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还债

龙人与仆 治嘉 4329 2019.08.01 11:28

  “黛西!”李浩歪歪扭扭地站到周致远丢下他的那间杂物房门边,可惜终站不稳,又重重地摔倒地上。

  方才不久,黛西的容貌在他的脑海中显现,冥者之力随即超常规地发挥,断肢与身体截断处疯了般地长出骨头,随之掉失的各器官、肌肉等,依附在骨头边如雨后春笋般四处萌发、生长、成束、成型。本该还要八分多钟才能完全复完的身体,竟在短短的十多秒内完成大半。尽管腿上的肌肉群还没完成,但李浩已迫不及待地起来跨到门口,却不支倒地。

  李浩咒骂着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再往黛西所在方向奋力赶去。随着对血契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他知道她有危险,且是发自内心里真实无比的恐惧。所以不管怎样,他都要第一时间过去,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在冥者强大的恢复力下,出门不到五秒钟,李浩由踉跄步伐逐渐变成疾走,最后飞奔着,一路穿墙过壁地扑往黛西所在地。

  蓦然,一大斧出现在面前,灯光下明晃晃地朝他的面门直劈过来。

  急切疾跑中的李浩无奈后仰,躲过斧头,只是经此阻滞,他顿失平衡,差点摔倒地上,待稳住定眼往偷袭者望去,赫然是早上被他划伤下阴的傀魔。

  傀魔一招没中,咬牙切齿道:“臭小子纳命来!”斧头一收一挥,再往李浩腰间横切,恨不得一下把他劈成两断。

  换作以前的李浩必定设法从傀魔身边闪过,以求第一时间赶往黛西处再作打算。但与周致远对打的经验让他明白过来,敌人是很难缠的,越想快速结束战斗,越要稳住情绪,否则反会很耗时,甚至为敌人所乘,故他强压急躁的心情,瞅准斧头劈来的方向,算计着到达的时间与反击策略。

  待斧头快将来到,招式已老时,李浩手按斧面,纵身跃起,一下跨了过去,来到傀魔挥斧后露出的空档,朝着后者肋间便是一拳。

  傀魔吃惊不少,发觉李浩的身手与反应比早上更敏捷了,忙急收斧头,欲以斧柄阻档后者的攻击,同时侧闪跨步,想拉开距离。

  不料跨步时,拉动了受伤部位,撕心的痛感恐只有同样经历过的男人才能感受到,行动立时不畅。

  李浩逮住这一刹那的空隙,意念巨化为两米高的魔者形态,左手握上傀魔的左手腕,右脚同时起踢,直朝后者咽部狠蹬。

  傀魔大惊,欲闪躲却被李浩紧扣左手,无奈只能举右手挡格。

  谁知李浩的攻击仅是虚招,待傀魔举起右手,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时,前者才贯以全力,往后者踹去。

  “卡嚓!”傀魔胸骨全碎,咯血而退。

  李浩不让他有任何喘息的机会,抄起其受伤时松下的斧头,踏上挥斧将其斩翻在地。

  李浩没想自己的进步竟如此大,仅两三招便把傀魔收拾了,不禁呆了呆。

  然而他很快扔掉斧头,转身继续赶往心系的黛西所在。

  近了,到了!

  李浩挟着一股旋风,骤然出现在周致远身后。

  周致远浑身打了个寒颤,忙闪到一旁,打量着这个半分钟前还没成人形,现已杀气腾腾立在跟前的李浩。

  刚刚喊完周致远三字的马涛惊愕地望着这像从地底上突然钻出来的男子。

  一股冰冷而汹涌的杀气从李浩身上奔腾而出,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如刀般的杀气掠过靠近门边四名帮众,众人顿感汗洽股栗,牙齿打颤,身体哆嗦。

  “你想对她干什么。”两米高的李浩从牙缝里挤着每个字,迈过门槛,一步比一步沉重地踏往马涛,直至每一步都让地板踏出一个脚坑。

  黛西认出他,又惊又喜叫道:“李浩!”

  但此时李浩冷冽的眼里只有马涛,他怒目圆睁,喑噁叱咤道:“你想到什么时候才松手!”

