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陷阱

龙人与仆 治嘉 5239 2019.07.26 10:12

  黛西如行尸走肉般被带到基地第二层的一个独立房间里,经两名女妆容师的精心打扮,换上一件粉色的镂空蕾丝连衣裙,又被带到青云社高层的晚宴席上。

  宴席中,长餐桌的用餐座次泾渭分明。长桌右侧一排两人,对门而坐的依次为文源骏和马涛,另有两个无人就席的空位。长桌左侧一排四人,依次为努木格及其从应龙团带来所剩三人,同样也有两个无人就席的空位。在文源骏与努木格之间,长桌的端位处也摆好餐具,显然是为黛西而准备。

  六人的眼光不约而同落到被带进来的黛西身上,顿时惊为天人,连在旁侍候的女侍应也看得目定口呆。

  经过淡妆打扮的黛西,此刻更显纤巧削细,韶颜稚齿,肤白赛玉,说不尽的柔媚可人。另有一身女人味十足,尽现婀娜身段的连衣裙,高腰的束带处理尽显其又白又美的长腿,荷叶裙摆,造型新颖且若隐若现,既体现少女的浪漫甜美,又洋溢着青春活力。

  唯一让人可叹可惜的仅是她那双空洞又滞呆的龙眸,但这不影响六人对她的欣赏与惊叹。

  黛西在二女的牵引下,木然坐到长桌端的座位上,努木格近观其秀容,肥胖的圆脖连连发出吞咽之声。

  引带黛西的两女之一来到文源骏身旁,附耳低说了两句,后者讶异地上下打量黛西,摆手让二女离开,后见众人眼珠凸出,口水溢流的样子,失声哑笑道:“真是群狼崽仔,别吓着我们的客人。”

  努木格恭笑道:“不愧是文老,一出马便手到擒来,实让我等后辈敬仰不已啊。”

  文源骏淡笑道:“瞧努领侍说得,老夫不敢当啊。只不过龙女之事与我无关,她是马涛秘书带回来的。”

  努力格惊愕地扫了马涛一眼,又望了望文源骏,不敢相信道:“马秘书?不可能吧,他不是个未经傀化的普通人吗?怎么可能。。。马秘书莫见怪,我没有小瞧你的意思,只是我不明白,今早我们几乎倾巢而出围猎李浩小子和两名龙女,不但没有收效,还让贵方损失萧大领侍,我方亦损失莫轩一员大将,翼侍至今躺床休养未能出席。”

  瞄了座下一人,也不指明道:“还有一魔侍也受了阴伤。此子如此嚣张,你是怎么办到的呢?”

  马涛示意侍应不必再等周致远,即可上菜,才恭敬道:“努领队有所不知,我认出龙女后也观察过一段时间,确定李小子当时并不在龙女之侧,才捡了个便宜,实属侥幸。”

  努木格恍然,眯起小眼道:“那就奇怪了,李小子为何不在她身旁,龙人主仆定律不可能有错啊。那个叫彭宇的龙仆至今未死,说明美纱并没收他为仆,除此以外,除了他们的女儿,眼前的这位小龙女外,还有谁能收李小子为仆,难道我们都搞错了?李小子的龙主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一语惊四座,也让众人兴奋起来,交头接耳齐声道:“我们的领地同时出现三个龙人?”

  文源骏略作沉思,摆手道:“各位先请安静。我有两个见解,也许努领侍的猜测没有错。首先,这姑娘十分年轻,看似只有十六七岁左右,龙龄该在四岁上下,按理还没到达契收龙仆的程度。”

  随后又淡淡道:“第二是她被我困于酒店近一个小时,李小子都没出现,如果他不是此女之仆,这现象便说得过去。呵呵,可惜我们这位姑娘不肯开玉口,不然我们无需费事的猜来揣去。一个小小的社区竟聚集了三个龙人?事情变得有意思了,呵呵。。。”

  马涛提出怀疑道:“我有个疑问。据知前晚小码头行动中,李浩小子就是和这位小龙女一起,并直接造致周领队的任务失败。到了昨晚小区的围猎行动,他俩仍是一起的,如此推定李小子就是龙女的仆从才对啊。至于酒店问题,会否是李小子知道文老在场,不敢轻举妄动呢?”

