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整合

龙人与仆 治嘉 4082 2019.07.17 18:21

  由于先前的哭泣,泪水早把妆容毁了,黛西索性全都洗掉,恢复原来的模样,只在额上贴了一小块消肿方膏。那是美纱为阻止她打开话筒而发出小气墙,结果她一头撞到墙壁上造成的。

  趁林毅强入屋更换衣物时,李浩从黛西口中得知会议室里发生的事及黛莹的故事,担忧道:“那。。。嘿,美纱阿姨现在何处?她干什么去了?”

  黛西叹气道:“妈妈去收拾东西,并为离境调度和安排合适的人去代办手续。李浩,对不起,我又把你拖下水,请你不要怪我。”

  李浩哈哈笑道:“又这么说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况且我不是说过一定要救出彭叔叔吗?你放心好了。但我不明白,既然彭叔叔要在此落户,不是经过仔细调研才决定吗?怎么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文源骏?”

  黛西心事重重道:“我怎么知道呢,如果爸爸妈妈到现在才知道,只能问高师姐或者那个叫杜元海的人了,可惜他们一个不在,一个被抓走了。”

  李浩见再讨论也没结果,转移话题道:“我一时着急把肥强掳来,现在看来像似鲁莽,实也不错,目下我们最需要的是消息与情报,除他外,我实想不出有谁更胜任了。”

  一说曹操,曹操便到。林毅强尴尬地换过一身衣裤,边向李浩十八代祖辈挨个问候,边从巢格房中出来。

  原本他好好地在木屋里与李浩说着话,谁知后者突发神经,扛起他便跑。

  如果仅在马路上奔跑也就没啥事,关键是李浩视他如无物,竟登上高楼,在楼宇间飞跃,终把他吓出尿裤子,这脸可丢大了。

  可出了巢格房,一眼扫见已卸装,在另一头铁桥边与李浩正说着话的靓丽黛西,他再差的心情顿时变得美好起来,飞抢几步插到两人中间,握上黛西的纤手便道:“啊!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李浩飞起一脚把林毅强蹬得老远,恶恨恨道:“看你兮!再说我让你惨兮兮!”

  林毅强扶正眼镜,怒怼回去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别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她的名份未定前,谁都可以,凭什么你要独占!”

  李浩一握拳头,正要威胁,黛西娇嗔道:“你们别闹了,我正烦着呢。林毅强,抱歉把你弄到这里来,实不得已。因为我爸爸的事情,你能不能和我们具体说说青云社里的情况呢。”

  林毅强愕然道:“什么?岳父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黛西一脸疑惑,讶然道:“岳父大人?谁?”

  李浩幸灾乐祸道:“他在占你便宜,说你爸是他的岳父。”他深知黛西向来厌恶林毅强轻挑的言行,遂在旁加油添醋。

  果不其然,黛西神色不自然道:“你正经点说话行么。”

  林毅强迅速变脸,正容道:“好的,我们是该到一个没外人捣乱的地方正正经经地谈谈。”

  黛西手指会议室,柔声道:“我们到里头说吧。”带头走了,李林两人在后面推推攘攘跟随。

  然而三人才走到水泥平台与巢房间的大空地,美纱出来嚷道:“李浩!你原地等我,有事要问你。”

  林毅强大乐,忙推着黛西粉背继续往前走,李浩只得咬牙切齿地目送两人离开。

  到了会议厅,还没坐下,林毅强又握上黛西的纤手赞叹道:“那天在小码头,月光欠佳看得不清已感天人下凡,现在看清更感不得了,果真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啊。”

  黛西把手抽回来,皱眉道:“你在说什么呢,一天多没见,怎么就兮来兮去的,你以前不会尽说这些难懂的话呀。”

  林毅强大异道:“你听不懂?”

