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抢据

龙人与仆 治嘉 4079 2019.07.19 09:02

  当翼者快将俯冲到跟前,李浩脚拧身转,一记后旋踢直击前者头部。凭着预判冲来的惯性,他算准攻击方位,力贯双脚,使得此招霸道十足,大有一击定胜负的气势。

  翼者见李浩来势凶猛,突展双翅,竟一下停在半空。李浩胸有成竹,全力而赴的攻击又落空了。

  这种用错力的难过,实为其次,主要的是李浩再次因误判搞得重心失控,翼者趁此空档,振翅乘虚而入,李浩挨了三拳两脚倒跌地上。

  “为什么?”李浩快要疯了,抓狂道:“一个翼者都这么难对付?”如果说第一次是轻敌,这次他已经很认真了,可依旧没有用。他的自信心开始动摇,怀疑是不是美纱故意作弄,把翼者的能力夸张地表现在他面前。

  “哈哈。”不知谁失声笑起来。

  四周除他与翼者外,再无旁人,李浩却是脸色大变,因为他认得这把声音,那是他与黛西缔结血契,意识在黑暗空间徘徊时,劝他不要热脸贴冷屁股的第二个声音。

  但他无暇理会这声音的讥笑,因为翼者携着狂风,首次亮出锋利的指甲尖杀至。

  侧身躲开抓来的利爪,李浩右脚蹬地,腾空以中突拳猛打翼者太阳穴,后者头部往后移动数寸,另一手突然抓上他的脚踝,李浩顿惊出一身冷汗。

  半空中的他,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无力与翼者抗衡,何况还给人抓到脚。果然,力量再强的他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翼者使力将其扔到更高的半空。

  翼者终于现出其可怕的空中杀技,在半空中对他发起骤合骤离的进攻,宛如鸟儿在半空中对它的猎物,利用其锋利无比的爪子进行无情的击杀。不消片刻,虽已全面防御的李浩已被利爪划得遍体鳞伤。

  然而这还没完,快将落地时,翼者再次抓住他的脚,继续扔上高空,准备新一轮的击杀。

  “喂喂。”那把声音按捺不住,又在李浩的脑中叫道:“你真想死吗,把你的肉身给我吧,我会代你活下去。”

  李浩想起美纱分析时提过欲夺其肉身的意志,惊呼道:“你是谁?”

  声音有些着急道:“别废话,刚才翼者的空绞杀已把你弄得皮开肉绽,再来一次恐你连一块完整的肉都没了!对方正在出杀招,你却在磨蹭,简值是找死!”

  李浩无奈道:“我打不过啊,他太灵活了!”

  声音道:“那就放松精神和身体,让我上!”

  李浩大惊,拒绝道:“不行!以后我怎么办?”

  声音急道:“过不了这关,你根本没有以后!没时间了!”

  李浩突感手脚有些麻木,伴随一阵倦意袭来,眼看翼者快将冲至,他咬牙呼气道:“完了记得要把身体还给我!”随即松懈绷紧的神经。

  “咣当”一下,李浩顿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尽管还保有对外界的感知,也能感觉到体内外的变化,但全身上下,不光是呼吸,连眼睛嘴巴都变得不听使唤,感觉怪异至极。

  “呵呵。”李浩嘴里发出兴奋却又低沉的声音道:“哈哈,我真活过来了,哈哈。。。”

  此时翼者已绕飞到李浩后背,一对利爪欲直插腰后。

  李浩直感体内的热流迅速分成三股,一股流入两眉间正中心,一股直冲肚脐下三寸的地方,最后一股凝聚于腰部后正中线,第二腰椎棘突下凹陷处。三股热流到位后,除小部份留驻原处外,大部份迅速激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刹那间整个人都变得热乎起来,不光全身力量澎湃而出,而且身体各个感观触感都数倍增强。

  李浩大为震惊,一直以来他只会把热流驱动到要使用的肢体器官,以增强该器官的功能和力量,又或收紧肌肉上,以增强防御,却完全不知这热流还能如此分开驻停和激散,由此产生出来的力量和效果,远比他之前的用法要强大许多。

  通过气压和耳力感知利爪快将触体瞬间,被控制的李浩身体不动,两手闪电般后探,一把捞住翼者两手,紧握如铁钳般让其再难进退,与此同时身体前倾,双脚如猛龙出海般往身后翼者胸膛蹬去。

