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龙人与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遇险

龙人与仆 治嘉 4147 2019.07.11 22:45

  黛西躲无可躲,后背紧贴墙角,颤抖的双手持着一根幼小的木棍,与两条狂呼乱叫,欲要扑上来的恶犬对峙。

  相比这两条狗,她更怕立于它们背后的人:周致远、长发黑衣人和十来个青云社的成员。

  一身红衣黑裤的周致远皱眉,摆了摆手沉声道:“拉走。”

  牵着两条恶犬的青云社成员不迭点头,忙把狗拉到别处。

  周致远紧盯黛西,柔声道:“不要害怕,我们在找人。既然狗只对你有反应,请你摘下眼镜和口罩,如果不是我们所找之人,必会向你道歉并让你离开。”

  黛西想了想,顺从放下小木棍,并把脸上的眼镜口罩摘下,众人愕然。

  很显然,这不是他们原来以为的模样。

  周致远趋前几步,左右端量低头不语的黛西,嘴角突然轻轻上扬,转头对后面的人淡淡道:“去弄盘水给这位小姐卸个装。”

  后面两人应道张罗。

  长发黑衣人阴冷道:“这两条狗分别并单独在他们住过的别墅和商品房嗅过,现在两只都对她起反应,想必是A级目标无疑。虽然她现在模样与我们所知不同,你也无需搞这么多名堂,直接掀开她的衣服看看有没有龙鳞,有则直接拉走,不完事了吗?”

  周致远幽幽道:“光凭狗只的反应还不足以证明她就是目标,若她只是带着狗犬喜爱之物或气味的无辜女孩呢。而且这里靠近民宿,我们几个大汉在这破楼里掀女孩子的衣物,大白天的不合适吧,万一给远处的人看见以为是干坏事的,唤人来了不麻烦吗?”

  黑衣人冷哼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宰一双,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

  周致远哑笑道:“你的酷却要以组织的资金来化解,这钱花得值吗?倒不如让她做愿意做的事更实在。”

  黑衣人显然说不过周致远,冷哼一声再没说话。

  黛西又惊又怕,她怎么都没想到,沿着李浩指点路线来到每层高约五米,准备套问消息的烂尾商业楼内,可等到的不是李浩和他计划中的俘虏,却是拉着大狗寻来的周致远等人,欲逃不能,最终被迫到二楼的墙角处。

  趁他们在争辩时,她偷偷往外瞄了瞄,期望能看到李浩的身影,但还是失望了。

  周致远眼光再次回到黛西身上,以十分温柔的语调道:“莫要惊怕,我们都不会伤害你的。”话未说完,突然趋前至黛西近身处。

  没等黛西反应过来,周致远贴耳轻道:“李浩在那,踹我下车的小龙女?”

  黛西大吃一惊时,周致远却退回原地,正容道:“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除莫轩黑侍外,你们拉狗扩大范围再溜溜,以免错过立功机会。”

  众人应诺离去,只余周致远、长发黑衣人莫轩和黛西三人。

  黛西惊愕地望向周致远,不明白他的意思。

  莫轩阴阳怪气道:“你和她说了什么?”

  周致远仍旧背着他,长叹道:“我说小姑娘你长得还不错。唉,我说,你怎么如此不信任我,虽然因努领队的加入而被降级,但我好歹还是青云第四领队啊。”言毕对着黛西嘴唇一动一动,配以某种表情,似正对她传达着某种信息。

  竟然是龙人的古唇语!

  黛西迷糊了,为何龙人的唇语会出现在猎龙人身上?按理就算面临死亡威胁,也不会有龙人教他,因为这是在外的龙人们唯一能快速识别同类的工具,就连那些跨种结合,在圣域里出生后被判为人类的龙人后代和龙人所立的龙仆也不会。

  黛西没有看错,周致远正用唇语对她说:李浩何处?几时归来?

  犹豫片刻,她决定接下他的话,遂故作惊怕,用手挡着莫轩的视线,斜掩着嘴回复:你是谁?为何会用唇语?