  努木格笑道:“那时他不敢动,现在就能动吗,待到了明天日出时,他想动也凉了,这点他不会不知道吧。”

  马涛呆了片刻,想来也正是如此,只是心中仍有疑虑,正要开口,却被文源骏打断道:“两位不用吵,不管怎样,这位小龙女的母亲铁定会不顾一切而来,我倒希望她在龙人等级中排行较高,届时把区里的所有龙人召集起来,甚至连那些老破坏我们行动的鼠屑之辈,一起向我们发起进攻才好,哈哈。各位,这也许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多龙人来犯时刻,若能全部逮住,今晚将是大收获,各位都准备好了吗?”

  众人群情汹涌地齐声附和。

  努木格阴笑道:“有文老亲自坐镇,我们更是万无一失,不管来多少都保证他们有来无回。”

  黛西目空长桌两端的人,她曾几度幻想着自己能长出翅膀逃走,或化为蝴蝶离开,甚至做一只小老鼠,从地洞里逃离这块让她恶心到极点的地方,但她也很清楚现实不是光靠她的想象就能改变。

  最让她觉得悔恨的是,因一时冲动,竟妄想与敌人做一场以命抵命的交易,结果不单事如愿违,敌人还借她的糊涂,欲害想救她的母亲和李浩,甚至高慧霞众人,不觉两眼一红,两滴晶莹剔透的悔泪从她完美无暇的脸上滚落下来。

  桌上众人无视,举杯齐声高呼道:“为今晚的胜利干杯!”

  *****

  周致远唱诺道:“海笑众仆,意为魔形,力战敌首,首退,聚众歼之,海意为翼,游杀四方,众伤无奈,后撤。”言毕不再语。

  李浩眨了眨眼,半晌才道:“没了?”

  周致远淡淡道:“完了。”

  李浩抓头道:“就这样完了?都说了什么啊?”

  周致远轻叹道:“大意是说一个叫海的人讥笑围攻他的龙仆众人,意化为魔者,与率众围攻的领首发起挑战,敌首不敌,便嚷其他人一起上,这叫海的人又意化为翼者,在围攻者中游走,这些敌人纷纷受伤,却何奈不了他,只好撤退。”

  李浩抓耳挠腮道:“这。。。听起来确实与我很像,但怎么操控热息还是没说啊。”

  周致远皱眉道:“不是说了吗?意化啊。”

  李浩不解道:“意化?什么是意化?怎么意化?”

  周致远不答反道:“不管龙仆还是傀人,正常的体内操作模式是意随息流,热息流到身体某处,自然激化,引起身体各器官的变化,促进形态的完成,能力的发挥。而你却是相反,是息随意走,强化部份器官的功能,是这样吧。”

  李浩不敢说话打断,只点头,期望周致远能说出更多。

  周致远续道:“由此可见你的操作有问题,所引发的仅仅是局部的,非整体功能,如此高低不平的能力呈现,你自然不能很好地协调并最大程度地把能力发挥出来。古人流传下来的智慧是经过千锤百炼验证过的,所以不会有错。你不妨跟随常规操作,别想着让热息去哪,而是让它自行寻找想去的地方。”

  李浩低头看了看,见断肢处已重新长出新的右掌,立即跳起来,放松全身,提着积热的情绪,唤涌热息,然后脑中一片空白,只感觉着它的存在。但热息像个迷失方向的小孩,仅在原处踟蹰。

  周致远见他许久没变化,淡淡道:“意化。我的理解是用意念去想欲成为的形态,然后热息就会自然寻找能化成这形态的地方,故称为意化。”

