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好友

龙人与仆 治嘉 5329 2019.06.01 11:14

  下课铃响,老师气冲冲地离开教室。

  可他后脚刚走,李浩已捧腹大笑道:“厉害啊,上课犯呆还敢质问老师。”转学着黛西的语气道:“我们为什么要学这片面而非全面的历史!人类就应该承认当年犯下的罪恶!哈哈。。。”说着已狂笑不止。

  黛西见附近大半的同学都掩嘴偷笑,纷纷侧头偷瞄,如见怪人般逗乐,顿感无趣。

  她只是在说事实,她的种族就这样被淹没在历史里,如从没在世上存在过般。但刚才她的行为凿实有些偏激,差点忘了父母再三交待要低调的教诲,所幸课室内都是一般的人类。

  族中曾有人如她一样不甘心跳出来说话,而他们努力的结果,内容非但没人相信,而暴露形踪的本尊据闻都被猎龙人杀害了。

  正想离开这无聊之地,一只肥手突然摁上黛西的肩膀。

  回头看时,只见一米六五,短发圆脸,嘴上带些许胡须,肤黑身肥,戴着眼镜的男生,正对她咧嘴笑道:“没想平时娘娘腔的王平同学,也有强势的时候啊,连恼怒中的老师都敢顶撞。”

  黛西一手打掉肩上的肥手,不悦道:“林毅强你才娘娘腔。”

  林毅强哈哈一笑,收手改扶黛西座下的木椅靠背板。

  李浩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正容道:“肥强、阿平,今日周五,你两人若无事,放学后就陪我去道馆打拳吧,一天没打手发痒哩。”

  林毅强连声呸道:“陪你这暴力狂一点不好玩,还不如回家打电竞,至少能爽爽。嘿,说起来昨晚我在网上看到了刺激的玩意,你俩有无兴趣出来听我说?”

  黛西想起母亲的嘱咐,连连摆手道:“不行,我要回家。”

  李浩板脸道:“不是吧,难得的周末之夜就这么浪费?别忘了后天还要补课呢。”接着奇道:“你家人不都出差了吗?这么早回家干嘛,和我俩一块出去玩好了!”

  前两天因贪吃,黛西和这两人相约吃西餐时漏嘴把父母外出的事全说了出去,不会撒谎的她只好道:“他们快回来了。”

  林毅强侧身横站让一位同学从后方的柜里换取课本,嘻嘻笑道:“快回来就是还没回来。不如今晚通宵泡吧,大杀四方如何?”

  又拍拍黛西的肩膀,挤眉弄眼道:“有我罩着你,不用担心,哈。对了,今晚吃顿好的再去,上次是李浩请的,这回怎么都轮到你这住别墅的富豪做东吧。”

  班中就像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黛西入学不到两个月,家在那里都给人打听得一清二楚,自然班中一些情况她也一样知晓,如旁边的李浩,其家中情况也能从其他同学的谈话中无意听到。

  黛西一脸愁容,念及母亲的嘱咐,却不知如何推掉这好友之约。

  李浩大乐道:“肥强快看王平舍不得请客的表情,果然有钱人就是吝啬!”

  黛西大窘道:“没这回事,只是今晚真的有事,要么日后都由我做东吧。”

  林毅强眯眼道:“又没大人在家,还有啥事,分明是借口,行乐须及时啊,兄弟。等你家大人回来,可没自由喽。”

  黛西还想分辩,上课铃声响起。

  对于朋友两字,黛西从来不敢想。

  自娘胎出来后的圣域生活,记忆中的同龄龙人对她只有嘲弄和欺负,后随父母搬来搬去,根本没机会交到朋友,本以为这辈子都是孤独一人,没想到入校后,因加入两人关于1934年某地坠龙事件的争论时,被两人接纳成为朋友。

  这是她的第一份友谊,她很珍惜。尽管对方是诛杀族人的人类,但她对人类的仇恨并不强,何况她父亲也是个人类。

  接下来的课间休息都给上课老师占据了,三人再无交谈,直至午餐结束后的休息时间。

  林毅强把两人拉到教室外的走廊,凭栏而立。

  这是三人常在课间聊天、讨论的地方,外面就是直径200米的运动场。

  林毅强神神秘秘道:“早些课间我说的那玩意,你俩到底有没兴趣听啊?”

