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取代

龙人与仆 治嘉 4238 2019.07.20 09:10

  瞎眼的魔者打不着人,迅速冷静下来,双耳轻微抽动,戒备着缓慢起立。

  蛰伏一旁的图亚嘴带笑意,喉中异动,不多时便发出刺耳的高分贝鸣叫,身形随即发动,窜至魔者身后,但他并没有攻击,而是收声蹬地,与魔者头部保持着同等距离,身子在半空中随着移动轻转,双脚在外围空中划出完美的180度,跃过后者头顶,落地时刚好正对着后者。

  魔者虽被叫声震得心神不宁,但在图亚收音时马上判断出人在背后,立即转身攻击,孰不知后者的跃跳,早已逃出攻击范围,并顺利地站到他转身后的正背面。

  图亚双爪闪电般左右夹插魔者后脖,胜负在这一刻本应已决出,不料魔者似脑后长眼,背上羽翼猛然收立,前者利爪只能插进翅翼中。

  魔者身形开始往后疾退,并且越退越快,图亚双手未来得及拔出,为免被前者后退与已相抵之力弄断手臂,不得不跟着一起疾退,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姿势一起退行十数步。

  蓦然,魔者前脚突然猛蹬,身子后拗,整个人变成往后仰跃,受此牵引,图亚也变成往地上仰躺。

  李浩大惊,魔者巨化后的身体看似笨重无比,如此压下来,先不要说变成魔者坠地的活垫,双手定要断掉,不禁大急道:“快想办法!”

  图亚冷哼道:“闭嘴!”双膝微弯,脚甲尖刺入魔者羽翼,如登山般借势往上猛蹬,同时奋力拍打翅膀。

  两力相加下,虽人还在魔者的身子底下,但双手终从魔者羽翼中抽出来。图亚那敢迟延,忙快速连拍双翅,在触地前一刻终躲过压身之灾。

  然而魔者并不会让图亚如此轻易逃脱,巨手上探,想反手捞住后者的脚踝。

  图亚哼了一声,双腿弯张,以避开魔者的手,同时猛拍羽翼,但皆因距地太近,一翅触地而失去平衡,整个人轰然倒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直至此时,魔者巨大的身体才砰地一声,重重压落地上。

  图亚还在地上翻滚,李浩悬着的心还没下来,只觉体内热息猛然翻涌,全身肌肉收紧,同时双翼暴涨而变得更加巨大有力,但闻一声闷哼,在地上滚动着的图亚刹那不见了。

  人当然不可能平空消失,待李浩反应过来时人已在半空,而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眼前景象一晃,竟已来倒地尚未坐起的魔者跟前。

  图亚双爪齐出,直插咽脖,待魔者反应过来时,脑袋已分家。

  图亚长长吁出一口气,一脚把魔者的头胪踢得老远,哈哈大笑道:“哈哈,大妹子你连续作弊两次也没用啊,哈哈。”

  从遇险到魔者伏诛,整个过程虽然只有两个气息的时间,但李浩觉得如打了一场大战般漫长,个中惊心动魄处,让他震撼不已,连话也说不出。

  可图亚的笑声没多久便嘎然而止,他的笑容僵住了。

  奇装异服的女性老者已在眼前,来得多么无声无息,又出现得多么突然。

  图亚凝重地收起笑容,沉声道:“神者?这也玩得太大了吧。”

  美纱并没有说话,老者却目现精光。

  图亚如惊弓之鸟冲天而起,飞至认为安全的距离,才呼气道:“哼哼,与神者玩颇有挑战性,沙巴有什么建议吗?”

  沙巴却犯懵道:“呃?你在叫我吗?还是那个问我事的小子?你是谁啊?我是谁啊?”

  图亚哑然道:“才触动一下元识便开始断片,真没用的老家伙。”

  李浩终于回过神来,迷感道:“你们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在我的脑子里?”