  李浩马上想到翼者,这个最快能带黛西到安全地方的形态。

  体内的热息果如周致远所言,开始流动,有所指向地流往他的后背,并聚于心愈穴,两肩胛部位立即生出疼痛感,并开始积拱起两大肉包。

  身体的痛楚无法阻挡李浩的开心,他直想高歌一曲,几经波折,差点要自暴自弃,终于弄明白怎样变成形态了。遂加强成为翼者的欲望,热息流动变得加快速,肉包的膨胀速度因此变得更快,不消片刻,他撑破所有衣物终成为高约四米多高,一对白色大翅膀的翼者。

  李浩奋力振翅,一飞冲天,心中的快乐与舒畅实无法用言语表述,尽管下地时还没掌握好技巧,摔了个狗啃屎,但也不碍他的美好心情,撤掉羽翼后,他又巨化成魔者,呼呼地打起一轮拳脚,忙个不亦乐乎。

  周致远瞧着李浩的白翼惊愕道:“白色?若没记错,你早上的羽翼该是黑色的呀。”待后者化成魔者大展拳脚时,又大皱眉头,冷哼道:“凭你这三脚猫功夫,怎么救人,来!你尽全力和我打打看。”又从背后抽出屠龙刀,直劈过去。

  “你这动作太多余!找打!”

  “哇。。。”

  “对手招式还没使老,你急什么!”

  “哎呀!”

  周致远边唤着,边杀得李浩嗷嗷乱叫。

  待周致远收刀歇息时,李浩已大字型躺在地上,身上十多处刀伤火辣辣地生痛,死活不愿起来了,却气息平稳道:“是不是所有龙仆或傀人在变身时都要进行这种意化呢?”

  周致远气喘吁吁地摇头道:“不是,龙仆想使用力量时便能息流自行,傀人则多加一步注射的步骤。而你要意化,也许是因为你身体有三种形态,你若不稍加指引,息流则被这三种形态牵引,变成停滞不前的状态。”

  李浩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我的热息会和美纱阿姨说的不一样。”

  默然半刻,接着又道:“说来奇怪,我不是有冥者那样强大的再生力吗?以前再大的伤口都很快恢复,怎么现在变慢了?”

  周致远看了看手表,皱眉道:“屠龙刀,顾名思义就是专克龙人及你们这些怪物的,受其辐射影响,你的能力受到制约而变慢并不奇怪。唔,与你断断续续打了近两小时,现都10点多钟了。”

  “什么?”李浩坐直身子,吃惊道:“这么晚了?遭了!我怕高师姐他们按奈不住,自个儿发起进攻啊!有电话吗,快借我用用!”

  虽不太情愿,周致远还是把电话扔给他,直到李浩通话完毕,才问起事由,后者想也没想,便把龙巢进攻计划和盘托出。

  “哈。”周致远听完不禁失笑道:“这些杂鱼真是活腻了,若此计划实施,最高兴的非文社长莫属。在他的主持下,我怕我的事还没开始你们便全军覆没了,到头来白忙一场,得要另想法子才行。”

  李浩闭目感受着伤口恢复时痒痒的感觉,吭声道:“嗯,我也不想他们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若有其它法子会更好。唉,还有什么办法呢?对了,事已至此,周大哥你就别再神神秘秘的,不妨也说说你的目的,也许我能顺带帮上忙呢。”

  周致远恶恨恨道:“你们只会帮倒忙!若能按早上我说的计划去做,晚上十点再来,就不会惊动他。你们倒好,傻呼呼地跑到他面前问这问那的,让他盘算出你们的目的,结果取消外出的打算。你不光把计划破坏了,连龙主都赔进去,自己都混成这样,还敢大言不惭!信你的人都见鬼了。”

  李浩翻身起来,盘膝而坐,尴尬道:“谁让你当时没说清楚,哪知你安的是什么心,害我们东猜西揣的。但黛西被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不能入我数。”转而忧心道:“不知她现在怎样了,还有林胖仔怎么被打到医院里抢救了?他还好吧。”

  周致远轻叹道:“我也不知道毅强发生了什么,接信到医院时,他正在手术室里抢救,后见他无性命之忧便出来了,但他至少得躺床休养三个月,可惜了一星期后的会考,只能参加明年的。至于你的龙主,只要没有出现她的呼唤或影像,说明她暂时平安。”话音刚落,他醒悟道:“不对,龙主被抓时,作为龙仆的你没感应吗?”