  黛西摇头。

  林毅强笑道:“这是古诗词,我刚才说的意思是。。。”

  黛西柔声打断道:“言归正传好吗?我想快些掌握青云社里的情况,以做出救援方案,现在时间不多了。请你帮帮我吧,毅强。”

  林毅强敌不过黛西满是期待,楚楚可怜的样子,由衷叹道:“我现在才明白李浩在小码头为啥这么拼命了。唉,但这是要命的家法社规啊。”

  黛西双手轻摇林毅强手臂,眼内尽是恳求道:“求你了。”

  林毅强长叹道:“好吧,如能以死换一吻,那也值了,你先吻我一下再说。”

  外面暴起李浩的怒喝道:“死肥强找死!你敢。。。哎哟!”然后又鸦雀无声。

  林毅强瞧着满脸通红的黛西,推了推眼镜哈哈笑道:“外头还藏着个窃听狂啊,哈哈。就你这迷人的样子,我决定帮你!但这两天我都没收过组织任何信息,只在今早收到外表哥让我转达给李浩的信息,所以你得先告诉我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不然我不知道从哪开始。”

  李浩揉着被打痛的头,委屈道:“美纱阿姨干嘛打我呀。”

  美纱叉腰道:“我正问你话呢,你突然鬼叫吓人,不打你打谁!”

  李浩尴尬道:“我、我听着他们说话呢,没听到你问什么,抱歉,可否重说一次?”

  美纱没好气道:“我问你成仆时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引发力量的,为什么表现出来的形态如此怪异?”

  虽然很想知道林毅强正对黛西说什么,但李浩也只能按下性子,把他成仆时意识上的浮沉和力量的引用说了一遍。

  美纱仔细听完,惊愕万分道:“这真是奇闻。如你所说,这过程不像龙仆啊。他们在转变成仆时,虽有痛楚,但不会强烈至此,异音诱惑也有,但仅是个人杂念,诸如有了力量就能为所欲为等这样那样的贪念。而发生在你身上的,更像是想困住你的意识并夺走肉身,这是取而代之的感觉啊,是谁要这么做?难不成你是多重人格?”

  继而一手横胸,一手轻托下巴,紧蹙双眉,沉思道:“在力量的引用方面也是怪异,与龙仆完全相反。正常的龙仆运行是热息自行而意志跟随,你倒是反过来,热息随意志游走并激化个别部位?嗯,此外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觑见李浩又竖起耳杂偷听会议厅里的对话,美纱悄然凑近耳边,猛然暴喝道:“喂!”

  李浩震得差点失聪,边拍耳朵,边狼狈道:“嘿嘿,美纱阿姨,你、你差点把我弄聋了。”

  美纱正色道:“李浩,我认真告诉你,我想帮你搞清楚身体上出现的异状,以调整好最优的状态,如果你再心不在焉,要辜负我和黛西对你的期望,我马上带她远离此地。”

  李浩肃容,诚恳躬身道:“对不起,是我不对。现在起我会认真对待,恳请美纱阿姨指导!”

  美纱淡淡笑道:“难怪老彭喜欢你,许多人在这时都是找各种借口去解释或掩饰自己的错误,像你这般能诚心承认错误的人还真不多。好了不废话,除此外你还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全都说出来,我们研究一下。”

  李浩沉声道:“奇怪的感觉吗?今天脑中闪现黛西的脸容,是否代表她遇到危险呢?另外我好像总能感觉到她身在何处似的,是否正常?还有的就是,早上我失忆变成吃人怪物,这算不算正常?”

  美纱轻轻道:“你前面说的两点均属正常,因为血契连结的缘故,形如绳绑两头,敲击一头,通过绳子颤动,敲击波动自然会传达另一头,所以她受到危险,心情紧张又害怕时,不管相隔多远,你都能感觉到。只是你最后说的就不正常,从没有过变成吃人怪物的龙仆。虽说一旦成仆再非人类,指的仅是身体基因变化造成与人类不同,但原有的常识和习性并不会因此改变。”

  李浩皱起眉头,担忧道:“但我在早上好像真把那个冥者吃了,而且。。。我很担心在某一天变成那头怪物后,再也做不回我自己。”

