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释疑

龙人与仆 治嘉 4491 2019.07.28 09:47

  李浩率先下车,迎往正在开入停车场的两台车子,而周致远开着车子往林毅强家方向驶去。

  车上的高慧霞认出来人是李浩,才开门下车,急步上前道:“你在电话里所说是真的吗?小公主怎会被抓了?你可知道纱姐联系不上小公主和林毅强,在临时安置点里都快疯了,我不敢和她直说,只得把人手尽量发散出去说找林毅强。是不是那个死肥仔害了小公主?我找他拼命去!”

  李浩苦笑道:“别激动,林毅强为掩护黛西身负重伤,现在医院里抢救,不用找了。”

  高慧霞愣然,半晌才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浩转移话题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我让你们帮忙张罗的烟花爆竹都好了吗?”

  高慧霞也知道此时再论毫无意义,点了点头后,皱起秀眉,不满道:“如果你早些通知我们就好了,搞得这么晚才说要改变计划,害得我们手忙脚乱,连夜挨家逐户地找商家采购,可知我们为张罗收集这些材料,都被人骂死了。”

  李浩歉意赔笑,环扫众人,却见车内仍有未开封的纸箱,吃惊道:“你们买这么多干吗?我只要一些制造混乱就可以了。别告诉我你们也要跟着一起去,我不需要你们这么做,只要按我电话里说的做监视工作就行了,别做多余的牺牲!”

  高慧霞傲然道:“有备无患不会错,若不想我们做多余的事,请展示出你的实力,证明只要你就足够了。”

  李浩沉声道:“不管成功与否,你们都要留着有用之身。除了我们,还有美纱阿姨,还有其他龙人都需要你们,日后这里也需要你们继续与这些猎龙人抗争下去,所以你们真的不必做到如此地步。”

  高慧霞沉默半晌才道:“老实说,你有几分把握?”

  李浩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世事难料,不成功便成仁,我誓于黛西共存亡。”

  高慧霞回头看了看车上众人,递与李浩一块手表,淡淡笑道:“不管怎样,我的命是纱姐给的,我父母能有今天的地位与富足生活也是拜彭大哥所赐,所以我将是最后撤退的人,如果你在里面出不来,按一下此表,我会为你在后方设法开出一条路,请你抓紧这个机会脱身,这是我唯一能为他们能做的事。但你别在需要时也不按,否则我会一辈子怨恨你。”

  李浩见她态度坚定,接过手表系在腕上,道:“尽量吧,你要知道,救人时我可没空顾及。”

  高慧霞浅笑道:“这手表带是伸缩的,丢不掉。若你在打斗中丢掉,我会点燃剩下的爆竹来提示你。”

  李浩苦笑着把手表正面转到手腕内侧,引颈朝车内张望道:“你带来的这些人在干嘛?”

  高慧霞鼓腮道:“采购的事我一个干不来,没有他们帮忙会这么快集齐给你吗,现在该让他们休息一会。”

  李浩看了看手表,指针正对午夜一时,道:“嗯,时间确是很晚了,该休息一会,辛苦你们了。”

  言毕,他略为思索,从身上掏出手机、银行卡及存折又道:“这是我所有家当共三千多万,内附密码纸条。我只信你,所以交你帮我保管,可别随便给人,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必会问你拿回来,假若日后发现金额不符,定要你赔还!”

  高慧霞略作犹豫,最终还是双手接上道:“我暂且帮你保管吧,回来后记得问我拿。”

  李浩粲然道:“这是肯定的。”

  见高慧霞小心翼翼地把众物收到怀里,李浩忙转头望了望路灯照射下,静寂无人的道路,感慨道:“师姐,你真厉害啊,年纪比我大不了多少便对龙人有这么深的认识,不像我,如白痴般一无所知啊。”

  高慧霞巧笑道:“这算什么,我从十岁始便与他们接触,至今也有七八个年头,了解程度自然比你多。”

  李浩板起指头边数边道:“嘿,我前晚才知道黛西是龙人,昨晚方成龙仆,哈,今晚便要和猎龙人以死相拼了,好快的节奏,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高慧霞点头道:“确实,难为你了,换作一般人恐早已疯了。”

  李浩为难道:“其它还好,最难的是我对龙人的事还有许多不了解,以致有时候我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高慧霞欣然道:“既有时间,你问吧,我定会知无不言。”