  马涛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松开双手,本还想逞能,却发现在这股冷凛迫人的杀气下,自己竟两脚打抖,钳口挢舌,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得回自由的黛西很想跑到李浩身旁,关切他的身体状况,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跑到彭宇身旁。

  “小、小子。”马涛艰难地打开嘴,结巴道:“你、你别以为。。。啊!”盛怒下的李浩不等他说完,箭步抢前,张开五指,以魔者之力把马涛的头摁往墙壁。

  周致远伸手欲阻止,可为时已晚,待李浩收手时,马涛的身体已软倒墙角处。

  李浩愣了愣,低头看着双手,心情不觉有些复杂。可在敌我相对的情况,敌人少一人对自己则会更有利,也就顾不上这些了。

  李浩眼睛扫往四名帮众,吓得他们丢枪弃甲,跪地下拜,泪涕纵横道:“饶命,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做啊!”

  周致远想了想,步入牢屋,插到李浩与四人中间,皱眉道:“臭小子,你现在杀气过盛,不是件好事,放了他们。”

  李浩的目光转到周致远身上,后者立从裤脚处抽出匕刀,拉开戒备架式。

  周致远很清楚此时李浩的战斗力不比以前,在不确定他的精神状态是否稳定下,只能作好应战准备,同时暴喝道:“明知有龙仆同在的情况下,仍做出对龙主不利的事情,马涛就是个白痴,这是他咎由自取的下场,怨不得人。但你不能对投降之人施以杀手,岂非君子所为。”

  李浩的杀气由盛转弱,最后耸肩道:“看在这位帅哥说得有理的份上,饶你们一命,快给我滚!”

  四人哪敢说什么,感恩戴德地望了仍在戒备中的周致远一眼,纷纷抢出牢房,落荒而逃。

  李浩不屑道:“青云社聚集的都是些什么人,只有这德性吗?”

  周致远收起匕刀,扫了马涛尸身一眼,埋怨道:“你不该杀他太快。”

  李浩怒道:“谁让他做出对我黛西不利的事情,你不是说这是他咎由自取吗,咋怪起我来了?”想起一边的黛西,转身关切道:“啊,黛西,你还好吗?有伤着吗?”可定眼看清时,他却惊愕住了。

  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马涛身上,之所以知道她被摁在墙壁,仅是感觉上知道,但真正看到尽显女性化的黛西时,不由看呆了。

  黛西被他盯得面红耳热,低头道:“我还好,谢谢你。”不料发现不该看见的东西,羞得急忙转身。

  李浩不明所以,还想上前询问,周致远干咳阻止道:“那房里没有衣物吗?”

  李浩这才发现自己身无一物,用手略为遮挡,边回恢正常人的体积,边尴尬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我的衣服在爆炸时全没了,刚才来得忽忙,没来得及找衣服。”眼睛四望,却发现周边没有多出来的衣物,只得把目光放到马涛的尸身上。

  周致远退到牢门,往外张望,没发现有人来,松了口气道:“你小子尽找我麻烦,还把知道密码的马涛杀了,因此你怎也要跟我走,代我完成一件事,作为还我的人情债。现在时间紧张,不知社长何时会到,你的动作最好麻利点!”

  李浩扒下马涛身上的衣物,边穿边道:“行!听你的,完了我们马上撤!”待回到黛西身旁才发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彭宇,惊呼道:“啊!彭叔叔你在这!”

  黛西白了他一眼道:“爸爸一直都在这,你没看见吗?”

  李浩大感尴尬,严格来说,他还真没注意到彭宇,但这样的话他不好说出来,忙运起热息,上前两三下把铁链扯断扳开。

  彭宇闭目叹道:“李浩,你带黛西速速离开就好了,我只会让你首尾难顾,算了吧。”

  李浩望向黛西,后者即把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前者淡笑道:“彭叔叔不必多虑,我自有安排。”

  周致远催促道:“你们的动作太慢了,快!这边。”人已闪出门外。

  李浩二话没说,背起彭宇,忙携着黛西一并跟随。

  虽还没离开魔穴,但黛西心里已乐开了花,这是一整天来最开心的时刻。

  出于对周致远施以援手的感激,她紧随后者,把宴会中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完后,她以为他会很生气,没想他只对文源骏众人误认为还有另一对龙人龙仆感兴趣。

  周致远边走边道:“难怪马涛明知李浩在场还敢对你不利,而社长对我的话也深信不疑,二话没说便出去了,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他们仍停留在白天对你们的定论里,孰不知情况有变。嗯,这边。”在一个三岔口,他把众人领到宛如山洞,却仍能让一台大挂车通过的遂道中。

