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刺探

龙人与仆 治嘉 4071 2019.07.15 15:06

  黛西爬在高楼顶的围墙上,皱着秀眉俯瞰下方绿树成萌,近千平方米的一所老人院。

  黛西不敢相信道:“会不会我们搞错了,这明明是长者颐养天年的地方啊,怎会和那些杀人放火的歹人扯上关系?”

  李浩两手环胸,背靠围墙,面朝与黛西相反的方向,闻言失笑道:“你不是说眼见为实吗?没有搞错,就是这里,所以是否该相信我而非那个周致远了?”

  “这。。。”黛西看着分散各处,三三两两由女护士推着轮椅,坐在上面的老人不停和护士及同行老人交谈组成的人群。

  每个老人均喜上眉梢地畅谈着,欢笑着,一派舒闲祥和之景。

  黛西无法接受,从围墙上下来道:“我们肯定搞错了,是否还有同音或同路名的地方?”

  李浩坚定道:“别忘了我就在这社区里出生、成长,这巴掌大的地方还有什么同音同名的地方,绝对是这里。若青云社总部就是一间养老院,确让人太出乎意料,也难怪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所在。”

  “可。。。”黛西蹙额道:“那些长者们确实存在啊,如果夜袭这里,肯定会惊扰到他们,甚至波及到他们,这可怎么办?”

  李浩眉头深锁,一言不发,这个问题自他从树上跳下时已在思量。

  “唉。”良久,他才长叹道:“不如咱先找点吃的,顺道在周边打听一下再说吧,我始终怀疑那个家伙。”

  黛西彼为吃惊,如是自己饿了还情有可原,毕竟清晨六时才吃了点东西直至现在,但李浩吃掉莫轩还不到两小时,现又提出吃的建议,肚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但她不想再提说此事,怕引起他的不适,遂道:“好吧,幸好我出门时带了银行卡,不然啥都没得吃。”

  李浩大乐道:“还是女生细心,不像我啥都扔在巢房里,哈。”

  黛西愁道:“可是你的妆容都毁了,刚才来时你用偷来的口罩围一下还说得过去,但你总不能戴着口罩吃东西吧。”

  李浩傻眼道:“那怎么办?你会化妆吗?”

  黛西摇头道:“不会!要不我打包回来给你好了,顺道去打听一下消息。”遂又得意道:“看!早上出来前,我就说了我能办到你做不来的事,都说女生的第六感很准的,现在应验了吧,服不服?”

  李浩担忧道:“我主要目的是打听消息,吃只是辅助,好让做生意的人开口说话。如果让你只身去,我很担心,毕竟这里。。。若只是普通老人院,自是没事,万一真的是敌人总巢,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我看着你吃一样能套消息。”

  黛西想了想,摇头道:“敌人抓我俩的行动才刚刚失败,他们前脚方回来,后脚的大门口就来了两个人,一个戴着口罩的人坐看另一个吃东西,然后不停地问这问那,你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况且早前用你的办法去套消息,没想搞出这么大动静,吓死人了。这次该让我出马试试。”

  李浩无言以对,遂问道:“你打算怎样套消息?”

  黛西微笑道:“见机行事呢,我现在怎么知道?”

  李浩担心得头上冒油道:“你向来说话直接,又不会兜弯,我怕消息没问到,反给人发现你了。”

  黛西娇哼道:“少看我吗?至少我曾骗得你团团转呢。”

  李浩知道她在说骗他是远房亲戚的事,莞尔道:“好吧,但记得只能在这楼下或附近的店家吃肆,绝对不可以离开这范围,或者是我的视线,明白吗?”

