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遇见

龙人与仆 治嘉 4232 2019.06.12 14:12

  天色发亮,屋外树上的小鸟吱吱喳喳欢叫不停。

  柔和的晨光穿过树影,把原来豪华的客厅点缀得金碧辉煌。

  搭在地上的手突然抽动了一下,黛西终于醒过来,缓缓张目四望,才发现自己躺在屋大门背后。

  她迅速摸了摸脖子,发现颈上的龙牙项链后,并反复确认它的真实存在后才放松下来。

  昨天的经历太刻骨铭心了。

  黛西自我感觉身体状态良好后,才慢慢以手支地,靠门而坐。

  她的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轻柔,宛如害怕动作猛烈一点都会再次引发那场让她生不如死的痛楚。

  发了一阵呆后,黛西才努力回想昨天母亲来电后的事情。

  龙牙项链是什么时候戴上的,她已经忘记,只依稀记得自己把电话挂了后,便东倒西歪地下楼梯,关上昨晚李浩逃跑时并未合上的木大门,最后依门而倒。

  至于电话内容,她仅记得母亲来电时的第一句话。

  黛西缓缓而立,确认没有任何不适后,才放心上楼回到她的房间。

  看着房中被拉开的抽屉,黛西心有余悸地坐到床边。

  按照以往的经历,她现在不需再戴着那条龙牙项链,但是她不敢马上取下,总觉得多戴一会才有安全感。

  “咕~”不识时务的肚子,毫不理会黛西此时的惊悸心情,突然叫起来。

  黛西万般无奈,“啊”地一声往后倒卧在浅粉色的床褥上。

  经过这一次教训,她不敢再违背母亲的叮嘱,然而昨晚母亲电话中,除了头一句,是否还说了什么,她毫无头绪。

  黛西烦躁地翻过身,脑海中又忆起李浩昨夜里惊恐逃跑的情景。

  “这家伙。”黛西皱眉道:“我只是叫他走,用得着逃命似的?连大门都不关。”

  自言自语中,突闻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味道。

  黛西忙从床上坐起,连续在自己身上嗅了几下,轻叹道:“穿了一天,又出了一身汗,反正今天不用出门,洗洗这身皮套也好。”

  黛西走进私人梳妆间,小心翼翼地摘下龙牙项链,再轻轻脱掉身上的高仿人皮服,一番洗刷折腾后,终把连体服洗好凉起。

  一切摆弄好,她来到镜子前,正准备摘下瞳孔贴,马上知道李浩昨晚为什么要逃命般地离开。

  她眼上的瞳孔贴不知何时掉了,李浩所见正是她原来的龙之眼。

  黛西立感不安,心道要坏了,给人发现她不能示人的东西了。

  还没来得及想出解决办法,饥饿感却先一步加剧,特别是经历过大难,又前后一番折腾的她。

  无奈下,黛西只得换上睡衣跑到厨房,解决最迫切的饿。

  但是,厨房所见仅仅是空空如也的冰箱。

  食物柜、零食柜、储米箱,亦颗粒无存。

  黛西把整个厨房所有柜子打开,除了琳琅满目,井然有序的调味料,其它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一根火腿肠或是一块薯片。

  自五天前父母走后,她要么外出就餐,要么回家饥不择食,却从没向厨房添加过任何东西,不知不觉厨房的食材竟已山穷水尽。

  黛西欲哭无泪地再环视一圈,仍毫无所获,只得垂头丧气回到房间,瞧了瞧梳妆间里才挂起的人皮服,只感哭笑不得。

  穿着刚洗过的人皮服外出,那种浮白的肤色不但给人很奇怪的视觉感受,自己也浑身不舒服。

  黛西生无可恋地扑倒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幻想着自己躺在一大堆香甜的蛋糕中,喝着可口美味的巧克力奶。

  然而这种想象只会更饥饿,无奈下,她只好跑回梳妆间。

  “黛西。”她对着镜里的自己道:“够糟了吧,怎么办呢,好饿。”

