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诀别

龙人与仆 治嘉 4355 2019.08.10 07:58

  李黛彭三人换上被文源骏杀害的保安制服,坐在周致远前往医院的面包车上,与高慧霞一起,四人互换述说所经历过和发生过的事情。

  到最后,李浩惊愕万分地失声唤道:“我、我把黛西安放在身体里?”

  黛西也同样惊愕地望着高慧霞。

  边打电话边开着车的周致远皱眉,低唤道:“别这么大声,没见我在打电话处理战后事宜吗?”后又忙着与电话那头商谈。

  副驾上的彭宇闭目苦笑道:“想不到我做龙仆百多年,自以为对龙人和龙族已经很了解,今天方知,原来我还是一知半解啊。”

  连彭宇都这么说,其余三人更是无话可说,只得静静安坐车上,听着周致远向手机里的人这样那样地安排和指挥着各种善后工作。

  待一行五人悄然来到医院,高慧霞带着黛西到女贵宾室检查身体,并洗换衣物,周致远也带着彭宇和李浩到男贵宾室检查。

  李浩边瞅着医务人员用双氧水为俩人冲洗伤口,上药包扎,边低头看看完好无缺的自己,不觉感到好笑,唉声叹气道:“唉,我越发感到自己不像人了,如何是好啊。”

  “哼。”周致远冷哼道:“说风凉话的人给我滚出去。”

  李浩吃吃笑了两声,当着外人的面,他也不敢多说,遂转头看着悬挂半空的电视。

  电视里的画面宛如灾后情景,老人院破坏严重,现场医务人员及大量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或参扶着颤颤巍巍的老人离开,或搬运尸体,或调查取证。

  紧接着画面转到李浩与文源骏沿途战斗过的路段与写字楼,特别是写字楼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最不支倒下,造成周边大面积建筑破坏,受影响的居民或现场接受治疗,或哭啼着遵从工作人员的指示转移。

  电视中传出主持人的英文广播道:“我们已做好安置灾民的后善工作,也责令天气部作好本次未能做好预警龙卷风的检讨。同时希望各位社员不要惊慌,这只是偶发事件。。。”

  李浩惊栗地呆看着,当时的他只想着战斗,完全没想过后果竟是如此。

  周致远发觉李浩神色有异,待为他们包扎的医务人员离开后道:“要制止一个心智已疯的人,有时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不然让他成功了,这世界将死去和受难的或许不止这些,所以不必介怀,不是你的错。”

  顿了顿后道:“我会好好利用青云社余下款项善后,必会让受难的人们尽快恢复过来,也当是为文社长赎罪吧。”

  彭宇插嘴道:“若资金上有困难,和我联系吧,我也想为这些难民一尽微薄之力。”

  周致远淡然一笑道:“有你在背后支持,这活易办多了。”

  李浩沉重地望了望周致远,勉笑道:“我也把我所有家当全捐出来,希望你能帮我让他们尽快回复过来吧。唉,我发觉你真的是个好人,其实你比我更适合当龙仆去阻止这个文源骏,为什么你不当呢。”

  周致远淡淡道:“我并不适合做龙仆,因为我只想当个正常人类,和自己的爱人相依相守过完这百年便心满意足。”

  李浩无语,但他无愧,因为他爱的不是普通人,而是龙女黛西。

  周致远转头看着借助义肢站立起来的彭宇,对李浩道:“该办正事了。”领头离开贵宾室。

  李浩点点头,跟随而去。

  五人于门诊大厅会合,高慧霞和彭宇心系美纱,通过电话告之平安后便开着来时的车子先行离开,李浩和贴上眼瞳的黛西随周致远来到抽血室,在医务人员的操作下,抽出半瓶采血试管的血液。

  周致远珍而重之地接过采血试管并揣在衣兜里,边小心翼翼地护着,边领头往住院部奔去,两人对望一眼,也跟着去了。

  路上李浩好奇道:“不是说这医院是老妖怪控制的吗?看起来一点不像啊,你还这么满不在乎地让你的女友躺在此处?”

  周致远边赶路边心不在焉道:“要人服从你并非一味靠恐吓或金钱收买,关键在于你要怎么待人,我觉得以诚相待外再加物质辅助,更能让人信服。”

  李浩点头,转向黛西道:“说来奇怪,你被我放到肉身里,放出来后虚弱之症便消失,恢复没事前的状态?”