  黛西白了他一眼道:“知道了,我的护者大人。”说完轻盈而去。

  李浩十万个不舍目送她离开。

  目下好像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否则无法确定这家养老院是否为青云总部。

  但自她消失在眼前起,他便如动物般,对周围环境某种潜在危险生出警惕与不安。

  “天啊。”李浩矛盾得想抱头撞墙,喃喃自语道:“千万不要再出乱子啊,不!我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绝对不行。若有人敢动我的黛西,无论是谁!我生吞了他!”他眼内凶光毕露,起身尾随。

  黛西在楼下扫视一周,看中一家斜对老人院正门,面积虽不大,但装潢尚算可以的私人快餐馆,怯生生地推门进去。

  若说不紧张是骗人的,方才振振有词的毛遂自荐,实不想成为只会坐享其成的人。她看得出李浩已经很努力了,不久前又经历过一番恶斗,所以想让他歇会儿。

  快餐馆里简单、干净又朴素。位于馆门附近的菜架用琉璃隔着,内里做好的菜色五花八门,厨房就在菜架边上,馆中餐桌餐椅井然有序。

  虽是正午,馆中却没有人用膳,只有一个满头银发,胡子斑白,却显得精神抖擞,满面红光的老大爷。他身披白色厨房围巾,坐在厨门边上,正休闲吸着黑色烟斗。

  见黛西进来,老大爷放下烟斗,热情迎上来,中气十足道:“呵呵,看看要吃些什么,小姑娘,我的饭菜可是价廉物美,好吃着呢。”

  因馆外玻璃壁上贴满菜画,黛西并没察觉馆中无人,等发现欲退出去时,老大爷已热情地上来招揽。她觉得不好意思这样离开,只好硬着头皮进去,抬头看了看玻璃上的菜牌。

  黛西的心并不在吃,随意点了个套餐后道:“对不起,我没带现金,可以用银行卡吗,另我想多打包一份给朋友。”

  老大爷边起菜边应道:“没问题!你稍坐会,很快就好。”

  黛西挑了个能清楚看到外面,近玻璃窗的桌椅坐下,稍平息一下紧张的心情,没话找话道:“老人家,这餐馆只有你在打理吗?”

  老大爷呵呵笑道:“现在还能这么称呼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年青人不多了,没唤死老鬼已经很尊重我们,呵呵。对啊,老伴走得早,孩子们又嫌辛苦又怕累,只能自己来喽。”

  黛西顿时同情老人,见他端着做好的饭菜出来,忙过去端托道:“老人家让我来吧。”

  老人刚开始不太想,见黛西态度坚定,顺意道:“嗯,那好吧,真是个好孩子,将来谁要能娶到你,定是前世做了许多善事才修来的福份,呵呵。”

  黛西脸红道:“老人家取笑我了。”

  见老人回去开始做打包的饭菜,黛西心忖该要做正事了,便装作好奇道:“老人家,你觉得对面这老人院有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嗯,我是说它里面条件好不好?”

  老人初听黛西之语时手脚一缓,接着又忙碌起来,回应道:“这老人院啊,虽说不上百年老字号,但室外环境优美,室内设施齐备,最重要的是护士态度也很好。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进去无非想安享天年,若遇到态度差的,环境再好命也得短几年,还不如蹲在自家里服舒。”

  黛西见老人说得实在,也很健谈,逐渐放松紧张的心情,尝了一口例汤,若有所思道:“按理这么好的养老院,不会有坏人进出吧。啊,我是说,应该有很多人进出吧。”她自觉说错了,忙补充解释。

  老人放声笑道:“是有很多人进出,不是探望亲人的,就是送人来的,也有把人接走的。”

  黛西想到昨夜父亲被抓,问道:“昨天晚上,不知这里是否有很多人来回呢?”

  老人回忆道:“昨晚吗?没多少人进出,只不过来了一台卡车,进去后就没再出来,可能又要添加什么设备吧。”

  黛西慌忙道:“一台卡车?经常有卡车进出吗?还是偶然进出?”她想到卡车里极可能是她的父亲。

  老人回道:“不常见的。”

  黛西的心通通地一阵乱跳,强作镇定道:“老、老人家,这台卡车什么时候进去的,你、你有留意吗?”

  老人端着包装好的饭盒出来,边走边沉思道:“嗯。。。大约晚上九点吧,当时我正准备关门回家喽。嗯?饭菜不合胃口吗?怎么都没见吃哩。”

  黛西连忙起筷,边吃边解释道:“不,嗯,好吃。”她食而不知其味,心里正激动得很,这是巧合吗?

