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幻阵

龙人与仆 治嘉 4099 2019.07.18 15:11

  下午近四时,龙巢其余人等已搬齐东西,经小道走得一干二净,只余美纱四人,整个龙巢显得空荡寂静。

  在三人的注视下,美纱用朱砂混其血,在半个足球场大的空地上,尽可能利用所有空间,画出一大一小两个圆阵,阵内纵横交错画着或粗或细的线条,并在空隙的位置上写满李浩怎也看不懂的咒文。虽不明白是什么,但不用说也知道是某种阵式。

  李浩惊奇问黛西道:“世上真有魔法阵吗?这里面写的又是什么?感觉像电视里的拉丁文呀。”

  听过李浩断章取义弄出来的两句“婚约”录音,美纱又没作任何说明,不知就里的黛西揪紧衣角,绯红着脸轻声道:“这是龙息阵,又叫幻阵,人类自创魔法阵的原型,我也是听过没见过。据悉小圆阵是操控这个阵的中枢,由龙人发动龙息驱动,大圆阵就是阵法本体。里面写的是龙文咒,只是与拉丁文形似。”

  同样听过录音,满肚子不服气的林毅强阴阳怪气道:“就是,没文化真可怕。”

  李浩怒瞪过去道:“别说得你懂似的。”

  林毅强口是心非道:“你还真说对了,我认得哟。”

  美纱在小圆阵里又画出两个小圆圈后,径直坐到两圆圈之间的地上,打断他们的拌嘴道:“别吵了,李浩进大阵中央,你俩人过来站我身后,小心别踩到阵线或文字。”

  三人各归其位。

  黛西担心道:“妈妈,高师姐说过你不能再用。。。”

  美纱摆手打断道:“我知道,这不是龙息爆,仅是推行龙息,现在操作起来确实有些勉强,但不碍事,你们别在我运行时打扰我就好。”

  转对阵中的李浩道:“李浩你要认真听讲,此仍幻阵之一,名为拟阵,主要作模拟战用,它一旦发动,里面将出现我意构出来的幻影与你对战。但你要注意,虽说是幻影,也是靠龙息驱动,与你体内的热息流同脉相连,所以阵中你若受伤,是真实的受伤,不是幻觉。也就是说,你若在里面战死便真的死了,明白吗?”说完便拿出装有幻术水的瓶子,不由分说拔塞倒入她左右两边的小圆圈内。

  李浩大惊,平举双手阻止道:“什么?这么危险!等一下,没有其它安。。。”话未完毕,眼前景象已模糊起来,他似穿越到异度空间般,美纱三人及龙巢阵法等全部消失不见,可见只有不远处飘浮着几缕烟雾和无尽的空间,地面则是一块块正方形拼成光滑平面的地板。

  蓦然,烟雾不停凝聚,化成三个实体。分别是一名面目狰狞的魔者、一名奇装异服,双手收于身后,正闭目养神的女性老者及一名长着大翅膀的翼者,三人呈品字形把李浩围在正中心。

  “什么鬼。”李浩冷汗直冒道:“美纱阿姨你咋这样,连商量都没有,上来就搞这么危险的事情啊。”

  魔者率先大吼,举起大拳踏前便打,李浩正欲后退,翼者随即闪身到他身后,抬脚蹬他的屁股,以保证他仍处在魔者的拳头之下。

  “妈呀。”李浩大声惊呼道:“不是轮番一对一吗?”但幻影的动作并没有因此停下。

  见拳脚前后杀到,李浩无奈以侧滑步闪到老者的对面。他不敢滑到后者身边,怕她也会发起攻击。

  翼者的反应比魔者快,李浩才闪身过去,立收脚跳跃,拳头如形随影直追胸口。

  李浩运起体内热息游走全身,左臂挡格的同时,右拳突起中指关节,一记勾拳朝翼者面门打去。

  “砰!”魔者的巨拳这才打到地上。

  翼者侧头躲过,左手搭上李浩打来的右拳,右手成刀由下往上直劈后者右肘关节位。

  李浩暗忖想拆我关节,没门!立收紧膝肌,迅抬左膝撞往翼者腹部。

  翼者攻速虽比李浩快,但他仍要使用此招,即使顶撞不中前者目标,至少能隔开其拳头。

  后面的魔者收拳起立,往他们这边赶来。

  李浩留意到这幕,想起彭宇介绍过的四仆各自特征,心中立即有了对策。魔翼虽联手,但两者力量与速度不同,只要利用好时间差,定能逐一击破。

  “卟!”翼者的右手刀切在李浩左腿上,但后者聚起热息收紧肌肉,如魔者般加强了防御,即便被击中,也没感到有痛感。

  果如所想,翼者虽快,但攻击力不强,伤害度相对也不高!

