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暴露

龙人与仆 治嘉 4518 2019.06.23 16:09

  自听了林毅强的一番话,黛西就一直感到后怕。父亲告诉她落户于此是基于这里人少安静和人际关系简单,可千挑万选,竟把家落户在猎龙人总部眼皮底下,这关乎她与母亲生命的事,难道他不知道吗?

  “你怎么了?”旁边的李浩趁午餐结束后的休息时间,关切道:“一连几节课和课间休息时间,你都魂不守舍,叫你又没反应,不像以前的萌呆样啊,是不是又想犯病了?”

  “啥病?”林毅强如阴魂般又来了。

  黛西立时炸醒,她开始顾忌林毅强,总怕他会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什么。

  “没什么?”黛西掩饰道:“只是有些走神。”

  “你真会发呆啊。”林毅强笑道,转而阴恻恻道:“刚刚接到消息,想知道的话跟我来。”

  即使害怕,黛西也想知道这个可怕的机构想做什么,二话没说便跟着去了,李浩见状也半信半疑地跟了出来。

  来到三人常到之处,林毅强迫不及待从身上拿出一台状如旧时BB机的机器,见两人满面疑惑,解释道:“这是通讯器。别小看它,越是古老的东西越耐用,所以命令和消息都是这样通知下来的,你们看。”设备呈递到两人面前。

  黛李两人凑前望去,只见屏幕走动着字幕:“第五区A+级目标出现,行动。”

  李浩看得一头雾水,不解道:“第五区?A+级目标?什么鬼东西?”

  林毅强左右张望,小心翼翼道:“第五区是邻国的国际机场,A级目标是指龙人,后面带一个+,意指这个龙人还有一名仆人跟随,最后行动二字,就是表面意思,要现场各组人员开始执行围猎行动。”

  黛西虽心乔意怯,仍插嘴道:“这机场距我们这么远,他们发这条消息给你有何意义?”

  林毅强莞尔道:“对手是神出鬼没的龙族啊,它们出现的地方,方圆500公里的所有人员都要进入戒备状态,再说这机场离我们还不到400公里,说不准它一个腾云驾雾就出现在你跟前呢,哈哈!说笑了,不过说真的,据说龙人的仆从能力很强,日行千里应该不是个事,所以才要全方位监控。我呢,可以不参与,因为我刚接到特派任务。”

  “什么?”黛李两人感到吃惊,不约而同道:“什么任务?”

  林毅强连忙摆手,让两人降低音量,同时把手中的通讯器插回裤头中,低声道:“我们所在的小社区原来也有龙人混迹其中。”

  黛西彻底慌了,寒噤道:“你怎么知道?”

  林毅强嘻嘻笑道:“知道为什么午休前的这几个课间休息我都没找你们聊呢,正因为忙着接收和解读信息。”

  接着犹我可怜道:“这是我昨日整天在那学暗语,参加培训学习的成果,浪费了一天的假期啊。”

  李浩首次认同道:“肥强,我信你了。如果你是瞎编的,也编得太有逻辑性了,事情、纹身、任务连设备一整套下来,给骗了我也心服口服。”

  林毅强不悦道:“我可是冒死和你们说这些,你竟当我在说笑?”

  李浩哈哈笑道:“你怎么知道真的要死,你亲眼看见杀人了?”

  林毅强眼神中的惊惧一瞬而逝,并没接话。

  黛西很关切她的问题,追问道:“你收到的信息里说了什么?这社区真的、有龙人吗?在那里?”

  林毅强讶然打量黛西,害得她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

  幸好,他很快便忿然道:“如果你们不信就算了,本以为你们会和我一样激动的。”

  “不。”黛西急道:“你说的我都相信,请你告诉我,这社区的龙人在那里?”

  林毅强意外地看了看黛西,又望了望李浩,踌躇片刻,最后下定决心,咬牙道:“好吧,我全告诉你们,但要记住!我可当你们是过命兄弟才说的,因为我说的每一句话,传出去都会让我和我的家人付出生命代价!绝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明白吗?”

