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决择

龙人与仆 治嘉 4009 2019.07.02 14:08

  天还没亮,黛西如常早起,望着这间陌生的房间,她还是很怀念别墅里那间带梳洗间的睡房。

  她轻叹了口气,身穿美纱的连体睡裙走到公共卫生间,简单梳洗一翻后来到客厅,不料瞧见头朝阳台,一身背心短裤,大张两脚睡在大沙发上,正磨着牙的李浩。他所盖的被单早已掉落地上。

  黛西皱了皱眉,她首次见男子睡觉的模样,只觉这男人的睡姿很不雅观。

  走过去正想把他打醒,又念及昨晚他神勇无比的表现,心下一软,举起打人的手改为捡起地上的被单,轻轻盖回他身上。

  黛西轻轻地坐到背靠阳台的小沙发上,脑海中忆起昨晚母亲与她的对话。

  从母亲的口中,她已弄明白自己龙息发作时间的推算方法和与人类缔结血契之法,但接下来母亲话里的意思,就是想让她趁现在尝试把李浩收为龙仆,以后遇到更好的选择时再换掉。

  龙人的一生可以选多人为龙仆,但同一时期只能有一个,不能多个并存。

  “龙仆吗?”黛西单手托腮,呆看着熟睡中的李浩,喃喃细语道:“你愿意成为我的龙仆吗,李浩?”

  回忆中,母亲也坦言父亲的态度,他并不赞同她的想法。他认为现时立李浩为仆过于冒进,一方面黛西还年幼,不具备立仆的气息,另一方面李浩也还没作好心理准备,所以应循序渐进,待两者条件成熟时方能考虑立仆之事。

  母亲觉得所言有理,故暂且作罢,不再插手,但还是把想法先告诉了她,以便她有个心理准备。

  黛西心中很纠结。她不想成为父母的累赘。既然她本身没有什么能力,最好的办法如父母所想,还是立起属于自己的龙仆,如此万事皆有一拼。但李浩是她自今最好的朋友,在学校里他曾多次出手相助,尤其上周五早上人文课,还记忆犹新。

  她的脑中又很快闪出昨夜中,李浩在草丛地里对她微微一笑,隐身到草丛里,只身去阻击八个敌人的景象。

  因为她的无言求助,本来与此无关的局外人李浩才有今天的落难。本已愧疚于他,若此时只顾自己的安危再把他弄成怪物般的龙仆,即便他愿意,也太过分了,她过不了自己这道心坎。

  黛西摇了摇头,努力把美纱的话扔到脑后,同时也为早前的动摇感到羞耻。

  她决定了,无论如此,她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第一个真心结交起来的朋友。

  黛西柔声道:“朋友就是互相帮忙,互相支持。你给我的帮忙和付出已经够多了,李浩,真的很感谢你。现在该轮到我为你做点别的。嗯!对了,我首先要帮你从猎龙人的视线中转移出来,这是我欠你的,另外你的梦想是要成为跆拳道奥运冠军。嗯,我该怎么做才能完成这两点呢。”

  黛西双手托着下巴,陷入深思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朝阳终于穿透云际,从阳台向屋内洒进一大片金光。

  李浩似有所感地醒来,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沐浴在金光中,如仙女下凡似的黛西。

  黛西见他醒来,柔声道:“我吵着你了?”

  李浩一下坐起,打着哈欠道:“没。这么早啊?”

  黛西注意到他两条手臂新换上的绷带,满是内疚道:“李浩对不起,我让你受伤了,伤口还痛吗?要不要紧?”

