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黑翼

龙人与仆 治嘉 4198 2019.08.08 10:01

  外面不知何时变得细雨如丝,乌云渐散。

  文源骏正要开始采血,蓦然天地像动了一下,他愕然四望,并无发现异像,疑是多心了。

  欲要再行其事,天地间又动了一下。

  这一次他确切地感受到,再次环顾四望,疑为地震,然而紧接而来的第三次摇动,他才发现不是地震,而是他的力场在晃动。

  “怎么可能?”文源骏惊骇不已。

  他的力场无人能动,即便两枚导弹齐轰也难动其分毫,这就是神者在四仆中称冠之能,其它龙仆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有比之更大的力量。

  但事实是,他所营造的力场空间确实在摇晃,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晃度越来越大。

  文源骏不敢相信,借助外面昏暗淡黄的路灯光色,瞰视仍被压制于底下的李浩。但见其眼不知何时变成眼底金黄,眼珠幽黑的眼睛,而那对收缩中的瞳孔正狠狠盯着他。与此同时,后者的脸部和身上青筋尽凸,张着唾液横流,獠牙密布的嘴巴,样子十分渗人。

  “这是什么?”文源骏倒吸一口凉气。以他的见识,也未听闻过这副模样的龙仆,不由惊问道:“你们做了什么?他为何会变成这样?”

  黛西默不作声,根本不想理他。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李浩涨红了脸,极力呼喊后便两眼上翻,待重睁双目时已变成这等模样。虽然他此时的样子与烂尾楼时的样子仅有几分相像,但可确定这是生吃冥者莫轩,并失控地攻击她和周致远的黑翼李浩。

  “呱—吱—”李浩发出让整幢写字楼,乃至周边以它为中心的数栋建筑,所有玻璃制品全部爆裂的高频尖叫,身子再度猛烈摇摆挣扎,已生出锋利长指甲的双手,颤抖着一点一点伸往黛西。

  “不可能!”文源骏大吃一惊,怒叫道:“在我的力场下,没人能动!没人能抵抗!你也不例外!”右手往外一扬,随后双手合并,全力压制李浩的举动。

  黛西应势被文源骏抛飞到右侧,撞到大堂金色的支柱上,晕跌在地。

  在文源骏全力施展下,异变的李浩显又被压得弹动不得,但维持不了多久,力场空间再次摇晃。

  “绝不可能!”文源骏五官开始扭曲,嘶叫道:“你是什么怪物!”

  蓦然,文源骏的力场空间内无故爆起数十起蓝光,紧接着空间中闪起数道银蛇般的白光,嘶嘶之声充满整个空间。

  就在文源骏身形一颤的瞬间,力场崩塌引起爆炸,冲击波向四周曼延,把写字楼前台布景与装饰毁得面目全非。

  文源骏虽及时重启新的屏障护罩,还是被震飞到钉过李浩的背景墙,待他重新下地,呆看浓烟过后的碎地板,却惊讶地发现,该处已不见李浩踪影。

  震骇之色尽展于文源骏脸上,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历史和所有残存文献里,从没有龙仆能在神者压制下逃脱的记载,一个都没有。

  他几疑自己在作梦,茫然四望,发现背对着他的李浩已立于大堂支柱旁,双手似是捧起晕去的黛西,正发着深沉的低喉。

  “找死!”文源骏咬牙切齿道:“竟敢背对着我!”双手张勾,两道无形力场即分前后夹击。

  然而李浩及黛西又一次突然消失,以致气场攻击落空,互撞引起爆炸之余,力场尾部挨撞支柱上,把柱体蹭刮得支离破碎。

  文源骏吃惊不小,四下张望,竟毫无两人踪影。

  但闻半空传来呜鸣之声,文源骏抬头望去,只见李浩三肢指头尽掐进天花板内,整个人倒挂在大堂顶部,一手托着黛西,往胸骨为界,两排肋骨向各自手臂位外翻,露出内脏的怀里揣塞,然后肋骨收合,胸肌复位,同时喉结下沉与两锁骨合拢,以固定她的头部在其身子与颈脖间的凹位处,仅让其露出眼鼻部位。

  文源骏看得汗毛倒竖,一道力场迸发过去,咒骂道:“你是何方妖孽,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恶心的怪物。”

