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照片

龙人与仆 治嘉 4031 2019.06.25 09:04

  当黛西穿着昨天早上与李浩相遇时的全套装束下楼时,李浩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这让黛西感到倍受侮辱,恼火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李浩努力使自己面部保持平静,可两边嘴角仍不自住地往上翘着,他实在把控不住。

  “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可笑,对吧。”黛西实在受不了,把手中这副叫“王平”的人皮服往前一扔,赌气地坐到沙发上。

  李浩慌忙接住,在大吊灯的光底下左看右瞧,用手摸了又摸,边赔罪,边赞叹道:“我真的没笑你,只是。。。嘿嘿,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以假乱真的面具套装啊,不说其他人,我和你同桌近两个月了,竟一点都没发现!”

  “这是高仿人皮服。”黛西纠正过后,接着叹道:“随便吧,管你叫什么都无所谓。现在什么都给你知道了,尽管嘲笑吧。”

  “不。”李浩忙放下套服,单膝跪到黛西身边,赔笑道:“我绝对没这意思。我只是觉得,我的意思是说,我真没想结交到和庇护的好友兼同桌竟然是位,哈,是女同学,如果让肥强知道,定会惊掉下巴。”

  “别忘了。”黛西黯然道:“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谁也不能告诉,万一给猎龙人知道,我死了没关系,但我不希望连累我的爸爸妈妈。”

  “嗯。”李浩肃容道:“我知道,青云社还真是个麻烦啊。肥强虽是被迫加入这乱七八糟的机构,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况且那家伙口无遮拦,从不把规距纪律放眼里,确不能和他说。”

  沉吟片刻,接着道:“你穿着这身人皮服乔装成男孩模样,就是为了提防这些猎龙人吗?这些人还真敢对你们下杀手啊?”

  黛西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穿上这身人皮服,是爸妈要我穿上的,也许就是你说的原因吧。至于你后面的问题很可笑,你不如问明明龙人真实存在,但世界各国的古今文史,为什么全都没有龙人的记载,而全世界的人类,为什么到现在还傻傻地搞不清楚龙到底是否真实存在更好呢。先不说那些呼风唤雨的五爪神龙,要知道我族现存的龙人数量虽远没有人类庞大,但也零星地散布全世界呀。唉,我不想说这些,越说越让人害怕。”

  李浩哑然,良久才道:“传说中龙族都有各种神灵般的超能力,你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吗?”

  黛西苦笑摇头,叹息道:“那是人类自个想象的东西,我们若真有这么厉害,就不用天天担惊受怕地度日了。”

  李浩恍然道:“原来龙人和人类也差不离啊,肥强又说龙人能力很强,还日行千里呢,原来又是瞎说。”

  黛西扬眉道:“毅强说的是龙人的仆从,即龙仆很强。不过人类也确不能和我龙人相比,怎么说我等都是龙之一族,进化演变进程要比人类复杂和高出许多倍,所以在某些方面自是比人类强多了。”

  李浩来兴趣道:“某些方面?具体是哪些方面?”

  黛西语硬道:“具体的我、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我自小孤独一人,也从没有人和我说过,爸妈因为忙也很少和我谈及,但我知道龙人能利用和运行自身的气息,缔造出龙仆和某些阵式,这些是人类绝办不到的事情。”

  李浩不解道:“自小孤独?为什么,如果说龙人都因人类的压迫而苟且残存,不是应该互相扶持,互相照料吗?”

  黛西眼红道:“正常的龙人是如此,但、但我是族中异类。”

  李浩一呆道:“异类?”