  李浩斩钉截铁道:“你那破事等下再说,先解决今晚的问题。今晚要不要和我一道出去玩,是的话就别叽叽歪歪。”

  此言一出,黛西便知李浩是要她即时表态,只有干或是不干,没有解释的余地。

  她苦恼极了,两手不自觉地把两侧衣角揉成一团。

  她既想遵从母亲的嘱咐,回家戴龙牙项链,又想跟着两人一道出去玩耍。在犹豫和纠结中,她呆住了。

  李浩见她站着发楞,在其面前打了个响指,沉声道:“快啊,这么难决定的话就不再约你了。”

  黛西被催急了,心念与其百无聊赖地戴着项链呆坐家中,还不如应好友之约。主意既定,她顿感舒心不少,放下衣角改环抱双手,背靠墙壁,沉声附和道:“好吧,今晚我请客。”

  “不过。”她补充道:“吃的玩的需由我来定夺。”

  李林两人大喜,齐声怪叫,惹得众人怒目相向时,才咋舌收音。

  半晌,林毅强推了推眼镜,趋近两人道:“现在该轮到我说了吧。你俩猜猜昨晚我看到的是什么玩意呢?”

  见两人摇头,林毅强急道:“真没劲,猜猜看嘛。”

  李浩耸肩道:“你说呢,王平?”

  黛西侧着脑袋想了想,精神一振道:“超级大号布偶!”

  李林两人先是一呆,接着失声大笑,黛西不知两人在笑什么。

  林毅强笑出眼泪,好不容易才停住,擦着眼花怪叫道:“你觉得我会是抱着个大布偶就乐得忘于所以的人吗?拜托,这是娘孩们做的事情!唔,我看你倒像做这种事情的人。”

  李浩摸着下巴,微笑道:“别这么说王平。嗯,依我对你的多年认识,能让你感兴趣的玩意,当属稀奇古怪的东西,世上有什么会让人有此感觉呢,难道说你发现降临地面的外星人?”

  林毅强哈地一声笑了,摇头道:“不对不对,若有此事早已上新闻了,还轮到我去发现吗?再猜。”

  李浩索然无味道:“不猜,这很难猜。”黛西同感点头。

  见两人意兴阑珊,林毅强一字一顿道:“我看到真龙!还有已幻化成人形的龙人!”

  黛西吃了一惊,转而勉笑道:“胡说,刚认识你们时就讨论坠龙事件,最后结论不是假的吗,现在怎么又来真龙假龙的。”

  林毅强竖起食指摇晃道:“这次不同。我看到的网页,只能在我远房亲戚的手机链接中打开,那可是个机密网,里面有着大量关于龙的信息、照片和视频,甚至还有如何鉴定混迹人类里的龙人教程!”

  继而低声补充道:“这是个猎龙机构网站,专门捕猎龙的那种!”

  李浩愕然,转而大笑道:“死肥仔没事找揍是吧,以现在的科技,无论天上海里,即使声纳地下三百尺都见不着所谓的龙,何来猎龙机构?吃饱了撑吗?”

  林毅强忙打手势,让李浩降低音量,正色道:“原来龙除了我们惯以为蛇状形态外,还有很多种形态,其中西方的那些像蜥蜴的带翼飞龙便是一支,但让人最为震惊是竟然还有一种被名为龙人的类人形态。现在以蛇形模样为代表的低级龙族已近灭绝,踪迹难寻,所以猎龙机构主要针对的就是这种人形化的龙。”

  李浩嗤之以鼻道:“这种大虫模样的龙还低级吗?传说中可是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倒是你说得更神乎,居然人形化了,当我是傻子吗?这是神话里才有的东西。”

  林毅强不悦道:“虽然我也不清楚原因,但我相信该网站上的照片与视频。龙到底是怎样的生物,你知道?这世界上,连顶级科学家都解释不了的神秘事件多了去,你就觉得人类现在的科学已到了无所不知的地步?都说现在的科学家对宇宙的了解比自身居住的地球还多,对深海更是一无所知,科学家们还在不定时地在世界各地或海底发现新物种,那些生物都不可能一下冒出来的,对此你解释看看。”

  李浩哑然。

  心惊好一会的黛西正容道:“你这链接真的假的,如此机密的话,怎会如此轻易给你看到?何况网上古灵精怪的网页很多,你就这么相信了?”