  李浩发现黛西一身紫色的连体睡裙,呵气如兰,心中又乐开了花,直言道:“不痛,哈哈,小伤不碍事。你看!”同时转动手臂,以示真的是小事一桩,没想拉裂了伤口,钻心的痛楚袭来,但他面不改色地打着哈哈。

  黛西见他确如没事般,放下心来,却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便随手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随手跳翻几个电台。

  屏幕中不是电台的检测图就是广告。

  李浩心中一动,道:“昨晚小码头这么大动静,不知社区新闻会不会播呢。”

  黛西淡淡道:“谁会在意那块破地方呢,加上猎龙人有意遮掩,不会有播道的。”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她的手指不觉快按几下,搜寻社区电台的频道。

  李浩微微点头道:“也是,谁会注意一个废弃码头呢。呃,我先去洗脸刷牙。”遂下地起立,没想如彭宇说的,右脚板除还有点隐痛外,已无大碍,不由心中大喜。

  没等李浩离开客厅,黛西找到了电视频道。

  “各位市民。”电视传出主持人英语的声音道:“请谅解和配合我们的体检工作,没发现病征的市民都可以自由进出本社区,另若有市民发现以下四名出逃的病毒携带者,请第一时间致电青云病毒研究中心,再次感谢各位市民的支持与合作。”随后又用中文重复一遍。

  李浩和黛西呆看着电视中的四张人头像,诚然就是这屋里的四人,只是黛西的头像被王平头像替代。

  “什么?”李浩惊愕道:“我们啥时变成病毒携带者?什么病毒?”

  “少安毋躁。”不知何时从房间出来的彭宇,无声息地来到李浩身旁,轻声道:“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志在找我们出来,不必在意内容。”

  李浩给突然出现的彭宇吓了一跳,转头时又扫见艳丽的美纱,正举起双手把头发扎成马尾辫,乌黑的丝绸睡衣尽现她婀娜的身段,不觉脸上大红。

  美纱微笑道:“我们睡上四小时就等同人类的八小时,把你吵醒了吧,要么你到黛西房里补个觉,我做好早餐再叫你起来。”

  李浩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

  美纱白了他一眼道:“去吧,昨晚你也是累了,这么早肯定不够睡,况且现在也没什么可让你干的,不如多歇会儿。嗯,我忙去了。”说完,瞅了彭宇一眼,微微一笑进了厨房。

  李浩回头看了看彭宇,但见彭宇也点头挥手。

  李浩再看黛西,只见她盯着电视盯得出神,完全不像在看电视,似又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里,结巴道:“那、那我去了。”

  躺在柔软的床上,嗅着醉人的芳香,感受着床上所剩无几的体温,李浩觉得自己像上了天堂,那还有半点睡意。

  “黛西吗?”李浩喃喃道:“原来你叫黛西啊。”他觉得这名字越叫越好听,不知不觉间把黛西盖了一夜的被子尽收怀中。

  “哈哈。”他越发感到有些忘形,一头扎到被子里,却不知是用力过度,还是碰擦到伤口,痛楚让他冷静下来,不禁想起彭宇昨晚单独与他讲的话。

  黛西前景难料,他该选择去还是留?

  离开也许是他最好的选择,毕竟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学生,而且彭宇说了会保证他这辈子衣食无忧,从如此轻易就放弃的那幢别墅看来,所言不虚,这条件有多少人可以抵挡?但他舍不得黛西。

  留下也许是他一生的灾难,毕竟她左右不是,身份尴尬,或许能日夜守在她的身边,但日子势必难过,昨夜一战已窥见未来,想起彭宇巨化的身形和那个不死黑影,他立时打了个冷战。

  李浩在床上转辗反侧,久久不能平静。

  经此梳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如何选择,但为何这决心就这么难下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在天人交战的李浩,听见隔壁学校那熟悉的召集音乐,这是宣读信约的前奏。

  “唉。”李浩再次把头埋到被子里,叹息道:“我现在还算不算学生了?”

  “显然不算了。”幽幽的声音附和道。

  李浩若有所思道:“假如我不顾一切回到校里,会是怎样的结果?”

  “你很快会给人以病毒携带者的名义逮住,然后生死由人。”幽幽的声音回答道。

  “唉。”李浩不得不再次叹息。

  “唉。”幽幽的声音同声叹息。

  李浩嗅着被子里的余香,沉思道:“为什么我下不定决心,按理这是个不难决定的事情。”

  “是啊。”幽幽的声音深情道:“人难免要做出艰难的决择,所以做人真的很难啊。”感叹过后,这声音突然转道:“这被子香吗?

