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闷战

龙人与仆 治嘉 3978 2019.08.07 10:24

  文源骏原地驻足,扫了李浩一眼,对靠近厨房的那处断壁道:“别藏了,我知道你在那。只是真让我吃惊,你何时成为这群老鼠的一员,竟帮着他们把我骗出去?哼,算了,去帮我把龙女抓回来便既往不咎,等我收拾完那小子后再与你会合!”

  躲在该处的人沉默片刻,依言跳起,现身往黛西所在的写字楼跑去。

  居高临下的李浩看得真彻,赫然是周致远。方知他已从冰库里醒来,还偷偷摸到该处,可惜被文源骏发现并唤作小老鼠。

  虽然热息运行下听到文源骏之言,但李浩对周致远还是抱有一定信任,装作没听见,也没看见,自顾嘲讽道:“怎么了死老头,怕我了吗?过来啊,看来你也老得差不多,能力竟衰弱至此,被我破除力场一拳揍飞。哈,想来多揍两拳,你也可以离开这险恶的人间,重新去投胎啦。”

  眼前所有物体亮度突然暴涨,一个响雷在近处爆响,把李浩吓了一大跳。趁其分神,文源骏在力场缔结的保护罩里突然腾空飞起,咬牙切齿地往他飞扑过去。

  李浩大吃一惊,万没料到神者也能凌空飞行,见后者欺近,忙朝其扔出树体,转身振翅往高架桥方向飞逃。

  文源骏斜飞让投来树体从身边擦过,怒喝道:“哪里逃!”单臂往李浩方向举伸,五指勾张,下方的三支路灯立闪几下,灯管尽爆,杆身由弯变直,并根根拔地而起,往后者疾射。

  李浩惊得心跳加速,暗叫乖乖不得了,见灯柱射到,忙侧飞躲开。

  三路灯柱打空,落下时分别扎进路边的商店、停靠的轿车及斜插到高架桥墩,又跌落到底下的绿化带中。

  然而随着文源骏的怒喝,街道上和高架桥上更多的灯柱逐一熄灭,六根灯柱同样变直后再腾空而起。李浩立懊悔不已,知道自己跑错地方,不该沿桥飞行,而是要到空旷无物的地方或是海面上才对。

  但他没得选,第一他不想离黛西太远,生怕她再有什么闪失,而自己又不在身边;第二,也担心彭高两人,生怕青云社尚有余孽从地下基地爬出来加害他们。

  事前想好的电击策略因文源骏的凌空飞行显得毫无用处。与神者近身肉搏,在力场的作用下实与寻死无异,若是远攻,李浩也同样有心无力,他没法把路灯当成箭用的本领。无论远近的攻击都不行,一味的闪躲挨打更不是办法,非但救不了人,自己也险象横生。李浩急得冷汗直冒,不知该怎么做才对。

  又一根灯柱从身后疾射而至,李浩打了个激灵,觑准时间和角度,一把捞托该灯柱,打掉另一根疾飞过来的灯柱后,掉反过来往文源骏投射回去。然而余下四根灯柱从四个不同角度疾射过来,他忙垂直上跃,四根灯柱顿撞成一堆烂铁与玻璃碎渣。

  反射过去的灯柱还没到文源骏跟前便已停住,他索性站在其上,如御剑般追过来。

  李浩见此招非单没有对他造成威胁,倒让他借反击的空隙更接近自己,吓得忙拍打羽翼,急急与其拉开距离。

  二计不成,又生三计,神者的飞速始终不如翼者快,李浩索性往老人院更远的地方逃去,指望其还会追来,到一定距离后,他便迂回老人院,马上抱人逃走。

  但文源骏似看穿他的诡计,见他远遁不再追赶,反转头往黛西所在的写字楼飞去。这简值要把李浩的七魂六魄都吓出体外,忙曲线追赶,想在其到达前把她接走。

  文源骏觑他快追上来之际,又运起力场,把地上的灯柱,汽车、摩托、垃圾筒,甚至连一些商铺装饰在店门的花架花盘等纷纷架起,尽往李浩身上招呼,同时趁后者分神闪躲时悄悄接近过去。

