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猎因

龙人与仆 治嘉 5377 2019.06.30 15:19

  李浩黛西并排站在五层高的大阳台上,手持固定半人高玻璃围墙用的不锈钢扶手,呆看着小区围墙外,只隔一条街的学校运动场。

  这是个交楼不到半年的低密度高档小区。整个小区只有九栋,每栋七层,三栋并联成一排,共三排。同排间的楼宇虽紧密相连,但排与排间的楼距则非常宽敞。小区内不仅遍布绿叶红花,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更是一样不缺。

  黛西所在住宅为沿街第一排中间一栋的第五层楼房。

  由于入住的人并不多,所以整个小区显示得很寂静。

  两人在来的路上,虽得知所谓第二家就是一套二房二厅二卫的商品房,但他们怎都没想到却是如此环境的小区,而且离他们学校还如此近。

  卸装后,艳丽的黛母把两人拉回屋内,笑口吟吟道:“这屋子是孩子爸借用他人之名买下,虽然有一定的安全性,不过你们在外头站太久就不行了。”

  黛西不解道:“为啥要买这里?学校运动会体育课时会很吵的。”

  黛母含笑道:“那是因为我们在家时,就可以在这看着上学的你,万一有什么情况都可以第一时间赶去保护宝贝你啊。”

  黛西一下扑入母亲怀里,撒娇道:“我爱你们!”

  同样卸掉伪装的黛父在餐厅,招呼三人道:“都过来吧,大家聊聊事儿。”

  待所有人坐好后,黛父肃容道:“经过宝贝这次突发龙息的意外事件,和李浩同学的到来,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些事情。另外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可以提出。”

  “首先。”黛父微笑道:“我代表全家欢迎李浩同学,并由衷感谢你为我们家所做的一切。”

  李浩微红着脸道:“这也没什么,你们不要客气。”

  黛母娇笑道:“既然你撞开宝贝挡着的门,硬生生闯进我家,就等于闯入了龙人世界,也算自己人,我便不客气直呼你的名字了。你也不用见外,当这里是自己家就好。嗯,我去弄点水果出来,你们聊。”起来钻进厨房。

  李浩偷偷瞧了黛西一眼,知道定是她把撞门入家的事说了出来。

  黛父轻咳一声后道:“先介绍一下,我叫彭宇,为龙的传人,哈,就是华夏人。”左手五指并拢往厨房一摆,道:“我的妻子,人形化的龙族,即龙人,名字较长,你叫她美纱就行了。”

  手再往前一摆,道:“你旁边这位呢,就是我们的宝贝,也是一名龙人,同样名长,你唤她黛西即可。”

  李浩抿嘴笑道:“我终于知道你的名字了。”

  看着父亲讶异的神色,黛西低头羞道:“我没告诉过他。”

  彭宇脸带愧色道:“原来仅想让我家宝贝坐你身边,受你一点庇护,没想把你拖到这么危险的境地,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为此深感不安啊。”

  在来的路上,李浩已从黛西口中得知保释真相,油然道:“我父母从华夏移民过来,在这异国他乡的小国里,作为同胞不应该互相照应吗?再说我还没向你保释我的事道谢呢。说到危险,我才不怕事,要来尽管来就好了。”

  彭宇欣然道:“真乃大丈夫也。”见黛西嘴角一动一动,似笑不敢笑的样子,想到李浩在车上被吓得脸白嘴青的模样,也不免莞尔一笑。

  旋正容道:“言归正传,我先说一下龙人的事吧。龙族诞生的时间,若按物种进化时间表来算,大约就是据现在2亿年前的三叠纪末期,不过那时不叫龙族,按现在人类物种学称,有为一字之差的专属名字:恐龙。龙族就是诞生自一支叫蛇颈龙的种群,该族群后经不断的进化演变,最终一分为二,其中一支还登上了陆地。”

  “总之。”美纱在厨房打断道:“和爬上岸的鱼类进化成哺乳类,不久又进一步化成猿、类人猿、智人,到现在的人类差不多的历史。反正你也是从我这听来的,简单说一下好了,不然天亮都没说完。”