  李浩整理一下思绪道:“首先,龙仆与龙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慧霞把一小撮被风吹散开来的留海顺到耳后,皱眉柔声道:“怎么起风了?要下雨了吗?但愿别这么快下雨啊,不然这爆竹声会大受影响。”

  顿了顿才接着道:“龙人与龙仆的关系其实就是两个不同的人通过血契的方式确立被保护与保护者身份。血契就是这个关系中的重要工具,原理就与无线电接收发一样,龙主除利用自己的鲜血激活龙仆身上的远古基因,诱发其器官异变而发挥其巨大的能力外,还会以此搭建独特而专属的接收器,龙主大脑便是发射器,而龙仆的接收器同样也在大脑处。因此,龙主如果受到外界激刺而产生惊悸反应或要呼唤时,就能通过血契传达出来,龙仆大脑接收到信息,自然就有所反应了。不过在构建这种工具时,龙主一般处于无防备状态,所以需要其他信任的龙人做护法,也要求所有外人回避,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或伤害。”

  李浩恍然,接着疑道:“如果血契仅是无线电的发收功能,为什么说龙主能随时左右龙仆的生死呢?”

  高慧霞正容道:“原因还是在收发功能上啊,龙主一旦确认龙仆已经心怀异端,便会使用某些法子加大脑中的发射功率,破坏龙仆脑里的接收器。别忘了这是连接大脑的东西,大脑受损,人既便不死也得要变白痴,紧接着失去龙血支持的龙仆便如傀人,已经诱发启动的远古基因还在继续运作,如短期内得不到龙血支持,很快便会元气尽失,离死不远了。”

  李浩释然道:“原来如此,龙仆真的要为人奴仆啊。嘿,这么说来,猎龙人所说的某种秘术能剪断这种血契的羁绊,其实就是跳开龙人的操作,自己移除脑里的接收器,对吧?”

  高慧霞担忧地看了看李浩,轻声道:“是的。你说这个想干什么?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李浩失笑道:“黛西就是我的命根,哪有什么坏主意。只是我到现在才搞明白早上我心中突然惊悸,脑中又浮现黛西样子是怎么回事了。”

  高慧霞想了想,接着道:“还有一种情况,如果龙人主仆同在一个地方,当龙人受到危险而惊吓时,释放出来的脑波会大大影响龙仆体内的激素分泌,受此关系,龙仆的能力和战斗力会瞬间变得异常强大和惊人,但持续状态非常短暂,好像只有一两秒的样子,我们行内人都称为龙仆应急机制或应急反应。”

  李浩呆了呆,想起烂尾楼中,周致远也像说过这样的话,并做了一次袭击黛西以看他反应的试验,由此又联想到另一个问题上,道:“龙人主仆定律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与这个有关联吗?”

  高慧霞莞尔道:“这鬼东西就是我刚才说的应急反应,它是我们内行人,包括猎龙人公认的玩意。就是指因保护需要,绝大部份的龙主与龙仆都选择主仆同场,以防有危险时都能第一时间作出保护,甚至激起应急反应,所以他们大多形影不离,因而造成有龙主的地方必有龙仆在后翼护,而龙仆所在的地方,龙主也必定在附近不远处。这定律虽然从不被高傲的龙人们承认,但事实如此。”

  李浩恍然大悟,唉气叹气道:“这么说,我真的很不称职,竟然让黛西一个人四处跑,结果成了这样的局面,唉。”

  高慧霞安慰道:“别自责,其实你真的很不容易,成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不光忙于应敌救人,还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摸清楚自己的能力,难以顾及这么多。如果非要说有错,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光忙着自己的事情,忘了确认你对自身的掌握情况。”

  得此安抚的话,李浩心中好过些,又提到幻阵。

  高慧霞幽叹道:“我听说过幻阵,但在现实中没见过。据说这是使用龙血混合朱砂在某件东西或地上的阵式,不同的阵式有不同的功效,但原理均是利用操作者龙血所含的微量气息,与被施物残留气息或人的体内息流达成某种共鸣,再借以幻术水加强来促成精神的融合,让被施物的残留气息和人的精神进入操作者意念世界中,从而达到某种意图。”

  李浩呆了呆,错愕道:“听起来好复杂,有没有更简单易懂的理解方法?”

