肃容道:“你能解释龙仆体内的热息和龙人的龙息吗?现在想来和内功还真的很像啊。”

  高慧霞正容道:“只是近似,并非真的内功。纱姐或彭大哥没和你说过两者的区别吗?”

  李浩愕然,闭目回思,半晌才道:“美纱阿姨在第二居里和我说过,龙息只是龙人体内的一种内发气息,在其各经脉中运转一周,他们便成长一岁,并随着岁数的增长,龙息是不需修炼就能自我增强。现在想回来就像个岁数的计算器,但她也确实提过经脉两字,说明与此是有关联的,何况我在幻阵中感觉到的,和小说里的内功真的很像!”

  高慧霞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是龙人,也不是龙仆,无法体会你说的感觉,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龙息是不会停留身体内的某个穴位里,你看纱姐的龙息爆,她也只是积蓄在手上一段时间后再一次放出;而龙仆的热息,也是龙血激化人体远古基因分子,而自动引到某个肢体或功能器官上,诱发能力的发挥,这和内功一点关系都没有。”

  顿了顿续道:“还有一点,写这些的人都不见得是修炼之人。你不妨想想,写武侠小说和修炼功法的作者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吗?其实都是些咬笔头的文弱书生吧。”

  李浩愣了,高慧霞之言不无道理。

  高慧霞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边从衣袋里掏出一小纸条递与他,边浅皱黛眉道:“时间有限,不和你聊了。刚才我想说,龙巢人已清楚现状,当中有人立下死志,誓要为你救出彭大哥出一份微薄之力,只要你点头,他们愿身先士卒为你开路。”

  李浩接过纸条递,只闻道:“这是死士们撤出龙巢前,从小公主处讨来情报,并据此定下的作战计划,但它是以你这个主战力为翼者而展开布置的。若你还没掌握翼者能力,此计划便不能适用。嗯,这是死士们的人数、任务及我们的联系方式。”高慧霞边解说边用小指在小条上略作提点。

  言毕,她深深呼出了口气,瞥了一眼李浩,目光坚定道:“我们这些作为早应辞世的人,因龙恩而存活至今,欢度着本已消失的人生,享受着早该结束的天伦之乐,实现本应不能完成的夙愿。古人有云,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现纱姐和彭大哥有难,我们自当义不容辞。你按自己实际情况修订救援计划,然后再与我们联系。社区的封锁检查还在进行,我还要为你们离开社区,做冲击封锁线的准备呢,先走了。”

  与李浩错身而过时,高慧霞停住身影,轻声补充道:“请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龙巢人并非贪生怕死之辈,誓死报恩也不只是口头上的东西,虽无法与你龙仆系人相比,但自加入龙巢起,所有人已有觉悟,现在正是体现我们价值的时候,这也是我们的荣兴。”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匆匆离去。

  李浩目送她的离去,攥紧手中的小纸条,心头冒着一股悲愤。

  死士,就是为完成使命而不要命的人啊。高师姐提到死士,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足,打算与敌拼命吗?

  李浩眼前一片模糊。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轻易掉泪的人,既便是送别其父母时也没有。但此时,他有种想哭的感觉,为自己的无能而泣,为死士们的豪言壮语而泣。

  然而他也知道此时不是感概的时候,而是如何快速把自己的能力提上去,遂咬牙平复心情,贴身收好小纸条后,再次在书柜中翻找起来。

  高慧霞说的固然有理,但他仍坚信热息与内功一定存有关联。毕竟在幻阵中,他亲身经历并旁觑了图沙两人的作战方式和操纵方式,那种热息驻守停留体内所产生的澎湃感觉绝不会有错,何况他体内热息与意识的互动关系连美纱也迷惑不解,别说仅是人类的高慧霞。

  不多时,李浩终在书店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找到一堆关于内功修炼的书籍,他兴奋不已地左翻右掀,恨不得把书中所有的知识全塞进可用空量不多的脑袋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