  李浩躲开或挡开的物品坠落地上,不光在地上摔个粉碎,有些更砸坏沿途地上各物与商铺房屋,让原来只有雨雷之声的大街小巷,增加许多吵杂之音,金属相撞、车辆警鸣、木头折断,玻璃破碎,居民醒后的吆喝、狗只吠叫等不绝于耳。

  从相见至今,除了那偶然一击,李浩实想不出半点有效的攻击方法,窝囊又沮丧的无力感再次涌现,他焦灼地寻求有效之法,哪怕能伤到对手的一点皮肉也好。

  见又一根路灯横飞过来,文源骏悄然跟贴,李浩无奈地再度侧外飞,躲开路灯攻击的同时,尽量保持着安全距离,以免给敌人的力场逮住。虽然如此会拉长他到达写字楼的距离,可他没得选择。

  蓦然,李浩发现全身毛发根根竖起,皮肤生出刺痛的感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眼前境物爆亮,脑袋紧接着轰地一声,他失去所有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浩醒过来时便发现他正倒在雨水地上,全身由内到外灼痛不已,身体外表一片漆黑,某些部位还冒着缕缕烟丝,散发着烤熟的味道。茫然四望,但见一台四轮朝天的轿车打着警笛,一台女装摩托摔得碎烂,残件四散,还有满地的杂物碎件。距他百多米的地上,文源骏正四肢撑地,似要爬起。

  尽管不知发生了何事,李浩心中大喜。眼中的文源骏看来受伤不轻,如狗爬地的他缓缓起立,其中一腿赫然已断折。

  说到自我疗伤能力,李浩敢打着胸膛说绝对在敌人之上。忙起来想给其最后一击,然而他的手脚并不灵活,刚起来又跌倒在地。

  虽然冥者能力在发挥,但李浩仍觉它太慢,匍匐前行数米,来到翻倒的汽车旁,勉力站立,憋足劲道,往汽车踹去,以图把它踹到文源骏处,把他撞翻、击倒。

  可惜一脚下去,汽车纹丝不动,二脚过去,汽车摇晃,三脚蹬直,汽车才挪动数米,冲前第四脚怒踢,汽车终如愿发着刺耳的声音,刮着地面横扫过去。

  但汽车如撞到一个坚硬无比的物体,瞬间从其上翻滚过去。

  “臭小子。”文源骏咬牙把断腿接正,稳稳站起,狠狠道:“这雷本冲着你打,没把你劈死,反连累于我,你真该死!”

  李浩吃了一惊,忙捡起地上杂物,用力扔去,可惜文源骏已筑起屏障力场的保护罩,所投的东西不是失了准头偏到一边,就是撞得力场泛起蓝色光芒,然后掉落地上。

  “哼。”文源骏踏前道:“你只有这招吗?”

  李浩大凛,忙退后转身拍翅,想从空中逃走。无奈因仓促发力,起飞时的上升速度较慢,被文源骏窺觊飞来一支路灯柱,直把他的右翼穿了个大窟隆,害他从半空跌落地上。

  一击而中,文源骏顿宽心不少,随步走往李浩所在。

  李浩当然知道被人逮住是什么后果,既然飞不起来,便将计就计,脚一沾地即热息贯于双脚,运起魔者之力往写字楼一步数米地飞奔起来。

  文源骏一征,忙大手一挥,地上杂物重物,不约而同腾空,劈头盖脑地往李浩拍打过去,自身再度凌空,怒叫着紧追不放。

  逃亡的道路并不好走,不但要穿墙跨栏,还不时躲闪后方袭来的东西。若是轻物,李浩自不会放在眼内,但汽车、摩托等级别的重物,他不得不上跳下窜,左闪右避地躲开。由此,他与文源骏的距离不但没有拉开,反而越来越近。

  终于,临近写字楼时,一辆赶路的45尺货柜车被文源骏的力场逮到,连车带柜一起把奔跑中的李浩横砸得吐血,一起翻滚进写字楼的停车场,货柜车翻滚数圈,把停在那的两台小轿车压成铁饼后才停下来。

