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立契

龙人与仆 治嘉 4201 2019.07.07 10:36

  众人纷纷回避,只余高慧霞、李浩、美纱和黛西四人。

  高慧霞神色不安道:“纱组,彭大哥不在,这样做怕有。。。”

  美纱毅然打断道:“慧霞不必多言,我自有分寸。你倒看看哪里比较合适?”

  高慧霞环顾四望,指了指会议厅,担忧道:“那吧,地方够大,也能远离其它无关人等。纱姐,你真的。。。”

  美纱摇手打断道:“你去忙吧,你俩快跟我来。”率先起步,李黛两人跟随其后,只留下一脸忧心的高慧霞。

  三人呈品字形坐在会议厅中。

  居中的美纱沉默片刻,柔静道:“每个龙人同一时间段中只能有一个龙仆,我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说明他还没死去,故我不会贸然斩断与他的血契连结,所以由你两人结成血契,都同意吗?”

  李浩黛西同时点头。

  美纱朝李浩有所暗示道:“他该和你说过特殊性的事,你已作好心理准备了吗?”

  彭宇今早和他提过,黛西异常的龙血,无法确定能否契约成功,若在立契过程中出现异状,他可能会当场死去。李浩无悔点头。

  美纱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转对心如一团乱麻的黛西道:“宝贝还记得我昨晚教你的契约之法吗?”

  黛西凝重点头道:“记得。”

  美纱吁出一口气,退后盈立,道:“那好,我负责看护你们,开始吧。”

  黛西不敢正视李浩,低下头幽幽道:“李、李浩,你躺在会议桌上吧。”

  李浩依言爬上会议桌,头朝内脚朝外地躺下。

  黛西站到李浩头顶处,接过美纱递来的薄刀片,纤手微颤,犹豫片刻,俯身贴耳道:“李浩,对不起,其实我、我真的不想把你变成龙仆,但。。。我没有办法,光凭妈妈一人无力救回爸爸,所以请你原谅我,再帮我一次吧,日后、日后我会设法回报你的。”

  李浩动了动嘴,他很想说你以后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吧。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缔约时活下来,改口道:“等救出彭叔叔后再说吧。”

  黛西深深吸了口气,待心境平和下来,才柔声道:“请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我要开始了。”

  李浩深情地凝望倒着的黛西玉容,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她,或许闭上后,从此阴阳相隔了。但他不能说,也不想说,他知道一旦说出来,黛西知道实情后一定会再次反对,绝对会的。

  李浩最终还是依依不舍地闭上双眼。

  黛西凝神屏息,用薄刀片轻轻在李浩额头上划出长约1厘米的小口,又在自己的右手食指尖上划出一道口子,把刀片交还给美纱后,两伤口对接,不久,黛西受伤的右手食指尖离开李浩额上的伤口,不间断地开始在后者脸上游走,画出让人触目惊心的血之符纹,奇怪而神秘的符纹。

  黛西边画边吟唱道:“吾为龙之幻族,欲立诚汝为仆,望汝忠护吾等,维以龙之尊体,莫忘汝之契主,吾乃:黛格多西﹒美娜乌茜纱﹒彭多鲁达﹒海克里安﹒穆杰斯凯。”

  黛西甜美的声音,随着血符的进程逐渐变得低沉,眼内金色的瞳孔也开始收缩,全身上下的肌肤越发变得晶莹剔透,直到有白色雾体透体而出。

  美纱在旁惴惴不安地看着,体内也不断积蓄着龙息以防万一。

  瞧着黛西的纤影,她的心情十分复杂。

  她很清楚,黛西终是年幼,体内龙息弱小,根本没达到契收龙仆的程度,如此操之过急的做法,对主仆两人都有生命危险。彭宇就此曾强烈反对,方让他全权作主,以求他日条件成熟时再行定夺。但目下,救出彭宇的希望,她都寄托在这两个年青人身上,所以她并没有如实告知两人实情,只私下作好后援准备。