  李浩暗喜,右手一翻,反握翼者左手不让其逃走,同时扭腰侧身,力贯左脚,使出他最善长的跆拳连环侧踢,朝翼者面、胸、腹三处蹬去,想一下结果这翼者。

  然而翼者并没如李浩所愿地傻站挨打,而是纵身跃跳,以相拉两手为半径,在空中划了完美的半圈,落到他的身后。

  由于李浩单脚站地,力量全用在左脚的攻击上,没想攻击落空,还被翼者拉着往后仰,顿失重心。更要命的是魔者亦已赶到,巨拳迎面而来。

  “砰!”李浩老老实实挨了魔者重拳,纵是临时收紧全身,贯注全部防御力量,也被打得飞出老远,在半空洒出一口鲜血,跌落地上后还翻滚了数圈才停下。

  翼者紧追其后,不容李浩有半点喘息的空隙。

  李浩被打出凶性,从地上跳起,迎上翼者雨点般打来的拳头,如擂台上的拳击般对打起来。

  翼者虽然力量不如李浩,但攻击速度奇快,闪躲也快,故在拳对拳的对战下,后者的攻击竟然全部落空,而前者的攻击,大多落在他的身上,显然这场是不对等的拳击战。

  见从后赶上的魔者已到,李浩只好跳出战圈,逃之夭夭。

  这空间出乎所料得大,似是无尽无头,李浩揣摩着早已跑出美纱圈定的范围许久。

  翼者张翼在后方半空紧追不舍,若非李浩力贯双脚,像早上袭击翼者般的奔速,恐早被追上。说实在,因早上设计偷袭翼者得手,李浩轻视了前者的能力,现在对战下来,方知自己犯了大错。

  踌躇间,突闻美纱怒喝道:“你只有逃跑的本领吗?如此我安能放心把黛西托付给你!”

  李浩倏地立定,环顾四周,并没发现美纱等人。

  “是呢。”李浩瞪着追上来的翼者,咬牙自言自语道:“光跑的话怎么保护黛西,但翼者敏捷比我高,我打不到他啊,怎么办?”

  空间里没有回答,只有翼者身后,魔者远远追来的吼叫声。

  “也许。”李浩呓语道:“黛西和肥强也看到我此时的模样啊,这怎能行,太难看了。”遂屏息静气,两手收腰间,以右后弓步之姿迎接半空俯冲下来的翼者。

  大小两个圆阵的所有划线与文字泛起一片红光,坐在小圆阵中的美纱秀目紧闭,双手左右按在有幻术水的小圆圈内,如入定的僧人,没有任何动作。而她的全身绕着白雾,只有一小摄白雾自两脚边联接到阵线中。

  林毅强看着呆立一大片红光大阵中的李浩,半晌才对黛西道:“他在干什么,就这么站着就行了?”

  黛西把食指放到小嘴处,另一手指了指美纱后背,轻声道:“别太大声,会影响我妈妈的。”

  林毅强压着极低的声音道:“那我们干什么?就这样呆站着吗?”

  黛西点头,柔声道:“嗯,阵式发动后,只有这里是安全的,其它地方或会受到阵中龙息投射形成的风刀突袭,一不小心会受伤的。”

  林毅强惊叹道:“还有这等操作,真厉害啊。这里果然比青云社好玩多了,眼界也开阔许多,在那不光死板无趣,还规矩极多,不准这不准那的,烦死了。关键还要对着一大群木头木脑的无趣男人,简值能闷出鸟蛋,一点都不好玩。”

  黛西白他一眼道:“你刚开始不是很兴奋吗,才进去多久,这么快就嫌烦了?”

