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崩溃

龙人与仆 治嘉 5348 2019.07.24 09:57

  早上与周致远离别的烂尾楼四楼内,李浩对着一本看起来有些破旧,纸张已有些发黄的内功心法书左翻右掀,反复对照揣摩着,但心神总不能集中起来。这种形式上的用功让他感到十分厌烦,终把书扔到地上,不顾地上有多脏,整个人仰倒地上,深深地吁着气。

  不知为何,半小时前他便开始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他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自觉得是用功过度了,他这辈子确实从没如此认真地攻读过这么多书。

  纵贯所有在书店浏览的大约印象,所谓的内功无非就是呼吸法,讲究怎么吸气,怎么呼气,然后身体随一吸一呼间,配以动作来达到驱动体内气息的目的。可图亚与沙巴在打斗中,没有这种复杂的操作,非常简单,彭宇也是说变就变,为什么他不行呢?难道如高慧霞所说,他仅仅在浪费时间吗?

  思绪半晌,李浩又迅速从地上爬起,他知道自己真的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明天早上前他若不能学会图亚沙巴的战斗方法,并顺利救出彭宇,一向说到做到的美纱必会毫不犹豫地带走黛西,届时他和黛西将天各一方,能否再见便成未知数了。

  李浩强压烦躁的心情,屏息静气,盘膝而坐,掌心向上轻放在膝盖上,如书上所述全身放松,在平稳而匀衡的呼吸间,聚起体内热息,再次往关元穴缓缓流去。

  近了!到了!他马上把所有意识都集中于此,希望热息能驻于此处,可是热息仍是不听话地流过,顺着经脉流向膀胱,立激起一股尿意。

  “混账!”李浩愤然向地板重重打出一拳。要把体内热息聚于四肢或五官,毫无问题,但要驻于体内一穴为何会如此困难,还要同时分驻三处不同的穴脉,简直天方夜谭。

  看着皮开肉绽的拳头瞬间恢复,李浩稍定了定神,不禁想到冥者的恢复能力在自己身上是无意识进行的,为什么会这样?其它冥者是否也如自己一样?

  李浩巴不得有个老师可以在旁,只要肯指导,无论提什么要求他都答应。可惜他形单只影,连一只老鼠都没有,别说人了。

  人?李浩愣了愣,自己体内确是深藏着两个意识体:图亚与沙巴,可问题是怎样才能与他们沟通呢?李浩立即想到幻阵,可他并不会发动幻阵。

  正当心烦意燥时,手机响起,李浩拿起一看,竟是个陌生号码。

  他心中大异,手机卡早已更换,这号码除美纱和林毅强外,没人知道了,怎么还人打电话过来,而且是个陌生号码。

  “喂?”李浩小心翼翼地接通道。

  “听着。”电话里传来周致远沉重的声音道:“我在林毅强的手机里找到你的电话,他现重伤在院抢救,你的小龙女被一个姓马的劫走了,估计已带到社长面前,你有什么打算?”

  李浩惊得魂飞天外,失声惊叫道:“黛西!她被抓住了?怎么回事?美纱呢?她怎会让黛西被人抓住!她在干什么?”说到最后,他怒吼着。

  “别吵了。”周致远冷冷道:“龙人主仆定律,你似从没把它当回事,却在吼什么?快说你的打算,我看看咱们是否还有合作的可能。”

  “主仆定律?”李浩失魂地退撞到墙壁,又沿壁滑蹲到地上,慌乱不已道:“这是什么啊?我从没听过!,你问我打算?我、我不知道啊。”

  周致远沉默一会道:“没有的话就听我的吧。据知你的龙主被抓约在半小时前,虽不知他们现在身在何处,但最后定会到基地这刑场里。不过你放心,龙人的血液在黎明六点为最纯正,如非很紧张,他们都会选择此时才会动手采集,你要做的就是别冲动地赶去送死,而是避开文社长,然后尽可能地在基地里搞个天翻地覆。”

  心慌意乱的李浩这才定了定神,深深吸了口气道:“我要怎样做才能避开他?”

