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谋成

龙人与仆 治嘉 4271 2019.07.29 09:20

  文源骏与努木格闲聊至午夜才离开,前者带着黛西乘铁笼般的升降台下到第三层,后者则视察各处的防备情况。

  在驻守员的带领下,黛西穿过近乎是地下毛坏通道,来到一间厚铁门的牢房里,终于如愿见到她的父亲。

  只有一盏发黑电泡的幽暗牢房中,普通人体积,全身伤痕并大字型被缚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的彭宇,他每个手腕及脚裸分左右被两条比粗壮的黑铁桎梏双层复锁着,铁链的未端死死地嵌到水泥地板里。身躯从左到右同样被粗如手臂的铁链横过。

  昏晕过去的彭宇面上因失血过多呈现一片惨白,几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杂乱地分布在脸上,凌乱的头发伴随着血污粘贴在额上。他紧闭双眼一动不动,整个人显得是多么了无生机,若非胸前还有一丝起伏,让人几疑躺着的仅是一具尸体。

  黛西何曾见过彭宇此等模样,哪管地上横流的污水,失声惊叫着飞身扑跪到彭宇身旁,两眼通红地想轻抚父亲,却因伤口太多,怕触痛了他而变得手足无措,只好边流泪边轻声呼唤着。

  半晌她才想起身后的文源骏,把父亲折磨成如此的罪魁祸首,愤然转身,对其疾言厉色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付待我父亲!”

  文源骏屏退左右,油然坐到方形小木板凳上,不为所动道:“除非很合作地回答我们所需信息,否则就要动刑,这种套路向来如此,何必多此一问。不过我倒是有一事要问你,若不想受罪,就乖乖地回答我。”

  求死心切的黛西咬牙切齿道:“休想!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文源骏皱了皱眉,旋又笑道:“真的吗?”手臂突然前伸,手指一勾,彭宇双目一睁,“啊”地一声惨叫。

  黛西失色惊叫道:“不!不!不要!你不能这样!你、你,求求你别伤害我父亲。。。”说着已泣不成声。

  文源骏淡淡道:“小姑娘,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你父亲自然能少遭罪,明白吗?”

  黛西泪眼涟涟,只得点头,突闻旁边彭宇微弱的声音道:“黛。。。黛西?不会是你吧?”

  黛西忙转身,边擦泪边关切道:“爸爸你醒了?你觉怎样了?”

  彭宇挣扎着欲起却不能,闻声变色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黛西轻按彭宇肩膀,虽是流着泪,但她仍想尽可能地挤出微笑道:“嗯,我来看你了。”

  彭宇猛咳几声,咯出一口血痰,双目圆睁,气急败坏道:“胡闹,这是什么地方,你?唉!你妈呢?”

  黛西轻声安慰道:“爸爸别着急,妈妈不在这,还好得很,他们已答应不会猎捕妈妈,你放心吧。”

  文源骏干咳打断道:“父女在狱中重逢,场面虽是感人,但一切要以我的需求优先,两位可明白?小姑娘,我暂且不问你为何身无龙鳞且头长龙角是怎么回事,在宴席上,当我提到三形合一的龙仆,寻找千年未果时,你身体颤动,是否知道些什么?快从实招来!”

  黛西并不想因此让李浩陷入困境,但她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文源骏,正犹豫间,后者缓缓举起单手,把她吓得尖叫道:“不!不要对我爸爸出手。”

  文源骏冷冷道:“小姑娘,我没多少耐性,最好快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情。”

  “其实。”黛西嗫嗫道:“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很震惊你说的话。”迫不得已,她撒起第三次谎言。

  文源骏眯眼直盯黛西,后者眼睛闪烁着不敢正面与之对视,如此让前者更加确信她知道些什么,狞笑道:“既然如此,你父亲的右腿也别留了。”手欲扬起。

  “不!”黛西惊慌失措,边扶着冷汗直冒,却不哼半句的彭宇,边啼哭道:“不要!求你不要!”

  “别求他。”彭宇咬着牙,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挤出话道:“我的孩子,你是高贵的龙人,不能向下贱的傀人求饶,就便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明白吗。”

  文源骏冷哼道:“哼哼,如果我要耍横的,看你何来尊严。小姑娘,我最后一次问你,还不从实招来,下次断的便是他的脖子!”