  林毅强得意道:“别的网页当然不能信,但我这位远房亲戚是谁,是我超崇拜的外表哥周致远啊!他能文能武,人又英俊,可厉害了。自两年前他来我家求妈替他照顾其女友起,我便开始与他接触,虽然他从没和我说过有关他的工作,但从一些言语中,我知道他正从事一些神秘工作。这个月他来得更是频密,隔三差五便来我家,所以我趁他不备,在其手机里植入一个小程序,想偷看他平日里都在干些啥。昨晚夜里我上他手机时发现这深藏的链接,心想这肯定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不然会藏得这么深呢,谁知点进去后才发现那是他的工作信息网,原来他在这个猎龙机构里工作了两年多。你说这种可信度高吗?”

  李浩粲然道:“原来你还是个黑粉,专黑崇拜的人啊。人形的龙?真够神话的,你把链接发给我瞧瞧。”

  黛西插嘴道:“我也要。”

  林毅强讶道:“王平你连手机都没有,怎么给你?我就奇怪了,你家这么有钱,大人咋就不给你买台手机呢。”

  黛西尴尬道:“爸妈怕我影响学习,所以才不买。你把手机拿来或发给李浩,我和他一起看不就行了嘛。”

  林毅强目光转向运动场,浅笑道:“手机放家里,得要回去才能弄给你们,咦?”

  黛李两人见林毅强两眼放光的模样,不约而同也望向操场。

  只见操场上一名标致女生正迎面跑来,是学校曾经的公认校花高慧霞。

  黛西奇道:“师姐去年不是已通过0级会考吗?现该在理工或私立大学就读才对啊,怎么会在这里?”

  “据说是回来做义工的,但这不是重点。”林毅强弯腰,手肘垫在护栏之上,两手托着下巴,如痴如醉道:“重点是美人师姐正朝我们跑来啊,你们快看她那红通通的脸蛋,还有她身上那波涛汹涌的样子,简值迷煞我也!”

  黛西心生厌恶,呸地一声转身回教室。

  李浩瞄了黛西背影一眼,也以林毅强同样的姿态凭栏而立,以肩撞肩,低笑道:“看到王平嫌弃你那表情吗?哈哈!精彩极了。”

  林毅强正看得如痴如醉,不假思索道:“平时娘里娘气也就罢了,没想连男人欣赏女人的基本反应也没有,他真该去泰国做变性手术!女人身份更适合他。”

  李浩咭咭笑道:“瞧你说得也太形象了。”

  林毅强突然话锋一转,沉声道:“话说回来,早上人文课你如此冲撞老师,就不怕给学校辞退吗?”

  李浩不屑道:“管他爱咋就咋的,现世的超级富豪都不见得年青时有多拔尖。只要有料,我相信读不读书一样可以出人头地。”

  林毅强吃惊转头道:“喂喂,你不是认真的吧。虽说出路不止一条,但不管怎样看,想将来出来找份好工作,学业文凭还是最快最好的呀。”

  见李浩不语,林毅强又把目光放回到高慧霞身上,微叹道:“别人或看不出来,以为你只是想出头逞能,但我与你结识十多年,知道你这家伙在想什么。我就不明白了,就算你为王平两肋插刀,也不用做到这份上吧,莫非传言是真的?”

  李浩愕然道:“传言?什么传言?”