  黛西凄然道:“因为我身上没有龙鳞,长得太像人类了,但头上又长出族人都退化的龙角,若不是眼睛还算是龙人的特征,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怪物,所以我交不到朋友,又给同龄龙伴欺凌。。。”说着说着,已泪眼盈盈。

  如果还是以前的王平,李浩无所谓地又打又拍,再多加两句笑话,但现在不知怎么变得畏手畏脚,不敢触碰黛西的娇躯,只得手忙脚乱道:“别、别,那是他们有眼无珠,嗯,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这个朋友我是交定的,日后谁敢欺负你,我第一个和他拼了。”

  黛西破涕为笑道:“你只是个普通人类,拿什么和人家拼啊,但我还是很感谢你。”

  李浩涨红了脸,呵呵地傻笑。他不是很明白黛西话里的意思,若说到打架,这方面的自信还是有的。他熟习跆拳道,不管单打独斗还是群殴,他都乐于承陪,管他是普通的人类还是不普通的龙人,只要是有手有脚的,谁敢再惹哭眼前的女孩,照扁不误。

  为免再引起黛西伤心落泪,李浩转移话题道:“你说你长出龙角,能给我看看吗?”

  事已至此,黛西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把头上的太阳帽子摘下。

  “为什么会这样?”李浩仔细端量着黛西秀发中约隐约现的犄角,奇道:“难道是基因变异?呃,我能摸摸看吗?”

  得到黛西点头默许后,李浩拿手轻轻拔开她的秀发,啧啧道:“真像书中描述的苍龙之角,只是好小,好可爱,哈。”

  黛西摇头不让李浩再看,淡淡道:“以前我和你想的一样,觉得是基因变异问题,但后来细想又觉不对。千万年来,人类与龙人结合的下一代何止千万,一律不是沿袭为龙人就是变成人类,都没听过基因变异者,却唯独我一个,这不合自然法则啊。”

  “什么?”李浩几乎跳起来,震惊道:“人类与龙人结合?你家谁是人类?你爸还是你妈?”

  黛西一脸没好气,鼓腮娇嗔道:“是我爸。跨族结合就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吗?”

  李浩愣着片刻,继而哈哈大笑,嗖地站立起来,两眼烁烁有光直盯着黛西。

  黛西给他瞧得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心虚道:“干嘛?”

  李浩一手拿起书包,乐不可支道:“没事,哈!没事。我说咱俩折腾了半天,现在是否该出去找点吃的?你饿吗?”

  黛西摇头,忧心道:“你自己去吧,我等爸爸妈妈回来。他们说好今天下午到,可现在仍不见人,我很担心。”

  李浩又吃了一惊道:“你爸妈今天回来吗?”

  黛西扫了他一眼道:“对啊,要是他们在,哪轮到你这样欺负我,早把你扔出去了。”

  李浩哈哈干笑两声,接话道:“我没有欺负你啊。况且不管他们在不在,我都会来的,我还有事要找你爸呢。”

  黛西奇道:“你找我爸干嘛?”

  李浩俯身盯着黛西美丽的脸庞,让她浑身不自然后才道:“你大既没听说过学校里的传闻吧。”

  “传闻?”黛西讶异道:“什么传闻?”

  李浩浅笑道:“其实我也是前天才听到的。你爸向校方捐赠巨资时曾提过我的名字,让你坐我边上,所以传闻说我收了你爸的钱,做了他儿子—指你穿上这皮服的王平保镖。不过在此前,我因打架被捕入狱,却不知给谁保释出来了,问警局又不给翻记录,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我和肥强讨论过,怀疑是你爸做的,不然他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我找他就是想问问这事,如果真是他,我得要当面道声谢谢。”

  黛西惊愕道:“还有这种事,爸爸妈妈都没和我说过啊。”

  李浩粲然道:“看来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呃!对了,你到现在还没告诉我,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不可能叫王平吧。”

  黛西瞥了他一眼,并不作声,而是忧心地往房外望了望。

  李浩明白她担忧的心情,径直来到玻璃窗边,往外张望一会,安慰道:“不用担心,也许给路上的车堵着。要不听我的,咱先出去吃东西,说不准回来时他们已在家里了呢。”

  黛西想了想,摇头道:“不了,要吃就在这吃吧,前天我买了些食材,还是你帮忙搬进来的呢,我去做些给你吃。只是我的手艺比妈妈差远了,我怕你不喜欢。”