  黛西掩笑道:“爸爸好不容易抓到个没听过的人,恨不得把祖宗十八代的事都翻出来抖一下。”

  彭宇老脸一红,嘿嘿道:“你俩可别恃宠而娇,给老子一点脸子。”

  美纱把一盘弄好的水果放到餐桌上,招呼李浩吃的同时,接着道:“上岸后的龙族又分化成三支,一支是五爪巨龙,凭着龙息腾云驾雾,名为苍龙,我们称之为苍龙族,主要活动在亚洲一带,人类多称之为神龙;一支是头如蜥蜴,短身带翼的飞龙,以翅傲游长空,名为翼龙,主要活动于欧洲;最后一支就是化为人形,丧失绝大部份龙族特征,混迹世界各人类社会,名为龙人族。相传我们龙人族诞生的始祖就是伏羲和女祸,至于龙族各派系不同的演化历程,我就不说了。”

  李浩接下彭宇递来几颗大红提,好奇道:“据我所知,伏羲和女祸都是人首蛇身。。。哦,我明白了,难怪你说是始祖,但据神话所载,他们该是我们华夏人民的始祖才对啊,怎么成了龙人族的始祖?”

  黛西来气道:“那是古人类的坏习惯,总爱张冠李戴,乱编故事,硬把不是自己的东西加在自己身上,以证明自己出身有多了不起。如果你是他们的后代,你该有鳞片吧,拉出来瞧瞧?”

  若换作是以前的王平,李浩早就揪着他狠批一顿,可现在却生不起气,尴尬道:“我只是问问,嘿嘿,你的脾气咋比以前大了呢。”

  美纱怕李浩难堪,忙圆场道:“我家宝贝最讨厌古时的人类,只要说到这些她就来气,连我都不知道她到底在气什么。而且她有个坏毛病,我们不在时,不管对谁,她的嘴上锁似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自个儿发呆劲;我们在时,嘴巴就像把利剑,可厉害了,你千万别见怪。”

  黛西撤娇道:“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瞄了李浩一眼,抿嘴笑道:“好吧,算我不对,向你道歉,你别介意哦。嗯,你的伤还痛吗?”

  李浩高兴都来不及,哪会介意,连声呵呵地傻笑道:“不,一点不痛。”

  彭宇笑着插入道:“言归正传。龙人比人类诞生的时间要早得多,自伏羲后才真正形成龙人现在的模样,故现在的龙人腹背还保存着龙鳞。”

  李浩接过美纱递来的苹果瓣,偷偷瞄了黛西一眼道:“这个我知道,她在屋子里和我说过正常的龙人都有龙鳞,但她没有。”

  黛西见美纱扫过来的锋利眼光,忙低下头,不敢吭声。

  彭宇打岔道:“龙人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断积累知识,从而创造出极奇辉煌的龙人文化,直至遇到人类的姐始智人及尼安德特人。经过自身需求的反复比较,龙人最终选择智人为伴,原因虽没有流传下来,但推测是基于自我保护的最优选择。”

  顿了顿后又道:“龙人非常积极地参与到智人的各种活动中,由此引发智人智力的***,从而打败当时比其更强大的尼安德特人,并逐一消灭了当时并存于世的其它人种,最终成为继龙人后的唯一人种。”

  李浩瞪大了眼,这是他前所未闻的事情。

  “吃苹果啊。”彭宇提点后,又道:“龙人参与人类的活动由此也带动整个龙族参与其中,所以人类上古的四大史前文明,都有龙族的影子,尤其是最后一个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更甚。基于龙族的深度参与,流传至现代关于龙的神话非常多。”