  蓦然,地道传来闷雷般地响声,四人忙贴到通道壁处,警戒着环境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

  李浩想起他击破玻璃,跳下第一层大会堂时,天际早已电闪雷鸣,释疑道:“也许是打雷了。”

  周致远想了想,感觉不太对,但也不想多说浪费时间,离开原处低唤道:“快走。”

  很快四人来到一扇高约三米,宽约二米五,带有十字把手的铁巨门前。

  周致远沉声道:“这是冰库的门,据称既便用导弹也轰不掉,唯有密码打开。龙仆四形态中以神者最强,其次为魔者,帮我打开它吧。”

  李浩把彭宇安放在巨门斜对的石墙边,让黛西一旁照料,边走向铁门,边奇道:“你作为排行第四的领队也没密码吗?”

  周致远冷哼道:“他们不知何时改了,不然我早弄好,何须要你。”

  李浩已习惯周致远的语气,也不介意,打量着巨门,思量着该从何入手。

  周致远显已作过功课,比划道:“这冰库以金库的标准所建,又深埋地底下,想从其它地方开挖进去并不现实,唯一破绽只有这铁门。但这铁门与锁均从意大利进口,连个缝都没有,具有很高的防钻撬功能和防技术性开启,所以我想你。。。”

  “是吗?”李浩不待他说完,卷起衣袖,集聚热息,拳头奋力往门面轰去。

  “嘭”地一声巨响,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周致远低喝阻止道:“住手!你这傻子想把努木格等人都引来吗?”

  李浩为难道:“魔者只有蛮力,既然没缝可钻,只能砸门啊,不然怎么弄?”望了望仅凹陷一点的铁门,吐舌道:“这玩意真结实,我这力道可是地板都能打穿的呀。”

  周致远没好气道:“我就是想让你把地板及门框边的水泥墙打烂,然后把门整个拖出来!你做事前能否先想好,或等人说完?”

  李浩脸上一红,嘿嘿干笑两声,掩饰道:“谁让你唠唠叨叨地不说重点,直说怎么搞就好了嘛。你让开,我要上了。”

  待周致远退守至黛西边上,李浩轮起拳手,雨点般打往地面及与门框连相的墙上。

  整个通道瞬时回荡着嗵嗵地闷响。

  望着周致远一面凝重的神色,黛西轻声道:“你要打开冰库的目的是要偷采龙血,然后拿去医治你的女朋友吗?”

  周致远扫了她一眼,并无作答。

  黛西自当他是默认了,欣然道:“你真是个好人。”旋又自我释然道:“这么说来你早已怀疑文源骏给你的龙血有问题,以至你女友一直久治不愈,对不?”

  周致远闷哼一声,仍旧没有任何回复。

  经过几番接触,黛西开始了解他对自身之事总是讳莫如深,自也当他默认了,再深一步思绪道:“这么说来,你加入猎龙组织并如此积极地立功是有目的的,就是要接近并亲手采取龙血医治女友,我说得对不对?”

  周致远转头冷冷道:“你的话实在太多了。”

  黛西淡淡地笑了,不再言语。

  李浩在他俩说话时已把门四边水泥捣得烂如蒜蓉,探手进地板碎块中,摸到巨门框边,发力往外拖扯,门丝毫未动。他又在门两边的墙壁中同样动作一翻,门边框都变形了,可门仍旧纹丝不动。

  李浩擦了擦手,打算再来一次,周致远上前视察后道:“不行,该是门的受力点太小,以至门框变形也没有挪动半分,我想你巨化后再试试。”

  李浩回头望了望黛西,为难道:“这,我岂非又要。。。”

  周致远瞪眼道:“你想拖到社长或努木格等人来了再弄?”

  李浩一听也觉得是,马上却去衣物迅速巨化,清掉周边碎石残渣,两巨手再次插进地板中,摸上门框边,用尽全力使劲往外拉扯,门果然松了。他忙对墙壁门框轮番操作,门终于与水泥脱离开来。

  周致远大喜上前道:“动作轻慢一点,左侧有电线,别触动了鸣报器,门以左侧为中心转挪,明白吗?”

  李浩点头,轻拖着门往左旋转慢走,周致远不等门完全挪开,便等不及闪身进去。

  待把门安靠到左墙,李浩匆忙穿衣背起彭宇,与黛西一并进去,以解年轻人的好奇之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