  突见黛西身体颤动,美纱心头大震,立即冲前一步,双手半参扶着,让她继续完成符纹的同时,早已积蓄的龙息精元,也透过双手徐徐渗进前者体内,以弥补她快将干涸的龙息。

  为营造更好的氛围,美纱甚至不惜损耗血精,全力驱动龙息,让身体上下泛起浓浓白雾,把黛西和李浩笼罩起来。

  当黛西吟唱完毕,符纹也已完成,带伤的指尖又刚好回到李浩额上的伤口处,前者呪唱道:“一朝为仆,汝亦非人,血之契盟,已定汝身,他若有异,必赴黄泉!”言毕,指尖硬生生插入李浩额上的伤口中。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李浩脸上的血符随即渗入脸庞消失不见,黛西身上散出的雾体,连同美纱散发出来的白雾,无孔不入地尽收于他的体内。

  李浩顷刻浑身颤动起来。

  面色惨白的黛西两眼一翻,仰后便倒,美纱也耗损过度,无力扶持,两人“咚”地一起后跌地上。

  自额上剧痛起,李浩脑中便如给人打了一闷棍,意识糊蒙起来,只感四周越来越冷,而四肢百骸则越来越痛,甚至连五脏六腑也在抽动。

  痛楚,从无到有,从有到巨。非一般的痛,就像有人把他的每寸肉,每块内脏从身体内掏出,拿到火上烤,然后再搁放到烧红的铁板上用力锤打般,李浩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一都让他痛得想窒息。

  突然痛感消退,伴随而来的是一片寂静漆黑的世界。怎么了?结束了?李浩心中大喜,这痛感让他望而生畏,全都自行消退是好事。但为什么?龙巢变得如此安静,如此黑暗?

  他想爬起,却动弹不得,他想摸一下额头,却吃惊地发现,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甚至连呼吸也感觉不到。

  李浩极力想呼喊叫人,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完了,李浩想到的只有这个结果。血契缔结可能失败,他也许已经死了。

  原来死掉的感觉就是这样啊,他突然喜欢上这种恬静无忧,在空虚中无拘无束的飘浮感觉。

  “光想着一起过日子的话,你不如离开,但若想守护她,你必须有超常的生存欲望。”彭宇的话在他心中响起。

  李浩一个激灵,不想就此死去,这种毫无意思的死法,他不能接收。心念伊始,剧痛再临,痛得他几近崩溃。

  不行啊,受不了,挺不住了!李浩心中低呼,不料刚刚放弃,痛楚全消,又回到那个飘浮无忧的状态。

  李浩懂了,他也乎在生死间徘徊,但想要浴火重生返回人间,必须经过那道让他生不如死的痛楚。

  蓦然,李浩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道:“不如就这样吧,反正人间本是磨难地狱,回去也是受难,何苦遭罪?”

  另一个声音又道:“人家才不用你保护,比你优秀的大有人在,黛西早晚弃你而去,何苦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呢?”

  第一个声音接着道:“别看彭宇美纱如此待你,实则居心叵测;别看黛西人畜无害,实则心如蛇蝎。别再犯傻,看清楚这些龙人的真面目吧,由始至终,一直受伤害的人是谁?是你啊。别在执念了,傻孩子。”最后三字竟是美纱的声音和语气。

  第二个声音紧接着也道:“现在你有利用价值,所以她们需要你,你也得到了重视,可等你再无利用价值时,她们定把你一脚踢开,连眼角都不瞧你一眼,多可怕!醒醒吧,你努力承受的一切苦难,代价仅成为一堆风干的骨头,何苦来由?”

  两种声音不停绕着李浩旋转重复,字字诛心,句句入骨。

  “我、我只是个被利用的傻瓜吗?”李浩迷茫了,周围原来漆黑的空虚里变得更加阴暗。

  冥冥中,他似乎看见黛西对他张开双臂,以无比的温柔声音道:“这样就好,在这里安逸无拘,何必理会那虚伪无耻,贪婪阴险的人间呢。快来吧,和我无忧无虑地在一起,直到永远吧。。。”

  李浩愣然,不知觉地投到黛西的怀中,两人开始慢慢沉入那无尽深邃的黑暗之中。

  用手探着身体渐渐变冷的李浩,美纱一脸绝望。

  “这不可能。”她哀叫道。

  让人把黛西安顿好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试探了一下李浩的体温,没想结果让她崩溃,一阵头晕目眩,她跄踉后退,直到撞上墙壁才勉强站稳。