  李浩龙眼一瞪,身型晃动,躲过力场的同时,在大堂顶部如狗犬在平路疾奔,手脚并用地跑过余下天花板,点跳前台背景墙,在眨眼间已跃至惊慌失措,急忙增大护罩力度的文源骏面前,双爪齐出。

  护罩爆出两圈深蓝的光芒,在力场与护盾的共同作用下,文源骏双脚在坚硬的花岗岩地板及楼外水泥地板上划出两道深深的划痕,一直延伸至正门侧三根断旗杆处才收住退势。

  一辆面包车刚好开到距写字楼门面30米的路边,车内三人看到这一幕,即刹车驻停,目定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此时文源骏所发的力场才撞穿天花,一路破地毁板地打通写字楼十几层,最后击穿某层墙壁飞往天空,直至消散。

  堂内李浩挺起高近四米的硕大身型,张开背后不知何时长出的黑色翅翼,怪叫连连,又往文源骏飞扑过去。

  文源骏吼叫道:“看你这怪物能嚣张多久!”双手平伸,合拢弯曲。

  李浩飞到一半的身影顿了顿,凝停半空。

  文源骏呼出一口气道:“哈哈,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呢。”还没高兴完,李浩身形与手脚正颤动着移动,尽管动作断断续续并不顺畅,但至少证明力场已压制不住后者的举动。

  文源骏大骇,忙手腕下弯,怪叫道:“去死吧!”

  “咔嚓!”李浩脖子乍然折断,脑袋垂掉后背摇晃不停。

  “哈哈。”文源骏惊魂未定地颤笑道:“该死的还不是难逃一死。”

  然而脸上的笑容很快僵住了,他惊恐地发现,李浩的动作仍是没停止,反是他的力场蓝光乱闪,最后全部消散。

  李浩身子坠地,双手左右抓头,提按回正常的身体部位,随后全身抖动,如小鸟清除身上的雨水,虚张黑色翼翅,让身形体积看起来猛增一倍,一股凶煞之气油然而生,鹰眼再次怒瞪文源骏。

  文源骏终于感到恐惧,不能自我连声道:“不可能,没有可能,你这怪物快去死啊!”他再度激起所能营造的力场,两手疯狂地轮翻挥劈。一时间大大小小无数力场在细雨中现形,暴雨般砸往黑翼李浩。

  李浩侧闪躲过几道力场,因体型较大,攻击的力场频繁又紧密,终被一道力场击中,随即十几道仍至几十道大小不一的力场轮翻轰打在身上。他双手与双翼交叉重叠紧护身脖间的黛西,两足在地上划着深痕,被打回到写字楼里。

  文源骏状如发疯,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不断凝结力场砸往他感知李浩所在的位置。

  一时间写字楼内碎石横飞,浓尘烟雾波涛,自下而上地从逐层的窗户中翻滚而出,断破之声不绝而耳。不消半刻,写字楼根基将近全毁,楼体开裂,缝隙迅速由低层延至至高层,霹啪不断,大厦欲倾。

  文源骏挥至声嘶力竭才停下动作,急促喘着气,良久才怪笑道:“哈!哈!这次死定了,绝对是死了。”话音刚落,他双眼圆睁,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

  从他不断放大的瞳孔里,李浩拍打着黑翼从滚滚的烟尘中冲出,瞬间来到他的跟前,长满凸起角质物,变得坚硬而细利的手爪一下把他拍翻地上,随即举起脚板雨点般踩踏。

  文源骏的保护盾被雨点沷洒般不断爆闪着蓝光,位于下方那厚实的水泥地板被打得四分五裂,并不断翘起,破碎。

  战斗中时刻让自己处在场盾保护下是他的习惯,尽管从没有人真正能威胁他,但他都坚守着,没想今天这习惯让他幸免于难。惊骇之余,文源骏展开反击,双手掌往两侧张开,又迅速合拍。