  李浩闻言再狠吸几口,陶醉道:“嗯,真的很香。嘿,这算是人香还是龙香?”

  “哈!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那你舍得出来吃早餐吗?”幽幽的声音道。

  “啊?”李浩醒悟,猛然扭头,只见彭宇脸带微笑,双手托着下巴,蹲在床头边,正幽幽地看着他。

  “彭、彭叔叔!”李浩大窘,满脸通红道:“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彭宇不已为然道:“对面音乐响起时,出来吃点东西吗,还在难以下决定的小伙子?”

  李浩那敢赖在床上,马上跳将起来道:“哦哦,现在就去。”

  随彭宇来到房门外,接过递来的牙刷毛巾,李浩在公共卫生间梳洗完到达餐厅,发现两女已换成便服,黛西更是扎上和她母亲一样的马尾辫,简单又清爽的造型,给他带来崭新的视觉冲击和温馨如家的感觉。

  瞬间,李浩不再犹豫,他决定了。

  这也许是让他一生只会过着度日如年的决定,但他不在乎了,她才是最重要的。

  美纱指着已摆上碗筷的空位置道:“快来,冷掉就不好吃了。”

  李浩点头道谢,坐到黛西对面空出来的位子上,但见碗中盛满米粉,面上还铺了几块大火腿、一些葱花和一个煎蛋。

  李浩念及刚才房中的窘事给揭穿,忐忑不安地瞄了瞄黛西和彭宇,见无异状,才放心起筷就餐。

  相当的美味,李浩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如此美味至极的早餐,不觉想起林毅强鉴定龙人的法则,心中感叹,一个简易早餐罢了,居然比他平时的晚餐还丰盛。味道方面,简值如进了五星级酒店,吃着那些特级大厨专心烹制出来的美味佳肴。

  众人用过早餐后,美纱和黛西一起收拾,彭宇则拉着沉醉在美味中的李浩坐到客厅沙发上。

  彭宇把一张银行卡递与李浩道:“这是你应得到的,先收下吧。”

  李浩茫然望向彭宇,不知其为何意。

  彭宇一把抓过李浩的手,把卡塞到他的手中,微笑道:“一则,昨天若没有你的帮忙,我们吉凶难料。现在使你面临危险,我们也是寝食难安,故以此表达一点谢意。二则,将来我们分开时,你也有足够的资金保障。”

  顿了顿后,续道:“今早你所见的新闻,乃昨晚重插,这预示着我们暂时寸步难行,所以既来之则安之,我们顺势就在这里待上几天,我也好和你切磋一下竞技,不求天下无敌,只求将来有逃生的一线生机。”

  李浩苦笑不语,只好收下银行卡。

  彭宇取出纸条,在上面了一行小字后再递与李浩,道:“这是卡中金额与密码,你收好。嗯,你若不介意,就穿我的便服吧。”

  李浩接过纸条,耸肩道:“我当然不介意。”余光扫过纸条,刹时惊蒙了。

  “三千万?”李浩结巴道:“这、这太多了吧。”

  彭宇起身边往房间走,边浅笑道:“小小意思。稍等片刻,我取套便服给你。”

  李浩心中唤娘,心道三千万也是小小意思?我手里拿着父母两人几十年辛苦劳作的积蓄也才三十多万啊。

  不多时彭宇拿着一套衣服出来给李浩,道:“这套衣服应该合身,你换穿一下,等下活动时也方便点。”

  李浩不好意思道:“彭叔叔,这钱太多了,我不能要,目下我还有爸妈的。。。”

  彭宇打断道:“拿着就是。传闻中龙喜聚财这点并不假,凭着长寿和经验,我们积累下来的东西不少,你就别磨蹭了,快去换好衣服,我和你过过招。”

  李浩无语地接过衣服。

  人类疯狂屠杀龙族的原因,彭宇只提到龙血能使人类增加力量、青春常驻和万能药引三点,但李浩发现他漏说了最重要的第四点:财富。这个让大部份人类失去理智,彻底疯狂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