  黛西既感动又悔疚。感动林毅强对她的信任,猎龙人确实会这么干;悔疚于她的龙人身份,怕真的会连累他和他的家人。

  李浩也肃然起来,从小到大,他都没见过林毅强这么严肃认真的表情。

  林毅强再次确认周围没有外人,才轻声道:“外表哥说,前天晚上,总部测量机出现波动,该是某个龙人的龙息发作,再三确认,范围就在这社区里。嗯,具体一点好像就在王平家附近啊,组织当时立即调动最近的三名哨子前去调查,没想才到目的地便给人打得晕头转向,待唤来帮手赶走搞破坏的人后,却啥都没发现。”

  黛西由头冷到脚,直觉告诉她,林毅强所指的某个龙人正是她。

  在前天晚上,她确实突发龙息,痛得生不欲死,幸好有李浩把她背回家,否则她都不敢相像自己会有怎样的后果。同时她意识到那次没听从母亲嘱咐的任性和贪玩,已经为她及她的家人埋下可怕的祸根。

  林毅强显然没有留意到黛西的表情变化,油然道:“而我的任务就是和镇上的哨子一起找到它。”

  李浩眉头深锁,林毅强的话让他想起前晚“王平”家所在小区前发生的那起械斗事件,因为无论时间还是地点都是吻合的,但他的心思并不在此处,而对另一事起了兴趣,打断道:“等等,什么是龙息?”

  既然开了话匣子,林毅强也没了顾忌,不厌其烦道:“人类每年到达出生日期为一周岁,称为生日,龙人同样到了一周岁时,就称龙息到了。但很大不同的是,人类的生日是一年,而龙人的生日却是几年甚至更多。据培训师的说法,只要龙人的龙息时间一到,龙人身体就会发生变化,所以称之为龙息发作。”

  这是黛西都不知道的事情,她瞪大眼睛看着林毅强。

  李浩眉头一展,好奇道:“啥变化?”

  林毅强摇头道:“深入的问题怕只有高层的人才知道,我想即便是外表哥,恐怕也只知道一些皮毛。按照培训时的说法,我只知道龙息发作时,龙人全身会冒出白烟,嗯,我想就像传说空中飞龙全身白雾缭绕时那样吧,另外因疼痛还会发出龙吟之声,其它就不知道了。”

  李浩瞪大了眼睛,转头望向黛西。

  黛西心慌极了,但她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避开李浩惊异的眼光,鼓起勇气道:“你怎么找这龙人出来?总有些特征给你们作为鉴定方法吧。”

  林毅强不住点头道:“虽说是龙人,但终归不是人类,当然有迹可寻。”

  黛西感觉不能再待下去了,特别李浩那双怀疑的眼光,让她怕得要死,尤其后者见过她突发龙息时的情景,与林毅强说的几乎一致。

  但她不得不留下,希望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虽然她跟随父母在世界各地浪流时,也知道一点的规避之法,但现在能直接从猎龙人的鉴定方法里取经,如能获悉,日后她和母亲的乔装就会更全面,若这样走了,实在可惜。

  林毅强不负所望道:“第一要看它的腹背,这是最快最简单的方法。龙人头、胸与四肢与人类一样,但它们的背部和腹部均长满龙鳞,所以要看他们腹背有无鳞片,如果有人总穿着厚实或不透光的衣服,终日不见其腹背的,就得留意。当然女孩子身上的衣物可不是我等男儿能随便掀开的,你得设法弄起她们的衣物,不需要多,只要一点就能看见了。”

  黛西松了口气,她身上连一块鳞片都没有,可她的母亲和其他龙人身上确实长满龙鳞。

  李浩皱了皱眉,他想起游泳课上,王平曾光着膀子和他们一同下水的情景,犹豫片刻道:“既有第一,是否还有第二?”

  林毅强点头道:“当然,第二就是看眼睛。传说龙的眼是虾眼,而龙人的眼睛则更像是兽眼,瞳孔像猫眼一样在光照下会自动伸缩,很容易分辨的,只是现在它们都学乖了,懂得用瞳孔贴来掩盖,所以要注意看它的瞳孔周围有没有像太阳光线一样的放射状线条,如果有就百分百肯定贴上了。此法也是绝对可靠的依据,不过现在许多人都在贴美瞳扮美,只要能让他们把美瞳摘下就能看清楚了。嘿!你俩在干嘛呢?”

  李浩追盯着黛西的眼睛,让后者睁眼不行,闭眼也不是,只能一味转头躲开,状如一个含羞低头的女人不停躲开男人无所顾忌且放肆的眼光,只不过这个女人却是个长相极之平凡的“王平”。

  经林毅强一说,李浩顿了顿,才放弃追看黛西眼睛的举动,站直身子道:“还有吗?”