  李浩四周出现五面力场,以其为中心快速收拢。他看也没看,右脚改踩为踢,文源骏像足球般被踢起,撞到与写字楼门相向的力场上。

  力场与保护盾相碰发出一声巨响中,李浩嘴里发出的怪叫也同步响起。就在此时,四道力场撞到扎马步并怪叫着的李浩身上,爆起数团蓝光。

  四周的细雨被相撞的力场电离雾化,形成一大团的雾气。

  文源骏虽有场盾护身,但力场也是自己缔结出来的,两者相撞引起共鸣,在他的脑袋里回荡,正头昏脑涨,难过非常时,雾气中的李浩再次现身,飞起一脚,又把他踢飞。

  文源骏接连贯穿写字楼对面的三栋建筑,才勉力停住退势,怒喝道:“别太嚣张了!”又在其身前结起力场,以阻止敌人进一步的攻击。

  不料李浩根本没在前方出现,文源骏正诧异时,背后被人用脚猛力推踢,他又不由自主地撞上自己的力场。

  盾场相撞的共鸣让文源骏头痛欲裂,已吃不消了,忙双手按压太阳穴,以减轻痛楚,完全无暇理会背后的李浩已摆出射门的姿势。

  “砰”地巨响,文源骏如断线的风筝再次飞起,收不住退势在地上弹跳几下,一路前仆后仰地翻滚回写字楼。

  李浩边怪叫着,边展翅追飞过去。

  文源骏身形再次回到断杆处才勉力停住,瞬间转身,两手平推,暴叫道:“你这死怪物!”

  然而在他的前方,根本没有李浩的影子,推出的力场完全落空。

  正当他心生寒意时,后者从天而降,手脚并用猛击其防身用的屏障护盾,一时罩面蓝光白光齐闪,电荷在罩内外上下闪动。

  尽管保护罩还没被攻破,但内里的文源骏已吃不消,首次萌生出逃命的念头。

  如果能坚持,他自当维系着无敌神者的尊严,但此时的他真的无能为力。黑翼李浩猛烈攻着他的护盾,每一下摇晃与震动都深深刺激着他的断腿。

  以上还不是他想逃跑的主因,而是这场前所未有的战斗,从老人院到现在的被动挨打,所耗时间实在太长,现已达到他施展的极限,而李浩却好像才刚刚进入状态的样子,怎叫他不心惊和害怕。

  李浩的攻击似是无穷尽地进行着,而且每一击都比上一击更有力量,把文源骏半个身子都打陷进破碎的水泥地里,而护罩也终现出波动,明显看到蓝光越渐浅薄和微弱。

  文源骏极力保持心境的平静,深吸口气,鼓起最后的力量,双手向上,猛然大喝道:“去死吧!”

  然而黑翼李浩骤见他吸气,似已料到有此一着,趁其双手上翻未翻之际,侧滚下地,随即转至他的身前,龙眼狠瞪敌人,双手蓄势待发。

  文源骏的力场又一次打空,他瞪大了眼,直疑自己在作恶梦,待眼光落回前方,进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对让人惊悚至极点的眼睛。

  文源骏惊骇不已,护盾屏障在这一刻终于消散,李浩畜力已久的双手也随即发动,猛力前推。前者发着凄厉的惨叫,倒飞进写字楼,啪地一声后声息全无。

  李浩这才缓缓转身,冷如冰霜地扫了路旁面包车内三人一眼,方跃跳进已残破不堪的写字楼内。

  虽然只是一刹那间的事,但车内三人已给李浩的目光扫得汗毛倒竖。

  车内坐着的正是周致远、彭宇与高慧霞三人。

  自李浩与文源骏相斗远离时,周致远去而复返,还不知从哪弄来一辆面包车,拍醒高慧霞后便把彭宇背上车。彭宇在牢房里听过黛西的陈说与分析,又在牢房及冰库中观察过周致远的为人,对其怀有好感。

  高慧霞虽对周致远抱有疑虑,但后者要带走他们的理由十分充分,不由她不服。那就是经过一夜又炸又杀的大械斗,死了这么多人,虽有大风雨的掩护,但该已引起附近居民的注意,现临近天明,他两人不易再躺身该地,否则麻烦临身。再者黛西情况不明,男女终是有别,万一出现异状也需要高慧霞及时去处理。

  然而车内三人怎都不会料到目睹这场神者被压着打的战斗,发怵地呆坐半晌,还没从刚才的战斗情景和黑翼李浩的扫视中回过神来。

  好一会,率先回过神的周致远转头望了望固定在副座上的彭宇及后座的高慧霞,深吸了口气,毅然下车。

  彭宇惊道:“你要干什么?”

  周致远冷冷道:“你道我还能干什么?”自顾往楼内走去。

  见周致远只身前往,彭宇转头望向背后的高慧霞,却见她仍面无血色,似看见足以让她一辈子都不能忘却的恐怖之物,结巴自喃着:“黛。。。黛。。。”只好叹气,目光重又落回周致远的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