  如果是正常龙人,契收龙仆这种平常事是不会出现失败的情况,风险主要是出现在契约之后。但现在很明显,失败了。

  黛西过于年幼,非成年龙人,她的血也不是正常龙血,这些问题她都考虑过,也作了万全之策,这几乎耗尽她体内所有能驱动的龙息之气,甚至不惜损耗精元强力辅助,但为什么还会失败?她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

  美纱痛苦地用后脑撞墙,李浩是目前最好的人选。论悟性和身手,他一大早跟随彭宇习拳练功,仅用一个白天的时间就能打成平手,差的只是火候;论年纪,他年轻,血气旺盛,生机勃勃;论勇气,在小码头,他凭着普通人的血肉之躯,竟敢与强敌硬扛,甚至面对怪物般的傀人,还敢挺身而出让她俩母女先撤。但为什么,在这重要关头,上天要如此残忍地把他收了。

  替代他的人吗?美纱极目远眺龙巢建筑上的人,他们或老或幼,虽不乏身体健壮,还有本就出身龙人世家,只是过不了验证水被判为人类的人,姑且不论胆识勇气,光是身手反应就很一般,勉强有资格的只有杜元海和高慧霞。但她不喜欢杜元海,一方面总觉得此人表情浮夸,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第二是他曾是猎龙人,始终对他抱有心结;至于高慧霞,龙仆中固然不乏女性,但现在救人要与敌拼死拼力,说到凶悍和力量,女性终归不如男性。

  美纱绝望都极点,猛然疯了般跳上会议桌,直接骑到李浩已变得僵硬的身上,紧抓双肩用力摇晃,歇欺底里地吼叫道:“起来!快起来!你这家伙不是保证过要去救他吗?怎么躺着不动啊!快起来啊!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你不是说要保护黛西吗?就这点出息?再不起来我就换人!换人做黛西的龙仆!换人做她的护者!做她的丈夫!做她的。。。”

  不知是摇晃起的作用,还是美纱的呼叫起了作用,李浩竟然哼了一下。

  美纱一呆。这仅是她抓狂乱叫,如同垂死前的胡乱挣扎,本就没有任何期望,没想李浩竟然会有反应。她立即朝后者身上打了一拳道:“你不是说过要救老彭吗?快起来啊!”

  李浩没有反应。

  美纱不甘心,再补一拳道:“你不是要说要保护黛西吗?”

  依然没有反应。

  美纱发狠连打两拳道:“你这浑小子快起来!再不起来,休想做黛西的仆从!护者!丈夫!”

  李浩又哼了一下。

  美纱又惊又喜,但见他哼了一下后又没了反应,身子依然冰冻。

  她百思不得其解,回想两次有反应的情景,略有所悟地沉声道:“真是个趁火打劫的冤家!好吧,如果你能成功救出彭宇,我把黛西许你。”

  话音刚落,李浩突然全身激烈地颤动起来,皮肤也迅速变成黑色。

  美纱吓得从他身上跳起来,跃到地面,又后退至墙壁,她从没见过这种景象。

  “也许。”她怀疑是黛西滴血验证时的黑色效应,自我安慰道:“这是正常现象吧。”

  李浩全身不断发出骨折的咔嚓声和像是内脏挪动的咕噜声。

  “这、这也是正常的吧。”美纱俏脸色变,双手捂胸道。

  李浩黑色的皮肤开始干裂,并随着颤动,血水从全身上下各个开裂口及眼耳口鼻中崩出,似无止境。

  “你。”美纱几乎要哭了,惊惶道:“你、你算是什么反应?别这样吓我!”

  然而李浩身上的反应并没因此而停止,反而变得更甚,血水伴着腥臭在会议桌上都处流淌,最后水柱般倾泻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浩崩出的血水渐渐变少,直到没有。身上的黑皮肤不多时块块脱落下来,露出里面全新的浅黑肤色。

  美纱惊疑不定的扫视李浩,后者样貌虽没变化,但能见部位却全换了一层新皮。

  “还活着吗?”美纱直想拿根棍子戳戳看。非是她胆小,而是她活了这么多年,也见证过不少龙仆的诞生,但她真没见过像李浩这样的情况。

  正当美纱胡思乱想时,李浩缓缓睁开精光闪逝的眼睛,半天才憋出一口气道:“啊!总算活过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