  又道:“不知你有否发现,世界各地都有龙的神话,尽管形式各异,但内容极其相似,甚至有些神话在不同的国家里还能互补,至此你大致明了,这根本不是什么神话,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乃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摸了摸下巴,接着道:“就如我们华夏《山海经》里记载的内容般,在悠长的岁月里,某些山表地貌变化,万物生灵也发生着更替,但这些生物与植被的灭绝,不代表它们不曾存在。只可叹七万年前及一万两千多年发生的两场摧毁一切的战事,导致极具现代优越感的人类学者无法接触到上古史文与遗物残骸,限于思想约束,对远至见不着,又没实物参照的事物无法理解,便认为远古的东西一切都是简陋不堪,只限于刀耕火种的阶段,所发生超越其想像的事件都是古人的想象,终把一切归于神话和传说。”

  李浩刚啃完手中的苹果,黛西便拿来大红提,连忙接住,饶有兴致道:“彭叔叔你也是人类吧,所谓上古的东西你同样摸不到也见不着,怎么确信这些都是真实存在,而非古人的臆想呢。”

  美纱大为赞赏道:“不错,敢向我等权威发起质疑,非人云亦云之辈,我开始喜欢你了。这个问题由我来说,因为我带他去过很多地方,见证寥寥可数的远古遗址和遗物,也让他查阅过区区之众,还流存至今的上古文典,当然,这些典籍不在人类社会上,而是在。。。嗯?我觉得这话是否绕远了。”

  李浩对这些神秘之事十分感兴趣,否则不会和林毅强讨论坠龙事件,亦不会因“王平”几句龙的述说,便把她拉到朋友之列,现见美纱说话有保留,不觉有些扫兴,只好低头啃食手上的红提。

  彭宇不以为然,徐徐接话道:“毕竟大多数遗址和遗物都被战争、天灾或人祸摧毁,所以仅存下来的,哪怕是一片破瓦,也是极其珍贵的。幸得猎龙人和龙人都不希望这些东西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所以没有这方面的报道,间接也保护了这些文物。”

  见李浩吃完红提,彭宇又递过一瓣桃子,前者咬着桃子,口中含糊道:“古时的龙族为什么要帮忙和参与人类活动?”

  黛西取过一瓣吃上一口,说句好香后,接话道:“经过亿年以上进化的龙族,当时已经拥有无比丰富的知识,因为寂寞和孤独,加上自身的需要,所以龙族才想与人类接触,希望通过传授知识给人类,希望其能快速成长,最终成为能与龙族交流的异族朋友。”

  美纱秀眉颦蹙道:“正是过于深度的参与人类活动,以致引出大祸。”

  彭宇叹道:“也许是急于求成的恶果吧,拥有了知识,但心智还没跟上的人类终于在其背后捅了一刀,还是致命的一刀,除有人类外表作掩护的龙人外,所有支派的龙族都遭到几近灭绝的地步。”

  李浩一呆,不解道:“人类为什么要这么做?”

  美纱看了李浩一眼,叹息道:“总结出来有两个原因,一是人类似乎并不想除它以外,还存在其它智慧生物,更何妨是能严重左右它生存的智慧生物呢,二是龙族的血液,人类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

  彭宇以过来人的身份,解释道:“第一点很好理解,纵观人类的战争史你该明白人类的唯我独尊性,我就不特别说明了。至于龙血,它对于龙族来说,就如在人类体内流动血液,仅仅只是输送养分和废料的液体罢了。但对于人类来说,龙血就是至宝,举个例子吧,就像中医的治病方子,一般都有药引,而药引的作用犹如导游,将诸药引向一定的经络脏腑,进行针对性治疗。而龙血如同这药引,它可以把潜伏在人类身体深处并且已退化的一些远古基因,重新激化并引导出来,进而发挥出其威力。不用我多说,你大概也明白,自无意中发现龙血的作用后,这对于发展史就是战争史的人类来说,起着怎样的重大意义。这是人类要得到龙血的重要原因之一。”

  顿了顿后,接着道:“最可恶的是这些远古人类在屠杀龙族时,为了美化自己的行为,竟有人开始乱编故事恶意丑化龙族的形象,以致有些龙族报复人类时又坐实了丑化的故事。”