  “我。。。”黛西望了望视死如归的彭宇,射来不容她妥协的目光,心怯道:“不、不管你想怎样,我都不会再说半个字。”彭宇立露出欣慰的笑容。

  “好!”文源骏倏地站起,竖起单掌道:“我了解了。”

  “不要!”黛西脸色大变,慌张道:“李、李浩他,他。。。”

  “黛西!”彭宇断然截道:“不能做害人的事!”

  “可是!”黛西泫然道:“爸爸会没命的。”

  “进了这里。”彭宇狠狠道:“我就没想过有命出去!你也该有这觉悟!”

  文源骏并没有心思听这两父女的争辩,一副心神集中都黛西说的李浩身上,眉头深锁地坐回板凳。

  正陷入沉思,突有人叩门道:“先生,周领队回来了,他要求见你,说有重要消息要向您当脸汇报。”

  文源骏心不在焉道:“让他来见我。”

  黛西惊愕地望着通报人跑出去,心里狂跳不止。

  周致远是深知他们底细的人。

  不多时,周致远踏门进来,骤见女人味十足的黛西,以他的定力也不禁为之一颤,才向文源骏恭敬道:“社长,我在傍晚时分已把小龙女被抓的消息顺利传达出去,又因处理毅强家属的事耽阁至今,望请原谅。另有要事需面禀,因事关重大,不想给外人知晓,故没在报告内列出。”

  文源骏淡然道:“先说说早上的行动后,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

  周致远低头,忧伤道:“我去看望阿琳,据说已出现白血病并发症,她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

  文源骏干咳一声,掩饰尴尬道:“这样啊。嗯,我会派人去医院加大龙血剂量,你不用担心。对了,你要说的是什么事?”

  周致远扫了黛西一眼,沉声道:“李浩小子是个身兼三形态的龙仆。”

  文源骏倏地起立,又惊又喜道:“此话当真?”

  周致远毕恭毕敬道:“黑侍者莫轩就是李浩以魔者和翼者两种形态干掉的,当时我正在现场,只因。。。”

  文源骏显对莫轩遇害的过程毫不关心,急切打断道:“是否知道李浩的契主是谁?”

  周远致面现惭愧道:“如报告中所述,今早李浩在其小区旁的烂尾楼内干掉莫轩后,又从我手中救走一名短发女孩。虽我从未曾见过她,但我能肯定她是一名龙人,由此猜测那名女孩便是他的契主,请社长再给我多些时间做调查。”

  黛西原本低头照料着彭宇,大气都不敢出,闻周致远最后之言,再次惊愕起来,她很清楚周致远在撒谎,说出大量事实后,却在最后说的一句中夹了假话,他明知她便是那个短发女孩,也是李浩的契主。

  文源骏显又发现黛西的异动,眯眼望了望后者,又看看周致远,沉声道:“致远啊,你所说当真?”

  周致远面不改色道:“承蒙提携并悉心栽培之恩,我自当尽心尽力,若因能力不足,还望社长原谅。”

  黛西灵机一动,鼓起勇气跳起来,叫嚷道:“你别以为他是好人!他对你的。。。”话骤然被打断,她的嘴如同拉上拉链,怎都张不开,只得闷哼两声。

  周致远脸色沉了沉,不过很快回复原样。

  文源骏收回单手,瞄了瞄他,呵呵笑道:“你的能力在这里是最棒的,我最相信的人也就是你。唔,李浩小子,你觉得他今晚会来吗?”

  周致远不置可否道:“那位短发龙女似乎对那里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该在那里逗留过一段时间。按心理学的推估,出于今早我们才围剿过哪里,他们认为那里现时会很安全而跑回其原住小区里的可能性极大。这点仅是我的猜测,若社长允许,我将带人过去看看,以证实是否有误。”

  文源骏大笑道:“不用劳烦你了,今晚你和努木格众人一起留守于此吧,我一个人去会会这个李浩,看看他是怎样的三头六臂,哈哈,哈哈。。。”寻觅千年的龙仆,竟在今晚有了眉目,怎能让他不开怀。

  文源骏笑着离开牢房,刚跨出铁门框,又退回来道:“致远,这里最可靠的人还是你,帮我看紧这个龙女,别让努木格那帮废物靠近她,我去去就回,明白吗?”