  李浩翻滚过停车场,一直到写字楼楼面,把门前侧的三根旗杆全部撞倒后方停下来。

  他并不知道文源骏力场的具体可控范围,但他知道经此担搁,与其距离已拉近很多,顾不了身上的伤痛,翻跳起来发力往写字楼内冲去。

  可人刚到玻璃门前,身型倏地一顿定住,手脚不听使唤地僵着。

  李浩心底一沉,暗叫完了。

  “哈哈。”文源骏阴森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道:“再怎么跑还是给我逮到了,兔崽子。想怎个死法,说出来让我考虑考虑。”

  李浩索性闭上眼睛,一声不吭。

  “不说吗?”文源骏来到他的身后,单手微扬,三根断旗杆品字型飞插过来,穿过李浩的肉身,带着他撞破写字楼门面的大玻璃门,直钉在前台背景墙上。

  李浩面朝背景墙,吐出一口鲜血,仍是一声不吭。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干脆不开口。

  “哼哼。”文源骏挥手,把楼内刚跑出来,欲视看出了什么事的三名保安脖子扭断,冷笑道:“骨头倒挺硬的。待我想想,你是三形合一的龙仆,也就是说你有冥者的恢复力,魔者的破坏力,还有翼者的速度与敏捷,难怪杀你费了我这么多功夫和时间,真心不习惯与你这种畸形的龙仆打斗啊。不过话说回来,冥者的再生力不单能让你不会轻易死去,还会让你在死的时候变得更惨烈啊,哈哈。。。”

  “叮!”写字楼电梯闪着下降的标示,发着到层的铃声打断文源骏的笑声。梯门刚开,里面步法凌乱地跑出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人,突见前台一幕,愣在当场。

  李浩望到此人,大惊失色,狂叫道:“快跑!”

  来者诚然是把湿透连衣裙换成保安制服的黛西。但她并没有如李浩所愿地拔腿奔跑,反往他所在走去,急切中带着哭腔道:“对不起,你、你还好吗?刚才我明明见你被雷打中了!伤得重不重啊。”

  李浩都快急疯了,暴喝道:“别说了,快跑啊!”

  黛西轻摇头道:“我不想跑了。”

  李浩为之惊愕。

  文源骏眼珠一转,右手往后拉,再往下按压,三根断旗杆从李浩背上抽出,带着血飞扔到门外,后者同时也从背景墙中凌空出来,又重重地仰摔在前台的花岗岩石地板上。

  文源骏大笑着跃飞到李浩胸腹间,同时手往黛西方向虚抓,狞笑道:“不跑就对了,哈哈。对了,刚才大意给你打了一拳,现在我便在你的眼前,把她榨得一滴血也不剩,我看你的应激反应强大还是我的力量强大!”

  李浩疾言遽色道:“你敢!我打扁你这老东西!”然而身子、手脚连动都不能动。

  黛西不能动弹地被凌空移到李浩跟前,脸对脸隔空对望着停住,文源骏在后狂笑道:“这角度正好,好好欣赏你契主死时的表情吧,相信会让你到了地狱,不!到了下一世也不会忘记的,哈哈。。。”

  李浩悲不自胜道:“你为什么不跑啊!”

  黛西含泪道:“我不要!如果你不幸在此罹难,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要和你死在一起。”

  李浩泪盈满眶,硬咽道:“黛西。。。”

  “喂喂。”被两人无视的文源骏扫了悬挂大堂的时钟一眼,狠狠道:“我不是让你俩面对面地卿卿我我,而是让你俩好好看着彼此的痛苦表情!嗯,时间正好,快将六时,哈哈,来吧!让我们在这小子面前好好为我即将重获青春,恢复为最强盛状态狂呼吧!”

  黛西身子顿时一紧。尽管她已作好死的准备,可对即将发生的未知之事,仍禁不住心生惶恐,畏惧道:“李、李浩。。。”

  强大的热息再度在李浩体内狂涌,但这一次,他如被亿万吨邮轮压在底下,空有满身力量仍动弹不得。

  在力场的重压下,李浩所有骨头根根折断,身下的花岗岩地板也被压得以他为中心,如蜘蛛网般开裂爆碎。

  李浩整个人都嵌埋进地里,他喷出一口鲜血,挣扎着怒吼道:“混帐老东西,我绝不会放过你!”既怒又急的他,在文源骏狂笑中被压到更深的地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