  林毅强干笑道:“据闻王平那有钱的爸爸两个月前斥资赠给学校时,曾提过你的名字,结果王平一进校便坐到你身边的空位上,所以传言说你收了他的钱,做了他儿子的保镖。”

  李浩愠怒道:“别说我没收过王平或任何人的钱,我连他爸多少只眼睛嘴巴都不知道,还收钱做保镖,当我是什么人了,真会胡说八道。”

  此时在操场跑道慢跑的高慧霞已进入弯道,很快变成背对着两人。

  “啊哈。”林毅强半哼道:“既非如此,你干嘛这么卖力地护着他呀,照看他娘炮又吝啬,该没什么值得你这么做吧。”

  李浩哑言无语,心中泛起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喃喃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他既孱弱又孤独,蛮可怜的样子,不知不觉就把他当成我的人了。”

  “哈哈。”林毅强失笑,转头道:“什么是你的人,他又不是女生。。。等等,相识这么久,我这才发现你竟然好这口!”

  李浩紧握拳头道:“你敢乱说,准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林毅强收起夸张的惊骇表情,推了推眼镜,嘻嘻笑道:“好可怕的暴力狂魔,哈哈。你当我是外人吗?还想唬我呢。”

  偷瞄了一下黛西所在教室后,林毅强叹道:“又是你打肿脸充好汉的歪风作怪吧,难道三个月前警局对你鞭刑的教训还不够吗?出事时你帮的人不光没为你说过半句公道话,人跑得可连影都没了,结果被警察当成滋事份子来办。我说你要保护弱小虽是好,但也要知道如何自保啊。可知多数人的习惯并不关心缘由,只知害怕和躲开你这有案底的不良份子。”

  李浩双手握着栏杆,呼气道:“我才不在乎。”

  林毅强也呼气道:“你不在乎,可我在乎,事后总要我去帮你擦屁股,想累死我啊。那天我央爸妈去警局保你出来,可他们死活都不肯去,还警告我远离你,急得我直想找外表哥帮忙,结果人还没找到,你倒自己出来了,嘿,还真有本事啊。”

  接着奇道:“照说你已举目无亲,除了你住所小区里的人,还有谁会保你出来,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吗?”

  李浩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看也不像,他们怕我还来不及,哪会保我出来呢,做梦差不多。”

  林毅强突然精神大振,暗呼道:“师姐转回来了,前方高能,哈!既是无头绪的事情就别废功夫去想了。诶?会不会是王平他爸把你保出来了?不然他为何会知道你并点你的名?”

  李浩吃惊道:“我真的完全不认识他,也从没有人向我提过他,王平也是入学坐我边上后才认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当时看你俩的反应确实是初识。”林毅强挠头道:“那就奇怪了,太奇怪了。既是如此,我想你不如改天去找这娘娘腔的爸问问看,说不准会有答案。哈!你说他爸会否也是个娘炮的家伙?哈哈!”

  李浩失笑道:“我发现你很爱笑话王平。”

  林毅强扶了扶眼镜,嘻嘻笑道:“事实上我虽见过娘炮的,但真没见过这么娘炮的,还硬撑着想当汉子,哈哈,太搞笑,哈!我总想起游泳课上他扭扭捏捏的模样,若非最后和我们一同光膀子下水,我还真当他是个长得像极男人的女人。对了,你有没发现不论体育课做什么运动,他每次满身大汗时,都会发出一种香味,而不是汗臭味。”

  李浩点头不止道:“嗯,是有这回事,我道是班中哪个女骚货喷了香水呢。可你咋知道是来自他身上?”

  林毅强得意道:“有一次课后我从他身后经过,发现其身上的香气特浓,很是醉人。想来想去,我最终得出一个结论,他也许有这方面的癖好,正好配上他的娘气。”

  李浩莞尔道:“别把人说得像什么怪人似的,怎么说也是我们的朋友吧。”

  林毅强的眼镜在阳光低下一闪,对着李浩阴恻恻道:“怪人?哈!有这么简单吗?他其实是一名雌性荷尔蒙暴发,滥用女人香水的男同志,唉!你如此护着他,证明你离出柜也不远了。”

  “砰!”

  跆拳道的一记锤拳落在林毅强肥厚的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