  高慧霞沉思片刻道:“就像催眠术吧。但不同的是,人类之法是浅层的,而龙人此法很高层次,被施人一旦被控制,无论身心,甚至能力,既便在清醒状态下仍会受到控制。”

  李浩想到中午进入美纱的幻阵修炼,在虚拟空中的伤势在现实中也没法恢复,只有等他的意识回到现实时,冥者的再生力才回复过来,战栗道:“龙人这些神秘之法真让人感到害怕。”

  高慧霞嫣然道:“这些阵法对人类是无效的,因为人类的气息很弱,不像龙人或龙仆傀人般已在体内形成明显的息流。真正对人类有效的仅是幻术水与幻符,但在现代人类发达的电子科技与船坚利炮面前,龙人这些道具只能当小孩的玩具。”

  “幻符?”李浩诧异道:“又多一个新名词,这又是什么玩意?”

  高慧霞抿笑道:“作用与幻术水一样,不同的是幻符能让虚幻的东西实体化,能让周围的人全都看见同样的东西,即群体幻化,而幻术水则是不同的人看见不同的东西,为单体幻化。当然,所谓的实体化只是让你看得见,但并不是真实存在。打个比例,你看见一只怪兽在面前张牙舞爪,而实际上你的面前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都是骗人的玩意啊。”李浩想起黛西衣着女装首次骗他的情景,越发对她现状的担忧道:“不知黛西现在什么情况了,我激起热息,只知道她在老人院的地下,其余什么都不知道,有没法子能与她连系上的呢?”

  高慧霞摇头道:“你脑里的仅是接收,如果她不发出信号,你自然什么都收不到,除非她真正面对危险时,因恐惧而产生自发性的意念,你才能接收到。”

  “好吧。”李浩活动一下手脚道:“除了这些,有没有其它我还没知道的事或物呢。”

  高慧霞思索道:“龙人的龙血龙息,主仆关系还有一些幻术道具。哦,对了,你作为小公主的龙仆,便是跟随她的身份一样,在龙仆中拥有同等地位,所以要注意自己的等级高低,龙人里很讲究的,若不注意,便是讨打。”

  李浩这才想起初成龙仆时,美纱对他说过凭全名能追溯到其家族渊源和等级的话,叹道:“好复杂的龙人,不过现在还用不着,还有没其它有关战斗方面的知识点呢?”

  高慧霞摇头道:“我仅知道龙仆体内热息的流动,战斗技能方面的事恐只有龙仆或傀人才能知晓,恕我爱莫能助。”

  李浩苦笑道:“还得要靠自己啊。算了,我说说将要进行的突击方案,你帮忙看看有没有遗漏。”突想起一事,插入道:“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彭叔叔一家落户此地前,不是经过细致调查才决定的吗?为什么到了今天下午,看到金簪的美纱阿姨才知道青云社的老大竟是死对头,神者文源骏呢?”

  高慧霞轻叹道:“我们当时调查结果及各方收集的信息,均显示青云社的主事只有萧伟俊、周致远和马涛,三人中只有这姓萧的是傀人。据闻还有一个从未露过面的傀人,但凭着青云社的规模,我们总结分析此人顶多为一般的傀人,甚至是个半废的傀人,否则无法解释他何故从不露面。若不是纱姐发现,谁会想到此人竟是有无敌称号的神者。你要知道,一般拥有神者的猎龙组织都是比较庞大,而青云社却只有如此小规模,只能惊叹这死老头藏得太深了!”

  李浩也长叹一声,搓手道:“给他摆了一道,这也是没辙的事。好吧,我的攻击计划是这样的,待那该死的老妖怪滚出来后,我便。。。”

  高慧霞大奇打断道:“等等,你刚才说待老头出来后?你怎知他会出来?”

  李浩淡笑道:“周致远说他有办法让老头离开,但时间不多,我必须要在他回来前完成任务。”

  高慧霞失声惊呼道:“什么?你和他什么时候联系上了?你还。。。相信他的话?他可是青云社的主事人之一呀!”

  李浩脸上的笑意逐惭消失道:“我不管他是谁,又为了什么,但此时我绝对相信他,现在也只有他才能创造出,让我有一丝救出黛西的机会。”

  黑夜沉沉,凉风飕飕,把数起落叶刮至半空,飞散于街道各处。

  蓦然,空中传来酝酿已久的闷雷之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