  莫轩并没察觉两人正暗地里通话,冷笑补充道:“是曾经的第四领队,因前天小码头的支援失败,现在的你只是辅攻队里的一名组长尔儿。”

  周致远皱眉,显对黛西的回复不满意,却不得不对莫轩敷衍道:“但是社长对我仍很器重啊。”同时对黛西说:别废话,速召其归,十万火急。

  黛西为难说:我不知他身在何处,他只让我在这等。

  周致远扬眉说:速召他回,否则先拿你祭旗。

  黛西愕然,祭旗两字是龙人族中不能说的禁忌语,很显然周致远并非已方的人。

  然而,黛西的大眼睛和神情无误传达到莫轩的眼里,后者踏前大喝道:“你俩在干什么?”

  周致远脸上带着让黛西惊怵的杀意,淡淡道:“没干什么。哼,去弄水的人怎么还不来?”

  “来了来了。”寻水归来的两名青云社成员端着一盘水放在黛西跟前。

  水混浊不堪,显然是从附近哪条河涌上舀来的。

  周致远又把两人打发走后,朝黛西冷冷道:“将就一下,请卸装吧。莫黑侍不上来看清楚吗?若确认是目标,功劳归你。”

  莫轩转了一下死鱼眼,皮笑肉不笑道:“我站这不一样吗?何必搞这么多小动作。”

  “是吗?”周致远踏上几步道:“据说女人装前装后两个样,我可要看仔细了。”趋前又用唇语对期盼李浩出现的黛西说:别乱望也别想跑,外围全是探子和我的人。李浩到底成龙仆没有?边洗边回话。

  黛西搞不清楚周致远的意图,边战栗地伸手到水里,边回复:你到底是谁?是来帮我的吗?

  她并不奇怪他的问题,前晚李浩与其打了一架,当时的李浩还没成为龙仆,但她在没有确定对方的身份前,不想透露任何信息。

  周致远冷俊的脸露出冰一样的笑意说:我是来杀人的。

  黛西一颤,捧到半空的水从手中漏个精光。

  “当””

  短刀与钢鞭柱体相撞,在圆环的作用下,鞭头缠过刀身,直往头部打来,李浩只能再度抽刀退回原地。

  继那次突冲失败后,这是李浩第三次被打回原地,不由暗暗叫苦,此时他进退不得。

  第一次他崩紧全身肌肉,罔顾钢鞭抽打到身上的痛楚欲强行闯过,但鞭头在萧伟俊的控制下,总在重要关头专挑眼耳口鼻这些软肋攻来,最后他脸上挂彩,身上皮开肉绽地无奈退回;第二次他不想再缠斗,疾退至身后楼边,欲从楼顶跳下逃跑,结果钢鞭像银蛇般追上并缠住踝脚,还硬把他拖成一字马,幸好反应快,他的下阴才躲过致命一脚;第三次李浩持刀拼命,九节钢鞭时而以萧伟俊的头、肩、颈、肘、膝为转点,鞭头纵横交错,四面八方袭来,时而又如棍飞舞,上下翻飞,时进时退,最终打得伤上加伤,他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着。

  李浩从没想过一条鞭子就能让他想死的难过感觉,不得不边喘气边仔细打量,思量该如何应对。

  萧伟俊手中的九节钢鞭长约1.5米,看似十斤重,由鞭把、鞭头和中间八节钢制实心柱体组成,每节柱体间又用三个圆环连接。鞭头是整条鞭的重点,是攻击的主体,体积虽比柱体小,为带刺尖的流星锤状,光看样子也知道重量约两斤。全鞭每个圆环处都系有一小块特制的彩带,舞动起来时魔幻十足,看得人眼花缭乱。金属鞭体在阳光底下闪烁,泛着一股萧杀之气。

  萧伟俊兴奋得脸上发光,对着几近血人似的李浩狂笑不止道:“和肉身耐打的龙仆过招就是痛快!过瘾!哈哈。。”

  李浩心头一怔,隐约感到致胜的关键点,但具体是什么却说不上。

  他边快速回想与萧伟俊的打斗过程,边思绪以往的战斗经历,只可惜并没有什么值得借鉴的地方,毕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战使鞭人,他最擅长的跆拳道技完全用不上,仅凭敏捷及直觉应付。

  他不禁想起彭宇对跆拳道的评价,难道他苦练这么多年,一旦离开竞技台,和那些只会嘘张声势的流氓,与练家子进行无规则死生搏斗时就毫无用处?不管怎样,目前看来,光凭拳头和脚确是打不过金属武器,能与之相抗的只有手上的短刀,但他并不会用刀,当初拿上它也只是想壮胆唬人,最多也只能搞搞偷袭一类。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李浩急了,敌人传来的叫声和脚步声,表明包围之势快将完成,而刚才脑中黛西的靡颜一闪而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有危险吗?