  “嘟。。。嘟。。。”周致远不知为何,突然把电话挂了。

  李浩收线看了看时间为六点二十分,他抬头望了望外头,天色正在发黑,万家灯火正陆续亮起。

  周致远带来的消息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本来他想学会控制热息分驻穴位后再找龙巢的人商议救援计划,如此他便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同时降低其他人的伤亡。但现在,计划必须尽早拟定。

  李浩仓促拿出高慧霞的小条,细细阅览。

  这绝对是个疯狂的计划,是名符其实的死士行动。

  敌人基地的主要出入口在老人院正门旁的写字楼停车场内,而老人院内也有可供单体人员出入的偏门,藏于院内电房中。敌方主建筑在院体正下方,共分三层,每一层近千平方米的面积,被分割成大大小小不同的室与房。在建筑的同一纵线上,每层都有各自的停车场。第一层为日常活动区,第二层为高层会议与武器存放地,第三层为冰库和牢房。

  参与计划的死士共有21人,分坐四台车。第一台车的任务就是闯进敌出入口,穿过通道直达敌人主建筑体,车子将停在敌人第一层的地下停车场。车上人员则与敌驻员战斗,并利用车上的打桩机打穿该层地板,力争开拓出直径至少三米的地洞。

  第二台车开往第二层的停车场,车上人员的任务与上述无异,在第一层地洞的正下方拼死打地洞,在相同位置上统一贯穿一至二层地板。

  第三台车则是李浩所乘车辆,力争冲至敌人基地的第三层。车上人员的任务是护送李浩至第二层甚至第三层,尽可能地为他创造各种救援条件,并不惜代价地拖延敌方的傀人行动。

  上述三车人员在完成任务后,需尽力阻止敌人填补地洞工作至直牺牲。

  最后一台车将冲进老人院以同样的方法打穿地表,以连通地下已打穿的洞口,方便李浩救人后化为翼者,从这地洞中带着彭宇飞走。由于先有三车进入敌人基地战斗并开拓地洞,敌人在最后定能猜出他们的计划,势必会在老人院地面布下重兵,以图阻止他们的行动,可以预见第四台车所遇到的阻力是最大的。因此,高慧霞将亲自驾驶第四台车,载送龙巢里最强的战斗人员来完成这项攻坚任务。

  看完这份救援计划,李浩心神颤动,低头咕哝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是的。”两行清泪流过脸庞。然而他很快被自己至今未掌握龙仆技能而感到愤怒。

  “混蛋!”李浩一拳打到墙壁上,紧接着又叫一声混蛋,另一拳又打在墙壁上,如此重复叫着打着,直至把墙壁打穿。

  因他没有用上热息强化,仅用血肉之拳击打,壁穿时两手已鲜血淋淋。

  看着正快速恢复的拳头,李浩心中怒火更盛,直想把自己撕碎。从前,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没有什么可难到他,但现在只觉得自己是多么地愚蠢又无能。

  “为什么?”李浩仰天连声长呼,宣泄着心中的郁闷与愤慨道:“既然给我力量,却不让我知道使用方法,为什么!”叫得声嘶力竭,气绝而倒。

  没有人回应他,只有远处不知谁家的狗闻声狂叫。

  经过大吵大闹,躺在地上的李浩慢慢平静下来,他一点都不想动了,任由时间一点点地流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缓缓从地上坐起,眺望阴沉云厚的夜空。

  “我究竟在做什么?”李浩自言自语道:“如果我没有遇见她,我只是个平凡又普通的小子,现在做的不是埋头读书,就是翘着二郎腿,拉着林毅强看电视,或者在大街小巷中嬉笑打闹。但我遇上她了,一个叫黛西的龙女,为了她,我放弃了所有,并沦落到无家可归,无食可吃,还要受这样的痛苦与折磨,为了什么?爱吗?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去爱?”