  黛西跟不上两人的速度,半跑着道:“嗯,像是这样,不然我也说不清为什么醒来后便没事了。”

  “嗯!到了。”周致远急行一段路后,在一单人病房门前止步转身,低声道:“记着别说多余的话!她只是个普通人,什么都不知道,别吓着她了,明白吗?”

  李黛两人同时点头,周致远深深吸呼一口气,待气息平稳后推门而入。

  病床上,皮包骨头的王琳面色极度苍白,头戴白绒帽,身盖医用白棉被,无力地半躺在摇升至一半的病床上。骤见周致远进来,她无神的眼光既显得高兴又吃惊。

  “致远。”王琳想坐起来,紧张又虚弱道:“你怎么满身包扎,出什么事了吗?伤得重吗?”

  周致远抢前两步,把王琳按扶回床上,安慰道:“没事,下楼梯时不小心刮的,不碍事。医生说过两天就好,你看我不是一样能走能说吗?”

  王琳稍安,埋怨道:“都伤成这样了,就该好好休息,别来了嘛,林妈说不准一会就到了。”

  林毅强入院,他的母亲自然不可能再来了。当然,这事王琳并不知情,周致远更没有说出来的打算,笑道:“能下地走就没啥事,你放心吧。嗯,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顺路过来看望一下你。”

  王琳略显惊讶,朝李黛两人点点头,轻笑道:“致远头一回带朋友来,本来我该起来迎接的,只可惜。”

  黛西忙趋前道:“王姐姐言重了,我们本就该早些来看望您了。”

  李浩点头道:“对啊,周大哥又不早说,弄得我们临急临忙,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来了,真是尴尬。”

  王琳笑道:“有心就行,不用准备什么。你们看起来真年轻啊。”

  周致远咳了一声,温和道:“对了,护士把药拿来了吗?”

  王琳往床尾对面的病桌轻指一下道:“在那呢。”

  周致远马上过去,边走边掏出装有黛西血液的管子。

  “咳。”王琳有气无力道:“致远,又拿这些带腥味的药引给我吗?真的很难喝,能不能不喝。”

  周致远柔声道:“这是最后一次,喝下就会全好了,乖,听话,一定要全喝掉。”说着已把管塞拔开,毫不犹豫把内里的血液一点不漏全倒入药碗中。

  王琳对李黛两人苦笑道:“这人每次都是这么说,我该不该相信他呢?”

  周致远扔掉管子,边往回走,边用汤匙搅拌,赔笑道:“之前的都是累积,这次是收官的药引,喝后马上就能好,我从没骗过你,相信我。”

  李黛两人瞬间露出他是大骗子的表情,周致远立即怒瞪,露出让他们闭嘴的表情。

  尽管王琳不是很乐意,但在周致远半哄半骗下,还是给一汤匙一汤匙地喝个精光。

  一完事,周致远便把碗塞给靠得最近的黛西,抽过纸巾,边替王琳擦嘴,边关切道:“感觉怎么样?”

  王琳不好意思,没理周致远,笑对李黛两人道:“这人有时让人无语,刚吃下的药哪会这么快有反应呢,咦?啊!”

  王琳神色有变,全身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周致远吓得不轻,轻扶着她骇然道:“怎么了?那里不对吗?不可能啊!”

  黛西也给吓得不知所措,只懂捂着胸口。

  李浩反应快些,忙道:“我去找医生!”转身飞奔出病房。

  不稍片刻,在周黛两人关切的注视下,王琳停止了抽搐,苍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原来无神的眼眸渐渐也变得清辙明亮起来。

  她不敢相信地举起双手,按抚着脸颊,震惊道:“我、我感觉不到痛了!”

  周致远猛然把王琳一下搂到怀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闭上的眼睛泛起了泪花。

  黛西感动得想哭,正想转身离开时,李浩带着医生护士一干人等冲进来。

  骤见这场景,李浩傻眼道:“这?来晚了?”

  黛西怒瞪大眼,一碗飞过去道:“别乱说!”

  李浩狼狈地接住碗,委屈道:“我一进来就见你们都在流眼泪,这、这能怪我吗?”