  林毅强觉得两人行为古怪,特别王平的举动变得更怪异,似乎再也不敢与人对视,但见李浩发问,油然道:“如果上述两点都无从下手的话,则采用第三点,虽然准绳度没有前面两点高,那就看他们使用的日常品。龙人贪爱享受,对自身用品和居住环境格调要求一向都很高。豪华!奢侈!用在它们身上一点都不为过,而且偏爱金黄色的东西。”

  斜眼兜了黛西一眼,由衷道:“这点像极王平,所用物品全是最好的。你看他用的文具哪样不是高档次的,除了校服没办法外,你看他的书包和平时所穿的运动鞋,都是成千上万的名牌货哩,而且还贼金黄的,哈!土豪的标志啊。唉!做有钱人的孩子就是好。”

  紧接着又道:“第四个则是我最喜欢的,那就是吃。龙人对吃的要求也很高,不轮素还是荤,同样都是要求高品质的。打个比方,一个简单的早餐,先不说食材,它们宁可花费许多时间也要弄得丰富十足才会就餐,绝不会亏待自己。嗯,这点和王平也蛮像的,和我们外出玩时,连喝个水都要店里最贵,档次最高的瓶装水才喝得下,不过我们也因此沾了光,哈哈!”

  黛西半句话都不敢吭,听到林毅强接着道:“说到吃,不得不提龙人酷爱吃腥咸的东西,据说是源于它们是龙族,本质来自大海的结果。哈,按照生物演化,好像我们人类也是源自大海吧,咸的话尚可接受,但对腥相信没人会感冒。”

  李浩接话道:“别废话,还有没有,快快说完。”

  林毅强见怪不怪,浅笑道:“就你猴急。第五就是取血验证。原理和做化学试验差不多,因为龙人的血液对某种药剂有变色反应,而人类的血则不会有任何反应。当然,要怎么取血看你的技俩喽。”

  黛西越听越心惊,勉笑道:“就这些吧,看来也没什么。”

  林毅强背靠栏杆,伸了个舒服的懒腰后才道:“最后一个,虽然遇到机率不大,但若遇上,不需费神直接打晕拖走即可,那就是有龙息作发的人,绝对龙人无异。猴子演变成的人类可没有身冒白烟,口吐龙吟的本领,哈哈。。。”

  林毅强笑得开心,黛西却是吓得骨软筋麻,她偷偷望了李浩一眼,见他陷入深思,想分散其注意力,但又不知怎么做,只能干着急。

  林毅强发现两人表情各有异常,奇怪道:“我怎么觉得你俩今天的表现都十分怪异,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浩犹豫片刻,站直身子道:“没什么。今天就这样吧,就像听科幻故事一样玄,我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在黛林两人愕然的眼光中,李浩转身离去。

  黛西顾忌的人不再是林毅强,而是李浩,她怕他向林毅强提起前晚龙息发作的事,忙追过去。

  林毅强看着两人离去,愣呆片刻,突有所感地望向运动场,但见场上一人在跑步,仍是那位虽已毕业,却没去大学就读,而是返校做义工的校花高慧霞。

  此时的林毅强没多大心思去观赏,正想离开时,裤头的BB机猛然震动,他翻出浏览,片刻便收好机器,转身往教师办公室走去。

  黛西追至课室,本想再编一次瞎话蒙混过去,可当看到李浩独自在课桌上陷入沉思时的样子,她才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上,只好默默地走过去,静静地坐到他的身边。

  两人自始再无交流,这世界也像把他们隔离开来,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没能影响两人坐姿和情绪,直到这一天的课程全部完毕。

  傍晚放学时刻,周围的同学三三两两,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离开了课室,直至教室内所有人走得一干二净。

  火红的霞光穿过玻璃窗,照射在仍旧呆坐在一起的两人身上。

  “解释一下吧。”李浩终于开口道:“前晚我所见的情景与肥强说的一样,全身冒烟和用兽眼看我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焦虑、委屈、无奈、彷徨和不安一直在黛西的心头涌动,她憋足了一个下午,而李浩这句话,让她想起在圣域里被同伴们扔石头欺负时的情景,也撕开了她心底最深处的伤口。如针刺穿了充满液体的气球,眼泪瞬间不听话地流了出来,直至泪水如缺堤般蜂涌而出时,她终于崩溃了。

  黛西掩面泣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我。。。”

  李浩全身一震,王平发出来的声音,正是让他魂牵梦萦,如天籁般的女音,那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声音,哪怕是在哭泣中。

  他转头惊愕万分道:“你的声音。。。怎么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