  镜中仍是那个美丽无暇的黛西,至少在人类的角度来看是如此,除了那对蓝中带金色的眼睛。

  黛西想了想,转身跑到母亲的衣柜前,随手取走一件线绿色碎花连衣长裙,一顶白色太阳帽,一个精致的褐色斜挎小包和一双黑色的绑带凉鞋。

  这是没办法之举,她的衣柜里除了王平身份的男生校服礼服、运动服及三套睡衣外,啥都没有。

  她必须换装出门买吃的,腹内已饿得像洞穿似的,这是首要解决的问题。

  回到房中简单梳装,黛西贴上母亲常用的美瞳,对着镜子左右旋转,确认装扮没有不妥之处,帽子也完全盖住头上的犄角后,她往小包里塞了点钱,便出门了。

  外面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让黛西原来紧绷的神经放松不少。

  这是她来到镇上第一次舍弃人皮服出门,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身着女装出门。

  尽管是从母亲衣柜里随意捡出来的衣物,但这一袭清新脱俗的连衣长裙,给人很舒适的感觉,加上上围裹身的凸造型,视觉上尽显黛西傲人且婀娜的身段,腰间的刺绣腰封设计,让她的造型显得清新时髦,配上黑色的凉鞋,显得时尚又大气。

  穿上裙装那种凉爽飘逸的感觉,让她的俏脸泛起一丝羞意,令原本已美得不可方物的她更显妖娆可人。

  然而自从小区门口的保安开始,她便感到无所适从和困窘。不管她走到哪,街上的男女老幼都纷纷停下脚步或手中活计对她行注目礼,以至于让她生出穿错衣服的感觉。

  黛西绯红着脸,低头冲进离家最近的商场,匆匆搜刮完自己能拿起的足够食物,便在收银台付款走人,她实在没法在如此众多注视的眼神底下保持轻松自由的姿态,更别提现场吃快餐。

  黛西怀抱刚购的大包食物,一路小跑回小区。

  进入小区转了个弯后,终于没人了,也没了这些让她浑身不自在的目光。

  黛西娇喘着气,拐进旁开小道,坐到尽头的亭子里,把怀中的东西放下,从中掏出能现吃的食物张嘴便啃,她真的太饿了。

  填饱肚子后,黛西小憩片刻,才心满意足环抱食物包,缓缓步行回家。

  在最后的转角处,她遇见相熟的人—李浩。

  李浩身穿跆拳道服,手里拿着一顶白色夏用摩托头盔,在树下一辆黑色男装摩托车边徘徊,神情和目光游移不定。

  “这家伙在干嘛呢?”黛西咕哝着,刚想叫他,却一下嗝住,她还没想好该如何解释昨晚的事。

  正想悄然退走,改道从家的后花园入户,不料李浩已有警觉,猛然抬头发现她,刹那间他两眼发直,表情木呆,手中头盔坠掉地上仍浑然不知。

  自知给他发现,黛西只好继续向前,心中盘算着解释的事情,如实相告当然是不可能的。

  李浩昨夜从黛西家吓跑出来后,一夜未眠。

  虽然他喜欢科幻,也喜欢探讨各种未解之迷,但并非爱幻想的人。他绝对肯定自己没有眼花,所见确非人类的眼睛,但在那里,只有他和王平。

  王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晴?为什么会发出兽音?难道病发时的他会出现异变?李浩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却又无法解释自己所见。

  在床上辗转反侧多时,好不容易才盼到天亮,李浩决定再去一趟看个究竟。

  以防万一,他早早赶到道馆,一番热身后穿上能让他燃起战意的跆拳道服,骑上他的黑色二手摩托车,匆匆来到黛西家小区门前。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说服守门的保安开门,没想值班的保安见他来了,只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为他开了门。

  李浩微愕,却也没多想,开着摩托突突地冲进去。

  凭着记忆,李浩很快来到能见黛西家门的弯角处,心脏不知为何狂跳起来,不禁把摩托停在路边,在前进与退却中犹豫起来。

  他想直接去看看王平现在的情况,却也怕自己会看到和遇上吓人的事情。

  半晌,李浩暗笑自己怎么如此胆小,世上哪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昨夜之事定有缘由,见着王平自有分晓。

  正想放下头盔,径直去敲门,心中突生异感,抬头一看,整个人如被雷击般定住,眼光再也无法挪开。

  出现在眼前的女孩虽是素容,仍眉目如画,仙姿佚貌。在柔和的阳光下,既便有太阳帽遮挡,却如霞明玉映般。

  女孩抱着怀中的食物包,款款而至。

  李浩不觉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手足也不知为何紧张得僵硬起来。

  哪知女孩来到跟前,柔声叹道:“李、李浩,对不起,我。。。“

  李浩全身一震,惊道:“你、你认识我?你是。。。”