  李浩发出只有疯癫人才有的笑声,在摇摇晃晃中起来,又歪歪倒倒地走往楼梯,来到底层,望了望早上因他而崩塌下来的废墟,红着眼疯笑道:“哈哈,对了,因为她,我还变成了吃人的怪物,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哈哈,我真的好傻好蠢呀,哈哈。。。”

  突然,他想起一事,拍着大腿道:“对哦,龙仆与契主因有血契的关系,如果契主死了,因得不到支持,龙仆也会死去,这是那个混球发明的害人东西啊。果然,龙人都是该死的,难怪人类要灭了它们,灭得好啊!哈哈,啊,萧伟俊说过社里有解开血契之法,我不如也当猎龙人吧,做个傀人也胜过做龙仆,至少不用活得这么憋曲。太对了!我怎么就想不到呢,就这么办!”

  李浩状如疯癫,闪着一双血红的眼,往老人院方向跌跌跄跄走去。

  洗掉一切伪装的黛西安坐在沙发上,心中没有半点疑虑,既已决定的事,她不想再想,也害怕再想。瞅了瞅三名在边上名为“伺候”她的女帮众,淡淡道:“文老先生到底什么时候到?”

  为首的一名女官恭敬道:“客人稍候,社长还在处理要务,相信很快便赶过来。请先品尝桌上水果与甜品,这是社长大人特意交待厨房为您准备的,味道方面定会让您满意。”

  黛西连端上来的水也没曾喝过一口,摆在她面前的食品更不想动,索性闭上眼睛。

  自离开咖啡馆,坐上马涛的车后,黛西以为会一路开到老人院下面的基地中,没料转了两个弯,却来到一家面对大海的酒店里,还被带到这二十几层高的总统套房中,之后她便等待着文源骏的出现,可等了近一个小时,老人始终没出现。

  良久,房门被轻敲两下,丫地一声打开。

  “哈哈。”熟悉而中气十足的声音,歉道:“对不起,十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黛西没有起立,缓缓睁开秀目,紧盯着午时视为慈祥老人,现在则视为世上最可恶可憎的文源骏大步进来。

  “哎呀。”一身西装,如同大企业老板装束的文源骏,上下打量黛西,最后盯着后者大大的龙眼赞叹道:“没想你长得这么漂亮,与午时的样子完全不同,是易容的缘故吧。”

  黛西压根就不想和他说话,但坐在此处的目的就是要和他商谈,也不废话,正襟危坐道:“文先生,如果你肯答应我一件事,我身上的龙血任凭处置。”

  “呵呵。”文源骏安然坐到黛西对面,笑容可掬道:“别说得这么难听,小姑娘。坦白说,你很可爱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为免让你受到窝里那些狼崽仔的伤害,我让马涛中途把你转到这里来,所以有什么事情尽可商量,任凭处置四字用得太严重了。”原来房中三女向他躬身,得点头默许后,轻关房门,悉数退出房外。

  想起母亲口述,姐姐黛莹的遭遇,黛西不会再吃这套,反觉得此人极度恶心和虚伪,但仍维持着表面的平静道:“我希望你能放过我爸爸、妈妈、李浩和林毅强,永远不要伤害他们,这是我唯一的条件。”

  文源骏愕然,转而哈哈大笑道:“美纱教育得真好啊,哈哈。。。”

  黛西色变道:“你什么意思?”

  文源骏从衣兜中掏出黑烟斗,在桌上叩了几下,拖过桌上摆放着的金色烟丝盒,边慢悠悠地往烟斗里填充褐色烟丝,边幽幽道:“别急,小姑娘,时间尚早,我们可以慢慢聊。”

  点燃烟丝,文源骏深深吸上一口,良久才吐出浓烟,油然道:“我想你该已知道她的事情了,你姐姐叫黛莹,那么你呢?小姑娘。”

  黛西心生厌恶,连名字都不想告诉他,扭头厌恶道:“我叫什么与你无关。”