  翼者受击惨哼倒飞,双臂已被硬生生扯断。

  被控李浩大笑,在堕落中扭腰转身,翻过手中两条断臂,利爪朝着翼者翅膀同时激射过去。

  翼者展翅方停住退势,疾飞过来的爪子又分别插进其翅骨里,他无以使力,颓然与正在巨化中的李浩从空中一并坠落。

  首先落地的李浩没有一丝停顿,朝着翼者掉落处俯冲而去,就在后者到达之际,觑机一手捏住咽喉,顺着势子再加上自己暴增之力,让后者的脑袋朝地面猛砸。

  随着一声闷响,翼者惨不忍睹地软倒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被控李浩缓缓站起,一脚踏上尸身,得意地仰天狂笑。

  李浩完全傻眼了。同一个身体,同一个对手,为什么自己打得这么辛苦难过,而此人却毫不费劲,两下就结束战斗。

  让他更吃惊的是,立契时说这世界是磨难地狱的第一把声音也叫起来道:“沙巴,沙巴,让我上,也给我玩玩啊。”

  被称为沙巴的声音不屑道:“图亚你就别出来了,我好不容易才占到正位,现在就要退去,没门!”遂舔舔嘴唇,往吼叫而来的魔者迎去。

  李浩震惊不已,他不清楚自己体内何时拥有两种不同的意识,而且还有名有姓的互相称呼,感觉极其怪异,没等他没来得及细想,只觉刚驻于体内三处的热流,正互通互补的循环起来,同时大量热流外溢到各肢体,渗入到各个缩张肌肉构体中。

  沙巴控制下的李浩肉身很快与赶上来的魔者拳对拳地猛烈撞击,发出一声巨响,两人各退一步。

  看似在力量上不分伯仲,但李浩明显感到自己的肉身更胜一筹,原因在于体型。虽然他的肉身已巨化,但相比对手,他的体积还是偏小。正常来说,体积小的一方应该会退得更多,如此才能抵消到比它大的冲击力。

  沙巴边大呼过瘾,边和魔者拳拳相对,毫不相让地打得不亦乐乎,一时间似无法分出胜负。

  趁两人又互击倒退时,图亚的声音不满道:“瞧你的,这样下去何时完?让我来!”

  沙巴急道:“别影响我,正玩着呢,嘿!都叫你别来,喂,警告你别乱来!我还没出绝招呀。”

  李浩完全惊懵了,他丝毫感觉不到这两个意识藏在何处,且相比它们,自己更像是身体的局外人,至少他都不知道怎么夺回自己的肉身。

  两个意识似乎忙着抢占李浩肉身的控制权,以至于肉身动作停顿,体内热息循环大受影响,几近停滞干涸。

  幻影魔者并不会因为他的停顿而止步,跨前几步,膨胀至变形,如六人饭桌般大小的右拳朝李浩肉身正面击来。

  失去防御的肉身若给击中,无疑如正常人在路上被疾冲过来的大货车撞上,后果不堪设想,李浩惊叫道:“打过来了!快闪啊!”

  千钧一发时,肉身猛然下挫,同时拗腰仰躺,魔者的巨拳擦着鼻尖过去,拳风刮脸,呼呼生痛,可谓惊险到极点。

  肉身就势躺地,又往侧翻滚,躲过魔者踏上来,连地板都抖动一下的重脚。

  滚至一定距离,被控李浩鲤鱼打挺,重立于地,轻摸红起来的鼻尖,嘿嘿笑道:“成了?哈,我成功了!”见魔者追上又拳击过来,蔑视道:“你这小样,看你爷爷的厉害!”体内流热再次翻涌。

  沙巴气愤道:“图亚!我记住你了!竟敢抽我后脚!”显然,李浩肉身的控制权已移主。

  李浩无心思听两意识的拌嘴,他更在意这个叫图亚的热息运行,因为其热息驻地和强度与沙巴有些不同。

  首先是驻处。图亚的热息虽然也分驻三处,但只有两处与沙巴相同,即肚脐下三寸和第二腰椎棘突下凹陷处,不同处为沙巴位于两眉中间,而他则在后背肩胛中间,即第五腰椎骨棘突处。