  图亚并没理会李浩的疑问,自言自语道:“求人不如求已,不若再来一次速影试试看。”双翼再次聚起大量热息,翅羽暴涨。

  随着一声暴响,图亚振动羽翼,正以超音之速往老者俯冲而下。

  老者举起左手,然而图亚却在那瞬间迂回到前者的背后,举拳就打。

  老者头也不回,右手伸到背后,图亚又一次凭空消失。

  当然,图亚不是真的消失,而是因为速度太快,就像消失了一样。此刻他落到呈大字型站立的老者正前方,拳脚如闪电般打出,分攻后者的头、喉和胸腹。

  老者眉头都不皱一下,立时在她身前身后结起一道无形的屏障。

  图亚的拳头并没能触到老者身体,在后者鼻尖不到两厘米处就被凌空拦下,宛如打在透明的铜墙铁壁上,除了在空虚中荡起一圈圈淡蓝色的波光,半寸也前进不了。

  图亚大叫遭糕,即抽身而退。呈大字形的老者没有其它动作,仅右手五指一勾,一声“缚!”。

  还没完全退开去,才刚刚起飞的前者就像被一种无形之力缚住,不光行动完全被阻,连身子都动弹不得,整个人就这样僵悬于半空。

  老者此时才恢复正常站姿,双手收回到背后,眯起眼晴盯着图亚控制下的李浩肉身。

  美纱的声音幽幽飘来道:“快说,你是谁,李浩他怎么了?”

  图亚逞强道:“喂喂!游戏不是这样玩的,刚才的作弊行为也就算了,但怎么无赖也不能让我去对付神者,这游戏没法玩了!”

  美纱冷哼道:“谁和你玩游戏。”

  站一边的老者双目精光闪现,右手再举平推,低吆道:“屏!”

  明明什么都没看见,但李浩能明显感到身前身后,仿佛有两道铁墙正以无情之合力夹压身体,顿时只听到骨头咯咯作响。

  图亚很快眼耳口鼻无一渗出血丝,尽管咬着牙关坚持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惨叫起来。

  战斗从开始至结束,还不到五秒便以图亚的完败而告终,直到此刻已是单方碾压。

  李浩从被沙巴控制肉身,到图亚的败阵被俘,无时都不在震撼中度过。现在,当他觉得如神人般的图亚被老者施以酷刑时,才真正领悟到神者的可怕。

  昨天早上,虽然彭宇曾和他提过若不幸遇见神者,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所感知其厉害的无非是前者那惊恐的眼神与颤抖的双手,哪怕知道黛西在神者面前打听消息时产生的不安与危险感,李浩也仅停留在感观上。

  可现在,见识过神者的能力后,李浩生出一种无力感,难怪彭宇会如此惧怕,也难怪周致远传来的话中叫他该回去感谢神灵的庇佑。

  神者确实是无敌的,唯有逃跑才能保命。

  身体内意识李浩在感喟,而控制着其肉身的图亚已受不了,有气没力道:“我、我没把他怎么呀,是他自己把身体让出来,这怎能怪我?”

  李浩还震惊于神者的威力,听到这话,正要大声叫屈,美纱却抢先道:“你到底是谁?”

  图亚呛了口气,嘿嘿干笑道:“我叫图亚,佛尔图亚。大妹子这般在意我,是不是看上我的能力了?”

  美纱吃惊道:“海克里安是你何人?”

  图亚呶嘴道:“我的契主。”

  美纱沉默片刻,让老者收走所有屏障力场,道:“刚才与翼者的对战应该不是你吧。”

  图亚恢复自由,活动了手脚,深喘两口气,颓然道:“是沙巴,不过他现在断片了,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沙巴!”美纱显然又吃了一惊,道:“格林沙巴?他也在!”

  图亚干笑道:“对啊,怎么了?”

  美纱略作沉思,沉吟道:“你已作古上万年,沙巴更在几万年前,怎么都会在李浩的身体里出现?”

  此言一出,李浩惊呆了,本欲叫屈的话竟卡着说不出。

  图亚耸肩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有一点可肯定的,我和沙巴是同一时间在这小子的身体里被唤醒。”

  美纱犹豫了一下,直截了当道:“你或沙巴是否可永远取李浩而代之?”

  李浩如同淋了一桶冰水,由头凉到脚。

  图亚呆了呆,大乐道:“如果你愿助我,当然可以啦。”

  美纱轻声道:“我要怎么做?”