  林毅强晕其大浪,乐道:“如果有你在身旁,那就一辈子都不会,哈哈。。。”李浩突然喷血,阵中冲出一股热浪,刮得连接巢房的铁桥上下颠簸,哐哐作声,打断了他的笑声。

  林毅强吃惊道:“天啊,这不关我事吧,果真厉害。”

  黛西不安地看了看美纱,又望向李浩,见两人并无异举,才稍放下心来。

  林毅强见状,吃醋道:“我和小李子同时认识你,虽然他是你同桌,但你不能这么偏向他,这对我不公平。”

  黛西腼腆道:“别胡说,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偏向谁的问题。”

  林毅强吃吃地笑道:“真的吗?是个好消息啊。对了,你到底叫啥名字,应该不叫王平吧,李浩在咖啡馆时并没向我说清楚,只知你在校穿着人皮服扮成王平,而在码头里和我说话的你才是真容。哦!对了,方才他挟我冲进来时,好像叫黛什么来着?”

  黛西轻叹道:“我叫黛西。”

  林毅强一推眼镜,陶醉道:“黛西啊,真是个好名字。黛者,就是中国古时的美人;西者,则来自西方的人,黛西,哈,来自西方的中国美女,或是说中西结合的混血儿美女啊,果然人如其名。”

  黛西没好气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张嘴,口花花,对人没有一点正经。”

  林毅强以夸张的惊讶表情道:“正经?自古以来,男人对美女哪个会正经,都是装的呀,我不信那小子会比我正经多少。”

  黛西想起今早小树林里,一时不慎被李浩突然袭击夺走初吻,还因此担心会不会生小孩的问题,不觉脸上大红,忙扭头不让他看见。

  林毅强哪知黛西想的是这事,以为她转头不想再理他,只好转移话题道:“据你所说,外表哥就是今早在烂尾楼里与你们勾搭在一起,还干掉了冥者,乖乖不得了,这是大事啊。他在组织里工作三年,立过不少功,可以说青云社是他打出来的也不为过,却出了这等事,说出来真让人难以相信,按理他不会做这种事的呀,莫非有我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黛西接话道:“你知道他多少事情?”

  林毅强见美人回头搭话了,乐道:“虽然他一向神神秘秘的,也从不向人述说自己的事情,但我和他接触三年多,以我这等观察力和调查力,也了解到不少事,谁让他成了我的崇拜对象呢。”

  黛西想起周五李浩笑骂他是黑粉的事,娇笑道:“你果然是个黑粉。”

  林毅强见她一笑百媚生,更起劲道:“我外表哥嘛,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读的是贵族学校,后来出国读大学。因为聪明,他没几下就拿下学历证书,趁着空闲,又学了赛车、华夏武术等。你可知道,那时他简值就是个万人迷,倒在他皮鞋边的美女不知多少,但他却偏偏爱上一个其貌不扬,叫王琳的女人。”

  瞧了瞧认真倾听的黛西,林毅强直摇头道:“她和你简值一个天一个地,没法比。我就不明白外表哥到底看中她什么了,唉,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太浪费我这倜傥不羁、才气纵横,如鲜花般的外表哥了。”

  黛西娇叱道:“哪有人把女生比喻成牛粪的?”

  林毅强憨笑道:“哈!原来你发怒的样子也这么迷人,嘿嘿。后来他从国外回来了,而王琳这女人仍留在国外,一边读书一边继续当志愿者做义工。两年前她回来了,但不知啥原因,一回来便住到医院里,接下来如周五课间时和你们说过的,外表哥事忙,只能隔三差五地来我家,央我妈帮忙照料她。而最近一个月更是天天来电询问,也不知她出了啥毛病,搞得外表哥愁云密布,悒悒不乐的。”

  黛西失声低唤道:“我知道他偷龙血的原因了!”

  林毅强虽听黛西说过周致远杀莫轩的事,但并没提及偷龙血,乍闻下还是吃了一惊。

  就在此时,大阵中歪风大作,风刀四出,顿把巢壁劈出一道道痕迹,某些巢房更被劈得破烂,四楼处的巢房铁桥被斩断,半截桥身堕落下来,又把二楼侧一间巢格房门打得破烂。

  黛林两人惊愕望去,只见李浩全身颤动,脸上不知何时出现两道伤口,渗出血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