  周致远躬身道:“明白。”

  文源骏扫了黛西一眼,笑道:“这丫头牙尖嘴利,莫听她胡说,离间了我们的师徒情义。”

  周致远冷笑道:“待会我就拿胶布把她的嘴封上。”

  文源骏一愕,继而大笑道:“致远啊致远,没想连标致如斯的可人儿,你都不带半点怜香惜玉,哈哈!不过我喜欢,哈哈。”大笑声中拍拍他的肩膀放心离去。

  封住黛西嘴巴的无形力场一消失,她便着急想把听到的消息告诉周致远,但后者打了个眼色,让她与同样惊疑的彭宇对望一眼,没敢开口。

  良久,周致远在门旁找来四块夹板来到彭宇身旁,在黛西的注视下分别为彭宇接上两脚断肢,并撕下衣袖包扎,同时低声道:“听着,尽管刚才和社长的说辞还有些漏洞,但也只能指望他兴冲冲下没想到这么多。”

  顿了顿后,道:“我与李浩小子约好,文会长一走远他便攻进来。虽然我没空理你们,但不表达我会放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虽然没弄懂周致远敌我不明的态度,黛西还是感激他的施助,急道:“周致远,你的女友是那个坏人害的,久治不愈也是他有意为之,你不能再为这样的人效力,他会害死你的!”

  周致远沉默片刻站起,嘴角露出冷冽的笑意道:“那又怎样,除非你自愿把身上的龙血给我,或者直接把他干掉,否则说什么都没用。”随即跨出牢房,砰一声把铁门关上,锁上保险锁后扬长而去。

  彭宇身形一挫,顿时衰老了许多,长长呼出一口气,有气无力道:“宝贝,这都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和这个周致远联手了?还有李浩他又是什么情况?三形合一是什么意思?”

  黛西呆望着锁上的铁门,良久才回过神,苦笑道:“爸爸,你被抓的那刻起到现在,虽只有一天,但我却像过了一个世纪,好漫长啊。”

  ****

  李浩站在相隔两条街也能看见老人院正门的楼顶上,聚热息于双眼,远眺着一辆汽车从老人院边上的写字楼停车场里开出,拐了个弯上大马路后迅速离去。

  他转头向旁边的高慧霞点了点头,后者立即手持无线通讯器,与前往李浩原住小区,沿途监视的人员确认刚开出车辆是否在正确的行驶路线上。

  等待是熬人的,李浩此时的心景如海水冲刷沙滩般上上下下地涌动。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反正该做该想的全做了,剩下的仿佛把命豁出去就可以了,可他就是不能平静下来。

  闭目感应,李浩知道黛西在地下三层的某处一直静止未动。想到很快能与黛西相见,他又泛起一丝兴奋和甜意,但愿她如周致远说的那样仍平平安安,假若。。。万一真有假若,她有个什么闪失,他发誓定不会放过所有伤害过她的人。

  李浩目露凶光,拳头不由紧握了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高慧霞耳中的无线蓝牙终于传来信息。

  “他已到达指定路口,还在前行中。”高慧霞的心情很复杂,尽管想重提并让李浩接纳她的计划,但预想多说无益,便道:“记住此车或人折回,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蓝牙通知你。但若与你失去联系,我会安排人点燃爆竹,你听见声响后记得马上撤退。最后一切小心,祝你旗开得胜!”

  李浩背起在两侧开有特制出口,能从中拉出内里烟花爆竹的大背包,挑起脚边三大扎长长的鞭炮串斜挂身上,跃上楼顶半人高的围墙,转身指了指右耳里的蓝牙,朝她粲然道:“监视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谢谢!”

  遂举起手,学着电视上影片里的样子敬礼,同时身子后倾,整个人头朝下,脚朝上地从高二十四层的高空中翻堕下去。

  高慧霞快步来到李浩原来所站位置,轻倚楼顶围墙,俯身看看不断坠落而缩小的李浩,从裤袋中掏出另一个蓝牙大小的通迅器塞往耳朵,平静而沉稳道:“鸽子出笼,监视保持,死士出列,准备行动!”

  天际中爆起数道弯弯曲曲的银蛇,传来闷闷的雷鸣之声,迎面吹来咸臭又潮湿的海风,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