  周致远用手拭了一下眼边,起身让那些见状显得很吃惊的医生护士对王琳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来到李黛两人跟前轻声道:“我先送你们出去吧。”

  三人来到医院大门,李黛两人跨过医院伸缩门的轨道,黛西转头道:“周大哥止步,到这可以了,你回去陪王姐姐吧。”

  周致远肃容向黛西躬身道:“谢谢你。”

  黛西忙回礼道:“周大哥太客气了。”

  周致远直身把目光投向李浩,轻笑道:“借一步说话。”

  两人移步到一侧,周致远叹息道:“小鬼,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为了心中的爱人,连无敌的神者都打败了呀。”

  李浩勉笑道:“别笑我,我到现在还迷糊着呢,反倒是你,为了王姐,你处心积累,忍辱负重多年,真让我叹服,若说到厉害,你比我厉害多了。”

  周致远眼内再无忧愁,笑意尽展道:“哈,我叫你来重点不是说这个,而是你的黑翼形态。你在一天内连续变身两次,我担心会否有其它副作用?可惜我在文社长和自寻的文献里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李浩皱眉不展道:“听天由命吧,鬼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担心也没用。不过待彭叔叔伤好后,我想和黛西到世界各处打探,以解决她的复活之血和我这形态的问题。呃,其实我觉得你不该还社长前社长后,这般尊敬地称呼他。若不是他,你和王姐根本不需经历这样的磨难。”

  空中由远至近传来直升飞机飞过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条件反射地抬头张望。

  那是某家私人电视台的直升飞机,想必是赶往灾后现场采访。

  周致远把目光从直升机上重新落回李浩身上,同时递出右手,肃容道:“再怎么不对,没有他也没有今天的周致远,昔日的栽培之恩不能忘。小鬼,是时候告别了,若是可以,我真不希望再与你这头怪物打交道,我们就此永生不要再见吧。”

  李浩一愣,也伸手握上,欣然道:“那我们就此永别吧。”

  周致远突然收紧手,把吃惊的李浩拉到跟前,低至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昨晚之战范围甚广,难免会有人看见或用手机拍下,我会尽力把这里的人和事压下去,让真相不会出现在电视和网络里。但纸终归包不住火,一些经验丰富的猎龙人总能看出苗头,加上那条重获新生并离去的黑龙,真相总有一天会在傀人与龙人的世界里传开,届时无论猎龙人还是龙族,得知详情的均有可能要把你的黛西占为已有,特别是尚活于世的其它神者,这不是闹着玩的,你可要提前作好应战准备。”

  李浩全身一震,正容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

  周致远笑了笑,松手转身,把腰后的屠龙刀连鞘一起解下,交到一面愕然的黛西手上,柔声道:“这把刀是一位朋友送我保命用的,先前李浩黑翼化时,呆盯着它便能化回正常状态,我猜想这是了解黑翼李浩的一个重要线索,送你吧。”

  李浩震惊道:“这是你的保命刀啊。”

  周致远转身往回走,轻摆右手,头也不回,朗声道:“你们会比我更需要它。走吧!不送!”

  李浩呆立片刻,拉过黛西,快步离开,同样头也不回,高声道:“代我和林毅强道别!保重!”

  三人就这样在医院伸缩门的轨道上,背相离别。

  黛西怀揣屠龙刀,讶然道:“怎么了?他和你说了什么吗?你的脸色好凝重。”

  李浩舒展眉头,笑道:“有吗?没有啊,他只是和我谈梦想罢了。他说他的梦想是和王姐结婚生子,真没出息。而我告诉他,我的梦想就是无所畏惧地迎接一切挑战,哈哈,厉害吧。”

  黛西疑惑道:“你的梦想不是要在奥运会跆拳道比赛中夺冠吗,什么时候变成无所畏惧了?”

  李浩以手搭凉棚,仰望蓝天,自言自语叹道:“大白天在天上飞确实很碍眼啊,以魔者之力在路上狂奔也不妥,吓着其他人就不好了。哎,身无分文的我们怎么去机场与你爸妈会合呢?”

  骤然扫见一个似曾见过,开着男装摩托的男人,在医院的便利店门口停下,没拔车钥匙便走进店里。

  李浩右手揽上黛西的香肩,在明媚的阳光下,俯头对她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你瞎骗用幻术水作弄我时,我的梦想就改成无所畏惧了。走吧,亲爱的,让咱重温一下在街上狂漂摩托的激情吧。”

  《本卷:复活之血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