  李浩连连摇头道:“没有,那时我在。。。看那本破书,想快点弄明白怎么把力量和形态自由发挥出来,后来,呃,对了!我曾出现过魂不守舍,精神无法集中的情况,按你说的时间算来,正是黛西被抓之时!”

  “不可能。”周致远眉头大皱道:“血契连结下,龙主遇险,龙仆不管在哪里,无论做什么都能感应到,如脑中闪显契主头像及心存悸畏,怎会只有心神不宁这么简单,除非。。。不会吧。”

  李浩大惊道:“除非什么?”

  周致远转头盯着李浩,续道:“除非那呆子是自愿的。”

  李浩愣住了,半晌才大摇其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黛西她怎会自愿跟这些人走,虽然她有时会犯呆,但又不是傻,定会想办法。。。啊!”

  他与周致远互对一眼,不约而同道:“林毅强!”

  周致远叹气道:“这闯祸精自离开码头后便对你的黛西念念不忘,以我对他的了解,定是逮到机会拉她出来约会,后被人发现,为掩护她能安全离开,不惜以身犯险,结果受了重伤,而她为了让人送他到医院抢救,自愿跟随。若非如此,我实想不出两人为何会同时出事。”

  李浩想起龙巢里林毅强屁颠跟着美纱黛西两人一并离开的情景,又联想到高慧霞要他盖指模时说美纱正替他办离境手续,狠狠道:“你分析得太对了,这臭小子自作孽也就罢了,竟然害了黛西。等他好了我定再去修理一番,让他再躺个一年半载去痛定思痛!”

  周致远的心思显不在此,冷冷道:“可知道,你在问我如何避开文社长时,他派人来向我下达什么指令吗?就是要我把那呆子被抓的消息设法传达到你处,你想想这意味着什么?”

  李浩倒抽一口凉气道:“陷阱!”

  周致远冷笑道:“明知是陷阱,你还会去救她吗?”

  李浩担忧道:“黛西会有危险吗?”

  周致远沉声道:“黎明六时抽血,这些嗜血鬼绝不会错过。怎么,你怕了?”

  李浩跳起来,恚怒道:“谁动我的黛西,我和他没完!我会怕?我现在就去救她!”

  周致远一把拉住他,目光投往老人院方向,眼露寒光道:“你这是去送死,蠢货。”

  李浩大急道:“那我要怎么办?”

  周致远沉思道:“事到临头也没什么好方法,化繁为简也不失为解决的方法。既然那群杂鱼要打洞以便你从中逃出,不若让他们弄些烟花爆竹来。等我施计先让文社长离开基地后,你利用这些物品制造混乱,再以冥者快速的再生力,魔者强大的破坏力强攻硬闯,得手后再以翼者之能赶快离开。”

  顿了顿后,道:“计划虽然鲁莽,但努木格等人受你击杀萧伟俊及我的报告影响,认为你只是个翼者,这个错误判断让他们与你甫一接触时,定会吃上大亏,所以你要快刀斩乱麻,趁他们没明白过来前尽快实现救人计划。但若不能把握好时机,将轮到你有麻烦。”

  李浩两眼放光道:“好主意!就这么定了。再借我电话,我和师姐说说烟花的事。”

  周致远不愿道:“我手机不能给你乱用,你的手机呢?”

  李浩一拍大头道:“咦?啊,手机还留在烂尾楼里,我现在过去拿!”

  周致远一把拉住他,道:“你得要准备一下才能出去。”

  李浩挠头道:“准备啥?”

  周致远冷哼道:“我不想没走出多远,便给人追着满街跑,你这个身无一物,还不知羞耻的混小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