  美纱低头沉吟道:“你化为吃人怪物时正值黑翼的翼者形态,而魔、冥形态中并无出现。呃,真让人费解啊,自有龙仆起那天到现在,我们龙人世界中都没有黑羽翼者的传闻,你却出现了。”

  继而抬头紧盯正仔细聆听她分析的李浩,道:“而当你成为它时意识全无,半点印象都没有,这与困你意志,欲夺肉身的声音有关吗?但从黛西的描述中,我又看不出那时的你有其他意识存在,完全是凭本能活动的样子。唉,这是黛西那异常的黑血作用吗?可惜我没有更多相关的资料可供参考,你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李浩担忧的神色不由再添三分。

  美纱并不想在无解的问题上浪费时间,眼珠在李浩身上转了两圈,柔声道:“别在这问题上纠结,情况没有你想得那么糟,不然黛西作为契主之人早就出现各种怪物之举,你看她还不是好好的一个人样吗?凡事总有解决的办法,只争迟早,不必过虑。“

  进而话锋一转道:“你集三形态于一身,能否自由切换并掌控这三种力量?”

  李浩知道再担忧也没用,还不如顺其自然,闻言摇头道:“不行,我能自由掌握的只有魔者力量,还不能实现魔化;冥者的再生力是自发的,由不得我想与不想;翼者的能力,除黛西说过外,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美纱叹惜道:“可惜老彭不在,不然你们再切磋多几次,或许会有头绪。是了,或者我可以变个法子试一下,你等我一下。”转身回巢房,很快取来一樽带木塞的花瓶。

  李浩大奇道:“这是什么?”

  美纱淡淡道:“幻术水。可惜以往逃亡时用了不少,现在所剩无几,为了这次行动,全赌在你身上了,但只能一次。嗯,还是等这里的人全走了再试吧,免得伤及无辜。”

  李浩吃惊道:“感觉起来像是件很危险的事啊。”

  美纱美目流盼道:“非常时期,非常手段,是要冒一些险的,若不能把你那翼人的能力激荡出来,后面不幸遇上那死老鬼,你连那十分之一的逃命本钱都没有了。”

  李浩没有对过神者,只从彭宇的言语中知道厉害,但自他护着黛西去探取消息时,那种让他无故拘束和警惕的不安感觉,已知是个可怕的对手。

  李浩长叹一声,幽幽道:“成功救出彭叔叔后,我们要干什么呢?”

  美纱不暇思索道:“不管成功与否都要马上逃离这个小国,再也不回来了。”

  李浩轻声道:“我呢?我是否跟随你们一起走?我记得成仆时,在迷糊里像有人对我说,如果营救成功就会把某个人许给我呢。”

  美纱两眼一翻道:“小鬼,你多大了?这么快就说谈婚论嫁之事,不羞吗?”

  李浩颓丧道:“这次行动我连命都豁出去了,为什么就不能鼓励我一下呢,人家都说重金下必有勇夫,我啥都没有,何来干劲?”

  美纱失笑道:“居然在算计我哩,臭小子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惹恼了我,我会叫黛西斩了你的血契,让你成为一具干尸自个儿凉快去。”

  见李浩真个失意状,叹气道:“行啦,成功后再说吧,你和老彭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哩,说这些有何用。”

  李浩狡黠道:“那就先同意呗,反正你也没什么损失啊。”

  美纱莞尔道:“真是个不要脸又落井下石的臭小子。好,暂且答应你。”

  李浩却摇头道:“多少给点儿诚意嘛,又骂又说,还暂且地答应,我没有任何感觉哪。”

  美纱没好气道:“好,我答应把黛西许你,只。。。”

  没等说完,李浩已大乐打断道:“一言为定!不许反悔啊!”遂把手机掏出,按下停止录音键,手舞足蹈道:“哈哈,我先告诉黛西这婚约之事!噢,我忘了和您说,周致远托林毅强说今晚行动取消哩!”言毕,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往会议室狂奔而去。

  美纱呆了呆,怒叱道:“好你个臭小子,竟敢套我!”顿了顿转而微笑,呓语道:“不小心真给你套到了,但你还要拼命完成下一个成功才行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