  其次是驻地的热息含量。沙巴的热息是均匀地分散于三处,而图亚的热息则不然,与沙巴同样的两驻地热息含量并不多,大量的热息则凝聚到后背肩胛中间。

  图亚的作战方式与沙巴也截然不同,他并不与魔者硬碰,反是灵活地左蹦右跳,上窜下滑,魔者的动作相比下显得笨挫多了。

  图亚控制下的李浩肉身闪避着魔者的攻击,身后肩胛部的肌肉迅速收拢,伴随着尖痛,两处肩胛分别拱起充满体液的大肉包。

  不多时,后背两个肉包渐变得有些巨大而笨重,迫使他在最后几下迅速与魔者拉开距离。

  沙巴找到机会讥笑道:“哎哟喂,你那两个鸡翅还不如小子失常时快而狠耶,长得好慢。如果对手换了是我,你死定了。”

  已成长得与魔者同等高度的图亚暴喝道:“你给我——闭——嘴——啊!”喝声中,白森森的翅骨从肉包中破出,并由附在其上的筋肉迅速长肉长皮长羽,不消半刻,白翅生成。

  李浩完全看不见,如果用感觉认为翅膀是白的,看似很不合理,但李浩确确实实是用感觉“看”到了背上的白翅。而事实上,待翅膀收到身旁两侧,眼角余光扫到白羽时也证实了这感觉没有错。

  巨魔没有再攻击,反而停下来。

  正当李浩感到诧异时,美纱的声音在这虚无的空间响起道:“你不是李浩!你是谁!”

  图亚大笑起来道:“管我是谁,大妹子莫停!继续来啊!莫让我失望!”振翅往魔者冲去。

  魔者再次轮起巨拳迎击,同进身体背后也爆起两团肉包。

  图亚兴奋大叫道:“哇,大妹子居然作弊,哈哈,有乐子玩啦。”扬起指甲已化为利爪的右手,往魔者双眼划去。

  魔者的动作不再因力量过大而迟延,左手敏捷而快速地挡格图亚的进攻,右手成刀,直劈后者胸肋。

  图亚连闪两下,拍翅暂离战圈,双脚悄然聚起热息,脚甲亦化作利爪,趁魔者也长出翅膀追来时,杀了个回马枪,一时四爪齐出,魔者即告负伤。

  图亚一招得势不饶人,手脚并用如水银泻地攻去。

  魔者吃不消,加强手上力量和皮肉韧度,让击出的每一拳均变得沉重而缓慢,让图亚的攻击如打到石头上般无力,还阻止不了前者的还击。

  图亚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更高兴了,低呼道:“上当啦。”倏然收翅下坠,双手抓住还没反应过来的魔者单脚,奋力展翅倒飞,拖着他往地面疾冲,差不多到地时,旋身抛飞,后者被重重摔在地上。

  魔者欲要爬起,图亚闪电般掠过,利爪朝其眼前挥划,前者哀鸣,双拳乱打胡抓时,后者早已离开。

  然而图亚并没走远,很快伏地而待,宛如一只捕猎中的蝙蝠,正不动声息紧盯着离它不远的受伤猎物。

  李浩完全被震惊到了。今早,他与傀人发生过战斗,虽伤了一魔一翼,但并非真刀真枪的过招比拼。傀魔是他逃命时,趁其高大不便顺手划伤下阴,而翼者则是使计攻其不备,完全没对战过。真正有对战的只有巨化后的萧伟俊和莫轩,但在萧伟俊的战斗中,他急着逃命,失神下最后的记忆是给踏上一脚,和莫轩更是完全没印象。唯有方才与幻影翼者一役,才是实打实,属于他自己的战斗,结果败得一塌糊涂。

  现在虽然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但他却从中觑见到龙仆不同形态间的战斗,以及内息操控与战斗方式,惊震之余,又深受启发。

  他激动万分地朝沙巴道:“我从没想过龙仆的战斗可以如此多变,以前我只会用热息加强皮肉韧度,再用跆拳道招式对敌,现在看来是多么僵硬又笨钝啊,沙巴!你不是说有绝招未出吗?怎么使用?快说出来听听!”

  久未吭声的沙巴却愕然道:“嗯?你是谁?什么绝招?我忘了。”

  李浩大为错愕。

  远处,一直站着没动的女性老者终于缓缓睁开双目,迈开步伐往交战地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