  龙巢被风刀劈刮得尽是败瓦颓垣,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刚发生了一场激战。

  林毅强头冒冷汗,斜望距他边上不远处,风刀在墙壁上留下的刀痕,推着眼镜吐舌道:“哇靠,真不得了,差点要我命啊。李浩他不会有事吧。”拌嘴归拌嘴,斗气归斗气,但这场景让他担心起儿时伙伴李浩的安危。

  黛西也很紧张,曾想过介入阵法中,但她不会操作,只得在一边干着急道:“我也不知道,不是说摸拟战吗?怎么打得如此激烈,和生死战无异啊。”

  林毅强奇道:“你怎么知道是生死战?他不是一直站着嘛。”

  黛西指了指周围道:“虽说是幻阵,但发动全靠龙息,也就是龙人与龙仆间气息的共鸣产生。在幻景中,战斗虽是意识上的打斗,但与真实无异,双方互有损伤时,阵中因随龙息波动出现裂缝,形成这些风刀。你看现在四周都变成这样了,说明幻阵中的战斗已超出常规,不是点到即止的切磋,而是以死相拼了!”

  林毅强惊愕道:“你不是说他昨夜才成为龙仆吗?怎会强成如此?”

  黛西担忧道:“我也不知道,基于李浩的形态有些怪异,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妈妈意造的幻影全力出击并呈现伤亡,也并非不可能。”

  林毅强眯眼打量着正在阵中鲜血淋淋,不断喘息的李浩,咋舌道:“看样子,你妈拿李浩没辙吧,现在是否可以休战了?再打下去,怕会出人命啊。”

  黛西心惊意烦道:“我真的不知道,所知的仅仅只有这么多了,别在问我,我、我也害怕啊。”

  话音刚落,阵中再现几片风刀,打到龙巢顶部,弄得屑石纷扬而下。而李浩五孔出血,样子变得十分可怕。

  林毅强心惊道:“你妈不会打出火来,盛怒下想宰了李浩吧。”

  黛西一时也急得团团乱转,既想拉醒美纱,又怕会由此引发什么不良的后遗症,踌躇间,猛然想起周致远教过她的心灵召唤,想借此先唤醒李浩,遂双手抱拳,排除杂念,心神合一道:“李浩,快醒过来啊!”

  被人当面裁决生死,可想象李浩的心情是何等复杂。在恼怒美纱无情的同时,也怨恨自己的无能,如果自己再强一点,表现更佳一点,也许这个未来岳母不会作出如此冷酷的决定。

  可现在不同了,经过旁觑沙巴和图亚的作战,他已明白自己必须要改变。他想起彭宇说过在最危急时只会使用蛮力解决,并指出他多年习熟的跆拳道不宜用于作战的话。

  怪物间的战斗只能使用灵活且原始的蛮力解决,怪物就该用怪物的战斗方式进行,但他需要时间去揣摩,去研习。

  李浩大声疾呼道:“不行!美纱,这身体是我的,你无权做这决定!”

  图亚可恨的声音笑道:“没用的,小子。这是你内在的心灵对话,大妹子怎么可能听见你的声音呢。”对外则对美纱道:“你会驱。。。啊!”

  美纱疑惑道:“怎么了?你是说驱魔咒吗?”

  图亚淡淡道:“没事,对!就是它!”

  图亚装作没事发生,但李浩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是黛西,她正在呼唤自己,而且这意念对图亚产生了某种排斥,似乎并不承认他。

  尽管不明白缘由,但李浩知道这是他夺回身体的唯一契机,忙朝黛西呼喊道:“继续啊,黛西!不要停!”转头向沙巴道:“亲爱的沙巴,你真不记得从前一切吗?教我怎么夺回肉身,我便告诉你!”

  话未完毕,却见图亚抓头狂叫道:“不!不要。。。”黛西又一波意念冲击过来,像要把他挤出身外。

  其实到了这时刻,不用别人教,李浩已经感觉到了,宛如迷雾中被一道强风吹过,显出了一个座位,而位上之人被吹得东倒西歪,而他不但没受影响,反而被飓风推往座位。

  李浩哪会放过这机会,立马推人抢位,“咣当”一下,痛感和触感接踵而来,身体的主导权重回他的手中。

  “不!”图亚的声音坠落回意识的深渊里。

  “哈哈。”李浩两脚发软地坐跌地上,虽然浑身剧痛,但他只觉得欢欣,生命原来也能如此激动人心。如果黛西在身旁,他定会死死抱紧,再也不肯放手。

  “李浩?”美纱惊疑道:“你是李浩吗?”

  “哈哈。”李浩索性全躺到地上,闭上眼睛,声嘶力竭道:“是的!对不起,我又回来了!”

  美纱沉默片刻,幻影老者消失了,空虚也消失了,龙巢的景象重现眼前。李浩虚脱般无力,软倒在阵中,黛西和林毅强惊呼着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