  李浩瞪目结舌地看着彭宇,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

  彭宇笑道:“和我当年一样的表情,真让人怀念。”

  美纱大笑道:“李浩比你好多了,你当时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彭宇尴尬道:“又在取笑我。”

  随即正容对李浩道:“当然并非所有人类都这么丑陋,也有人站出来与龙族共同对抗某些丧心病狂的人类,如我们华夏大国吧,传说黄帝就是与龙并肩作战,联合炎帝在涿鹿之野打败共同的敌人蚩尤,后世人为纪念龙之恩情,就以龙旗和龙的传人自居,并且一直沿用至今。只是历经几千年的浮沉,龙的传人这称谓传承下来的意义已经大不相同了。”

  李浩愕然以对。

  “说说人类夺取龙血的第二个原因。”一番感叹后的彭宇双手托起下巴,微笑道:“为了生存,许多生物已进化出快速适应环境的生存法则,那就是刚出生的小可爱,从着地始就要在半小时或两三小时内学会站走跑,否则会被肉食捕猎者吃掉,由此它们的壮年期看起来会显得较长,尽管它们的实际年龄还很小。作为已进化近两亿年的龙族,这方面更不用说,他们以人类的正常周年快速长大,到了人龄18岁时外表便会进入冻龄,转为以龙龄计算的生长模式,所以龙人的青春期真的很长很长,你大可猜猜我旁边这位看起来年约二十二三的美纱,若以人类周年计算,她的人类年龄是多少?”

  美纱在彭宇的肩头上狠打了一拳道:“与其猜我,李浩你不如猜猜这个人类大叔有多大岁数。”

  李浩瞅见黛西掩嘴偷笑,支吾道:“看样子像是三十出头吧。”

  彭宇乐呵道:“我的样子还保持在成为龙仆前的模样,其实我已经一百五十三,但如果没有美纱的龙血支持,我在不久的将来,仅是一堆风干的骨头罢了。这就是人类要得到龙血的第二个重要原因,它能使人类青春永驻。对于史上想永享荣华富贵的古代帝王和权贵来说,单凭此点足已不惜一切发动对龙族猎囚的战争。”

  李浩呆了半晌,渭然道:“龙族的灭绝更像缘于龙血啊。”

  黛西白了李浩一眼道:“那是因为人类的私欲,不是龙血的错!”

  李浩赧然道:“呃,对,那些恩将仇报的人类真该死。”

  彭宇微笑道:“如果刚才说的两点,只对战斗狂人和想永生的人有用,那么第三点对所有人类都有裨益。”

  李浩脱口而出道:“还有?”

  彭宇温和道:“嗯,方才我举例时说过它如药引,而事实上它也确实是药引,只要配合对口药品便能治愈各种病患,所以说它是万能药引也不为过。”

  李浩搔首道:“这么说,尝一次龙血,就能得到高超的战斗力,永远的青春,还身体健康?”

  彭宇哈哈笑道:“当然不是,若要战力,就需要大量的龙血支持,最好就是能成为龙仆,这个稍候再说。若只要青春常驻,出现老化迹象时使用少量即可;若想治病,则把少许龙血倒入药中,以之为引,不消片刻即能去除病根,即便是不治之症,缺乏相应药物的前提下,虽不能说全都有效,但大部份都能痊愈,只是时间要长一点。”

  李浩恍然叹道:“难怪人类要猎捕龙族了。呃?不对啊,照这么说猎捕龙族是整个人类活动,但我怎觉得绝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呢?甚至连龙是否存在都在争议中,这怎么解释?”

  美纱冷哼道:“因为人类中的某些人渣和来自龙人族里的败类想独吞,为了私欲不惜愚弄大众,瞒天过海。”

  李浩咋舌道:“能做到这地步,他们的势力岂非很强大?”

  彭宇点头道:“远比你想的更强大。我们转个话题吧。”转对已一脸嫌烦的黛西道:“宝贝,我知道这些话你不爱听,不如你提一个感兴趣的?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