  有美愿意为自己下厨,哪有不喜欢之理,李浩欢雀道:“不怕,我自己做糊的也照吃不误,哈哈。”

  黛西莞尔道:“糊掉的东西怎能吃,会吃坏身体的。”再次张望只有虫叫的屋外,微微叹了口气,起来正欲进厨房。

  “我来帮忙。”李浩忙来到黛西身旁,笑逐眉开道:“俗话说得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哈!相信很快就有吃的了。”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从李浩书包中传出。

  “谁这么扫兴?”李浩大皱眉头,返身到沙发上的书包前,边嘀咕边掏出手机,翻出来咦了下道:“是肥强,放学时我倒把他给忘了。”

  黛西心头一紧,连忙凑过去。

  李浩刚接通,手机便传来林毅强兴奋至发抖的声音道:“李浩在那?”

  李浩瞅了瞅近在咫尺,秀色可餐的黛西,嗅着她散发出来淡淡的诱人体香,陶醉道:“在,呃,在王平家。”

  “太好了。”林毅强激动万分道:“我还在头痛怎么联系王平呢,这家伙有钱在手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去买台手机呢。”

  李浩稍拿开手机,皱眉道:“什么事让你这么激动,吵死人了。”

  林毅强压低音量,紧张又激动道:“午时我不是给你们看过组织信息嘛,目标在五区围捕时受伤逃了,一时下落不明!你猜怎么着,我竟在公交站见到了!虽然衣服换了,但我能肯定就是它们!”

  李浩大异道:“它们?不是一只,不对,一个龙人吗?”他发现黛西瞧过来的眼色不对,连忙改口。

  林毅强回道:“你傻了呀,不是说过它带着仆从吗?现与组织发来的照片对照,没错,就是它们,没想受伤了还能跑到这地方来,还给我发现了!天助我也!哈,你们想好没?要是愿意入社,赶快过来,我汇报时就称是你们先发现的,这样我就能当着调查员的面,把你们一起引介到组织里,戴功入社不用打毒针;若不愿意,那我一个人独享啦,最多日后请你们吃顿猛的,带你们玩最好的。”

  黛西心泛不祥的预感,心脏通通地一阵乱跳,不安道:“毅强能把照片发过来看看吗?”

  林毅强疑惑道:“女声?真好听啊,谁啊?”

  黛西忙捂嘴不语。因一时着急,她忘了变音说话。

  李浩沉声道:“别打岔,肥强。别急着上报,先把照片发来,让我们开开眼界,瞧瞧龙人到底长啥模的,不然对口供时会前言不搭后语的。”

  林毅强沉默片刻,才道:“也对,但你们要快点复我,我还指望着升职加薪呢,若是给其他哨子先汇报,那就没意义啦。”

  李浩好咧一声,把手机挂掉。

  很快,手机再次发出滴的声音,李浩在手机上快速拔动几下,一张照片跳出屏幕。

  黛西心中不祥之感越发加重,想看又不敢看。她很害怕和恐惧会在上面见到她所熟悉的人。

  李浩没这梗,放眼望去,只见照片上有两人似乎正在逃跑。

  一名看起来年约二十二,全身名牌,打扮时尚却衣着保守的美艳少妇及一名血染嘴角,上衣碎成烂布,略带儒生气质,看起来最多为三十出头的男人。

  也许是空中追拍的原因,照片不算清晰,但人物五官仍可辨认。

  “啊!不!”黛西偷偷扫了一眼,立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让窗外早已安息在树上的小鸟惊醒吓飞。

  李浩从黛西惊慌的眼神中猜到,照片上的两人应该就是她的父母。

  但他不敢肯定,因为照片上两人的年纪看起来太年轻了,充其量该是姐姐哥哥那类,可黛西在此除父母外并无其他亲人,而且现在的惊恐表情也不是装的。他没有犹豫,反手即拔通了林毅强的电话。

  “好兄弟。”李浩单手轻按到花容失色,正慌得不知所措的黛西背上,平静道:“你在那?我们马上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