  昨晚小区里彭宇与李浩对战练习至天黑,她与美纱才进厨房做饭菜,虽然10月底天黑得较早,但时值八点他们才用完饭,帮李浩包扎伤口后不久便遇袭。敌人经过一番打斗、抓人、安排调度和车程运输,到达这里的时间非常接近和吻合。

  老人把饭盒放到黛西边,见她狼吞虎咽似的,暗暗打量,眼内精光一闪,笑道:“慢慢啊,可别噎着。对了,我有秘制汤料,加进菜里会变得非常好吃。因为份量不多,所以我不会加到每款菜式里,要不要我拿来给你尝尝?”

  见黛西好奇点头,老人转身回厨房,不多时便拿出一碗汤,用瓢匙勺上洒到黛西的菜里,微笑道:“你试试,味道与之前不同,肯定让你赞不绝口。”

  黛西夹上浅尝,动容道:“嗯,真的大变味,非常好吃!这是什么汤料啊?”

  老人开怀大笑道:“呵呵,我叫它作海晶,是从大海某些海产中提炼出来的,别无分号哦。如果喜欢,日后欢迎常来啊。”

  黛西点头道:“一定!真的很好吃,嗯,可以在这打包的饭菜洒些吗?我也想让他尝尝。”

  老人欣然为李浩准备的饭菜中也加入了汤水。

  黛西边吃边道:“老人家,不久前是否有许多人从外面回这院里呢?”

  老人摇头,唏嘘道:“没有啊。不过早上有一波人驶车离开,据说有位老太病发,要拉去医院抢救。”

  黛西接不上话,只好低头把饭菜扫得一干二净。

  完后付账正欲离开,老人祥和道:“现在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实在太少了,想送你这个小礼物。”从拉开的银柜中取出一支累丝嵌红蓝宝石叶形金簪,补充道:“实不相瞒,这是我孙女的遗物,若不嫌弃,就请收下吧。”

  黛西看着虽是喜欢,还是连连摇手道:“不,不,谢谢老人家,既是您孙女的遗物,我怎能要呢,你留下。。。”

  老人渭然道:“留下只会让我伤情,几次想扔掉,还是舍不得,觉得太浪费了。和你交谈后很喜欢你,所以想赠与你,也好让它有个好归宿,只要你不觉得这是晦气的东西。”

  黛西想了想,欣然接收,微躬道:“不会,我会好好用它的,谢谢您,老人家。”

  老人含笑点头。

  馆外有个年青人推门欲进,乍见黛西愣了一下。

  黛西见有人来了,也不便再问话,遂与老人告别,带着饭盒礼物匆匆离开。

  年青人忙把半扇馆门完全推开,以便黛西从中离去。待她出门走出十多步后方关门,正欲开口,老人摇手阻止,淡淡道:“小伙子,要吃什么饭呢?”

  年青人毕恭毕敬道:“排骨饭,谢谢。”

  盛好饭菜,老人递过来,年青人忙躬身双手接过。

  老人回到厨门边的木椅上,拿起烟斗吸上一口,逸乐道:“呵呵,天下虽大,但有时却小得让人惊讶,没想又遇见故友,这前来打探消息的可爱龙女想必是他的女儿无疑。”

  年青人愕然道:“刚才那个是龙女?文先生请稍等,我马上把她抓回来给您。”忙把手中饭盘放下,欲要追去。

  老人阻止道:“别着急,反正她离不开社区,不若先让她帮我给另一个故人捎个信问候一下。”

  年青人急道:“虽说我们请人封锁了社界与边境,她一时半活是离不开,但要是她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要重新找她出来可要费很多功夫啊。”

  老人两眼扫过年青人,让其寒噤不敢多言后才幽幽道:“让你们费点心神做事不好吗?这也是锻炼之一啊,何况凭你一人也追不上这对年轻的主从。”

  年青人讶道:“主从?她不是只有一人吗?”

  老人吸吐着烟圈,笑道:“呵呵,她的仆从跑到隔壁饭馆的厕所里,紧张兮兮地戒备和聆听着呢。你看你,马涛,我说了多少次,要用心去感受身边的一切,有时眼睛会骗人的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