  文源骏浅笑道:“呵呵,那位保护你的小朋友定是给你弄得团团转了。但很奇怪,你在这已过去一小时,我以为他会凭着血契的羁绊跑来救你,遂吩咐马涛做了各种应对措施,没想他全无反应,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黛西想到李浩或许还为救她父亲的事努力修炼,心中一片温暖。只要牺牲她一人,李浩就不用再冒生命危险去救父亲,待文源骏放人后,她的父母便可以远走他乡,远离这可怕之地,李浩林毅强两人也可以回归到普通人的生活里。想到这,她更坚定心中的决定,柔声恳求道:“文先生,请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别无所求。”

  文源骏瞅了黛西一眼,顾左右而言他道:“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等了这么久才来吗?”

  黛西一对大眼睛直盯着他。

  “原因有二。第一、为了堵截你们龙人离开社区,我花了不少钱才请人调来武装人员、医疗检查,甚至在边境关口、各个港码机场都派驻大量的人手。”文源骏眯眼道:“本来我只是想借此机会,训练一下那批狼崽仔。可维持这些,一来开支巨大,二来也会引起世人的注意,实感头痛。”

  黛西娇哼道:“那是你自找的。”

  文源骏不以为忤,吞吐一番,续道:“所以当马涛致电给我说已逮住你时,我很欣慰,午时才放走的人,傍时便逮回来了,还是很不错的!为此我解除所有的封锁。”

  顿了顿,微笑道:“现在你我甫见面,开口便说放过至亲至友,随君处置,我立即知道,你就是美纱特意为我准备的礼物啊。”

  黛西气红了脸道:“不是妈妈让我来的,是我自己想来和你做交易的!”

  文源骏哈哈大笑道:“小姑娘,你真的太可爱了,为什么会有这想法?是因为龙龄太小的原因吗?”

  狠吸了口烟后,他把烟斗弄熄,油然道:“你让我想起黛莹。知道吗?她初见我时,便凶神恶煞地拿刀要杀我,垂死时却泪涕横流地向我求饶,痛哭着向美纱呼叫道妈妈救我,这景像真的不知怎么形容,总之一点都不美。而你,美丽、文雅又端庄地坐着,与我说着以命换亲,让人催泪的事情,这气质与素养,不是美纱教导出来的结果吗?放心吧,我定会让你的美纱母亲离开此地,重新开始她的新生活,我还期望着她能再接再厉生娃赠我,最好十年左右吧,像这次让我等了百多年,真的太久啦。”

  黛西气得浑身发抖,猛然抄起跟前的苹果,朝他身上狠狠扔去。

  但苹果飞至半路,却停浮半空,既没掉落,也没继续往前飞打,就这样凝固住了。

  文源骏摆放好烟斗与烟线盒,顺手把停在半空的苹果拿过来,咬上一口道:“小姑娘给我的苹果果然好吃,哈哈,太好吃了。”

  黛西气得说不出话,绕手环合,把脸捌到别处,她再也不想见到此人的嘴脸。

  一顿啃食后,文源骏扔掉苹果心,意犹未尽道:“对了小姑娘,我才说了一半,让你久等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一边把所有人手都撤回到基地里进行布防,一边让周致远放出消息,相信他定能把你被逮的消息传到保护你的那位小朋友或美纱耳中,得知消息后的他们多半会不顾一切地来救你,说不准还会拉上藏在地底下的那群老鼠帮忙,如此我再也无需遣人在外,只要在基地里枕戈待旦就可以了,届时来一个打一个,来一群宰一窝。哈哈,从此什么垃圾都清除了,干干净净的。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呢。”

  黛西玉容大变,倏地站起,却被一股无形之力压回沙发上,动弹不得,惊道:“你!你不能这样做,你答应我,永远都不能伤害他们的!这是我们交易的内容啊!”

  文源骏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的小姑娘啊,在我手中的你没东西可交易呀,我说放过美纱,只是还指望她多生几个娃赠我,并非交易哟。”

  黛西始才醒悟,懊悔万分,掩脸泣道:“我在做什么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