  萧伟俊很欣赏李浩此时痛苦又着急的表情,乐在其中道:“哈哈,太有趣了!太好玩了!没想你还有这么多神态表情,与那些一鞭就死翘翘的人相比,你简值就是珍宝!是我的珍宝啊!小子!快跪拜于我脚下吧!我决定让你做我的粉丝,你就能如愿天天与和你偶像如此玩乐,这是你的荣幸啊!”

  李浩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恶心道:“变态!”

  萧伟俊脸色一沉,冷哼道:“什么话,你现在始该学学如何对你的偶像膜拜!”鞭影挥动,鞭头直朝李浩双目点去。

  李浩直想骂去你的偶像,却心神一愣,接着喜上眉梢,他突然意识到对方仅仅是个人。

  见鞭头点至,李浩侧身探手,欲徒手抓鞭头。

  整条鞭子,杀伤力最大的就是鞭头,借着挥舞时层层加速度复叠,重量转化成速度奇快且力量奇大的鞭头,连铁板都能直接打穿,尽管他此时肌肉绷紧得坚如铁壁,还能坚持挨打几下,奈何头部却是一击即穿,神仙难救,敌人正是深明此道,故在关键时刻总要攻击他的头胪部位,以牵制其行动,其它如鞭法和小彩带,都是障眼用的。

  虽然手中握有短刀,但要像小说那样用刀绞停鞭子,李浩自问没有这种眼力,也不想冒因刀鞭触位没拿准而给鞭头打穿头部的风险,但这不表达他不用刀,而是要用在最关键的地方,只要控制住鞭头,此鞭便失去用武之地,尽管对方肌肉发达,但终归只是人类,力量上怎么可能与激化后的龙仆抗衡?届时敌人除了弃鞭外,再无它法。

  想通后的李浩压下心中焦虑,抛下所有杂念,也不再理会那让人凌乱的鞭法,面如止水地开始他的反击。

  萧伟俊自不会让他成功抓到鞭头,收鞭转身,鞭附肘转,鞭尖转往他的后脑打来。

  李浩那招仅是虚招,当不会真的徒手去抓住这速度惊人且带刺尖的鞭头。经历过几回合的打斗,他基本可肯定,萧伟俊的鞭头定会转向,并再次截击他的头部位置,届时鞭头速度虽快,但飞行路线变得有迹可寻。

  现见鞭头正如所料地打来,李浩倏然停住身影并转身,热息凝聚于双手,挥刀对着袭来鞭头自上而下一击。

  “当!”短刀应声中折成两段,上半段刀身打着旋转从李浩头顶上飞过,而鞭头受此一阻,虽仍往李浩飞去,但速度和力量已经大大弱化。

  萧伟俊吃了一惊,万没想到李浩会用这方式截鞭,正想把鞭抽回,却为时已晚,李浩左手持着剩下的半截短刀,右手赫然握上鞭头与鞭体相连的铁圆环。

  “铮!”钢制九节鞭被两道力量扯成笔直。

  李浩冷哼一声,奋力挥起手中钢鞭,力道直可把驻车制动的轿车拖走,萧伟俊当知个中厉害,只得放手弃鞭,否则会被抛飞到半空。

  李浩并不会用鞭,也不想让萧伟俊再拿到鞭子,故用力把鞭子斜扔到半空的最远处。

  萧伟俊见李浩怒目过来,举起双手作投降状,道:“我的粉丝们到了。”

  不需他的提醒,李浩从脚步声和附近的喧闹中已知情况。

  萧伟俊举着手挪开数步,终让出李浩渴望已久的道路。

  心系黛西安危的李浩无暇细想,纵身快速从萧伟俊身边窜过。可当两者擦身而过时,一支麻醉针乍然扎进他的背上。

  只听背后的萧伟俊狞笑道:“我还没批准你可以走呢!”

  李浩握着断刀的左手反向挥斩,却是劈空。身子向前跨多两步,他一个踉跄摔在地上,此时全身皮肉之痛虽已消失,但手脚也变得不太灵活了。

  早已跳开的萧伟俊哈哈狂笑,扔掉从裤袋中取出的麻醉枪和塑制注射器,声音随着他巨化的身形,由尖细变得低沉可怕,道:“懵子,第二回合开始喽,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