  此女孩自是黛西。李浩这种反应让她感到愕然,良久才醒悟过来,自己并没有穿上人皮服,此时的她不再是和他相熟的好友与同桌-王平。

  黛西微红着脸,尴尬道:“别问了,反正我认识你。”

  说完她才发现,自己并没使用“王平”的声音,而是她的原音,不过所幸如此,不然更难解释了。

  黛西在自我懊悔时,一边的李浩也在绞尽脑汁地回想,确认从没见过如此动人的她后,腼腆道:“对不起,我、哈,我一时想不起你的名字,真的很抱歉。啊,我来帮你拿东西。”伸出双手,想要接过黛西怀中那一大包购买之物,同时期盼她能说出名字。

  他并不想说我真的不认识你。

  黛西犹豫了一下,没把东西给他。

  “你在干嘛呢?”黛西也没有打算说出自己的真实名字。

  李浩伸出的双手没接到东西,略感尴尬,闻言脸色微变,支唔道:“没什么。嗯,就在这附近走走,哦,我送你回家吧。”

  黛西并不答话,反而把东西放到摩托车座上,奇道“这是你的摩托车?什么时候学会开摩托了?”

  李浩对黛西的语气和内容感到惊讶,像是认识已久并很清楚他状况似的。他拍拍身上的跆拳道服,欣然道:“我自从五六岁起便学习跆拳道,认识馆里不少师兄,闲时没事,他们便手把手教我,所以就会了。”说完弯腰捡起地上的头盔,安放到车油罐上。

  黛西始终没想好该如何解释昨夜里的事,东拉西扯道:“你该是从馆里过来吧,身上的道服还没换,这么急赶来这干嘛呢?”

  李浩瞄了黛西家一眼,遮掩道:“唔,我还是先送你回家再聊吧,这里好像有点,不妥。”

  黛西突然明白李浩待在这犹豫不决的原因了,他畏惧昨晚看到的,现在过来就是想搞明白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这正是黛西头大的问题。

  但这是她的家,此外她没地方可去。

  黛西试探道:“你说的不妥,是指王平家吗?”

  李浩全身一震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黛西眨着眼睛道:“我是前来投靠他家的远房亲戚。”

  “什么?”李浩几乎跳起来,惊呼道:“昨晚你在他家里吗?”

  “嗯。”黛西不敢看他,双手不自觉地揉紧裙子,闪烁其词道:“我、我昨晚在他家里,呃,作弄他。”

  李浩瞧见黛西的小动作,虽感很眼熟,但来不及细想就给她的话震惊到,他难以至信道:“你作弄他?你没看见昨晚他、他竟然全身上下都在冒烟,还有一对、一对发着金光的虎眼,这是、怎么回事?”

  黛西虽对李浩用虎眼来形容的她眼睛不太满意,却也没法纠正,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释昨晚他所看的。

  正不知如何往下编,黛西脑中忆起在圣域里生活的那段时光,灵机一动道:“你真逗,那是障眼法,人怎么可能会冒烟和发光的眼睛呢,如此看来倒把你作弄了。”

  看到李浩不明所以,黛西解释道:“我在门前和大厅撒了些幻术水,本想作弄、呃,王平,谁叫他这么晚才回家,想饿死我么。”

  李浩不解道:“幻术水?”

  黛西点头道:“嗯,我家乡的一种幻用水,它挥发出来的气体无色无味,常人闻着能出现幻听幻觉,对人无害,纯粹唬人玩的。”

  李浩疑惑道:“我从没听过这东西。”

  黛西理直气壮道:“难道你不知道的东西就代表不存在吗?”

  李浩打量着黛西,似乎在判断她所说的真伪。

  黛西并不心虚,龙人的圣域中确有这种幻术用水,起着保护地界作用,否则早给人类发现他们的存在。

  李浩看着眼前洁白如玉,俏丽无比的脸,脑中又是一热,惊叹道:“噢!原来如此。”

  黛西差点笑出声来,自诩天资聪慧,竟然能无师自通学会了骗人,还一次成功。

  解决心中一件大烦事,黛西心中大喜,平举双手,不自觉地在李浩面前连转两个圈。在裙摆轻舞,长发飘扬中,她转头对看呆了的李浩嫣然欢笑道:“我们回家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